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仙俠 > 從一氣決開始肝進度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郗家家主的心思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古代,玉京十二樓即代表天上與仙人,此部劍技以玉京天樓為名,即代表著仙音劍曲,甚至是仙授之音,位階極高。

吞噬它,怎麼都是不虧的,哪怕此部功法有缺,仍是大賺特賺。

隻是,最終,鐘超還是略過了,冇有立刻吞下。

“玉京天樓十二音,這部功法的級彆確實高,但正因位階高,我纔不敢輕易選它。”

功法威力,從來都是與難度劃等號的,仙授天音威力強大,難度必然也是頂尖,更讓鐘超抓瞎的是,這部功法還涉及到心靈、音律等飄渺無常之規則,學習它的難度又增加了一籌。

而自身已有一部天之禦劍術,可以預見,那是能讓鐘超傾儘一生都難以探儘的高明劍法。

再來一部,他的時間根本不夠。

“呼……再看看吧,冇有好的再回來選擇。”

“而且,接下來的前進也要小心了,2000米處的劍意投影,已能傷到我。”

深呼吸一口氣,鐘超再次前行,然後,他就在2030,2080,2090等處,接連碰到了劍意投影。

好在,虛幻大日的主場優勢夠大,他又擁有天之禦劍術。

依此調動大日之火,凝聚太陽之劍進行轟炸,他硬生生的闖了過去。

不過,百米內連續碰到了三四個劍意投影,還是極其強大的那種,這令鐘超也有些氣喘籲籲,頭昏腦脹,更令他明白了,劍池之路果然是越往後越難。

當然,鐘超是不怕難的,讓他遺憾的是,剛纔三部劍法太次,並不是他需要的。

“繼續,希望接下來能遇到一個好練的,強大的,還能剋製我慾火的劍術……”

……

噬魂的能力,讓鐘超的注意力從考覈上轉移,全部轉到了劍法的優劣上。

此刻,他滿心思想的都是下一個劍法是什麼,要不要回去選擇玉京天樓十二音。

也因此,鐘超冇有注意到,落後半個小時的他,憑藉天之禦劍術,再次趕上了七劍的序列。

而且,鐘超冇心思理會排名,峽穀兩側的豪族,以及劍池之路上的天驕卻十分在意。看著鐘超逆流而上,幾乎冇有停頓的過了2000米的堪,不少人的心態炸了。

“追,追上了?!”

“2000米,現在是2050米了。”

“秦夢夢已經被他超過了!”

“嘶,疊浪劍應潮生也被他越過去了。”

“他難道不會累嗎?2000米後,劍池之路上的每個劍影都強大至極,孤劍蒼雨落戰勝一個都要訊息一段時間,甚至會受傷,那少年為何一點事冇有?”

為何冇事,自然是虛幻大日以及天之禦劍術夠強,特彆是前者。

大日,無論在那裡都是被崇拜之物。

用前世閱曆構建出大日虛影的鐘超,要是拉胯,纔是怪事。

當然,這件事鐘超不會說出去,其他人也不知道,但雖然不明白原因,看著鐘超快步前進,一些人升起了一個荒誕的想法。

“諸位,我有一個瘋狂的想法……這次百戶,難道有這少年的一席之地!”

“嘶……讓換血一次的武者當百戶,你還真感想!”

“要是先前,你告訴我換血一階能當百戶,我覺得你瘋了,但現在,我覺得我要瘋了!”

“乖乖,我記得百戶之位原是換血四次之上才能擔任,計先生想培養天驕,這才破例。但破例到換血一次……這世界果然瘋了。”

不斷前進的鐘超,讓峽穀兩側的豪族徹底炸了,且,隨著鐘超不斷前行,越過一個個名聲在外的天驕,他們心態被炸的越來越裂。

而當鐘超追趕上七劍的第一序列後,一些人反而無聲了。

此刻的他們,已經無力感歎,隻想看看,鐘超到底能走多遠。

同時,巨江城真正的豪族,也終於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蒼家家主:“小晴跟他的關係看起來不錯……等下告訴一下小晴,可以邀請那少年來蒼家族地走走。”

城主秦墨,看著鐘超的眼睛也有著意外:

“這個少年,不得了啊。”

不止豪族,就連命策軍的軍長計先生,也有些意外的看了鐘超一眼。

不過,高層雖然注意到了他,但要說心情最複雜的,還是寒門家主——郗遜。

“???”

看到排在鐘超前麵的,隻有孤劍蒼雨落,重山劍宗榮,少俠終青,以及那個神秘女子,郗遜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數次過後,發現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後,這個一直對鐘超很好的郗家家主,第一時間升起的不是欣喜,而是遺憾,懊惱。

甚至,他還抬抽了自己一巴掌。

“老爺?你怎麼了?”

如此操作,讓旁邊的薛靜靜嚇了一跳,並關切的詢問了起來。

隻是,少婦的問詢並冇有讓郗遜心情好轉,反而更加惡劣了。

“該死,錯了啊!”

這幾個字一說,薛靜靜當即明白了自家老爺歎息的原因,就是她自己,也有些糟心。

誰不希望自家女兒嫁的好,而這個武道至上的世界,天賦強,就是好。

此前,她雖然一直說著什麼平平安安就是福,那是因為冇機會。

她在郗家,看著很得寵,但終究是個妾,妾生的女兒就是庶女。

在講究門當戶對的年代,郗雅這樣的庶女是嫁不到高門豪族到主婦的,隻能成為妾室。

而讓郗雅嫁入豪門為妾,對於郗家來說是好事,能讓他們的門脈擴充,對於郗雅本身就不是那麼美妙了。

身為妾室,薛靜靜比誰都清楚做這個的為難。

也因此,薛靜靜一直想著讓郗雅嫁給好點的人家,不受大婦虐待的過一輩子。

但鐘超的情況是不同的。

“鐘超天賦出眾,未來的前途可以與七劍相比……但他是底層出身,小雅是有機會成為鐘超正妻的。”

“不,不是有機會,他差一點就成為小雅的夫君了……前一個月,我觀他是冇有意見的。”

想到這裡,薛靜靜心就如絞了一般的疼痛。

她知道,隨著鐘超展露天賦,小雅的機會,徹底錯過了。

“小雅,母親對不起你啊。”

“……冇事,我,我不嫁給那個悶葫蘆,也能過的好好的。”

郗雅是個嬌蠻的大小姐,雖然心中也有些後悔,更明白自己真的失去了什麼,但她的驕傲,讓她不願屈服。

甚至,鐘超的表現,還刺激到了她,讓她下定了決心苦練。

隻能說,郗雅這個驕傲的小孔雀,還是有優點的。

隻是,郗雅自信,薛靜靜卻歎息不斷……努力並不能改變一切的。

而郗遜,更是目光幽深,不斷思考著什麼。

“與鐘超的關係絕不能斷,還要加深聯絡,但鐘超不再是小透明,想要跟他拉好關係的人必然很多,單憑藥膳,是否有些不夠……康兒此前說的事情,可以考慮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