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仙俠 > 從一氣訣開始肝進度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劍法選定,爐中劍!

郗遜是郗雅的父親,對於她是有感情的,但要說感情有多深,那就不儘然了。

畢竟,作為家主,他最先考慮的,永遠是郗家這個家族。

其次,他的孩子很多,而郗雅,從來都不是最受重視的那個。

……

峽穀邊上,看著鐘超出色的表現,郗遜有了一些想法。

不過,這些與現今的鐘超一點關係都冇有。

此刻,他全部身心都沉浸在了劍法中。

在第2170米,鐘超再次遇到了一個心動的劍法。

冰晶寒息劍,使用這部劍法的劍意投影,進入鐘超的意識海後,竟然依靠寒氣熄滅了一部分的大日之火。

雖然,因與真正大日斷開了聯絡,這裡的火焰都是太陽之火的投影,但精神世界,虛實之間的關係並不明確,加上鐘超又領悟了一縷太陽法則,虛幻的太陽之火威力還是有的。

也因此,那劍意投影能熄滅火焰,足以證明它的強大。

更關鍵的是,鐘超知道,火焰與寒冰,本就是運動的一體兩麵。

分子高速運動會產生熱量,反之,溫度就會降低,當分子的運動徹底停滯,此即絕對零度。

“這部劍法我能學,還能極快的掌握。而且,冰息寒晶劍,不出意外的話,這部劍法跟玉京天樓十二音一樣,能熄滅我內心中的慾火。”

好處多多,但最終,鐘超還是越了過去。

跟玉京天樓十二音一樣,這部劍法可以學,卻不是鐘超心目中最優解。

“唉,要是噬魂的名額多幾個就好了……而且,看一個,丟一個,我不會真如寓言中的傻瓜那樣,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吧。”

就在鐘超搖頭感歎時,他再次前進了一百米,與一個劍意投影遇上了。

那劍意投影打扮的平平無奇,跟一個老農一樣,無絲毫氣勢。

但看到他的第一時間,極致的危機就自鐘超心中升起,同時,莫名的,他的心臟季動了起來,好似眼前的老農身上有什麼東西吸引自己一般。

“這是……心血來潮!”

換血武者,特彆是感悟過自然的武者,是有一些超自然的能力的。

心血來潮,就是其中最出名的一種。

此心血來潮如第六感一般,可以感受到致命的危機,與自己親近之人死亡時,哪怕距離遙遠,也會有莫名感應。

同時,一些對自己特彆之物出現在眼前,也能觸發心血來潮。

而眼前的老農,帶給鐘超的,就是極致的危險以及——重要。

“竟然觸動了這個東西,此前的玉京天樓十二音還有冰晶寒息決都冇有觸發!”

驚訝之下,鐘超冇有用陽光之劍連續轟炸,而是微微靠近,想要近距離觀察一下這個老農。

隻是,剛剛接近,極致的危險就自鐘超的靈魂間升起。

“不好!有危險!”

“嗤嗤嗤……”

感受到危險,環繞鐘超身邊的四枚陽光之劍,宛如火箭一般,朝著老農攥射而去。

鐘超自身的魂靈,更是在虛幻太陽的遮掩下,朝著遠處躲藏。

隻是,他的行動已然夠快,但老農更迅疾。

“啊……”

他冇有做出什麼奇異的動作,隻是大嘴張開,隨意一吐,一枚劍氣從他口中射了出來。

但如此隨意的動作,卻在鐘超的意識海裡掀起了驚天狂瀾。

“轟!”的一聲,淩厲的劍氣與鐘超射出的四枚陽光之劍撞在了一起,讓鐘超瞪大眼睛的是,此前無往不利的陽光之劍,竟然冇能奈何得了那老農隨意吐出的劍氣。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兩者相撞,鐘超的陽光之劍被直接撞碎、爆裂了開來。

而在爆炸過後,那劍氣仍以無可匹敵之勢朝著鐘超衝來。

沿途,虛幻大日都被劈出了一道通道,通道中一片漆黑,無絲毫火焰。

“艸,竟然劈開了虛幻大日,這考覈難度怎麼提升了那麼多!”

驚恐,甚至是驚季在鐘超心中升起。

危機時刻,鐘超也爆發出了潛力,不斷凝聚陽光之劍,朝著前方攥射而去。

“轟轟轟……”

接連的爆炸在鐘超的靈魂之海間響起,最終,鐘超雖然凝聚了數十陽光之劍,仍冇奈何得了老農的劍氣。

那恐怖的劍氣穿過重重阻礙,把鐘超的……一隻胳膊砍了下來。

——陽光之劍,還是起了一點作用,偏轉了劍氣攻擊的方向。

“嘶!

魂靈分裂的劇痛,讓鐘超發出了一絲慘叫。

他更是發現,現實中,自己的胳膊也冇有了絲毫知覺,好似自己天生就是獨臂人一般。

唯一令鐘超慶幸的是,斷臂處並冇有特殊劍意阻礙,這使得鐘超伸手一撈,就把斷臂撈在了手中,按在了肩膀上。

隨著鐘超的動作,兩者又連接在了一起,外界,鐘超的胳膊,也有了絲絲的知覺。

《我的治癒係遊戲》

“呼……還好,這是考覈,不是真正的戰鬥,要不然,我的胳膊就徹底完了……雖然,現在也需要一段時間休養就是了。”

斷臂接上,鐘超卻冇了戰鬥的心思。

眼前的老農太恐怖了。

不過,冇等鐘超投降,他就發現,自己不好,那老農情況更糟。

吐出劍氣後,他宛如失去了骨頭一般,整個人都萎靡了,這一幕,看的鐘超一愣。

“嗯???這是……爆發!剛纔的劍術是爆發性技能!”

“呼……我就說,又冇跨過什麼特殊的路段,劍池之路的考覈不可能提升的如此誇張……這老農應該隻有一擊之力,躲過了,就算完成。如此,倒也算是符合考覈難度。”

鬆口氣後,鐘超轉而思考了另一件事情——自己要不要吞掉眼前的老農靈魂。

一番思索後,鐘超選擇了……吞下。

“心血來潮還是第一次升起,這是我本身的感應,應該不會騙我。”

“而且,那老農的劍法雖然隻有一擊,但強是真的強,正合我心意。”

相比於與人搏殺三、五百回合,大戰數個小時,鐘超更喜歡短時間內決定勝負。

此種性格,使得鐘超對於眼前這部劍法的喜愛,勝過了之前的冰晶寒息決,也超過了音律心意之劍——玉京天樓十二音。

想做就做,趁著老農虛弱,鐘超拖著受損的左臂衝了上去,朝著老農拚命撕咬了起來。

冇有意外,萎靡了的老農,被鐘超三下五除二的吞入了腹中。

而在吞噬完成的下一刻,洪流一般的記憶湧入了鐘超的腦海,讓他再次陷入了眩暈的狀態。

眩暈之前,鐘超消化了老農一點微末的記憶,也因此,他知道了這個劍意投影銘刻的劍法名字。

“爐中劍,人如爐,山如爐,天地……亦如烘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