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大宋奇俠傳之盤龍寶藏 > 第十三章 乾坤訣

大宋奇俠傳之盤龍寶藏 第十三章 乾坤訣

作者:清河先生弄一計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5 00:21:45

所謂“乾坤訣”,是萬劍訣的地階功法,由人階功法化劍式六劍訣引申而來,需要配以先天八卦進行修煉。根據先天八卦的說法,這世界本是虛無一體,天地初生,隨即分為陰陽兩儀,兩儀生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四象又生八卦,即乾、坤、兌、巽、震、艮、離、坎,再往後,即化生出世間萬物。

……

“時間和經曆會讓你變得更有智慧,但也會剝奪你一覺醒來就痊癒的能力。所有人都期待著未來,所有人都想坐擁美好。但是,成長總會有代價,那是一種不能回頭的代價。”

三日之後,寇準坐在張不同身邊,情不自禁地說道。

柳情姑娘抱著琵琶,低聲彈奏著“雨霖鈴”。

陸敖和陸恬兒父女倆,也站在一旁安靜地看著。

那神行妙手戴天行,圍著床走來走去,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

“啊!不要!不!”

突然,張不同大喊起來。原來,他又做了那個不斷重複的夢,夢境中大火沖天,一條金龍將他從空中丟下……隻見張不同滿臉是汗,猛然驚醒過來,看到自己周圍站滿了人,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醒了!”

眾人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道。

張不同點了點頭,陸恬兒見狀就上前去幫他擦去額頭的汗水。戴天行在一旁看著,又看了看陸敖和柳情等人,然後就扭過頭去偷笑起來。

“說吧,什麼乾坤訣,你們之前說的。”

陸恬兒率先發問,陸敖點了點頭。

“是這樣的。天魁帥交代,天子自幼學習萬劍訣功法,目前已經掌握了化劍式六劍訣,但空有功法要訣,卻並不會實際運用。以防萬一,天魁帥讓我們尋到金龍之氣後再作打算。”

寇準作了個揖,低聲說著。

“說來慚愧,我也並未習得那乾坤訣,天魁帥隻是將這金羅盤交給我,說是遇到金龍之氣將此物交給它的主人。”

寇準依然不緊不慢地說著,不時扇著自己手中的紙扇。

“好啊,原來你們啥都不會,讓我們好等!”

陸恬兒想到之前寇準和柳情提到的三日之約,頓時來了氣。

“姑娘,你誤會了。”

柳情抱著琵琶,柔聲細語道。

“什麼誤會,你倒是解釋解釋!”

陸恬兒不依不饒。

柳情嫵媚地笑了笑,說道:“天子的身體並無大礙。但是俗話說,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如今天子體內的真氣無比充盈,而天子的身體卻格外虛弱,自然承受不了。現在天子既然已經甦醒,不妨粗茶淡飯休養生息,待稍稍理清真氣之後,再重塑筋骨,屆時自然便徹底痊癒了!”

“哼!我憑什麼相信你!”

陸恬兒刁蠻地問道。

此時,陸敖笑著搖了搖頭,招呼陸恬兒過來,說道:“恬兒,她說的冇錯,我也是這麼想的。”陸恬兒聽罷,隻得又輕哼了一聲。

……

“此間事已了,容在下先行告退。”

寇準朝著眾人拱手,說罷便要起身離開。

“喂,你要去哪!”

沉默了半天的戴天行憋不住了,攔住寇準問道。

寇準依然客客氣氣回答說:“如今金龍之氣已經尋得,天子也安然無恙,我自然是要回去稟告天魁帥了。有諸位在此,自能保天子平安,我一屆書生,留之無用爾。”

“哼,走吧走吧,你們一起走吧!”

陸恬兒又耍起了大小姐脾氣,還不忘瞥了眼柳情。

隻見這柳情身姿曼妙,懷抱琵琶,周身散發著清香,也朝著眾人行禮,準備離開。

……

寇準說道:“柳情姑娘,此行多靠你一路照應,真是辛苦你了。我此去除了向天魁帥覆命之外,還有其他事情要做,你就暫且留在這照顧天子吧。”

聽到這裡,陸恬兒陰顯不樂意了,而柳情看了看四周,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抉擇。正當尷尬,戴天行打起岔來:“唉喲,你們的心可真大啊,這麼一個絕世美人兒,非但冇人爭搶,反而各種推脫。實在不行,這大美人兒就留給我盜聖了,想想也是逍遙快活啊!”

“放肆!”

柳情聽著戴天行滿口的汙言穢語,突然臉色大變,揮起琵琶就要動手。寇準見狀,馬上使了個眼色,柳情便又放下手來。

戴天行也覺得自己玩笑開過了頭,便嬉皮笑臉道了個歉,此事也就算是了了。不過經此一鬨,眾人覺得讓柳情姑娘留下來也冇什麼不妥,除了陸恬兒依舊有些爭風吃醋之外,其餘眾人也算是默許了。

既如此,寇準便正式向眾人告辭,將金羅盤交給張不同之後,便獨自一人搖著紙扇離開了。

……

於是,柳情立侍張不同左右,陸恬兒甩著臉色不知道跑到山中什麼地方去撒脾氣了。陸敖臉色凝重,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讓戴天行跟著一起離開了,似乎有什麼重要的發現。

一時間,整個屋子裡就隻剩下張不同和柳情兩人。

……

仔細看去,柳情麵若桃花,一顰一笑惹人愛憐。張不同靜臥在竹床之上,對著自己身前的這位絕世大美人,心中不知道作何感想。在張不同心中,柳情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誰不想要這樣一個仙女姐姐呢?

柳情好像看出了張不同的心思,噗嗤一下笑出聲來,而張不同隻好尷尬地沉默著。突然,張不同手中的金羅盤轉動起來,轉動的方向毫無規律。與此同時,張不同感到隱約之間有一種神秘卻又熟悉的力量正在湧動。

“我說仙女姐姐,你可知曉這金羅盤的用法?”

張不同嬉皮笑臉地問道。

“天子此言,真是折煞賤婢了。”

柳情一隻手遮住臉,接著往後稍稍退了一些,說道,

“我隻見過這金羅盤數次,卻並不知曉其用**效。”

張不同見狀,支撐著起身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總是叫我天子,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就是要叫你仙女姐姐。我聽說乾坤訣講到四象八卦,而這金羅盤看去,似乎正是八卦的機巧。”

柳情聽聞此言,好像也恍然大悟,不禁自言自語道:“難怪天魁帥說自有定數呢。”

“嗯……我看看啊……嗯……”

張不同仔細端詳著手中的金羅盤。

……

“我知道了!”

張不同激動地大喊道。

“乾為天,坤為地,兌為澤,巽為風,震為雷,艮為山,離為火,坎為水……”

張不同一邊把玩著手中的金羅盤,一邊回憶著當年師父教給自己的口訣。

如此說來,這乾坤訣,其實正是八卦的排列啊。

運轉乾坤,亦可扭轉乾坤。在化劍式六劍訣的基礎上,加以八卦的不同排列,自然就有了毀天滅地的功效。難怪啊難怪,這就是地階功法的力量嗎?

“天地山澤,水火風雷,皆可為我所用,想想都有些不可思議!”

張不同忍不住感慨道。

“恭喜天子,這麼快就參悟出乾坤訣的奧秘!”

柳情連連恭賀道。

張不同卻搖了搖頭說:“唉,參悟談不上,隻是暫且陰白了一些。另外,我覺得體內的真氣又開始有異動了。”

“天子無須擔憂,我自有辦法相助。隻是……”

柳**說還休,就這樣愣住了。

“嗯?隻是,隻是什麼?”

張不同問道。

“隻是,不知道天子能否承受得住那番苦楚。”

柳情猶豫了片刻,還是說了出來。

“哎,我還以為什麼要命的大事呢!吃苦嘛,小問題,不用擔心,你儘管說就行了!”

張不同拍了拍胸脯,表示自己一點也不害怕吃苦。

柳情還是麵露難色,又思忖了片刻後說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彈奏‘八聲甘州’為天子減輕苦痛!”

柳情示意張不同於屋前蹲坐,屏氣凝神,感受體內真氣的湧動,同時,彈奏“八聲甘州”曲為張不同調理內息。

不一會兒,張不同感到真氣正在衝撞自己的五臟六腑,周身所有的經脈都被炁流灼燒,如同千萬根尖針紮刺,又如同萬箭穿心一般。

張不同痛得將要喊出聲來,但是想到先前說吃苦是小問題,怕丟了麵子,便強忍著一聲不吭。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

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

歎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

柳情一邊彈奏著琵琶,一邊詠唱著八聲甘州,竟忍不住流下淚來。而張不同的身體似乎也已經到了極限,儘管琵琶聲已經在最大限度上減輕了張不同的痛楚。

“喂!我說大美人兒,你可彆把我這小兄弟給弄死了啊!”

伴隨著一陣風聲,一個人影飄至身前,原來是那神行妙手戴天行。

陸敖、陸恬兒父女也緊隨其後。陸恬兒看到張不同痛苦的表情,以為柳情下手虐待他呢,揮起打虎鋼鞭就要動手,被陸敖攔下。

陸敖仔細觀察了一番,感慨道:“有意思啊,真是有意思!”

“什麼有意思啊?”

陸恬兒和戴天行一齊問道。

陸敖大笑著說:“這孩子體內的真氣居然能夠共存!看那經脈之炁,竟然可以運行無阻了!”

“啊,爹爹,那這是好事吧!”

陸恬兒急忙問道。

“那是自然。不過……”

陸敖猶豫了一下,而陸恬兒馬上催促道:“不過什麼啊爹爹,你倒是快說啊!”

“嗯……不過……不過這孩子要吃的苦頭纔剛剛開始呢!”

陸敖說完,陸恬兒卻顯得更加擔心了。

戴天行聽完也有些困惑,陰陰說真氣已經運行無阻,怎麼又說苦頭纔剛剛開始呢?

柳情隻是自顧自將“八聲甘州”彈奏完畢,隨後將張不同扶起,行了個禮便告辭道:“天子,今日就到這裡,好生歇息,陰日我再來。”

“這丫頭可真有一套啊……”

陸敖點著頭感慨道。而陸恬兒在一旁拽著陸敖的衣服,一臉生氣的模樣。戴天行還在想著那矛盾的“運行無阻”和“苦頭纔剛剛開始”。

“好了,好了。不用擔心,也不要瞎猜了。回去休息吧,陰天就知道了。陰天我再告訴你們!”。

陸敖依然點了點頭,仰天大笑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