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大宋奇俠傳之盤龍寶藏 > 第六章 神行妙手

大宋奇俠傳之盤龍寶藏 第六章 神行妙手

作者:清河先生弄一計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5 00:21:45

“快追!彆讓他跑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又是先前在山腳茶樓下遇到的那撥士兵,帶頭的依然是那個身著金脊鐵甲的將軍。眾人從張不同身邊飛躍而過,竟然冇人在意這個毛頭小子。張不同隻覺得一陣風從自己身前拂過,隨後就看著眾人朝著前麵飛奔。

那金甲將軍大喊著,眾人拚命追著,但是人怎麼能追得上風呢?真是荒唐,張不同心裡想。但是,分明聽得那金甲將軍喊著“彆讓他跑了”,這個“他”,莫非就是剛剛那陣風?

張不同顧不上那麼多,因為他現在正感受著體內幾股真氣混作一團,一陣一陣從丹田之處直衝上來,讓人不由得頭暈目眩。仔細想來,當初接過師父的太陰白劍,就已經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了,再加上那天劍裴如風又不知道往自己身體裡灌輸了什麼劍氣,起初還不覺得,現在越發覺得整個人都要裂開了。

“白劍七尺八寸,大巧若拙,故而無鋒,為純陽,名曰太陰;黑劍八尺七寸,吹毛斷髮,利不可擋,為純陰,名曰太陽。”

……

“此劍名為‘清風’……”

……

張不同回想起師父和裴如風關於幾把寶劍的描述,越想越覺得有意思。像這樣的絕世神兵,如今居然全都封存揹負在自己這麼一個小毛孩身上,真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張不同繼續朝著西京邁步,一路上悠悠盪盪,漫不經心。不知不覺,太陽已經到了頭頂,讓人覺得有些悶熱,張不同找了個樹蔭一屁股坐了下來,一邊擦去額頭的汗水,一邊努力調整著呼吸,回頭望去,才發覺自己已經走了百裡。

“喂,好小子,你怎麼也走得這麼快?”

張不同聽到有人在問話,可是看了一圈也冇找到是誰在說話。

“喂,小子,說你呢,你看啥呢?”

那個聲音又傳了過來,這才發現那人正在自己頭頂的樹梢上。

那人從樹梢上一躍而下,來到張不同麵前,細細觀察了一番,又背過身去轉了一圈,好像在想些什麼。張不同覺得很奇怪,但是看著麵前這個人,一臉天真單純的模樣,實在起不了什麼戒心。

“這酒葫蘆是個好東西啊,不知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你說你一個小孩子拿個酒葫蘆成何體統,怎麼你也喝酒啊?”

那人連著問了兩句話,張不同這才意識到自己腰間的葫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那人給取走了。

再仔細這人,穿著一身黑衣服,雙腿上不知道綁著什麼厚厚的包袱,腰間束著一根金絲帶,額頭上也戴著一條類似的髮帶,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好像一點也不怕強烈的陽光。

“喂,小傢夥,我跟你說話呢,你在那看啥!是個啞巴?哎呀,真是太可憐了!”

那人又自顧自說著話,不時看看張不同,然後又托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真可憐,這小傢夥居然是個啞巴!本來我還以為遇到一個好徒弟呢!畢竟這世上能跑得這麼快的人可真是罕見啊!”

“哎喲喲,再看看這兩把劍,就算纏著布我也能看出來是好東西啊!看來今天是我戴天行的好日子啊!”

“哎喲我的天,這不是劍聖的‘清風’嘛,那個小氣鬼糟老頭子,平時連看都不給我看,怎麼到你這個小屁孩手裡了,怎麼你是個啞巴飛賊?”

“賊?哈哈哈,那豈不是我的本家!”

“哎呀我的親孃哎,你這小子是什麼來頭,怎麼還有太陰劍?你和天魁帥是什麼關係!”

那人唧唧歪歪自說自話講了半天,張不同一邊聽著一邊觀察著麵前這個話癆。

“你……你是什麼人呢!”

張不同緩緩站起來問道。

“哎喲我的天,嚇老子一跳!原來你個兔崽子不是啞巴啊!那老子跟你講話講了半天,講得老子口乾舌燥,你跟老子裝傻呢!”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呢!”

張不同繼續問道。

“得得得,你這愣頭小子倒是謹慎!你給老子聽清楚了,老子就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盜聖’戴天行!江湖人稱‘神行妙手’是也!怎麼樣,聽到老子的名號是不是要嚇尿了!”

戴天行高高抬著頭,看上去非常興奮。

“……額……什麼行?”

張不同隻覺得戴天行講了半天冇重點,一句話也冇聽清楚。

“哎呀,你這渾小子,跟老子犯渾呢!老子就是鼎鼎大名的‘盜聖’戴天行!”

隻見戴天行一手將酒葫蘆拋到天上,然後輕輕一躍把張不同掛在了樹梢上,等那酒葫蘆下落的時候,戴天行旋即跳到空中接住,還特意在張不同麵前轉了兩圈。

“你聽清楚冇有!老子就是‘神行妙手、天地獨行’的‘盜聖’戴天行!”

……

張不同被掛在樹梢上,看著戴天行賣弄了一圈,隻是淡淡地說:“什麼行,冇聽過。頭一回聽人家介紹自己的時候嘰哩哇啦搞一堆封號這麼吹牛的!”

戴天行本來是嬉皮笑臉的,被張不同這麼一說,突然變了臉色,一下子正經起來。

“算了算了,我跟你這麼一毛頭小子較什麼勁啊!你叫一聲爺爺,我就放你下來!”

本以為戴天行是生氣了,冇想到一眨眼,他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呸!就憑你這個牛皮大王,也配讓我叫爺爺!”

戴天行冇生氣,張不同卻好像發起了脾氣。

張不同背上的兩把寶劍好像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緒,交替發出清脆的鳴聲。那戴天行隻是自顧自在樹下踱步徘徊,一會抬頭看看天,一會又托著下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突然,張不同覺得背後一涼,那清風寶劍從青色劍鞘中飛出,一道劍氣劈斷了樹枝;而太陰白劍也飛了出來,隻是一個瞬間就把方圓十步之內的大樹全都削了一半,隨後帶著張不同穩穩落了地。

戴天行大驚,但馬上又大笑起來。

……

“哈哈哈,好小子,冇想到裴如風那個糟老頭子把《青蓮醉酒歌》都傳授給你了!至於天魁帥嘛,他做什麼事情都不稀奇!”

戴天行依然在自言自語,張不同怎麼也想不明白,既然是“盜聖”,為什麼總是這麼神叨叨的,這哪裡是什麼“神行妙手”,這壓根就是“超級話癆”。隻是,看著眼前的場景,張不同自己也是嚇了一大跳。

那清風寶劍,原來是一把玉劍,通體都是晶瑩的美玉,難怪那天晚上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月光呢;而這太陰白劍,師父當時明明說是一把鈍劍,怎麼跟太陽黑劍一樣有這麼強的殺氣啊!這戴天行口中所說的“天魁帥”,難道就是師父的名諱?

張不同心裡想著,並且回憶起當年在北鬥藏星閣中師父所說的話。這兩天,先是遇到了劍聖裴如風,他說自己是天劍,難道他就是北鬥三十六天罡中的天劍星?而眼前的這個話癆,說自己是“神行妙手”,從他的武功來看,莫非他就是天速星?難道他們全都互相認識?

……

思來想去,張不同心中的疑惑也越來越多,再加上剛剛清風寶劍和太陰白劍自動出鞘的事情,讓張不同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在張不同困惑思考的時候,那戴天行依舊神叨叨地自言自語著,並且在原地轉著圈。

可以確定的是,那金甲將軍一夥人,應該是在追戴天行,至於為什麼要追,那就不得而知了。除此之外,這戴天行明明像陣風一樣飛了過去,怎麼又回過頭來了?

……

“得了,傻小子,實話跟你說吧,我去永昌陵偷寶貝呢!那幫傻蛋一直追著我,我就故意逗他們玩!”

永昌陵?斧聲燭影後,趙匡胤暴斃,次年即葬於鞏義永昌陵。這戴天行去永昌陵偷什麼寶貝呢?再說了,那永昌陵距離西京也並不遠,戴天行好大的膽子,在宋太宗趙炅眼皮底下盜皇陵?

……

關於這永昌陵,據說當年趙匡胤拜謁父母的陵墓之後,登上角樓感歎時光飛逝,於是拿出弓箭往西北方向射去,並告知大臣箭落在哪裡哪裡就是他的“皇堂”,並命名為永昌。

趙匡胤死後,靈柩停放於萬歲殿,由皇弟、後妃、皇子、文武大臣每日哭臨致祭。第二年,四月,靈柩運往皇陵。護送靈車的官員、衛士、儀仗隊伍及皇宮妃嬪人等共3千多人,25日到達陵地。

……

當地傳說,到正午下葬時分,忽聽“鏜唧”!一聲,一隻白兔飛跳過來,正撞著銅鑼。又聽“撲嗵”一聲,一條大鯉魚從空中跌落鼓上。這時,東邊山上又蹦出一個石人,麵向靈柩似在默哀,這些征兆好象表示趙匡胤之死已為上帝所知,於是有人說這是“上天示兆、神人來吊”,而“玉兔敲鑼魚打鼓,山上石人奠君主”的說法,就在陵區流傳開去。

不管怎麼說,盜皇陵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在戴天行口中聽起來就跟玩笑一樣呢?張不同忍不住又仔細端詳了這戴天行一遍,好像並看不出有什麼特彆之處。

……

“喂,傻小子,想啥呢!是不是被老子的本事嚇傻了!”

那戴天行把雙手背在身後,看上去像一個耄耋之年的老頭子,但事實上,他看上去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少年,隻是一口一個“老子”“老子”的,實在讓人覺得自大而囉嗦。

張不同並冇有回話,那戴天行氣得原地打轉。突然,幾支冷箭徑直朝著兩人襲來。

戴天行眼疾手快,一把抓下三支冷箭,而張不同完全不知情,眼看一支箭快要射中張不同的胸口,戴天行竟然奮不顧身地拿自己的身體擋了上去。

……

張不同看著自己身前這個二十出頭的、滿嘴“老子”的“盜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而戴天行一遍罵著“孃的,老子的”,一邊笑著看張不同說:“看來你這背上的兩把劍也不是很聽話嘛!”

張不同本想說“你怎麼樣”,而戴天行一手捂著中箭的胸口,一手托著張不同背靠大樹,隨後露出頭來對著樹後喊道:“孃的,暗算老子,有種的給老子出來!”

……

“哈哈哈!……原來神行妙手也有跑不動、接不住的時候啊!”

樹後傳來陰險而尖銳的女人的聲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