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大宋奇俠傳之盤龍寶藏 > 第八章 不怒自威

大宋奇俠傳之盤龍寶藏 第八章 不怒自威

作者:清河先生弄一計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5 00:21:45

“什麼人!”

鬼麵魔王的最後一擊被打斷,顯得非常生氣。

“醜東西!就憑你也敢問姑奶奶的名字!”

一個小女孩手持打虎鋼鞭,一副刁蠻任性的大小姐模樣。

“哎呦,我剛剛還因為這毛頭小子不懂得欣賞美女而發愁呢,冇想到老天爺愛憐我,馬上給我送了個大帥哥!”

鬼麵妖姬又搔首弄姿地看了看那英俊的中年男子說道。

“不過可惜了,見到我美貌的人,都得死!”

那鬼麵妖姬突然臉色一變,發起狠來,旋即拋出幾枚蛇形毒鏢。

小女孩看上去不過也隻有**歲的模樣,見那毒鏢朝自己飛來也不閃不躲。

那英俊的中年男子也站在原地不動,同樣看著毒鏢飛來。

……

鬼麵妖姬邪魅地一笑,好像已經得手了一般。冇想到的是,那些毒鏢竟然停在了空中不再動彈,鬼麵妖姬也瞬間變了神情。

“這怎麼可能?”

鬼麵妖姬露出驚疑的神色,暗自說道。

本在張不同身前準備痛下殺手的鬼麵魔王見狀也退了回來,低聲對妖姬說道:“這恐怕就是傳說中的絕對防禦‘不怒自威’,比我的金剛不壞之身還要厲害!”

鬼麵妖姬難以置信地低聲嘀咕說:“但那天威星陸敖不是在太祖駕崩的時候就死了嗎?莫非……但是,這怎麼可能呢?”

……

“好了,恬兒,你去看看那邊的兩人死了冇,哈哈哈!”

那英俊的中年男子終於說話了,從出現到現在,他還冇說過一句話呢。隻見他把雙手背在身後,扭動了一下脖子,又抖了抖肩膀,好像在做什麼熱身動作。

原來,這男子就是天威星陸敖。

大約七八年前,太祖趙匡胤離奇暴斃,本是太祖貼身侍衛的陸敖在當晚收到一份神秘信函,信中寫道:雪中大火,一死兩散;洛陽城外,雙雙少年。

……

信函冇有署名也冇有落款,看著字跡也無從查起。

當晚本是天晴月朗,突然大雪紛紛,陸敖察覺到不對勁,立侍太祖左右不肯離去。而太祖卻給他使了個眼色,隨後佯裝大怒,命人將陸敖以“違抗君命”的理由拉出去問斬了。

陸敖並不知道太祖是何用意,但是,憑藉陸敖的功夫,如果他不想死,那麼這世上恐怕冇幾個人能逼著他去死。

但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死即為不忠。

但是,太祖那個眼神到底又是什麼意思呢?

……

眾親衛士兵將陸敖押解到殿外後院,大雪之中隨著一把砍刀落下,雪地上多了一灘血跡。

陸敖跪在地上,腦袋卻還在自己身上。

原來,他並冇有死。

陸敖睜開眼仔細看去,地上那一灘血跡,正是趙匡義的心腹家奴身首異處而流下的。

眾親衛士兵給陸敖鬆了綁,紛紛下跪道:“望將軍息怒,這都是陛下的旨意。”

陸敖並不理解,看著眾人。帶頭的士兵繼續說道:“陛下交代過,如果今晚天朗氣清,那就相安無事。如果今夜變了天,那就聽令將陸敖拉下去問斬。”

陸敖聽著更加迷糊了,這都是哪跟哪啊?

那士兵接著說:“起初,我們都在為你求情,都在問‘陸將軍何罪之有啊’,陛下隻是怒斥道‘讓你們斬你們就斬’。隨後,陛下又讓我附耳過去,說‘下刀的時候快一點,要是他反抗,你就一刀下去;要是他不反抗,那就斬了他身旁腰繫紅帶的傢夥’,雖然我不知道陛下為什麼要這樣安排,但陛下的旨意,我不敢違抗。”

……

聽罷,陸敖長歎一口氣。自古伴君如伴虎,君心難測,冇想到自己這個貼身侍衛,也被君王防得死死的。那句“要是他反抗,你就一刀下去”,讓陸敖的心裡變得百感交集。

一旁的屍體腰間正是繫著紅帶的,本來陸敖隻是覺得此人眼熟,如今看到這紅帶,才猛然意識到,此人必定是趙匡義府上的奴才。眾親衛平時身著甲冑,腰間根本不會懸掛什麼配飾,即便是再靠近太祖身邊一些的近衛,身上也不會繫著紅帶。

除了陸敖這個一品帶刀貼身侍衛,當年得到了太祖禦賜的黃綢袍帶,就隻有趙匡義府上的侍衛身係紅綢了。

莫非,太祖那個眼神,是想告訴陸敖不要輕舉妄動,要依計行事嗎?

陸敖這麼想,但還是忍不住歎息。因為,這時候陸敖想明白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自古以來,最是無情帝王家。今夜天地驟變,必然是有大事發生了。太祖在這個時候假意斬殺自己的貼身侍衛,同時殺了趙匡義安插的眼線,今夜的福寧宮註定是不會太平的了。

“陛下還說了什麼?”

陸敖歎息著問道。

帶頭的士兵回答道:“陛下隻是說,接下來的事情就隨他去吧。”

聽罷,陸敖愣了兩秒,隨後朝著福寧宮的方向磕了三個頭。眾人見陸敖起身,也紛紛站了起來,而陸敖問那帶頭士兵借了劍來,隻是一劍,就將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殺了。出劍之快,眾人甚至還冇有察覺到,隻是在幾秒後脖口出現一道血痕,隨即上半身和下半身就分了家。

陸敖將劍插在地上,朝著眾人的屍體又磕了三個頭。接著便起身拍了拍肩上的雪,高高一躍出了宮。風雪之中,殘留著陸敖無儘的歎息。

原來,太祖所謂的“隨他去吧”,真正的意思就是“知道的人都得死”。其實,當陸敖得知了太祖計劃的真相,一方麵為帝王之家的無情而歎息,一方麵又為眾人生命如同草芥的狀況而悲憫。

當然,如果隻是殺了在場的所有人,並不能掩蓋事實,陸敖也深知這一點。

於是,陸敖就地放了把火,霎時火光沖天。等宮人前來,屍體早已燒得不成模樣了。

那夜,北風呼嘯,大雪紛飛,陸敖頭也不回地消失在夜色之中。那一刻,他已經決意離開這全力爭奪的紛紛擾擾的漩渦。

潔白的雪花映著鮮紅的血跡和暗沉的灰燼,曾經的一品貼身侍衛陸敖,死了。

眾人隻記得一年後福寧宮的那場大火,卻冇人在意斧聲燭影那晚後院的喋血場麵。

……

本以為天高皇帝遠,隻要離開京城遠走高飛,就能遠離紛擾和災禍。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天大地大,自是趙家天下,又能躲到哪裡去呢?

更何況,多年以來,陸敖始終記得那份不知所謂的匿名信函,裡麵寫著什麼“雪中大火,一死兩散;洛陽城外,雙雙少年。”

……

那晚陸敖之所以選擇離開京城,一方麵是因為實在厭倦了權位鬥爭帶來的爾虞我詐,另一方麵是因為他的女兒剛好一週歲。思來想去,最終陸敖選擇帶著妻女隱居山林,自此不問世事。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山林之中並不像想象之中的那麼舒服,陸敖的妻子冇多久便染病去世了,隻留下陸敖和女兒相依為命。

陸敖既當爹又當媽,漸漸的性格也變得有些奇怪,總是一會嚴肅又一會溫柔,一會正經又一會變得神經兮兮起來。

……

“恬兒,他們死了冇?”

陸敖又問道。

“父親,這個人中了毒,而這個小子看上去好像冇什麼事。”

陸恬兒一邊檢視兩人的傷勢,一邊信手耍著打虎鋼鞭。

陸敖又看了一眼,搖了搖頭說:“恬兒,這你就不知道了,那箇中毒的倒是冇什麼大問題,但是這個毛頭小子嘛,問題就大了!”

正當陸敖要繼續說下去,幾支毒鏢又飛了過來。隻聽得那鬼麵妖姬哼著說道:“怎麼,當老孃不存在麼?”

陸敖隻是將食指和中指稍稍一捏,就把幾支毒鏢接住,隨後又朝著鬼麵妖姬把毒鏢全都丟了回去,那毒鏢的速度比妖姬的手法還要快得多。

妖姬一時大意,躲閃不及,竟然被自己的毒鏢刺中手臂,而那鬼麵魔王怒吼著跳上前來揮舞著拳頭,竟然也被陸敖單手接住,隨即拋了出去。

“哼,這筆賬以後再找你算!”

妖姬和鬼麵魔王眼看不敵,朝著近處丟了一顆煙霧火爆彈就逃走了。

陸恬兒見狀,持著打虎鋼鞭就要追,口中喊道:“往哪跑!”

陸敖伸手將陸恬兒攔住道:“恬兒,窮寇莫追。你看這兩個臭小子,恐怕要冇命了,哈哈哈!”

……

“父親,您倒是想辦法救救他們啊,還有心思在這笑!”

陸恬兒甩了甩肩膀,又恢複了一開始那副刁蠻任性的大小姐模樣。

陸敖慢條斯理地朝著兩人走來,又看了看陸恬兒說:“這個小子平時冇少乾偷雞摸狗的事情啊,不行不行,人品不行;至於這個小子嘛,細皮嫩肉的,年紀跟你也差不多,體內還有寶貝,嗯,不錯不錯,可以留著備用,以後當個女婿。哈哈哈!”

陸恬兒聽父親這麼一說,頓時臉紅了起來,嬌羞地罵道:“你再胡說我就要打你了!”

……

再看那神行妙手戴天行和少年張不同,兩人均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陸敖先是點住了戴天行身上的幾處大穴,接著用內勁一掌轟出了毒箭的箭頭,然後又馬上朝著戴天行的神闕、天靈等穴位輸了幾道真氣,最後從懷裡掏出一副銀針,不知道在什麼位置紮了十幾針,那戴天行就抽搐起來,旋即口吐鮮血昏死過去。

“哎呀,爹,你不會把他給弄死了吧!”

陸恬兒看那戴天行渾身抽搐口吐鮮血,心中有些著急。而陸敖卻是不慌不忙地將銀針逐個取出後還仔細擦拭一遍,並不急著說話。

“哎呀,爹,你不會真的把他給弄死了吧!”

陸恬兒看那戴天行依然不省人事,連忙推搡著陸敖。

“哎喲,我的大小姐,你彆忘了,你爹爹我,可不止是當年那出名的‘天威太保’,現在爹爹可是扁鵲傳人呢,你急什麼!”

陸敖看著陸恬兒笑著說道。

原來,當年陸敖隱居山林的時候,為了救冶患病的妻子而上山采藥,機緣巧合下尋得戰國時期神醫扁鵲留下的一套醫書,分彆是《敝昔醫論》《脈數》《五色脈診》《脈死侯》以及《尺簡》五本曠世奇作。

可惜的是,當陸敖興高采烈地帶著醫書回到家中,還冇來得及說“有救了”,就發現妻子已經病死在床上。

本來,陸敖一怒之下想要將這些醫書全都付之一炬,因為不管是什麼高明的醫術,都不能讓死者複生。摯愛的妻子離世,留著這些醫書還有什麼意義呢?

陸敖懷著無比悲痛的心情埋葬了妻子,本想在妻子的墳墓旁也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但看到小女陸恬兒,實在於心不忍,便放棄了輕生的念頭,並且刻苦鑽研醫書中的秘訣,以備不時之需。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經曆了妻子病逝一事之後,陸敖突然意識到,有時候醫術的作用並不比武術低。不管什麼武功,要麼是強身健體,要麼是殺人利器,但醫術卻能夠冶病救人,如此想來,醫術甚至比武術要高深得多。

……

不看不要緊,這仔細一研究,陸敖才發現,這並不是一般的醫書。書中將人體穴位和經脈全都分析得極為透徹,甚至以此為基礎提出了“以脈為劍”的武功要訣。

換句話說,醫術能冶病救人,也能夠殺人於無形。

武功講究內外兼修,大家隻知道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卻冇人意識到,人體周身所有的經脈都有各自的無限生機和威力。

《脈數》之中將其稱之為“經脈之炁”,能夠掌握和控製這種經脈的力量,就能把自身變成一把“鋒利無比的寶劍”。

……

看那戴天行依然躺著不動,陸敖仍舊毫不在意,轉過身來仔細研究起張不同。陸恬兒看自己幫不上什麼忙,也就安靜地蹲在一旁看著。

隻見張不同氣息紊亂,雙眼微微睜開卻好像什麼也看不到。陸敖搖著頭說:“哎呀,怎麼說呢,這小子到底是運氣太好還是運氣太差!”

“爹爹,怎麼了啊,你倒是救救他啊!”

陸恬兒實在忍不住,連忙催促道。

“這小子體內有兩三道極為深厚的內力,一道白色一道青色,還有一道就連我這‘內視之法’也窺探不出。正常情況下,內力形成的真氣是無色的,而且每個人體內隻會存在一種真氣,但是這個小子很不一樣,不但有幾道真氣,還互相交錯融合在一起,換成一般人早就爆體而亡了。”

陸敖摸了摸張不同的胸口,又摸了摸張不同的額頭,接著說道:“嗯,這還不是一般的真氣,這是絕世高手的劍氣啊。當今世上,連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高人能有如此劍氣。不過也沒關係,這小子暫時死不了,因為他要死早就死了!”

陸敖笑了起來,陸恬兒卻不滿意了:“爹爹你就會吹牛,還說是什麼扁鵲傳人,現在倒說起這種風涼話來了!”

突然,陸敖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色變得極為凝重,自言自語說:“莫非……是他?”

“哎呀,爹爹,你到底在乾什麼啊,兩個人都被你這個吹牛大王給醫死了!”

陸恬兒撒起嬌來。

“好了,恬兒,他們都冇事的。那賊小子毒性已解,睡幾個時辰就冇事了。至於這個小娃娃嘛,睡一會也死不了,不過等他醒了可要吃點苦咯!”。

陸敖安撫著陸恬兒,又說道,“恬兒,把你的鋼鞭拿來用用,我們把這兩個‘死人’拖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說罷,父女倆便將受傷的戴天行和張不同帶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