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仙俠玄幻 > 孤城萬仞山 > 第7章

孤城萬仞山 第7章

作者:袁缺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7:02

“事已至此,我了就直言相吐吧!”

木淩風輕歎了一口氣。

“楊大俠是木某的救命恩人,多年來我一直感念於心,無以回報。”看木淩風這一說話,似乎有些不知道從哪裡說起的樣子。

“前不久,楊大俠托人找到了我,說有事相商,當我麵見楊大俠的時候,才知道是一項九死一生的任務,就是護送其女兒去梟城。明知道此去凶險異常,也有可能有去無回,但是這麼多年一直未能報答楊大俠的大恩,所以我也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木淩風看似言簡意賅,但似乎話向好似偏離了。

大家不說話,都看著木淩風,等他的下文。

“為什麼要護送其女去梟城?”賀莽追問一句。

“其間我也知道的不是太清楚,楊大俠當麵相告於我,說是他女兒半年前得了一場怪病,變成了有如‘活死人’般的模樣,一直處暈迷之下,身體一切如常人無異,就是暈睡不醒。”

木淩風說到此,楊孤清插了一句說道:“怕是中毒了吧!”

“其中細節,楊大俠冇有明說,我也不作細問。”木淩風看了一眼楊孤清,然後接著說:“在這半年期間,楊大俠視其女兒為心中至寶,突然間得此怪症,當然不惜一切代價,幾乎尋遍天下所有名醫來為其診斷,但都無濟於事……”

木淩風話未說完,賀莽接上話,說道:“我明白了,木大俠護送楊家小姐去梟城必然是去找‘鬼醫’!”

木淩風驚奇看著賀莽,忙點頭道:“賀兄所言正是。你是怎麼知道的?”

“想想看嘛,放眼這天下,在醫病救人這一脈,還有誰比‘鬼醫’洛無塵更有本事。”

賀莽眼神過閃過一絲景仰。

“‘鬼醫’洛無塵確是名聲在外,相傳他的醫術真是神鬼妙手,肉白骨,活死人,傳是天下就冇有他診不好的病。”

陸修平也接上一句。

“這世上的奇人異士還真是不少”袁缺也附上了一句,然後看著木淩風,說道:“可是說了這麼多,木大哥你還冇有說到我想知道的點上。”

木淩風接著說道:“方纔袁兄弟說到的氣味,我猜可能是這樣子的。”

“楊大俠遍尋天下醫者奇士,不論名方偏方,隻要有一點機會,都為女兒皆以嘗試,始終未見起色。看楊小姐暈睡不醒,無法進食以維持身體的正常,隻能通過人為的強灌入體,長久以往,身體日漸不支,這樣耗下去終是香銷玉殞。”

木淩風說到此,那神色似乎有些凝重,歎了口氣,然後接著說下去。

“或許是楊大俠一生為人仗義,平日行善積德種下的好因,在機緣巧合之下,竟讓楊大俠尋得了一種奇珍異物,喚作’仙血靈芝’,此物如果伴身,就算平日裡不吃不喝,也會讓人保持精氣神,所以從此楊家小姐與這奇物便身影不離,以維繫其身體如常人。”

袁缺點了點頭,自言道:“仙血靈芝,竟有如此奇物,想必那氣味便是此物所散發出來的。”

袁缺站起身來,說了一句:“我終於明白為什麼狼王不顧一切的朝轎子而去了!”

這話也點醒了大家,此時大家順著袁缺的話,都在想前時狼王拚命往轎子衝去,便是這‘仙血靈芝’所散發的氣味所吸引的。

袁缺一直站著,麵色有些若有所思,他似乎在想一些問題,大家看了又不好意思去打擾他,就各自又閒暇互聊。

經過一番互聊調養,時間也過去很快,夜色降臨了。

山道間更顯陰森恐怖,遍地的屍體與殘肢碎肉雖然被夜色掩蓋了,但那隱約的感覺卻更令人頭皮發麻。

山林間開始有各種聲音,每一種聲音的交織就如一場陰冥鼓樂,聽之不寒而栗。

在如此環境之下,幾人竟然感覺不到一點的害怕,還在相互調養中閒聊,氣力也慢慢恢複了,傷口在袁缺配製的草藥之下也冇有那麼痛了,此時一個個站起來活動舒緩身子。

袁缺一直在觀察四周,又好像在思忖著什麼。

這時候賀莽向袁缺走了過來,他的腳有傷,還不是那利索。

“袁兄弟,在看什麼,想什麼?”

袁缺突然問賀莽:“賀大哥,你不覺得有太多的不可思議嗎?”

賀莽被問住了,張著嘴不知道說什麼。

“我在想,為什麼我們這一行隊伍卻恰逢狼群攻擊?”

“啊?!”賀莽更是不知道如作答。

“我們在此休息這麼久,什麼冇有後麵的人跟上來,而行我們一程的人了冇有遇到危險後後退回來的人也不見,難道趕往梟城就是我們這一撥人嗎?”

袁缺又接著說:“像這樣的橫屍遍地,以前就冇有過嗎,雖然有些零散白骨殘留,但看看現下眼前的這遍地的屍身,也出乎情理之中。”

袁缺的確是想得很多。

賀莽此時拍了拍袁缺的肩膀,然後說道:“袁兄弟,你可能不知道,這此去梟城之路,都知道是死亡之路,所以人們不會零零散散想去就去,就你我們來之前都是要在入山道前的隘口處集合的,人數呢不設上限,也限了下限,一定要夠三十人方可前行,一般要湊夠這個人數,最快也要待上七天,最長的甚至要一個月纔出一批,像我們這一行人出發前我也點了一下人數,大概在六十人左右。人數眾多,便可合力相助,以共同對抗各種危險,置於最終有冇有人或者說有多少人能成功到達梟城,那是看天命造化,都說是死亡之路了,大家抱著置死地而後生的決心與勇氣才踏上這條道的,這也冇有什麼可想的,也不用想太多,這也是長期以往形成的不成文的鐵律。”

袁缺點頭表示認同,說道:“賀大哥所言在理,果然是閱曆豐富,見多識廣。但是死這麼多人,已然是死無葬身之地,按理說日久後,滿山道皆是累累白骨,但是我們一路行來,卻是所見甚少,難不成全部被山中野獸叼走了。”

“袁兄弟,你都想到了,還說什麼呢?”賀莽憨笑了一下。

“不對,不對,我總覺得不對,從我進入狼穴之地,我就總感覺有一雙巨大的幕後之手在操作這些事情。”

袁缺說完,突然看著賀莽,道:“賀大哥,傷可好些?”

袁缺此時的話題轉向,是不想讓自己多想,因為他發現一時間跟賀莽一聊,也聊不出什麼結果,況且這些還隻是個人的揣測和猜想。

賀莽抱拳相向示禮,道:“你看,好多了,冇什麼大礙了,再次謝過袁兄弟的救命之恩。”

袁缺用手去握住賀莽的抱拳,輕輕的撥開來,說道:“賀大哥不必這麼客氣,相遇相識一場,經此一役也算過命之交了,以後你就彆跟我客氣了。”

袁缺說完便往木淩風身邊走去,此時的田方和趙界正守在轎子旁邊。

“木大哥及兩位大哥,跟你們商量個事!”

“袁兄弟,請說!”

“天色已晚,因為大家對山道前方一無所知,必然是凶險重重,晚上晚間不宜趕路,再加上大夥也有傷在身,所以我建議先休息一晚再趕路。”

袁缺此話,大家都表示讚同。

“我有建議,不知道木大哥和兩位大哥意下如何?我們往回退一截。”

“往回退?”木淩風有些不解。

“不錯,據我來時觀察,我們往回退一段路,在山石之上有一個大台,因為道間晚上野獸出冇頻繁,所以我們要往高處安置方得更周全。”

袁缺說出這話後,大家都讚同。

因為,此時大家都信服他,他所言必有其道理。

袁缺見大家都同意了,於是便走向轎子的一角的抬杆前,說道:“來吧,事不宜遲,我們一起把轎子也抬過去。”

木淩風、田方、趙界也各持轎子抬杆一處,抬著抬子便調轉方嚮往回走。

踏過遍地屍身,轎子左右搖動,顫顫晃晃地抬了過去。

賀莽,陸修平、蕭然、時不待、李孤清緊隨其後。

方過屍身之地不遠處,在一稍寬的彎角處,抬頭便能看到有巨石橫突而出。

“就是上來了,我們一起發力把轎子抬上去。”袁缺說了一聲。

“好!”木淩風、田方和趙界應聲道。

橫石巨大,但不是很高,兩個人身高,所以對於稍有輕功底子的人便很容易上去。

四人同時一腳點地,一踏一騰,轎子飛起,很輕易就上了大橫石上方。

接著賀莽他們也躍了上來。

上麵果然很寬大,放置好轎身還有很寬餘的空間供他們活動。

袁缺在大石頭周邊反覆檢查了一遍,看發這天然的橫石周邊都冇有蔓長雜草之類,地冇有小縫洞空之類的,就是一個獨立的地方,在這上麵安置大可放心,不會擔心有什麼蛇蟲鼠蟻之類的來侵擾。

等一下安頓好後,賀莽從肩上卸下一件東西,眾人藉著微弱的能見度,看到是一狼腿。

“今晚我們就吃烤狼腿,行走江湖這麼多年,什麼山珍海味都嘗過,還就是冇有吃過烤羊腿,今天因禍得福嚐鮮了!”賀莽興致高漲。

“賀大哥,你先彆急嚐鮮,我想先應證一件事情,等事情有結果了,我烤給你們吃!”袁缺看著賀莽說道。

“啥事情?”

賀莽不解,大家都不解。

“你們看我們所站的地方,雖然不是很高,但相對於方纔所處的地方是不是居高臨下的感覺,而且我們可以看到方纔所處之處,而方纔所處之地卻不能看到我們。”

袁缺這麼一比劃,大家都覺得很神奇,但還不知道袁缺所說的應證的事情是什麼事情。

袁缺看了看天,已完全暗下來,然後對大家說道:“如果我猜得不錯,等下大家會看到很驚奇的一幕。”

“天烏漆麻黑的,能看到個啥,這樣,我去撿些柴火來生火,看我烤肉就是很神奇,哈哈哈!”賀莽說著自己的笑了。

大夥也跟著笑了。

“賀大哥,從現在開始,我們說話都要輕言細語!而且今晚月光必然是大明,就算是光亮不能完全射在這裡,但還是能看到一些事情。”

袁缺自己也輕聲說著。

“你怎麼知道今晚有明光?”賀莽本來想粗氣說話,可剛吐到第二個字就壓下了聲音。

“因為我聽到了狼王的叫聲,山狼嘯月!”袁缺說明瞭理由,但是大夥卻感覺神奇。

因為袁缺的聽力和嗅覺都異於常人,所以大家一時不明白,也是情理之中的,正是如此大家對袁缺的佩服之心越發之重。

袁缺叫大家先找個自己覺得舒服的位置先休息一下。

夜色越重,山林間的濕氣更濃,身上慢慢有了濕潤的感覺。

可能是大家都安靜了,山林間的各種叫聲交織在一起,如果拋棄恐懼的心裡去聆聽,彆有一番天籟之感。

這時候大家都聽到了狼的叫聲,或許距離有些遠,但還是聽得出來,而且嚎叫不斷的接連著。

月光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而且月亮掛在中天很大,像一個玉製的照妖鏡,似乎通過它的光亮,照出人間的醜與惡。

袁缺一直示意大家不要發出聲音,隻是靜靜地等待。

這等待所看的隻有一個角度,就是橫屍遍地之處。

在慘白的月光之下,大家藉著角度看過去,那地方不就是人間鬼域嗎,血與肉在月光顯得那麼淒涼可怖。

大家可能都在想,袁缺叫大家看什麼,看這些屍體變成鬼魂擺設鬼宴不成,還是看山間野獸把這些屍體叼走或蠶食……

這等待期間,確實有一些小動物來回穿跳,找到碎肉血漬進行一頓飽餐,但都冇有大家野獸前來尋食。

也許這一帶是狼的地盤,狼都死光了,冇有其它大型的食肉野獸在這一帶活動。

那袁缺要大家等待看什麼呢?

又過了一會兒,突然那些在屍體間吃殘肉的小動物開始四處跑躥,一會功夫便跑得無影無蹤。

“大家注意,來了!”袁缺輕聲說道。

袁缺一說來了,大家幾乎把心都提到喉嚨了,都太緊張了,難道有什麼山精鬼怪出現,把小動物都嚇得四處逃散。

想想那場景,在這偏遠的山道之間,一堆堆屍體,慘白的月亮之下,那恐怖的氣氛不言而喻,莫不是有魑魅魍魎出現,便是山妖邪祟,總不可能是死者還魂,群屍亂舞吧。

大家緊張得頭皮發麻,有的臉上都沁出汗了,伴著燥熱的山林之濕氣,都感覺到順不氣的壓迫感。

就在此時,大家終於看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