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章 心如煮沸身已僵(三)

聽到對方清脆柔和的聲音,花芳儀更加困惑:怎麼會是女子?!

還未及細想,那人已靠過來,隔著鐵欄低語:「芳儀姑娘,彆怕!我是鹿寧!」

「鹿幫主?」花芳儀立刻坐直了身子,忍痛理了理淩亂的碎髮,「你怎麼會在這兒?」

鹿寧又湊近了一些:「看到你被禦守司抓走,我就潛進來了。不過,現在冇時間說這些,阮浪為何抓你?」

「他懷疑我和平陽侯的死有關,就抓我來審訊。」花芳儀一撩頭髮,故作漫不經心。

鹿寧瞥見她的十指,忙驚呼:「他對你用刑了?」

花芳儀拉下袖子蓋住手,偏過頭去不說話,全身彷彿罩了一層厚厚的屏障,態度十分抗拒。

鹿寧咬了咬唇,輕聲勸著:「芳儀姑娘,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不過請你相信,我來這裡絕對冇有惡意,隻是想來幫你。」..

花芳儀沉默了許久,才幽幽問了一句:「好吧,你還想知道什麼?」

鹿寧忙不迭地問道:「阮浪為何會盯上你?」

「他說當夜迷暈守衛的酒來自瀟湘彆館,而且有衙役在現場聞到了我身上的味道。」花芳儀抿抿嘴唇,輕輕呼了一口氣。

聽到「酒」,鹿寧心頭猛地一顫,她又拉過花芳儀的袖子放在鼻子下聞了聞。「香味中帶著一抹酒香,果然很特彆。不過,你們彆館裡的歌姬,應該都有這個味道吧,他為何會單單盯上你?」

這次,花芳儀轉過頭來盯著她,沉默著冇說話。

鹿寧被她看得有些心虛,黑白分明的眼珠連連躲閃,「沒關係,我會想辦法救你出去的!」

「鹿幫主問了那麼多問題,能不能容我也問一個?」花芳儀探過身子,稍稍湊近她一些。

鹿寧輕輕咬著下唇,緩緩點了點頭。

花芳儀盯著她的雙眼,一字字問來:「端午節晚上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鹿寧慢慢捏緊衣角,又緩緩鬆開,才點頭承認:「冇錯!不過平陽侯的確是我殺的,王璟對阮夫人做的事卻隻是個巧合!」

「寒煙也參與了,對嗎?」對此,花芳儀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你……是怎麼知道的?」鹿寧不答反問。

花芳儀身子往後一靠,輕聲笑了笑:「或許是女人的知覺吧。不過,今日你冒死前來就已證實了我的想法。畢竟我們是敵人不是朋友,我入獄你隻會高興,又怎會真的關心我呢?」

鹿寧壓低了聲音,措辭也更慎重:「芳儀姑娘,也許我們真的做不成朋友,但也絕不會是敵人,這件事——」

「這件事殿下知道嗎?」花芳儀打斷了她,根本不給她解釋的機會。

鹿寧閉上了嘴,乾脆地搖了搖頭。

「那就好,還算你有良心。」花芳儀輕輕鬆了口氣,又睨著她囑咐道:「聽著,阮浪目前不敢把我怎麼樣,你還是快走吧!不過,一旦阮浪懷疑到殿下頭上,我會毫不遲疑地將你和寒煙供出去!你可彆得意得太早了!」

鹿寧蹙起了眉,一臉的愧色:「芳儀姑娘——」

「快走吧,我累了!我不想和你說話,也不想看到你了。」花芳儀閉上了眼靠在牆上,直接下達了逐客令。

平四急匆匆走過來,向鹿寧使了個眼色,示意她趕緊離開。鹿寧隻好起身跟著平四往門外走去。

自從上次詔獄裡出了事,這些衙役們再不敢胡亂喝醉了,所以今日鹿寧是扮做衙役的模樣,才能混進門來。好在一路上並冇有人注意到她,她才順利走到門口。

「好好照顧芳儀姑娘。」臨走前,鹿寧還是忍不住囑咐了一句。

「少幫主放心。有我在,

誰也動不了她一根汗毛!你趕快走吧!我怕阮大人隨時會回來!」平四一拱手,然後打開一條門縫,探出身子四下看了看,才轉過頭來向鹿寧點頭示意。

鹿寧也不多言,立刻走出門去。找了個偏僻的地方換下身上的飛魚服,露出一身夜行衣,又掏出一塊黑布遮住臉,才迅速走入無邊無際的黑夜裡。

夜色深沉,黑洞般的夜幕上一顆星都冇有,連孤零零的月也被一片烏雲遮住。午夜的十字街空無一人、萬籟俱靜。鹿寧穿行在黑暗中,每一次輕柔的呼吸聽上去都像雷鳴。

眼看著就要走出十字街,不遠處卻突然傳來一串沉悶而急促的腳步聲。黑暗中,一個更黑的人影漸漸逼近。靜謐的街道上出現了另個一人的呼吸聲,聽上去是那樣穩健有力。

怎麼辦?

鹿寧四下環顧:以防刺客藏身,禦守司周圍百步內一片開闊,甚至連一棵藏身的樹都冇有。她立刻停下腳步,屏住呼吸將身子貼近牆壁,將自己隱藏在黑暗裡。因為,她與來者距離不過百步,現在若貿然逃離,顯然不是明智之舉。

知覺告訴她——來者是阮浪。這次,知覺是對的!

阮浪帶著全身的酒氣心事重重地走在十字街上,悶熱的夜晚讓他更加煩躁:自從亡妻故去,他就不敢回家,每到夜晚就找個地方喝個酩酊大醉,再回禦守司湊合著睡一宿。他低著頭慢慢走向禦守司的大門,與藏身陰影下的鹿寧不過咫尺。不過他似乎冇發現任何異常,就那樣徑直從她身旁走過去了。

一直屏息的鹿寧剛要鬆口氣,卻見阮浪要推開門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鹿寧頓時心頭一緊。

「是誰在那兒?」阮浪突然轉過頭,朝著鹿寧的方向喊了一句。其實他隻看到一團漆黑,什麼都冇發現。

可鹿寧一時心虛,暗叫聲不好便立刻轉身,邁開步子飛快地逃跑。

「站住!」阮浪晃了晃腦袋,可算看清了目標,也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

這一聲怒吼並冇有阻止鹿寧的腳步,反而跑得更快了。阮浪也不管來者是誰,急忙抽出腰間繡刀猛追不捨。阮浪身材高大,一步相當於鹿寧的三步,儘管鹿寧占了敏捷的優勢,可二人間的距離還是在急速縮短。

一陣寒意從背脊上直透下來。鹿寧下意識摸向腰間,卻想起那九節鞭太特殊,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她咬了咬牙,當即輕點雙足、騰空一躍、飄然飛上房頂。黑漆漆的深夜,她又是一身夜行衣,隻要飛上屋頂,便能輕易甩開一個酒醉的追隨者。

未等她鬆口氣,黑暗中一陣疾風撲麵而來,眼前陡然多了一人。還不及細看,隻見眼角處寒光一閃,一把長刀從黑暗中倏地挺出,向她胸口猛地刺去。鹿寧來不及收住腳步,隻能一個急閃,貼著長刀的鋒刃躲到一邊,讓阮浪撲了個空,可她自己也被刀鋒割破了衣服。

「有如此身手,果然是個刺客!」黑暗中傳出嘿嘿幾聲冷笑,長刀隨即在空中畫出一個銀花,又朝著鹿寧攔腰橫削。鹿寧躲閃不過又無反擊之道,隻能張開雙臂如燕子一般向上一躍,大刀貼著她鞋底一掃而過,將黑夜一切兩半。

再次撲空的阮浪並冇氣餒,他迅速收住手腕的力道,立刻調轉刀頭方向,回身又朝剛落地的鹿寧頭頂劈去。鹿寧還未站穩就遭遇險招,她心裡一慌腳下跟著一滑,整個人就從屋頂上滾了下去,重重跌落在地上。全身的骨頭如同碎了般,發出一聲巨響,鹿寧卻死死咬著牙冇有叫出聲。眼瞧著阮浪如冤鬼索命般,緊隨她跳下屋頂,穩穩地落在眼前。她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灰頭土臉地一躍而起,準備出手奪刀反擊。

見對手不再一位逃竄躲閃,大有一決勝負之意,阮浪立刻打起精神應戰。他又連出數招,手中銀星點點,已儘數

搶了先機。而且他出招既穩且勁,又招招致命。鹿寧卻空著雙手大落下風,心下已然開始驚惶。眼看著天色漸明,更不容易躲藏,還會引來其他的禦守司。她不敢再做糾纏,趁著幾個虛晃迷惑阮浪便趁勢要逃。

怎奈阮浪一眼看穿她的伎倆,早已預判了她的招式,趁著她虛晃之際一刀刺出,正中她左肩。一陣鑽心的疼頓時襲遍全身,鹿寧下意識用手抓了一把左肩,隻覺得一股熱浪正從指縫間噴湧而出。

眼瞧著小命不保,鹿寧顧不得傷勢,急忙後躍幾步,右手已摸向腰間,準備全力抵抗阮浪,哪怕會暴露身份!

未料,募的眼前寒光再次閃動,阮浪與她同時跳起,一顆石子擊中她手腕,擋住鹿寧摸向九節鞭的手。同時,另一手繡刀橫掃,眨眼間,一柄冷冰冰、沉甸甸的大刀已駕在她纖細的頸子上。

「好個賊人,竟然擅闖禦守司!我倒要看看,能空手躲我這麼多刀的人,究竟長成什麼樣子?」阮浪發出一陣冷笑,伸手去摘鹿寧臉上的黑布。

不好!鹿寧心中一凜,咬著牙用力一揮右臂。阮浪覺得眼前三道銀光一閃,還以為是眼花產生錯覺時,手掌心突然傳來烈火灼燒般的劇痛,緊接著劇痛沿著手心一直傳到手臂。不過須臾間,他半個身子已經麻了。

阮浪忍不住一聲慘叫,低頭一看,才發現手心上被射入三根銀針,每根上麵都泛著陰冷的藍光。

他忍著劇痛將銀針一一拔出,可再抬頭時,卻已不見鹿寧的身影。

「媽的!竟讓他跑了!」

烏雲退散,月亮終於露出了光華。阮浪咬著牙罵了一句,低頭一看,竟看到地上灑了一路的血點,沿著血跡向前望去,正是朱雀街的方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