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零一章 佳人破窗曳燭光(一)

夜已過半,瀟湘館裡仍有靡靡之音嫋嫋傳出。積攢了一晚上的酒香,隨著一陣陣香風從門裡竄出,一個又一個麵紅耳赤的酒客被送出門來,扶上了回家的馬車。

忙得腳不沾地的貝小貝剛送走一位客人,就看到怒朗殺氣騰騰地向這邊走來。他身後跟著七八個賊眉鼠眼、橫行霸道的衙役。

感受到迎麵而來的敵意,想著老闆娘正被關在詔獄,貝小貝的態度比以往更殷勤了些:「呦,阮大人!今兒你們可來著了!本季限量的荔枝酒可特地給您留了好幾壇呢!」

阮浪也不搭理他,徑自走到門口當街一站,向身後的衙役一擺手:「幾個人跟我進去搜,剩下的堵在門口!但凡從裡麵出來的人,無論男女都要仔細檢查。一旦查出誰身上帶傷,立刻將其拿下,聽明白了嗎?」

「是!」幾個衙役齊聲應答後,便立刻各自散開:四個身材高大的衙役站在門前,攔下每一個出來的男女,不由分說地扯開袖子檢視手臂。

被檢查的男女嚇得酒醒了一半,看到禦守司在辦事皆敢怒不敢言,隻能乖乖配合,後麵出來的人甚至主動露出胳膊應對檢查。而門外一些新來的酒客剛停下馬車,一看到禦守司的陣仗,立刻又駕著馬車迅速離去,不敢多做停留。阮浪則帶著四個衙役衝進門去,把所有酒客、歌姬和小廝都聚集在大廳裡,再對整個彆館進行地毯式搜查:他們將大廳內每一處可以藏人的地方都翻開來仔細檢視,恨不得連老鼠洞都不放過。

整夜歌舞沸騰的銷金窩,霎時間安靜下來:歌姬不再歌唱、舞姬不再跳舞,放浪形骸的酒客們也都乖得像被馴服的忠犬。

「阮大人!有發現!」一個衙役抱著一團黑布跑過來,叫道:「我們在一個酒罈裡發現了一件夜行衣,在手臂的位置破了一個洞!」

阮浪拿過夜行衣仔細看了一眼,立刻大笑道:「好個小賊!藏頭不藏尾!大家好好搜、仔細搜,任何一個人一寸地方都不要放過!那個人一定還在這裡!」

貝小貝看了半天,終於壯著膽子走向前,小心翼翼地問道:「阮大人,您這是在乾嘛?還讓小的們做不做生意了?」

阮浪一把揪住他的領子,喝道:「聽著,有刺客逃進這裡了,要麼你乖乖交出這個人!要麼就得忍著讓我們一點點搜查!」

「刺客?」貝小貝一臉委屈,連連搖頭:「小的一直在門口迎來送往,冇有見到有刺客闖入啊!再說,我們這裡人多口雜,就算真有刺客也不會選擇在這裡藏身啊!」..

「嗬。」阮浪冷冷一笑,根本不為所動:「我也想知道,刺客為什麼會選擇藏身在這裡!所以就等著吧,等本官抓到那人,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可是這……」

「老實點!」阮浪打斷他,恫嚇道:「我抓到刺客自然就會離開,你若敢耍花招,我也讓你去嚐嚐禦守司審訊室的滋味!」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貝小貝惹不起他,隻能閉上嘴站在一旁。

二人正說話,誰也冇有注意到,一抹紅色的身影正逆著人流,貼著牆根悄無聲息且迅速地往裡走去,那正是阮浪追了一晚上的刺客——鹿寧。

她受傷後逃奔回莊樓,在門口才發現自己的血竟流了一路。不想牽連馬幫,她隻能趁著貝小貝忙碌之際悄悄溜進來,找個地方換下夜行服,隨手藏進一個空酒罈裡,以便稍後收回。冇想到阮浪竟像狗一樣,聞著血腥味兒追來了,還擺出這麼大的陣仗大有拚個你死我活之勢。一旦被他發現手臂上的刀傷,自己是絕對逃不掉的,還會連累馬幫。想來想去,硬闖是不可能的,她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順著樓梯上行,二樓和一樓一樣也是一個個包廂,根本藏不了人,隻能繼續上行。三樓是較為私密的空間

鹿寧沿著走廊一扇門一扇門找過去。終於看到一個屋子的門虛掩著,從門縫往裡看屋裡似乎冇人,她便一個閃身溜了進去。

進屋後她立刻關上門,還未等她仔細看看這間屋子,門外就傳來了腳步聲,聽上去似乎是奔著這裡而來。

真倒黴!鹿寧咬了咬牙,隻能捂著胳膊縮進床底下藏身,支起耳朵聽著外麵的動靜:腳步聲在門口停止,似乎遲疑了一下,纔打開門又關上。

鹿寧縮在床底下瞪著眼,瞧見一雙黑色的靴子一直在門口,動也不動。他不動,鹿寧也不敢動,隻能屏住呼吸聲生怕被髮現。

就在她快要憋不住的時候,那雙靴子腳終於動了動。鹿寧心下略微一鬆,可懸在嗓子眼兒的氣兒還冇吐出來,隻見那雙靴子竟直奔她這邊而來。

難道被髮現了?鹿寧又往裡麵縮了縮,眼睛緊緊盯著外麵,腦子裡飛快地想著對策。可時間不等人!還未等她想出個所以然,頭頂上就有了動靜:「哪兒來的小賊?誰的屋子都敢闖?是不想要命了嗎?」

鹿寧咬著牙依舊躲著動也不動。頭頂上的聲音變得更加嚴厲:「再不出來,我可就不客氣了!」

鹿寧眉頭皺了皺,見實在躲不過,隻好捂著胳膊灰頭土臉地從床底下爬了出來,忙不迭地解釋著:「彆聲張!我不是壞人——」

話音還未落,兩個人就愣住了,

「鹿姑娘,怎麼是你?」

「殿下,怎麼是你?」

二人齊聲驚呼,此時此地看到彼此都有些意外。

「你受傷了?」羽楓瑾一眼就發現她受傷的手臂,不由得眉頭一皺。

「此事說來話長。」鹿寧低垂著眼睫小聲嘟囔了一句,顯得有些心虛。

羽楓瑾走過去檢視著傷口:一條筆直的傷口橫亙在纖白的手臂上,傷口深可見骨,兩旁的皮肉外翻著,一看便知是利器所致。羽楓瑾深深看了她一眼,看破卻不說破。

恰在此時,門外響起了嘈雜的聲響——是阮浪帶著衙役們搜查到三樓了。

「殿下,拜托,幫我!」鹿寧抓著他的袖子,臉上難得露出無助之色。

羽楓瑾稍作沉吟,將她推到床上,把被子蓋在她身上:「脫了衣服藏進被子裡!」

一時錯愕後,鹿寧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也顧不得難為情,她立刻脫下外衣竄進被子裡躺在床上裝睡。

敲門聲適時響起,羽楓瑾趕緊替她掩好被子、放下兩旁的帷幔。剛要轉身離開,他卻突然轉過頭來,俯下身湊近鹿寧的臉。

「你乾嘛!」鹿寧驚惶地拉起被子遮住半張臉,身子在被子裡縮成一團。

冇想到,羽楓瑾卻隻是鬆開了她的一頭秀髮,便一言不發地轉身去應門。

好丟人!都這個時候了,我在想什麼!鹿寧將被子蓋住臉,對自己的大驚小怪又羞又惱。

「開門!」敲門聲愈加和急促,間或夾雜著阮浪不客氣的喊叫。

羽楓瑾吹滅了屋內的燭火,拿著一個燭台走過去開門:「什麼人敢在本王這裡如此放肆!」

他一打開門就給這群不速之客來了個下馬威。衙役們誰也冇有預料到,竟會在這裡碰到王爺,連忙收起一貫囂張的氣焰,立刻規規矩矩地拱手行禮。

阮浪也是愣了一下,口氣瞬間緩和了許多:「叨擾殿下休息,真是抱歉!不過臣正在四處搜捕一名刺客!」

羽楓瑾看著他,冷冷一笑:「阮浪,你前幾天給芳儀扣了個殺人嫌犯的名頭把她關了起來。今日是準備對本王出手了嗎?這手段未免拙劣了些,比你們前一任指揮使可差得遠了。」

「殿下息怒。卑職今日在詔獄門口撞見一個黑衣人,與他過了幾招將

其刺傷了,並一路跟著刺客追到了這裡!」阮浪始終躬著身子,不敢表現出半分不悅。

「哦?」羽楓瑾似笑非笑地盯著他:「那你可有抓到那名刺客?」

「還冇。」阮浪遲疑了一下,又道:「回殿下,我們搜遍了整個瀟湘彆館,就差……您的房間了!」

「放肆!」羽楓瑾登時勃然大怒:「你是在懷疑本王藏匿刺客嗎?」

「卑職不敢!」阮浪垂眸拱手,聲音卻不卑不亢:「隻是這名刺客是奔著禦守司而來,禦守司為皇上效力。為了皇上的安全,卑職不得不秉公辦事,還望殿下可以配合一下——」

「如果本王不肯配合呢!」羽楓瑾打斷他,眼中射出兩道懾人的鋒芒。

「那卑職隻能秉公辦事了!」阮浪緩緩直起身子,謙卑的臉霎時換上一副官僚的漠然。

「哈哈哈。」羽楓瑾忽然大笑起來,臉色隨即一變:「不愧是王璟帶出來的人啊!這忘恩負義、小人得誌的本事倒是學得快!」

阮浪臉色越來越難看,他甚至能感受到,身後幾個衙役正在努力憋著,纔沒有笑出聲——畢竟這些都是王璟的爪牙,他們巴不得看自己的好戲呢!

「得罪了!殿下!」事到如今已冇有回頭路了,阮浪隻能硬著頭皮蠻乾了。他一把推開門,不顧羽楓瑾的阻攔就衝了進去。

「大膽阮浪!你要造反嗎?」

羽楓瑾的怒喝並冇有止住阮浪搜尋的腳步,時間緊迫之下他匆匆一瞥:這屋子擺設很簡單,幾乎什麼能藏人的地方,除了那張欲蓋彌彰、紗幔低垂的床。

「住手!」眼瞧著阮浪奔向床榻,羽楓瑾疾呼一聲,立刻衝了過去。

可他還是晚了一步。阮浪已扯開了帷幔,隨著銀紗如輕霧般揚起,露出一位衣衫不整、滿麵嬌羞的女子。

「哪裡來的登徒子?」女子踢著被子驚惶坐起,憤憤瞪著他,一張俏臉臊得通紅,美眸中滿是惱怒憤懣。

這樣香豔的場景,讓阮浪有些猝不及防,一時訥訥竟忘了迴避。

「還不快滾!」鹿寧隔著被子給了他一腳,用十足十的力道將他踹出紗幔外,一報了方纔之仇。

阮浪捂著肚子後退了幾步才站住腳,他咬了咬牙根忍住痛,低著頭向帷幔一拱手:「鹿幫主息怒!本官是在搜查刺客!」

「大膽!這是王爺的房間!怎麼會有刺客!」帷幔內拋出來一句責備。

阮浪自知魯莽,卻還是有些不甘心:「恕阮浪無禮!還請鹿幫主讓我看一下左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