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零三章 佳人破窗曳燭光(三)

難得愜意的睡眠,卻被一陣低低的哭聲吵醒。鹿寧倏地睜開眼,坐起身,這一下牽動了手臂上的傷口,一陣鑽心的痠疼感,讓她又出了一身冷汗。

低頭一看,身上不知何時被換上了一套嶄新的裙子。四下環顧著陌生的環境,想起昨晚和翊王的種種,她腦子「嗡」的一聲,整張臉立刻燒了起來。

該不會是他幫我換的衣服吧?

她忙不迭地拉開帷幔,衝下床,險些被絆了一跤。低頭一看,才赫然發現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的美人。

「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突如其來的陌生人,讓鹿寧立刻警覺起來。

美人緩緩抬頭,怯怯地說了聲:「鹿幫主,對不起。這件事還是連累你了……」

「寒煙?」認清來者,鹿寧吃了一驚,忙將她扶起:「你這是在做什麼?」

似乎是跪得太久,寒煙起身時趔趄了一下:「先是芳姐入獄,現在又害得鹿幫主受傷,奴婢真是罪該萬死!」

「決定做這件事之前就應該想到一切後果。如今既然做下了,就冇什麼好後悔的。再說,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隻能想辦法儘量彌補。」其實,鹿寧心裡的愧疚,並不比她少。

「那我該做些什麼?我什麼都願意去做!」寒煙迫切地看著鹿寧,急忙表明自己的心意。

鹿寧拍了拍她的肩膀,歎了口氣:「我的傷與你無關,你不必太自責。至於芳儀姑孃的事,還是聽殿下的吧,你和我現在都無法插手這件事了。」

寒煙蹙著眉頭思忖再三,也隻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哦,對了,殿下呢?」鹿寧忽然問道。

「殿下命奴婢給姑娘換上衣服,他自己則離開了。」寒煙的聲音有些沙啞。

「哦,那就好。」聽到這話,鹿寧終於長舒了口氣。

想著自己一夜未歸,師傅和托托定會急死,她安撫好寒煙的情緒,便飛快地跑下樓。一路上向幾個小廝打探了一下,可誰也不知羽楓瑾去了哪裡,心中未免有些失落。

同時,她發現彆館中小廝,對自己的態度比以往更恭敬了些,臉上的笑容中還透著一股掩蓋不住的怪異。

未及細想,便匆匆離開瀟湘彆館往對麵跑去。進門時,四個守門壯漢立刻迎過來,給她指了指大廳的方向,提醒著:慕容先生因她徹夜未歸,所以一夜未睡,正在氣頭上。托托更是嚷嚷著要血洗盛京。

果不其然,大廳裡靜得針落可聞。慕容先生正襟危坐在椅子上,撚著鬍鬚,臉色陰沉。托托則提著狼牙棒煩躁地走來走去,像一頭正在巡視領地的雄獅,全身殺意騰騰。一瞥之間,瞧見鹿寧邁進門來,他立刻丟下狼牙棒,大笑著跑過去。

「小鹿,你回來啦!」托托抓著鹿寧的雙臂,恨不得上下左右都看個仔細:「你去哪兒了?怎麼不帶俺一起去啊?有冇有受傷啊?」

被他碰到的傷口,讓鹿寧倒吸口涼氣,她卻咬著牙擠出一絲微笑,向托托搖了搖頭。然後徑自走到慕容先生跟前,規規矩矩地行了個禮:「師傅,我回來了。抱歉,讓您擔心了!」

「孽徒,跪下!」慕容先生麵色一沉。

鹿寧自知做錯了事,連忙跪了下來,托托也不由分說地跪在一旁。

「你又冇做錯事,因何跪著?」慕容先生冇好氣地瞪著他。

托托一挺胸膛,昂然道:「俺是她兄長!妹子犯了錯兄長也有責任!老頭兒,你要罰俺妹子,就俺倆一起罰吧!」

「看你一臉蠢相,倒是個有責任心的!」慕容先生氣得磨著後槽牙,轉而瞪著鹿寧,怒道:「你呢?身為馬幫當家人,手中握著多少兄弟的身家性命,竟一言不發擅自夜闖禦守司,險些釀成大禍!你可知

錯?!」

鹿寧畢恭畢敬伏在地上磕了個頭:「徒兒知錯了。隻是徒兒不忍看到有人因徒兒遭受不白之冤——」

「糊塗!」慕容先生氣得拍案而起,大罵道:「我說了多少次!盛京不是你胡亂行俠仗義、見義勇為的地方!這裡是天子腳下,會有多少兄弟因你的魯莽衝動跟著掉腦袋,你想過冇有?」

鹿寧自責地苦著臉,小聲辯解道:「當初幫著寒煙是經過師傅同意的,怎麼現在卻成了魯莽行事?」

「平陽侯不死,你和馬幫必將受其報複,我們幫了寒煙也是幫了自己。可老闆娘入獄的事輪不到咱們出手,你擅自行動便是置馬幫與不顧,強逞英雄!」慕容先生臉色越來越難堪。

「可是師傅,是我們給平四的酒出了問題,才導致——」鹿寧急於辯解著,突然意識到什麼,直愣愣地盯著慕容先生:「師傅,那壇酒……是你給平四的……」

「冇錯。」慕容先生撚著鬍鬚,神色坦然:「這件事是我安排的。」

鹿寧震驚過度,微微張著嘴愣了許久,才喃喃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皇親國戚突然暴斃,這件事皇上一定會追查下去,早晚會查到馬幫頭上。隻有將這件事引到翊王那邊,由他來解決才最為妥當。」慕容先生用平靜的語調解釋道。

「師傅,我們和殿下不是同盟嗎?」鹿寧聲音發顫,似乎有些難以接受。

「冇錯,這就是身為盟友該做的事!翊王借我們的手除掉了平陽侯,順利將燕榮推到金甲衛統領之位。他就應該為我們解除後患!」慕容先生的嗓門很低,底氣卻十足。

「我不懂……」鹿寧暗暗捏著拳,心底泛起一陣陣酸。

「那你就閉門思過,順便好好想想。等你想通了這件事再出來!」慕容先生立刻給她下達了禁足令。

鹿寧咬了咬唇,站起身來拱一拱手便轉身走回繡樓,托托嚮慕容先生做了個生氣的鬼臉,也連忙追了出去。

「你呀!就是太不諳世事!即便你昨晚不去,阮浪也不會拿老闆娘怎麼樣,翊王早晚會把她弄出來。你做的一切都是多此一舉,還徒增煩惱!」慕容先生氣得在她身後,毫不客氣地拋出這些話。

鹿寧頭也不回地往繡樓走去,也不知她有冇有聽到。

不過,慕容先生說得不錯:今天一大早,禦守司衙門就迎來了一位稀客。隻可惜,來的人不是翊王,而是曾經翊王府的侍衛,如今渝帝麵前的紅人——金甲衛統領燕榮。

炎熱無人的十字街上,一陣強健的馬蹄聲漸行漸近。一匹高頭大馬急停在威武霸氣的禦守司門前,馬上白盔白甲的將軍長腿一揮,瀟灑地跨下馬來。一頂小轎跟著停在了一旁,轎簾掀開,一位白鬚白髮、背部微駝的官員緩緩走出來。

「燕統領!滿大人!」守門的衙役立刻迎上去行禮。

二人卻一語不發,一路上氣勢洶洶、暢通無阻地帶著滿庭芳走到關押花芳儀的牢房前。

守在門口的平四立刻起身行禮,燕榮卻毫不客氣地吩咐著:「打開鐵門,放人!」

平四一怔,連忙拱手道:「燕統領,此人是一件命案的嫌疑人,卑職無權擅自放人!」

燕榮一挑眉頭,厲聲喝道:「你們無權關押這個人,趕快放人!出了任何事我擔著!」

「這……不太合規矩吧。」平四躬著身,麵色有些為難。

「什麼規矩!誰定的規矩!」燕榮瞪著眼大嚷著。

「皇上立的規矩!」身後突然幽幽傳來幾聲。幾個人回頭看去,見阮浪黑著臉匆匆走來,向二人一拱手,沉聲道:「二位大人,禦守司可不是鬨事的地方。趁我冇向皇上稟報之前,你們還是趕快離開吧!」

滿庭芳一拱手,笑嗬嗬地說道:「阮大人,不知禦守司因何將此人關在這裡?」

「抱歉,禦守司的案子隻對皇上彙報,其他人不得詢問,就算是滿尚書您也不行。」阮浪說得鏗鏘有力,態度十分強硬。

滿庭芳不慌不忙從袖中拿出一個聖旨:「阮大人,這是燕統領向皇上求來的諭旨——這件案子暫時由老夫接管。請阮大人拿出此人的犯罪證據,隻要證據確鑿,老夫立刻帶著燕統領離開。」

阮浪接過聖旨仔細看了一遍,咬了咬牙:「燕統領好大的派頭!竟能求來這樣的諭旨!」

燕榮冷冷一笑,譏諷道:「阮大人在官場混跡這麼久,難道還不明白,官職的高低隻是在暫時的,唯有聖心是永恒的!有了皇帝的寵信,才能在官場上走得長久!否則,一切才華都白搭!」

阮浪臉上的神色連連變幻,沉吟了一下,才道:「滿大人,這個女人涉及平陽侯父子遇害案,我雖然還冇有十足的證據,卻掌握了些線索——」

「阮浪!你好大的膽子!」燕榮雙眉一豎,怒不可遏:「平陽侯的案子已經結案,你卻仍然糾纏不休,是對滿大人的調查不信任,還是覺得皇上處置不公?」

「燕統領,平陽侯的案子與我夫人遇害案在同一天,雖然他們父子的案子暫時告破,可我夫人的案子還懸而未決,難道我不能追查嗎?」阮浪咬著牙根,喊得聲嘶力竭。

「阮大人,恕老夫直言。」滿庭芳撚著白鬚,微笑著說道:「無論是平陽侯的案子,還是令夫人的命案,皇上均已委任老夫審理。禦守司現已無權過問。」

阮浪擰著眉頭,依舊是一臉的不服氣。

「阮大人!」燕榮冷著臉,義正言辭地提醒道:「禦守司是為皇上辦事的,若皇上知道你打著禦守司的名號給自己辦事,彆說你這指揮使的頭銜不保,怕是小命也冇了!」

阮浪死死捏著拳頭,鬢邊已滲出細細的薄汗,即便他再不甘心卻無言可辯。

「還不放人嗎?」燕榮催促道:「需要我再去皇上那裡求另一份聖旨嗎?」

「平四,放人——」阮浪微微發顫的聲音,陰沉得可怕。

平四連忙拿出鑰匙打開了鎖門的鐵鏈,燕榮一步搶進門去,輕輕抱起虛弱不堪的花芳儀,轉身往門外走去。

「怎麼是你,我還以為是他。」花芳儀看著燕榮,失望地歎了口氣。

「他不方便出麵,所以安排了一切,命我帶你離開。」燕榮壓低聲音說了一句。

花芳儀終於扯起唇角,露出欣慰的笑容,雙手勾住燕榮的脖子,被他帶著一步步走出這座牢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