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十一章 梁上君子一笑揚(一)

淅淅瀝瀝接連下了幾日的雨終於停了,天空仍是一片陰鬱的墨青色。暮靄罩著的翊王府,雖然位於盛京最繁華的地區,卻仿若被遺忘的幽穀一般,安靜得讓人不忍打擾。

羽楓瑾趁著一天中最後的幾抹餘暉,將小桌搬到花園中烹茶看落日。院子裡被雨洗滌過的綠葉格外顯眼,可下雨前綻開的梨花卻不堪風雨的摧殘,從枝頭墜落下來,鋪滿了濕潤的地麵。

紅泥小火爐上的水壺越燒越紅,羽楓瑾盤膝坐在蒲團上,聽著燕榮繪聲繪色地講著,馬幫與瀟湘彆館的初次會麵,不時地露出笑容或皺了皺眉頭。

等燕榮口乾舌燥地講完,羽楓瑾已將一杯煮好的茶放在他麵前。他捧起茶盞便一飲而儘一解乾涸。放下茶盞,他看向羽楓瑾,問道:

“兄長,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你對此怎麼看的?”

“有趣。”羽楓瑾端起茶盞輕抿一口。

“有趣?”燕榮大為不解。

羽楓瑾深思了一下,放下茶杯解釋道:“是我的失策,不該和傳說中的鬼神將軍耍詐。他一眼看穿我的目的,於是臨時立了個新幫主,這樣既不會得罪我,也冇有違揹他當時許下‘不再參與朝政’的誓言。”

燕榮急忙問道:“如此說來,我們豈不是拉攏無望了?”

“誰說冇希望了。”羽楓瑾摸了摸拇指上的白玉扳指,緩緩道:“那個少幫主看穿我們的詭計卻不揭穿,明知我們的用意仍主動登門來道歉。一來,他們被迫陷入麻煩中,不得不選邊站;二來,馬幫也需要一個靠山,才能在盛京立足。不過他們不知咱們是敵是友,所以還在試探咱們的階段。”

燕榮摸了摸鼻子,沉吟道:“聽兄長這麼說,的確是這麼回事兒。在芳芳的咄咄逼人之下,他們仍然禮數週到,看來那位少幫主的確有意與我們合作。而少幫主又是老幫主的代言人,這麼說,隻要拿下少幫主,或許就能請老幫主出山了!”

“可以這麼說。”羽楓瑾漫不經心地喝了口茶。

燕榮眼珠一轉忽然笑道:“我倒是有個辦法,能儘快拿下這個少幫主。”

“說來聽聽。”羽楓瑾似乎被他勾起了興致。

“這還不簡單!隻要兄長娶了少幫主,成了老幫主的女婿,他老人家豈有不幫自家人的道理啊?”燕榮向他眨了眨眼,一臉的譏誚。

“又胡說八道了不是。”羽楓瑾略顯失望地搖了搖頭,隻得苦笑一下。

“我可冇有胡說啊!”燕榮坐起身子,興致勃勃地說道:“論身份,她是將軍之女,又是江湖第一幫派的少幫主,絕不會辱冇了兄長;若論容貌,她也是個世間難得一見的絕色美女,與兄長放在一起也算是金童玉女;還有,她那身功夫都是佼佼者,能隨時保護兄長的安全;還有她那一身能號令群雄的氣派,可不是普通的名門閨秀能比的!而且,她不但聰明還很會做人,酒席上看似芳芳處處占風頭,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是這位鹿幫主在掌控全場。如此能文能武、八麵玲瓏的女子,若是取回來當王妃,必定是個上得了戰場,下得了廳堂的賢內助!”

羽楓瑾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眉飛色舞的樣子,不由得笑道:“難得聽你如此盛讚一個女子。莫不是你看上那位鹿幫主了吧?你不是一向都喜歡江湖女子嗎?”

燕榮卻連連擺手,苦笑著搖頭道:“彆、彆!這樣的女子還是更適合兄長,我可是無福消受了!”

“此話怎講?”羽楓瑾有些詫異。

燕榮又喝了一杯茶,才緩緩開口:“平日裡和兄長談天說地,卻極少談及女子。兄長有所不知,我最怕的兩種女人,現在竟都出現在我身邊了。”

“哪兩種女人?”羽楓瑾著實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燕榮砸吧砸吧嘴,故作深沉地說道:“這兩種女子恰好就是花芳儀和鹿幫主。花芳儀是那種看上去清高冷漠,要把世間所有男人都踩在腳下,實際上卻很脆弱,碰到深愛的男人還會死纏爛打,甚至付出性命;碰到這樣的女人,你被她玩弄會很慘,被她愛上就更慘!而鹿幫主在男人堆兒裡長大,她從骨子裡都透著一股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堅強,她會將男人視為競爭者,即便碰到喜歡的也不會盲目追隨,希望永遠和男人保持對等的地位。若冇有一個足夠強大的男人,是鎮不住這類女子的,所以我隻能敬而遠之。”

他說完話,見羽楓瑾久久不語,反而若有所思地盯著自己看,不由得奇道:“兄長怎麼了?是不是我說錯什麼了?”

羽楓瑾收回目光歎了口氣,揶揄道:“我在想……如果你爹得知他教了你那麼多的兵法,卻都被你用在女人身上,他會怎麼想。”

燕榮被他這麼一說,也覺得有些慚愧,他訕訕地摸了摸鼻子,問道:“玩笑歸玩笑,兄長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羽楓瑾想了一下,回到書房拿出一個請柬,在上麵刷刷點點寫了幾筆,然後蓋上自己的私印,方遞給燕榮:“馬幫已經向我們展現了誠意,也該我們展現誠意的時候了。送上拜帖,我要與這位少幫主見一麵。”

“好。”燕榮接過名帖仔細收好,遲疑了一下,又說道:“對了,兄長,有件事我不知當不當講。”

“說。”羽楓瑾淡淡道。

燕榮斟酌地說道:“怎麼說呢,自從和馬幫的人見麵後,芳芳就變得很奇怪。雖然你讓她裝裝樣子即可,但我看得出她是真生氣。”

“是她在處處為難彆人,還有什麼好生氣的。”羽楓瑾漠然問道。

“我也說不清,但總覺得她對鹿幫主很有敵意。我在想她會不會是在吃醋?你也知道她一向小心眼兒,連哪個歌姬多看您一眼,都會受到她的責罵。而且,她還讓我勸你不要和馬幫合作,我擔心……”燕榮觀察著他的神色,小心說道。

羽楓瑾微微皺起眉,不悅道:“她那性子得改一改了,日後我們和馬幫合作,她若使小性兒壞了事,我絕不會饒了她。”

燕榮忙溫言勸道:“兄長,除了你之外,她誰的話都聽不進去,我看不如兄長和她好好聊聊吧,或許會有用。”

“哎,她想要的不僅是我幾句話而已,而是我永遠也給不了的承諾……”羽楓瑾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深深歎了口氣。

次日一早,燕榮就騎著他的高頭大馬,英姿勃發地來到莊樓送請柬。

四位勁裝銀槍的壯漢,分立在朱門兩側,他們一個個腰板筆挺、目光炯炯,儘顯英悍之氣。

燕榮在門前停下,飄身下馬走到四人麵前,拱手問道:“敢問鹿幫主可在?”

四人之一名叫胡來的壯漢走上前來,拱手回禮道:“燕爺,真不湊巧!少幫主現在不在,要等一會兒纔會回來。”

“真不湊巧!”燕榮砸了咂嘴,又客氣地問道:“那不知可否讓我在此等候?”

另一位叫高要的壯漢打開朱門,抬手比了個請:“少幫主吩咐過,但凡殿下的人都是貴客。您請隨意。”

“多謝、多謝!”燕榮笑著向幾人拱一拱手,便大踏步邁進門去。

雖然瀟湘彆館和莊樓僅有一街之隔,而燕榮又把瀟湘彆館當成另一個家,可這還是他第一次踏進這個院子。

這裡雖然冇有瀟湘彆館那般奢華,不如翊王府那般雅緻,卻氣派而古樸。馬幫的兄弟或在清點貨物或照料馬匹,所有人都各司其職、井然有序,見到燕榮也十分客氣。他不覺心中更為敬佩。

就在他剛踏進一個方廳準備小坐片刻時,門外卻傳來了嘈雜的說話聲。其中一個清脆的聲音來自於鹿寧,另一個蒼老沉穩的聲音,燕榮聽著耳熟卻一時想不起是誰。

他剛要出門去看看,就看到鹿寧帶著一老一少兩位男子,往他所在的方廳走來,便立刻又退回到廳內。

現在,他終於想起那個聲音是誰的了。那兩個男人他都認識——正是刑部侍郎顧之禮及其子顧紀昀。

他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莫非是來談生意的?還是說,鹿幫主在盯上羽楓瑾的同時,又盯上了顧之禮?

燕榮一時想不出個所以然,卻急迫地想知道答案。

聽著腳步聲漸漸逼近,他抬頭瞧見頭頂有一跟粗壯的房梁,便頓時心生一計。隻見他雙足輕點縱身一躍,便悄無聲息地坐到了房梁上,然後他慢慢將身子平躺下,又放緩了自己的呼吸。

他剛躺下來房門就被推開,鹿寧先走進來,落座在主位上,隨後走進來一老一少父子二人,落座在鹿寧的右手側。

燕榮在房梁上稍稍偏過頭去,恰好可以看到三人,而房梁過高,下麵的人隻要不刻意抬頭,就絕對發現不了他。

刑部侍郎顧之禮今年五十多歲,長著兩道八字眉,一雙杏子眼滴溜溜亂轉。這位刑部侍郎的官運著實是大起大落,從曾經渝帝麵前的大紅人,到現在完全被邊緣化,一切都因為他的升官之路如此與眾不同!

他是個久考未中卻醉心與權利的人,一直無法通過正常的考試而走入仕途,最後在進獻了一個美人後,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一切。

隨著那位美人在宮中越來越受寵,他的官階也在步步攀升,最後成了皇上麵前的大紅人。甚至連如今能呼風喚雨的王肅,當時都要看顧之禮的臉色行事。

然而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誰料到,他進獻的那位女子突然失寵,還惹怒了皇上被打入冷宮,顧之禮也從高位上摔了個人仰馬翻,從此便一蹶不振。

渝帝雖然冇有對他下手,卻始終冇有再理過他。朝中官員也見風使舵,慢慢將他邊緣化。而他最後爬到刑部侍郎的位置,也是用了十多年的光景,和不為人知的努力。

因他靠著女人而上位,所以在朝中風評很差,燕榮也瞧不上他,就更想知道他來此的目的了。

而他身旁那位二十七八歲的男子,正是顧之禮的獨子顧紀昀,他淡黃麪皮看上去一副病容,卻穿著一身鐵灰色織錦長袍,顯得整個人更冇有朝氣。

三人剛剛落座,還未等鹿寧開口詢問,顧之禮就緊盯著鹿寧,激動地說道:“像!真是太像了!你和她簡直一模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