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一十章 今夜還如昨夜長(一)

仲夏的飛花落去,天亮得越來越晚,白日也變得越來越短。彆館格子窗的竹簾被挑開,露出一張豔麗又清冷的臉。

「他們在乾什麼?」花芳儀指著樓下,在大街小巷粘貼告示的衙役問道。

「哦,是皇上要選秀女了。全國十四到十八歲冇有婚約的女子都要去參加。」雪雁一邊整理桌上的首飾盒,一邊答應著。

「又要采選秀女?去年不是剛采選完嗎?下次應該在兩年後啊。」花芳儀下意識地將身子往窗子後縮了縮,生怕被樓下人看到似的。

「聽說是皇上著急要孩子,所以增加了一屆秀女采選。不過有王爺在,姑娘不必擔心會被選上。」雪雁得意地笑了笑。

花芳儀轉頭看向一旁的銅鏡,摸了摸自己的臉:「十四到十八啊,真好。可惜我已經老了,連選秀的資格都冇有了……」

「姑娘何必自怨自艾,年輕有什麼好的!」雪雁撇了撇嘴,幸災樂禍地說道:「你都不知道,馬幫的鹿幫主一大早就接到了選秀的通知,整個莊樓都快為這件事炸開鍋了!」

「是呀,她今年好像正好十八。也不知,憑她那長相能在宮中混到什麼位置。」花芳儀眺望著對麵的朱門,嘴角微微上揚。

「光長得漂亮有什麼用啊!入宮的女子都要行為端正,一個整日跑江湖的女子,皇上纔看不上呢!」雪雁撇撇嘴,一臉的嫌棄。

花芳儀轉過頭盯著她,奇道:「她怎麼招你了?你一提到她就酸溜溜的?」

「冇、冇什麼。」雪雁轉過身去小聲應了一句:「隻是……有件事我不知該不該說……」

「有什麼事就說,彆婆婆媽媽的。」花芳儀坐在鏡子前,拿起螺子黛對著銅鏡描眉。

「姑娘,這件事你聽了可彆生氣。」雪雁走過來,拿起梳子一邊為她梳頭髮,一邊小心說道:「就在你被阮浪抓進監獄的第二天,鹿幫主……在王爺的房裡過了一夜……」

「啪」的一聲,花芳儀手中的螺子黛掉在桌上,滾了兩圈又落了地。在低頭一看,銅鏡中的美人麵色煞白、剪水的雙瞳中滿是幽怨。

「他們……他們在一起了?怎麼會這樣?我因她而入獄,她卻如此對我?」花芳儀緊緊蹙著眉,也不知是疑問還是驚歎。

雪雁連忙為她斟了一杯熱茶,心疼地說道:「姑娘,你千萬彆氣壞了身子!我就知道不該多嘴。可我又不忍心讓你矇在鼓裏。」

「我不在的時候,都發生了什麼?」花芳儀一把握住她的手,眼神中透著急迫。

雪雁咬了咬唇,為難地說道:「這件事我也隻是聽說而已。據說那天晚上禦守司的人來搜捕刺客,竟在王爺的床上看到了……看到了……」

「看到了什麼你倒是說啊!是要急死我嗎?」花芳儀一跺腳,生氣地轉過身。

「阮大人親眼看到了衣衫不整的鹿幫主,就躺在王爺的床上!他要檢查鹿幫主身上是否有刺客身上的傷,王爺卻說那是他的女人,彆人不能動!」雪雁一著急就一股腦兒脫口而出。

「他的女人?他的女人!他的女人……」花芳儀越說聲音越小,眼眶已微微泛紅。

「姑娘,你彆這樣啊!」雪雁連忙掏出帕子,小心為她拭淚。

「然後呢?他們還發生了什麼?」花芳儀拚命忍住眼淚,聲音有些顫抖。

「後來……後來鹿幫主在王爺房裡留了一夜,第二天才離開……」雪雁低著頭站著,像個犯了錯的孩子。

「殿下呢,我要去找他!」花芳儀站起身就往門外走。

「小姐,你現在去王府也找不到王爺啊!他已經出城去行宮了!」雪雁拔步追了下去,及時拉住了她。

「行宮?殿下去那

裡做什麼?」花芳儀突然站住了腳。

雪雁忙解釋道:「這次朝中的國本案牽連了王爺,所以王爺主動請纓去行宮裡修著古籍避禍去了。」

「修著古籍?」花芳儀麵露困惑之色。

雪雁聳了聳肩膀,解釋道:「難道姑娘冇聽說嗎?前些日子天章閣走水,許多古籍被燒燬了,殿下就向皇上主張要重新編纂古籍!」

花芳儀又問道:「那為何去行宮?」

雪雁繼續說道:「還不是因為王爺下令全國有償捐書,捐上來的書太多了,工作量太大就挪到行宮去做了。」

花芳儀盯著她,皺了皺眉:「你一個小丫頭片子,怎麼什麼都知道?」

雪雁一撇嘴,小聲嘟囔著:「還不是來咱們這裡的酒客閒談時聽到的,大家平日裡就愛傳這些閒話……」

「也罷。」花芳儀忽然長歎一聲,釋然道:「王爺遠離京城也好,省得那小妮子整日貼上去!」

城外的天空白雲萬裡、輕雲漂浮,沿著山路開遍了不知名的小花,似紅巾疊簇。依山就勢建於絕頂之上的水晶宮高低錯落,整座宮殿被一團青霧包裹,遠遠望去彷如建在雲端的天宮。

一陣轆轆的車聲,沿著蜿蜒曲折的山路越行越近。不一會兒,一輛典雅華貴的馬車,已穩穩停在水晶宮的九重門前。

金紅的宮門打開,一位麵白無鬚、身著官袍的男子,帶著幾名官員齊刷刷走出門來,站定在馬車前恭敬施禮:「卑職恭迎翊王殿下。」

鐵霖跳下車打開車門,一襲紫袍玉帶的羽楓瑾款款走下馬車,向眾人還禮:「炎炎夏日,還得勞煩諸位在此修著典籍,辛苦大家了!」

「職責所在,不辛苦!」眾人齊聲高呼。

那位麵白無鬚、身著官袍的男子走上前來,躬身拱手:「王爺,卑職已按您的吩咐,將懸賞捐書之事四下張貼,現在大殿中已堆滿來自全國的古書,其他官員們正在裡麵挑選可用之書。」

「做得不錯。」羽楓瑾臉上的笑容始終謙和:「早聞淡墨探花的美名,今日一看,枚大人不但文采飛揚還一表人才,果然後生可畏!」

短短幾句讚揚,讓枚青心中微動,他立刻抬手引路:「殿下裡麵請吧!」

「殿下請留步!」羽楓瑾提步就要邁進門,卻聽見一聲嬌喚從身後傳來。

他立時駐足回眸,但見綠樹成蔭、雲霧繚繞的山路上,一襲紅衣一匹白馬時隱時現。

怎麼是她?羽楓瑾隻一眼便認出馬上的人。

「殿下,你果然在這裡。」雪絨馬在他麵前剛停穩,馬上的少女便飄身下馬向他走去。

「鹿寧?你怎麼來這兒了?」羽楓瑾迎過去,壓低聲音問道。

「我有急事找你,能否借一步說話?」鹿寧望著他,一臉的焦急。

「現在不行。」羽楓瑾為難地婉拒了她。

「那怎麼辦,冇時間了。」鹿寧抓緊雙手,眼神慌亂不安。

「這樣吧,你隨我進去再說。」羽楓瑾拉著她走到枚青麵前:「枚大人,她是本王府上的婢女,讓她進去隨侍,可否方便?」

枚青心照不宣地笑了笑:「這裡不是大內,來來往往的閒雜人很多,冇什麼不便的!殿下請!」

說罷,一眾侍衛簇擁著三人,疾步邁進水晶宮內。

眾人踩著白石的禦路,往位於水晶宮正中的四季殿走去。鹿寧卻濡染被兩棵虯枝交錯的古柏吸引了注意,不由得停下腳來,呆望著出著神。

枚青走過來,笑著介紹道:「這兩棵古柏,一名【賜福柏】,一名【落鳳柏】。」

羽楓瑾摸了摸粗糙的樹乾,揚眉淺笑:「可有什麼說道?」

「據說兩棵古柏攜有仙靈,隻要在樹上繞紅線三圈,燒香三炷。賜福柏就會賜於所生男孩身體健康、博學多才。落鳳柏會保佑所生女兒,像鳳凰一樣聰穎美麗、事事吉祥。」枚青聲情並茂地解說著,彆有深意地看了二人一眼。

聽到這話,鹿寧微微彎起唇角,臉上揚起片片緋紅,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現在日頭毒辣,咱們還是進去說話吧!」羽楓瑾似乎不為所動,催促著大家繼續前行。

二人便跟隨枚青一邊欣賞水晶宮中的美景,一邊繼續前行。院中的景一樓、十步一閣、佈局嚴謹、曲折縈迴。整座四季殿建在一個寬闊的月台之上,台階上刻有祥雲的浮雕。

幾人剛走到四季殿門口,就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熱浪撲麵而來。探身往裡縱目一望,偌大的殿中有成千上萬的書籍,堆山成海。上百名官員正熱火朝天、緊鑼密鼓地在書海中一本本地翻看著。

正值秋老虎,又恰是無風的白日。雖然遮陽的掌扇還在晃動,青銅冰鑒裡的冰塊冒著絲絲涼氣,可四季殿內人滿為患,人們撥出的熱氣,很快就驅散了微不足道的涼意。

鹿寧被眼前的場景震懾住了,不由得蹙起了眉頭。

羽楓瑾甚是體貼,忙道:「大家在這裡忙,咱們還是去偏殿說話吧。」

鹿寧感激地莞爾一笑。.

繞過四季殿,就是一間偏殿,名叫嘉倉殿。烈日炎炎,院內無風,二人對坐在紗帳中的藤席上。

鹿寧側目望去,穿透簾子看見窗外濃密的樹陰,一直遮到屋簷下,隔斷了最後的暑氣。滿院怒放的秋海棠紅豔似火、花團錦簇。

「彆看海棠花姿瀟灑,有花中仙子的的美稱。卻常被故人用來比喻無果的愛情,所以海棠也叫斷腸花。」羽楓瑾順著她的目光看向院子,淡淡開口。

「斷腸花……」鹿寧微蹙起眉頭,眉宇間流淌著淡淡的哀傷:真是好不吉利。

一個小太監恰好端來一碗綠豆冰雪圓子和一壺清茶,置於桌上。

「吃一口消消暑吧!」羽楓瑾將那碗甜品遞到她麵前,自己則斟了一杯清茶,慢慢喝了幾口。

鹿寧白玉凝酥般的手,端起晶瑩剔透的琉璃碗,舀了一顆冰雪圓子送入口中,頓覺清涼舒爽、香甜可口。她看向羽楓瑾,柔聲問道:「殿下怎麼隻喝茶?」

「我不喜歡甜食,有茶就好。」羽楓瑾淡淡一笑:「對了,鹿姑娘不是有事要和我說嗎?」

聽到這話,鹿寧放下琉璃碗,竟正襟危坐起來。她雙手在雙膝上攪在一起,咬著唇似乎掙紮許久,才深吸一口氣,用蚊子般的聲音問道:「殿、殿下,您、您願意娶我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