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樹桃花半縷香(二)

「納命來!」就在三人正自得意,以為反敗為勝時,托托突然竄起身來,高舉著金釘狼牙棒向三人砸去。

這一舉動讓所有人猝不及防。三人還冇反應過來危險的到來,隻是目瞪口呆地看著碩大的狼牙棒照著自己腦袋落下。幸虧一旁的慕容先生眼疾手快,他立刻抽出腰間鐵尺用力一揮。隻見三道銀光乍現,隨即三根銀針齊發,正中托托小腿。

他腳下一軟整個人向一旁栽下去,狼牙棒從三人麵前劃過,將麵前碩大的檀木八仙桌一劈兩半。杯盤碎裂的聲音,讓三人如夢方醒,立刻警覺地站起身來湊到一處,呈防禦狀態。

「老頭兒,你乾嘛打俺!」托托掙紮了幾下無法起身,忍不住氣急敗壞地質問著。

「混賬!」慕容先生收起鐵尺,怒斥道:「他們不過說了幾句渾話,你就要動手殺人!是想引起江湖大亂嗎?」

「這幾個混球兒竟敢說小鹿的壞話!俺是她兄長,得替她教訓一下他們!」托托瞪著銅鈴般的雙目,憤憤不平地大嚷著。

「是你們先出言不遜的!怎敢惡人先告狀!」三人當中唯有會武功的高明膽子大些,卻也能聽出他聲音有些發顫。其他兩個人都縮在他身後,早已嚇得丟了三魂七魄。

慕容先生起身向三人拱手一揖:「托托自小和少幫主一起長大,感情深厚,聽不得彆人說少幫主的半個不字!讓幾位受驚了,真是過意不去!以防更糟糕的事再發生,今日就這樣吧!這頓酒席算在馬幫頭上,就算給幾位陪不是了!」。

他的態度誠懇,讓人也不好再拒絕。而且畢竟自己有錯在先,加上托托這個不講理的催命鬼在此,三個人不敢多耽擱立刻逃走。托托因為腿部中了銀針不良於行,慕容先生隻好找拉埃幾個強壯的兄弟將他抬回去。

鹿寧卻獨自一人留了下來。一桌酒席已毀,她從地上拿了半壇殘酒,走到窗邊透氣。仰望蒼穹,疏星在夜幕裡凝結不動,冷月照著街上稀稀落落的夜歸人。

她仰頭喝了一大口酒,心中鬱結難消: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冇有想象中那麼強大。他們不過說了幾句有關翊王的戲言,卻還是戳痛了自己。原來「敢愛敢恨」四個字隻是說得容易,做起來難。而所謂的「瀟灑」也不過是做給彆人看的。在外麵表現得越瀟灑,獨自療傷的時候就會越難受。

正自傷感時,背後忽然傳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在門口陡然停住。看來是吵鬨聲驚動了這裡的人,所以纔過來檢視。

「彆擔心,打壞的東西我會賠償的。」鹿寧倚著窗子,頭也不回地說道。

「怎麼,相親的對象不滿意嗎,怎會大打出手?」一個溫潤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鹿寧全身一僵——這個聲音她在熟悉不過了!可現在她最不想見到的人,正是他!

「發生了一點意外罷了。驚擾了殿下,真是抱歉。」鹿寧緩緩轉過身,故作平靜地寒暄著。視線始終停留在他的衣襬上,不敢去看那雙看似溫柔實則清冷的眸子。

羽楓瑾卻走到跟前,抬起她的臉龐,柔聲道:「你不是酒量一向很好嗎,怎麼今日卻醉了?」

鹿寧躲過他的手,抱著酒罈喝了一大口,輕聲笑道:「如此良辰美景,還有三位公子相伴。自然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聊得如此開心,怎麼還弄得滿屋狼藉?」羽楓瑾微微勾起唇角,毫不客氣地拆穿她。

鹿寧不服輸地昂起鼻尖:「因為爭風吃醋而大打出手的事,在瀟湘彆館也不少見吧。何必大驚小怪!」

羽楓瑾見她臉色不好,忙轉過話題:「聽說你在江湖上招親,可是真的?」

「鬨得滿城風雨,還能有假嗎。」鹿寧臉上表情,平靜得像一汪死水。

「那三

個人一看就不懷好意,你果真要挑選這樣的人做未來夫婿嗎?」羽楓瑾不知怎麼了,看到鹿寧和其他男子在一起談笑風生,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這是我們馬幫的事,就不勞殿下費心了!」鹿寧繃著臉,聲音冷冰冰的,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姿態。

羽楓瑾眉峰一挑,沉聲道:「本王和馬幫是一條船上的,馬幫的事本王自然有權過問!」

「可這是我的私事!殿下未免管得太寬了!」鹿寧轉頭望住他,雙眼中滿是憤懣。

「這樣的江湖招親,明擺就是兩方勢力的聯姻,既然你們馬幫與本王已先結盟。為了安全考慮,你未來的夫婿也必須通過本王的考覈方可!」羽楓瑾語聲低啞,臉色陰沉,已隱有怒意。

濃濃的火氣湧上胸口,鹿寧賭氣般說道:「那好啊!殿下覺得誰可靠,我立馬嫁給他!」

「婚姻大事又不是兒戲,怎能如此草率?依我看,還是從長計議比較穩妥。」羽楓瑾驀地臉色一沉,唇角微微有些抽搐。

「選秀在即,我一定要有婚約在身才能躲過!既然這些人殿下都不滿意,那不如殿下娶我好了!還是說,殿下希望我入宮去服侍皇上,為你的將來開疆擴土、衝鋒陷陣?」鹿寧心頭一酸,語氣裡帶著一絲狼狽的刻薄。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羽楓瑾垂下眼眸,神色有些懊惱。

「那你是什麼意思?」鹿寧的情緒有些失控,變得咄咄逼人。

羽楓瑾皺眉望著她,緘默不語,眼神卻有些受傷。

「罷了,我醉了,該回去了。」鹿寧錯開目光,轉身往門口走。她承認自己冇種,每次都寧可自己敗下陣來,也不忍看他難過。

「鹿姑娘。」二人擦身而過時,羽楓瑾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忍不住問道:「你是因為和我賭氣,才舉辦這場江湖招親的嗎?」

「殿下誤會了,我雖然年輕,卻冇那麼幼稚。」鹿寧抽回自己的胳膊,目不斜視地說道:「還有,我也是要出嫁的人了,既然殿下無意娶我,我們私下裡還是不要見了,省得被人說三道四。我倒是無所謂,馬幫不能因為我受到牽連!」

羽楓瑾驀地身子一僵,眼中閃過一絲痛楚,心中湧起一些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的複雜情緒。看著鹿寧憤然離去的背影,他很想說些什麼將她留住,卻還是任那些話爛在了肚子裡。

鹿寧離開了許久,他仍舊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一個人影從外麵走來。他驀地一怔:「你怎麼來了?」

-------------------------------------

江湖招親正式開始比試的這一日,是個鑠石流金、天高晝永的酷熱天氣。白雲依傍著晴空,院落裡綠葉成蔭,枝丫縱橫交錯。池塘中瀰漫著荷花的清香,消退了一些悶熱的暑氣。

議事堂內,青銅冰鑒冒著絲絲涼氣。每位賓客的身旁都放著一盆冰鎮的水果和一壺涼茶。

假幫主依舊居中而坐,雖然天氣炎熱,卻不妨她啃著油膩膩的雞腿。為了消暑,她將船一樣大的腳,放在冰水裡浸泡著。

眼前這幅畫麵,自然讓人愉悅不起來。可大家還是硬著頭皮留了下來。

經過了一上午的文試,候選人又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人剛好可以坐滿整個議事堂。看上去似乎是離結局越來越近了,可鹿寧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和隻負責撐場麵的假幫主不同,她這個看上去無關緊要的閒人,卻要在暗中挑選自己滿意的夫婿。有一些她實在瞧不過去的,已經讓慕容先生利用第一關,將他們全部淘汰出局了。可剩下的這些人,她一想到要與其成親,還是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你冇事兒吧?怎麼臉色這麼難堪?」慕容

先生見她神色有異,忙關切地問道。

「冇什麼。」鹿寧歎了口氣,輕聲道:「隻是一看到眼前這些人,就突然覺得入宮似乎也冇那麼可怕了!冇準兒我做不了妃子隻能當個丫鬟,那熬過二能出宮了。總好過和自己不喜歡的人過一輩子要劃算!」

慕容先生輕搖羽扇,笑著安撫道:「船到橋頭自然直,先彆泄氣得那麼早嘛!說不定往後有驚喜呢!」

「還有一位求親者申請加入!」就在二人說話時,門外陡然傳來蘇丙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循聲望去,隻見一位細腰窄臀、身量頗高的白衣男子,器宇軒昂地邁進門來。隻可惜他臉上帶著一個金色的麵具,所以無法看出他的長相如何。

「這位公子!」鹿寧站起身來一拱手:「你來晚了!招親比試昨天已經開始了——」

「不晚!」慕容先生突然起身插口:「來者皆是客!公子請上座!」

蒙麵公子一拱手,在眾人的注視下闊步走進來落座,從始至終一句話也冇說。他身後跟著十多位家丁,抬著十多個披紅掛綵的大箱子已站在門外。

從天而降的求親者,莫名其妙地加入戰局,免不了引得其他人竊竊私語。

「師傅,他是你安排的殺手鐧嗎?」鹿寧湊到慕容先生身旁,小聲詢問著。

慕容先生用羽扇擋著嘴,低聲道:「我也不認識這個人,不過多一個求親者,你不就多一個選擇嗎?」

「這、這不合規矩吧?」鹿寧看出大家的不滿,麵子上有些掛不住。

話音剛落,隻聽得「咣噹」一聲,假幫主手中的雞腿掉在地上。她一雙眼直勾勾盯著來者,癡癡道:「好一個美男子啊!我喜歡!」

鹿寧大吃一驚,忙問道:「他可是帶著麵具呢,可你都看得出來?」

假幫主用手趕緊擦了擦嘴上的油,嘿嘿傻笑道:「彆說他擋著臉!我就是聞著味兒,就能辨彆出他是帥哥!而且,憑我女人的知覺,這位美男子不但容貌非凡,也一定能一路闖關到最後!」

鹿寧被她的話驚得目瞪口呆,找不到理由讚同,自然也找不到理由反駁。

不過,假幫主看人的眼光果然非同小可。下午的比武中,蒙麵男子僅憑一杆長槍,就將所有競爭者殺個片甲不留。尤其是那一招漂亮瀟灑的回馬槍,竟讓所有競爭者都拍手叫絕,甚至忘了是在比武招親。

鹿寧看著蒙麵男子的一招一式,卻陷入了深思:「這個人……感覺好熟悉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