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二十章 天各兩端儘相忘(二)

「少幫主莫急!」許道澄又喝了一口茶,目光看向窗外的遠方,繼續說道:..

「師傅!」

幾個人正說話間,一陣清脆朗朗的聲音傳來。眾人循聲望去,一個麵如冠玉、唇紅齒白的年輕和尚,揹著竹簍輕盈地走了過來。

年輕和尚走近眾人,向覺遠方丈一揖,朗聲道:「師傅,此次入宮講經所需的經文已備好,如果冇有其他吩咐,我這便下山去了!」

覺遠方丈慈愛地看著他,輕聲道:「去吧,天要黑了,路上小心些!」

年輕和尚合掌一揖,剛要轉身離開,許道澄卻突然攔下他,不客氣地上下打量著他,眼裡閃過一絲可怕的光亮。

年輕和尚被對方的目光嚇得一怔,不由得攥緊手中的佛珠,連連念著「阿彌陀佛」。

覺遠方丈也覺得蹊蹺,連忙為二人介紹:「這位是老衲的入門大弟子,法號——淨空!淨空,這位道長日後便是你的師弟,法號就叫——道濟吧!」

「阿彌陀佛!道濟師弟!」淨空雙手合十,向許道澄恭敬一揖。

「淨空、淨空……」許道澄一邊眯著眼打量他,一邊唸唸有詞。突然之間,他仰頭放聲大笑:「可笑、真可笑!隻怕你到頭來是六根不淨、萬事皆空啊!」

悟禪、悟真聽到有人羞辱他們的師兄,禁不住怒罵道:「臭道士,說什麼呢!再敢羞辱我們師兄,我們就將你趕出去!」

許道澄也不辯解,隻是意味深長地看向覺遠方丈,目光既像惋惜又像是在提醒。

覺遠方丈緘口不語,心下暗暗思索:這個許道士雖然平日裡瘋瘋癲癲的,卻是個道行高深的人,他的預言無一不準,他對淨空的這番言論必有緣故。

覺遠方丈平日裡最是關愛淨空,但仍不慌不忙,淡淡問向許道澄:「道濟,可是淨空命中有劫?」

許道澄歎息著笑道:「是緣也是劫!」

「可有破解之法?」覺遠大師追問道。

「破不了!他命中註定有此劫,乃是劫數難逃啊!」許道澄緩緩搖了搖頭,神色哀傷。

覺遠方丈沉吟許久,才無奈地歎道:「也罷,既如此,便不強求!」

淨空不解地看著二人,恭敬地問道:「方丈、道濟師弟,此話是何意?莫非淨空有哪裡做的不對嗎?」

許道澄搖了搖頭,微笑道:「不必細問,一切皆是命也、數也!」

「淨空……」覺遠方丈出聲打斷他,和藹地說道:「你下山去吧!」

淨空縱然心中存疑,卻冇有再追問,拜彆了方丈和三位師弟,轉身下山去了。

許道澄凝望著淨空漸行漸遠的背影,暗自歎道:去吧,去吧!這座山、這座廟,怕是你再也回不來了!

-------------------------------------

「道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鹿寧再次打斷了他的話。

許道澄一瞬不瞬地盯著她,彆有深意地說道:「此人和少幫主關係密切。正因為他這一次下山入宮,纔會惹來後麵的諸多事端,這是淨空的劫,也是少幫主和螢妃娘孃的劫。」

鹿寧摸了摸脖子上的佛珠,心裡像灌了鉛一般沉,她似乎猜到了這位淨空和尚的身份。同時也明白了,為何螢妃要留給自己這一顆佛珠。

「道長方纔說,如果我聽完故事,或許就會改變心意,這究竟是什麼意思?」鹿寧心裡明明惴惴不安,卻又忍不住想知道更多。

許道澄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吐出口:「少幫主莫急,且聽貧道慢慢說來!」

-----------------------------------

--

朝看水東流,暮看日西墜。春去秋來,愁上心頭。山中層巒疊嶂,一個身形瘦弱的女子艱難地盤山而上,一直走到蘭若寺門前才停下來喘口氣。

她懷中抱著一個紅被子,裡麵小小的嬰孩正在熟睡。她低頭看了眼女嬰,遲疑了一下,還是咬了咬牙,將女嬰輕放在廟門外的台階上。

她擔心女嬰太晚被髮現會被野獸叼走,便用儘全身力氣拍著廟門,急促又突兀的響聲引著悟真和悟禪前來開門,女子聽到腳步聲立刻躲了起來。

「咦?怎麼冇人?是誰在惡作劇嗎?」悟禪看著空無一人的山路,撓了撓圓圓的腦袋。

「阿彌陀佛,一個被遺棄的孩子!」悟真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嬰孩,一把將其抱起,打開被子看了一下才鬆口氣:「一個女嬰,還在睡著。」

「哎,明明是太平盛世,卻連一個嬰兒都容不下,這是什麼世道!」悟禪搖了搖頭,緩緩關上了廟門。

山上又歸平靜,女子才從樹後走出來,她依依不捨地望向廟門,便頭也不回地跑下山去。

「師傅、師傅!門外放著一個女嬰!」悟真抱著孩子奔向覺遠方丈的禪房,喊叫聲吸引來寺內眾僧的矚目。

覺遠方丈打開門從悟真懷中小心接過嬰孩,女嬰應該是剛出生還未睜眼,長得瘦瘦小小的,脖子上纏著一段紅繩,上麵還墜著一顆佛珠,與覺遠方丈手中的佛珠極為相似。可同樣的佛珠,淨空和尚也有一串。

「師傅,這是……」悟真、悟禪看到佛珠,不由得大驚失色。

覺遠方丈歎了口氣:「孩子啊,你本不該出現在這世上!可既然你來了,老衲就要保你平安……」說罷,他抱著孩子抬步往寺院外走去。

悟禪和悟真相視一怔,連忙追上去:「師傅,您這是要去哪兒啊?」

覺遠方丈平靜地說道:「咱們這裡是和尚廟,留不得女嬰,老衲將她送到農戶家去,讓她像其他孩子一樣健康長大。」

-------------------------------------

「那個孩子……就是我?淨空就是我爹?」鹿寧一雙無光的眼睛看著他,嘴角有些微微抽搐。

「冇錯。」許道澄點了點頭。

鹿寧的身世之謎終於有了答案。

-------------------------------------

秋風淒清,秋月明朗。堆滿落葉的街道上,許道澄濟抱著一個空酒罈,晃晃悠地穿梭在人潮人海之中,隻覺得悠然自得、十分愜意。

走了一會兒,到一個茶館前,他突然停下腳步,聽到裡麵傳出說書聲和陣陣笑聲,便提步要往裡進。

正此時,有人在當街高呼一聲:「十字街又要斬犯人嘍,大家快去看啊!」

這一聲過後,街上的行人紛紛調轉方向奔向十字街。就連茶館中的茶客,也扔下茶碗向十字街跑去。

店小二見此情形,趕忙出門挽留,正撞見搖頭晃腦、麵紅耳赤的許道澄。

他嘴裡含混不清地嘟囔著:「不過殺個人而已,有什麼好看的!」

小二見眾人喚不回,隻有一個和尚-進門,隻得陪笑道:「這位高僧有所不知,這可不是斬殺普通犯人,這是在滅門啊!吏部尚書白義山、戶部尚書鳳丹陽、刑部尚書張元美,因為反對新帝登基,全族上下幾千人均被滅族啊!每日都有人被推到十字街斬首,整整兩年了,十字街的地都被鮮血染紅了!」

許道澄打了個酒嗝,嚷道:「好!今日你把他滅門,明日他再把你滅族!這仇啊,積壓得越深,往後的日子就越不好過!」

隨即,他從懷中掏出一

個銀錠子,放在小兒的手中:「今兒這茶館我包了,叫先生繼續說書!」

小二看到銀子眼裡頓閃光亮,立刻打了個千兒:「有請貴客一位!茶博士上茶!說書先生也說起來!」

許道澄一直在茶館裡呆到夕陽落山,才醉醺醺一搖一晃地走出門來。此時的他已醉得不省人事,顯然不知蘭若寺正在經曆一場大劫: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在山路上響起,震得漫山飛鳥紛紛離巢。十幾名金甲衛騎著快馬疾馳上山,在蘭若寺門前齊齊勒馬停下。

金甲衛們飛身下馬,紛紛抽刀出鞘。領頭的張亨使了個眼色,幾個官兵橫刀守在門口,又有幾人粗暴地踹開廟門,一窩蜂地闖進去瞬間將寺院團團圍住。聽到響動聲,寺廟中的和尚匆忙跑出來,見到對方身上穿著金盔金甲,雖心中覺得蹊蹺,卻無人敢上前詢問。

「可曾有人送來一個女嬰?」時年不過十六七歲的張亨,卻出落得一身土匪的氣焰。

眾僧麵麵相覷,既冇人點頭也冇人搖頭。

張亨二話不說,向左右一揮手:「將他們給我拿下!」

話音剛落,金甲衛們衝過來,三兩下就將全部和尚控製起來,並將他們綁住雙手捆在一處,在四周堆滿柴火、澆上了烈酒。

一個年輕的官兵,舉著火把走過來正欲點火,卻被張亨喝止:「等等!還有人冇回來!」

他抽刀出鞘,抵住一名小僧的喉嚨,冷聲質問道:「你們方丈呢?」

小僧驚悚地搖搖頭,說不出一句話來。

張亨氣得罵道:「媽的!還是晚來一步,讓他給逃了!不管了,先將這些人給老子點了!」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門外傳來一個不緊不慢的聲音。

張亨循聲轉頭看去,一個法相莊嚴的老和尚,正麵無懼色地站在門外。

張亨繃著臉,大聲問道:「你是這廟裡的方丈?」

覺遠方丈單手立掌施禮,容色平靜:「不錯,正是老衲!」

眾僧見到方丈歸來,立刻哭天搶地地向他求救。

覺遠方丈卻平靜地說道:「你們要找的人是老衲,這些小僧是無辜的,還是將他們放了吧!」

張亨不耐煩地罵道:「你可知道我們是誰?竟敢和我們討價還價!」

覺遠方丈淡淡一笑,說道:「老衲雖然隔絕紅塵,卻也不是不解俗世。堂堂金甲衛,老衲怎會不知!」

張亨得意地笑了笑:「你知道就好,也省了我許多麻煩!我且問你,是否有人送來一名女嬰?」

覺遠方丈略一沉吟,說道:「確有一名女嬰,被放在寺院門口。」

張亨立刻追問道:「那女嬰呢?快點交出來!」

覺遠方丈接著緩緩開口:「這裡是和尚廟,留不得女嬰。老衲已將她放在城門口,或許此時已經被人抱走了。」

張亨即刻勃然大怒,他手腕一抖,大刀已架在方丈的頸上:「少給我耍花招!若不將女嬰交出來,我就將這些禿驢當著你的麵都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