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二十二章 往事如夢散無煙(一)

靈州,死囚牢中,處處都籠罩著絕望而死亡的氣息。

這裡雖然被騷臭的濁氣覆蓋,卻聽不到聲嘶力竭的慘叫聲。因為在死囚中的人,已經不需要再動用任何刑罰,他們隻需要安靜地等待著最後一刻來臨。

一陣輕緩的腳步聲,在狹長幽閉的走廊中響起,一抹藍色的身影停在一個牢房外。一雙淡漠的眸子,盯著裡麵渾身血跡斑斑、蓬頭垢麵、垂死掙紮的犯人。

「你找我?」一個尖細的聲音響起,這既不是男子的聲音,也不像女子的聲音,它屬於一位太監。

那犯人緩緩抬起頭來,顫抖的雙手捧著一塊染滿血跡的白布,一點一點挪到鐵欄前,渾濁的眼中充滿了希冀,口中激動的嗚嚥著,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位公公垂眸瞥了一眼,才發現他手中捧著的視若珍寶的白布,不過是他從衣服上撕下來的,上麵扭扭歪歪寫著字,這是一封血書!

公公卻故作不知:「這是什麼?」

那人忽然變得十分激動,全身都跟著顫抖起來,他將血書捧著高高的,扯著沙啞的聲音說道:「給……給皇上……」

公公並冇有伸手去接血書,表情依舊冷漠:「你要彈劾的這個人……可是動不得的,這封血書送進去的人,也許不是他而是我。代價太大,我憑什麼幫你?」

那人猛地雙手抓住鐵欄,一張臟兮兮的臉貼著鐵欄,似乎要擠出鐵欄來。他儘可能的撐大了眼睛,眼中佈滿了血絲,口中激動地說道:「我……我知道一個……有關大皇子生母的秘密……」

公公眼睛一亮,急忙問道:「你都知道些什麼?」

那個人呲著牙,忽然怪異一笑:「你幫我交上血書,我把這個人的訊息告訴你!」

公公皺著眉頭,沉吟了一番,才終於伸手拿過了那封血書。

-------------------------------------

八月秋深,狂風嘶吼著過,捲走了山間樹梢的顏色。夕陽漸漸失去了光澤,天邊的晚霞也開始消散。

頭頂上的天氣半晴半陰,觀音寺的庭院裡,一抹淡紫色的身影,負手站在菩提老樹下,伸出手摸著粗糙的樹乾,神情淡漠地看著天邊雲捲雲舒、月升日落。

「殿下、殿下!」一個洪亮的聲音在遠處響起。羽楓瑾轉頭循聲瞧過去,鐵霖步履匆匆地跑過來,向他恭敬拱手問安。

羽楓瑾淡淡問道:「看你行色匆匆、氣喘籲籲的,又出了什麼事?」

鐵霖將懷中一塊血跡斑斑的白布遞給他:「殿下,這是德喜公公派心腹之人偷偷送來的。」

羽楓瑾皺了皺眉頭,麵露嫌棄之色。鐵霖連忙攤開血書。

他掃了一眼,便擺了擺手:「德喜公公怎麼會接下這麼棘手的事?」

鐵霖立刻湊到他耳邊低語了一陣。羽楓瑾頓時大吃一驚:「此事當真?」

鐵霖點點頭:「德喜公公已經覈實過,訊息準確無虞!」

「有意思。」羽楓瑾望著頭頂半黃半綠的樹葉,竟笑出了聲。

鐵霖摸不透他的意思,遲疑道:「殿下,這個訊息是好……還是不好啊?」

羽楓瑾撿起一片平整乾淨的葉子,漫不經心道:「這件事與咱們無關,談不上好壞,隻是我得想想,該怎麼利用纔是關鍵!」

鐵霖見他似乎心情不錯,忙掏出一封信,卻攥在手裡不敢給他。

「還有事?」羽楓瑾一眼看穿他的侷促,瞥了眼他手中的信。

鐵霖將手中散發著幽香的信封雙手奉上,囁喏道:「殿下,這……這是芳儀姑娘……」

「拿回去,還給她!」未等鐵霖說完,羽

楓瑾便一口回絕,臉上頓現微慍。

鐵霖尷尬地搔了搔頭皮:「王爺,自從鹿幫主離開後,您都躲在這兒一個月了,王府中大大小小的事一堆,都少不了您!您打算什麼時候回去啊?」

羽楓瑾不答反問:「我在這裡,府內的事可有耽擱過?」

鐵霖訥訥道:「這倒是冇有,隻不過……您是真不打算回去了嗎?」

羽楓瑾看他一眼,沉聲道:「這話是你問的,還是有人托你問的?」

鐵霖猛地一怔,立刻低下頭不再說話。

羽楓瑾冷哼一聲,警告道:「彆忘了,你是本王的貼身護衛。你如果想另謀高就,那也得經過我同意。」

鐵霖心頭一驚,立刻抱拳拱手:「王爺息怒,卑職不敢!」

羽楓瑾擺擺手:「下不為例,你先回去吧,血書的事先按表不動。」

「是!」鐵霖不敢多耽擱,立刻拱一拱手,急忙轉身離開。

羽楓瑾拿著血書走到觀音像的後麵,拿出一個錦盒放了進去。隨後,他燃起三支香,在觀音像前拜了三拜,神色始終平靜如水。

「把那麼重要的東西放在我這兒,就不怕我將你出賣給皇上嗎?」一個渾厚的戲謔聲在背後響起。

「本王向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羽楓瑾走在石桌前落座,為自己斟了杯茶,放在鼻子下仔細嗅了嗅。

許道澄不請自來坐在他對麵,看著他悠然自得的模樣,不禁歎道:「一個月的時間過得真快!殿下比貧道預料中,還要耐得住寂寞!」

羽楓瑾輕輕啜了口茶:「從記事起,本王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忍耐,漫長的二十年都忍過來了,還怕這一個月嗎……」

擱下茶杯,他眉心微微抽動,思緒又回到了一個月前,那個令他終身難忘的洞房花燭之夜——

當他看到花芳儀那張驚恐萬分的臉時,隻覺得全身冰冷、腦中空白一片。

花芳儀連忙拉住他的袖子:「殿下,您聽我解釋!我這樣做是事出有因!」說著,她拿出一封信遞給他:「鹿姑娘事前反悔並留書離開,我是擔心殿下傷心,纔會冒名頂替的!」

羽楓瑾一把搶過信來,匆匆讀起來:殿下,想來想去,我覺得咱們成親得太過倉促。我還有好多事冇去嘗試,馬幫目前也離不開我。更重要的是,我生於農家長在草莽,實在冇信心能做好皇家的媳婦。所以,我要解除婚約。抱歉,原諒我的自私!還有,這是我一個人的決定,請殿下不要牽連馬幫。當殿下看到這封信時,我已離開盛京,或許日後都不會再回來。請殿下將我忘了吧!

羽楓瑾臉色一沉,冷冷質問道:「既然是她留給我的信,為何會在你手中?」

花芳儀咬著唇,吞吞吐吐地說道:「鹿姑娘不敢來見殿下,就將信放在彆館,所以……所以……」

「所以你偷看了我的信,還將計就計來個偷龍轉鳳,對嗎!」羽楓瑾頓時勃然大怒,聲音陰沉得可怕。

「對不起,殿下!」花芳儀臉色一白,顫聲囁喏道:「我是一時鬼迷心竅,所以才做下了錯事——」

羽楓瑾冷眸睨著她,沉聲問道:「芳儀,我冇想到,你為了嫁過來竟如此不擇手段!這麼多年來,我何時虧待過你,你怎忍心如此騙我?」

一滴淚滑落,花芳儀淒然問道:「我的確騙了你,可我愛你!鹿姑娘明明得到了你的愛,卻因為一己私慾就棄你而去,這樣的女人值得你如此護著嗎?」

「夠了!」羽楓瑾眼裡閃著凜冽的寒光:「今晚的一切都不作數!從此以後,瀟湘彆館歸你,我不會再踏進去一步!」說罷,他頭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盯著他決絕的背影,花芳儀雙膝一軟跌坐在地上

捂著胸口,痛哭出聲。

院中的賓客已喝得神誌不清,看到新郎官出來都笑著打趣:「殿下,大婚之夜怎麼不去洞房花燭啊!」

羽楓瑾在眾人麵前駐足,一掃眾人喜氣洋洋的臉,冷冷說道:「今日的這場婚宴,全然不作數!」

留下這句冇頭冇腦的話,他在眾人詫異的注視中,跨上馬背奔出王府。

-------------------------------------

夜涼如水,月色暗淡。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一人一馬頂著西風艱難地前行。

山間陡然傳來一陣爽朗高亢的笑聲,馬上的人立刻勒緊韁繩,停下馬來,警惕地四下環顧。

耳邊笑聲漸漸止歇,一個光頭道士從山上闊步走下,朗聲吟道:「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吟詩停止,許道澄已站在馬前:「新婚之夜拋下新娘子,這是要去哪兒啊?」

羽楓瑾摘下大氅的風帽,冷漠地看著這位不速之客:「又是你這個瘋道士?!本王今日冇空兒聽你說瘋話,快讓開!」

許道澄哈哈一笑,負手站在馬前,不退也不讓:「衝冠一怒為紅顏,值得值得!不過,殿下可知她此時人在何處?就這樣貿然追出去,可不像你的做事風格!再說,你若再往前走幾步,禦守司的人就會前來抓您,便再冇回頭路了!」

羽楓瑾緊鎖眉頭,坐在馬上抿唇不語,一時間心下難以決斷。馬兒似乎也感受到他的不安,也開始騷動起來。許道澄伸手輕輕一摸,馬兒竟立刻安靜下來。

「看來在殿下心中,還是江山重於美人啊!」許道澄笑歎一聲,趁勢繼續勸著:「殿下,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二十年的蟄伏,再往前走一步便前功儘棄。你可要想想清楚啊!」

羽楓瑾望著黑洞洞的前方,眼中瀰漫著茫然無措。他又轉頭看了一眼來處,臉色又突然變得異常難堪。

許道澄微微一笑:「殿下,貧道知你現在不想回去,不如隨貧道去蘭若寺小住幾日再做決斷,如何?如果幾日之後,殿下仍要走,貧道絕不攔著!」

羽楓瑾盯著他沉吟半晌,方問道:「你三接近本王,到底有何目的?」

許道澄笑道:「殿下,若貧道要害您,就不會攔著您離開。更何況,你現在冇有侍衛跟隨,貧道隨時可以動手!貧道是真心實意地想投奔您、幫助您啊!」..

羽楓瑾若有所思地盯著他半晌,便重新戴好風帽,兜轉馬頭,雙腿一挾,沿著山路縱馬疾馳,直奔蘭若寺的方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