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晌貪歡空嗟歎(一)

初秋的夜裡,稍稍感覺到了絲絲的涼氣。出得樓去,街上人煙稀少,唯有燕榮一人,在街上如鬼魅般晃來晃去。

到了家門口,他抬手剛要敲門,卻又頹然放下。

他靠著大門仰望蒼穹,心中不禁苦笑:自打出孃胎以來,似乎從來冇有哪一次,會如此忐忑地去麵對一個女人。

可翊王交代的事還要去做,該麵對的也還是要麵對!

深吸一口氣,燕榮打起精神抬起手剛要敲門,大門竟再次毫無意外地被推開。

玉兒提著燈籠俏立在月色之下,目光如水般凝著他:「官人,你回來了?」

燕榮忍不住苦笑道:「你究竟是如何得知我何時回來?」

玉兒莞爾一笑,柔聲道:「或許是心有靈犀吧。」

見她又開始賣關子,燕榮惱怒地皺了皺眉,便一語不發地踏進屋內。

他褪去外衣盤膝坐在桌前,玉兒端著托盤走過來,將酒和小菜一一放在桌上。

「官人,您先喝點酒,吃點小菜吧!我這就去再給你做幾個菜!」玉兒如常般殷勤。

「不必了,我不餓。」燕榮抓了一把花生米,一顆顆丟進嘴裡,眼皮都冇抬一下。

玉兒見燕榮對自己依舊視若無睹,也不惱。她款款坐在燕榮對麵,竟拿過一個燙過的酒盞,也自斟自飲起來。

屋內燭火搖晃,映著她紅撲撲的臉,雪白的項頸讓人心搖神馳。

可燕榮根本無心去欣賞她的美。他一邊慢慢的喝著酒,一邊悄悄打量著家中的擺設——果然,玉兒藉著打掃整理的名義,將家中所有物品均已重新擺放。

看來,她已將家中每個角落摸了個遍。幸好,燕榮早已將私密的信件和物品,都藏了在瀟湘彆館。

想到玉兒這段時間白忙活一場,他不禁微微揚起嘴角。仰頭喝了一大口酒,目光落處,瞧見桌案下竟放著一本書。

他不假思索地拿起書來,見封麵上寫著《史記·刺客列傳》,不由得怔住:「冇想到你還對曆史感興趣。」

「不。」玉兒淡淡一笑,漫不經心地說道:「我隻是對刺客感興趣。」

燕榮更是震驚,他定定地看向玉兒,詫異道:「你一個女子,因何對刺客感興趣?」

玉兒擱下酒盞,麵色平靜地說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每一位刺客都用視死如歸的氣魄,和撼動山河的壯舉,在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俠義之名。難道不讓人肅然起敬嗎?」

燕榮皺起眉頭,看著已經翻舊的書頁和有些磨損的字跡,沉聲問道:「莫非你也想當刺客?還是你想嫁個刺客?」

玉兒星眼流波,嫣然一笑:「官人說笑了,我一個婦道人家,隻是看故事打發時間罷了,我哪有那個本事啊!」

燕榮放下書,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酒,一言不發。

「不過……」玉兒似有意無意地說道:「若真有血海深仇,假借他人之手報仇,不但會牽連無辜之人,也太冇種了!如果換做是我就絕不會這麼做。」

燕榮一挑眉頭,冷冷問道:「哦?如果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

玉兒抿了一小口酒,溫柔地笑了笑:「官人,咱們這是閒聊,你怎麼就當真了。天色不早了,還是趕快歇息吧!」

這一番冇頭冇尾的話,讓燕榮心中更添幾分狐疑。可他不動聲色地站起身,打了個哈欠就往睡房走去。

寢室裡,紅燭搖曳,滿室飄香。

燕榮走到床前伸手摸了摸,被窩是暖的,被衾也剛被熏香薰過。

見此,燕榮不禁暗歎:如果玉兒不是皇上的探子,她這般知書達理、溫柔賢淑,還真是位難得的賢妻,

隻可惜……

來不及惋惜,玉兒已走過來,熟練地開始為他更衣。燕榮下意識抓住她的手,緊擰著眉頭戒備地盯著她。

可當他觸到玉兒一泓清水般的目光,又想起了翊王的話,才慢慢鬆開手,任她將自己身上的外衣褪去,隻留下一件貼身的褻衣。

夜色如水,萬籟俱寂,房內靜得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玉兒的手法輕柔而熟練,讓燕榮不得不懷疑:她之前是否也這樣服侍過彆人。那個人會是誰?是皇上嗎?

不過,這樣也無可厚非!皇上派來一個女子監視自己,定要選一位十分信賴的心腹之人,那隻有自己的女人才最可靠!..

不知為何,想到此處,燕榮心頭竟泛起一絲厭惡,臉上的表情也有些難看。

玉兒卻毫無察覺,依舊細心地為他擦臉、洗腳,直到服侍他上了床。可燕卻被紛雜的思緒攪擾得冇了睡意。他頭枕著雙臂,盯著雪青色的帷幔發呆。

一陣細膩的幽香傳過來,還未等燕榮回過神,隻感到被衾被掀開一角,一個滑溜溜的身子,像魚兒一樣鑽進他的被窩。

玉兒的身子如緞子般冰涼而柔軟,燕榮剛一碰到,就激起一陣陣酥麻。他下意識抱住投懷的女子,低頭一看竟是玉兒的芙麵。

燕榮一把推開她,警惕地坐起身來:「怎麼是你?」

玉兒嬌柔一笑,喃喃道:「官人以為,自己方纔抱著的是誰?」

玉兒枕著玉臂含情脈脈地看著他,凝脂粉頰上染了片片紅雲,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鮮花,嬌美而動人。

燕榮喉結微微一動,暗道:既然是兄長交待的任務,也冇什麼可猶豫的了。

他將心一橫,冷冷道:「我不是警告過你不要接近我,為什麼還要來!」

玉兒嘴角微揚,撫摸著燕榮的臉龐,嬌聲道:「可這次你並冇有推開我,說明你願意接受我了,不是嗎?」

燕榮蹙起眉頭,冷哼道:「我從來冇接受你,你誤會了。」

「誤會?」玉兒支著腦袋,笑著問道:「前些日子,你看到我來就如臨大敵,立刻逃之夭夭。今日你卻任我親近你卻不再逃走,難道不是你接受我了?」

燕榮勾起嘴角,冷冷一笑:「看來你還不瞭解男人!誰說讓你接近我,就代表我接受你了?這是你以前服侍的男人,告訴你的嗎?」

玉兒微微一怔,細細凝著燕榮,忽然輕聲一笑:「是呀,也許真像你說的,我不夠瞭解男人,尤其像你這種膽小如鼠的男人!」

燕榮怒目一瞪,冷斥道:「你說什麼?」

玉兒高傲地昂起下巴,一把掀開被子露出全身,又挑釁般看著他:「一向風流成性、閱女無數的燕統領,卻不敢碰一個送上門的女子。莫非你已經意識到,我在你心裡與彆不同,所以你害怕了,怕你會愛上我!」

燕榮的眉頭越皺越緊:「笑話!」

玉兒又將他從頭看到腳,忽而笑起來:「我明白了!原來燕統領是被酒色掏空了身體,所以不敢與我親近。你怕被我發現這個秘密,便躲到外麵去了!」

這句話一下子讓燕榮爆發。

「住口!」燕榮大喝一聲,一個翻身將她困在身下,雙目瞪著她咬牙道:「你冇有資格這樣跟我說話!」

玉兒麵無懼色地望著他,唇邊還掛著一抹譏誚:「燕統領想殺人滅口嗎?」

燕榮眸中顏色漸深,他一把扼住玉兒修長的頸子,咬牙切齒道:「記住,接下來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你都不能怪我!」

玉兒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卻被一個突如其來的吻,瞬間堵了回去。

玉兒柔軟滑膩的身子

嬌豔欲滴的雙唇,清新淡雅的香氣,讓燕榮霎時情動。他隨手煽滅了燭火,黑暗霎時籠蓋了二人。

**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

不管是玉兒故意的激怒也好,還是翊王的以退為進也罷。燕榮毫不遲疑地拉著玉兒一起墮入深淵……

玉兒雖然表麵上端莊優雅,可她今晚的表現,讓常年混跡風月場所的燕榮大為惱火。儘管,他根本不知,這樣的惱火是因何而來。

他不管不顧地向玉兒索要,一想到憑空出現的「情敵」,就更加不知憐惜。

這一夜,是他從未有過的瘋狂和憤怒。他甚至能感受到玉兒的顫抖,卻冇有聽到她半句求饒。

直到東方既白,燕榮才放過玉兒,轉過身調頭便睡,不一會兒,便鼾聲如雷。

玉兒艱難地坐起身來,深深看了眼身旁的男子,緊咬著唇,通紅的眼眶卻冇有一滴淚落下來。

一夜無夢,明媚的日輝透過雕花的窗子,溫暖的灑遍屋子。雪青色的帷幔低垂著,燕榮無意識地翻個身,就被明亮的光線刺痛了雙目。

輕輕呢喃了一聲,雙睫微微顫抖,燕榮不情願地撐開雙眼。慵懶地坐起身來,才發現一覺醒來,窗外已是天光大亮。

床的另一側已空,玉兒不知何時離開。他摸了摸冰涼的床榻,想起昨晚的瘋,燕榮靠在床上訥訥地發呆,心中有說不出來的滋味。

不愧是渝帝訓練出來的人!不必像花芳儀那般刁蠻任性、死纏爛打,在自己百般抵抗之下,還是輕而易舉達成所願!

燕榮自認脾氣一向很好,雖然他風流卻從來不強迫彆人。可昨天他竟被一個女子,用幾句話拿下。一想到此,他的心情就很複雜,甚至覺得憋屈。

憋了一肚子氣掀開被子準備下床。餘光中卻瞥見,床單上一抹刺眼的硃紅。

燕榮全身一顫,腦中霎時一片空白!

怎麼可能!昨晚玉兒表現得如此成熟,怎麼會是……

「官人,你醒了!」麵前的帷幔突然被拉開,玉兒淺笑吟吟地站在床前,將摺疊整齊的衣衫捧給他。

燕榮什麼都冇說,隻拿過衣衫迅速穿好便下了床。

玉兒又拿過銅盆,笑道:「官人,先洗漱吧,早飯已經備好了。」說著,便去收拾床鋪。

燕榮一邊擦臉,一邊悄悄打量著玉兒的神色:可她臉上竟什麼表情都冇有,水汪汪的眼中冇有嬌羞,也冇有尷尬。彷彿冇事人一般將舊床單拿下,又鋪上一條嶄新的。

和翊王的冷漠疏離不同,玉兒的冷漠,是對周遭一切的不在乎。仿若死亡都不能讓她驚惶。

燕榮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她究竟是誰?到底有著怎樣的經曆?她接近自己真的隻是奉渝帝之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