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三十三章 芙蓉脂肉綠雲鬟(二)

羽楓瑾心事重重地走進瀟湘彆館。看著裡麵無比熟悉的陳設,心中卻有一絲悵然:

曾經這裡是他與燕榮一起談笑古今、喝茶對弈的地方。鹿寧也常到這裡,與自己吃著鍋子、喝酒談心。

而如今,這裡空蕩蕩的,獨留下他一人。再無兄弟的陪伴,和愛人的笑顏。他一步一步踱到桌前盤膝坐下,瞪眼瞧著窗外的半輪殘月,正自出神。

一陣風吹開窗戶,深沉的夜色已籠罩大地。桌上還有一杯溫熱的茶水,他卻連端起來喝一口的心情都冇有。

一整晚的狂風大作,天地之間的霧氣更重了。

街上傳來一陣輕不可聞的腳步聲,重重迷霧中走來一個弱不禁風、纖腰削肩的人影,那人背影苗條,看上去像個女子。

她走得很慢很慢,但卻絕不停頓。稀薄的晨光中,隱隱能看到她袖中,藏著一柄閃著寒光的長劍。

她從迷霧中緩緩走出,站定在瀟湘彆館門前。

初日衝破迷霧,照亮萬物,纔看清她的臉:黑紗遮住她的麵容,一雙清水般的眸子中,卻透著一股剛毅和決絕。

她一把推開彆館的朱門,大步邁進去,隨後將門在身後緊緊關好,插上門閂。

空空蕩蕩的大廳內光線昏暗、冷風刺骨。

女子抬眸四顧,隻見一個紫袍玉帶的男子正負手立在窗前。

來者握緊手中的刀,一步一步靠近絲毫冇有防備的男子。儘量掩飾起自己的腳步聲,和絲毫不亂的呼吸聲。

直至她走到男子的背後,袖中銀光一閃,殺氣騰騰的長劍直指他背心。

女子得意地笑了笑,剛要下手,卻聽見一個平靜的聲音響起:「你果然還是來了!本王等很久了!」

女子一怔,不解地問道:「你既然知道我要來殺你,為何不躲起來?」

羽楓瑾始終背對著他,語氣波瀾不驚:「這裡是消遣娛樂的場所,一直打打殺殺的,豈不是壞了氣氛!」

女子冷冷一笑,咬牙道:「那可巧了!我今日就要在這裡殺了你!好壞一壞這裡的氣氛!」

羽楓瑾不慌不忙,緩緩轉過身看著她:「殺人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告訴被殺之人是因何而死?」

女子昂起頭顱,冷道:「你不必知道!」

「那我來猜猜好了!」羽楓瑾倒是絲毫不畏懼,反而漫不經心地分析道:「看你出手狠絕,全身殺氣外露,應該不是受雇於人。如此說來,你和本王有血海深仇,對嗎?」

女子一怔,不可思議地看著他,繼而冷笑道:「翊王好厲害,不但能猜到我會來殺你,還能猜到我因何殺你!既然你如此聰明,不如也猜一猜,我們之間到底是什麼血海深仇?」

羽楓瑾的神色忽然變得凝重:「隻怕這仇恨和你的真實身份有關。而你接近燕榮的目的,就是為了殺我,對嗎?」

女子驚得呆住了,連練後退了幾步,訥訥道:「你、你知道我是誰?」

羽楓瑾淡淡一笑:「我不但知道你是誰,也知道你的真實身份。」

女子的眼神有些慌張,遲疑了一下,喃喃問道:「那……他也知道了?」

「不,他還不知。」羽楓瑾看也冇看那柄緊逼他的鋼刀,徑自走到桌前,撩袍盤膝而坐。

女子一步搶過去,不解地問道:「既然你都猜到了,為何不告訴他?讓他來阻止我,何必要自己冒險?」

羽楓瑾自斟了一杯茶,幽幽說道:「你在燕榮身旁潛伏了這麼久,可他依舊絲毫無傷,這說明你根本不想殺他,而且還對他是甚是上心。既然如此,本王又何必拆穿。」

麵的黑紗,露出她的真容。正是燕榮身邊的白玉玨!

可她此時哪有半分溫婉和孱弱,分明是個殺氣騰騰的女刺客!

她緊皺眉頭,怒道:「你拆穿了我的身份,又不讓人來救援,是真不怕我殺了你嗎?還是你自信地以為,我不敢殺你?」

羽楓瑾輕輕啜口茶,歎息道:「殺與不殺,都在你一念之間!可本王覺得,現在的你與其說心中有恨,不如說更加迷茫。你的族人因本王而死,你因此對本王心生怨恨,從而產生了殺意。不過,你或許更想知道,為何你父親明知道是死路一條,為何還義無反顧地選了這條不歸路!」

「你……你怎麼知道?」玉兒連連後退,滿目驚恐。

羽楓瑾把玩著手中的茶杯,心平氣和地說道:「其實這個答案很簡單,就是信仰!所謂信仰,是一個人哪怕身處絕境、麵臨深淵,也要堅持走下去的理由。這是你父親的信仰,也是他的力量!世上正因為有許多如你父親這般的人,纔會讓我們的文明生生不息地延續下去。可你身為他的女兒卻不懂這些,還真讓人有些意外……」

他口氣雖然平靜隨和,卻用字嚴厲。

玉兒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她緊握刀柄的手微微發抖,忽然厲聲大叫道:「住口!我當然明白父親的心思。可我還是恨你!有那麼多人為了你而死,可你現在在做什麼?開酒樓掙錢?整日裡聽曲兒喝茶、閒雲野鶴、遊手好閒?若那些死去的人,看到你此時的模樣,一定後悔當初的自我犧牲!」

羽楓瑾鼻子裡輕哼一聲:「所以你覺得我現在起兵造反,或者乾脆入宮去行刺,好一了百了?」

玉兒鄙夷地盯著他,昂然道:「如果你真是條漢子,就不該辜負那一腔熱血!即便最後造反失敗了,也好過躲在這裡逍遙快活!你實在下不了手,我可以幫你!」

羽楓瑾扯了扯唇角,盯著她冷笑道:「你能幫我什麼?幫我入宮一刀殺了皇上?你太天真,也太莽撞了!這種頭一熱的行動,隻會讓更多人送命!而冇有意義的死亡是最愚蠢的!」

羽楓瑾的一字一句說得字字戳心,玉兒頓時火冒三丈。

她右手一揮,凝著霜的長劍直指他鼻尖:「混蛋!你怕死,所以就覺得這樣的犧牲毫無意義!我今日就替父親教訓教訓你,用你的鮮血祭典那些枉死的人!」

羽楓瑾不躲也不慌,而是目光深沉地看向她:「玉兒姑娘,你隻看到了眼前,卻看不到未來。而且你的行為和家父根本無法相比。他當初並非是送死,而是種下了一個希望的種子,這粒種子在將來定會開花結果。隻可惜他是看不到了……」

玉兒麵色猙獰,淒然一笑:「二十年了,他死了整整二十年!就算是棵鐵樹也該開花了!殿下說的希望,又在何處?」

羽楓瑾看也不看她一眼,而是冷冷地輕嗤一聲:「二十年聽上去很長,可在曆史的長河中也不過是滄海一粟。有些事要麼不做,要做就必須成功。這樣,纔對得起那些人的犧牲。看來你還是冇有領悟父輩們的慷慨赴死!他們主動送死,不是希望本王做一些無謂的匹夫之勇。而是希望,本王能將他們的信仰延續下去,你明白嗎?」

玉兒臉上的神色連連變換,呆立了許久,她終於緩緩放下了手中的屠刀。

「最後一個問題,你覺得這些話,會說服我不殺你嗎?」

羽楓瑾淡淡一笑,眼中帶著一抹沉思之色:「本王從不會那自己的命開玩笑。你真以為,本王明知道你來殺我,卻絲毫不防備嗎?實不相瞞,你的四周都埋伏了弓弩手,你是傷不了我的!」

「咣噹」一聲,利刃跌落在地。玉兒頹然後退了幾步,淒然道:「看來,我輸了!要殺要剮隨你,我願

賭服輸!」

羽楓瑾瞥她一眼,漫不經心地問道:「殺你作何?你不過是來找本王解惑的,何錯之有?還是快回去吧。今日之事,本王不會和燕榮說的。」

玉兒大吃一驚,連忙抬頭看向他,卻發現他唇邊,掛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鬥大的汗珠從她額頭上冒出來,心裡翻來覆去掂量了半天,才咬著牙問道:「你為何要幫我?」

羽楓瑾輕歎道:「你父親因我而死,我有義務保護他唯一的後人。」

玉兒神色微動,又問道:「那……你究竟是何時知道我真實身份的?」

羽楓瑾忽然抬眸望著窗外,幽幽道:「這二十年來,我一直在暗中查詢當年三位顧命大臣的後人。希望能有朝一日能為他們的父輩沉冤得雪,也能讓他們重振門楣。你的名字就在我的名單之上。」

玉兒眼眶濕潤,咬著牙道:「你若真想補償我們,難道不應該為我們的父輩報仇雪恨嗎?」

「會的,但不是現在。」羽楓瑾表情淡淡的,口氣卻異常堅決。

玉兒踟躕許久才收刀回鞘,冷笑道:「好!既然你有這個態度,那我就等著。等著看花開結果的那一天!」說罷,她轉身往門外走去。

「有句話,本王還要提醒你!」黑暗中忽然傳來,羽楓瑾喜怒莫辨的聲音:「不要去動皇上!這是為了你好,更是為了燕榮好!不要做無畏的犧牲,因為時機未到!」

玉兒站住腳,頓了頓,卻一言不發地推門而去。

-------------------------------------

她前腳趕走,鐵霖就帶著一群手持弓弩的護衛,從彆館中四處走了出來。

「殿下,您冇事吧。」鐵霖命大家點燃了大廳的蠟燭,立刻走過來檢視。

「冇事。」羽楓瑾擺了擺手:「她並非真心要殺我。」

鐵霖遲疑地問道:「那這件事……您真的不打算告訴燕榮了?」

羽楓瑾淡淡一笑:「燕榮他臉上藏不住事兒,一旦知道了這件事,就很難和白玉玨再演下去了。皇上那麼聰明,一定會有所察覺。」

鐵霖讚同地點了點頭:「殿下言之有理。」

羽楓瑾緩緩起身,走到門口,望著天邊的皎月,卻暗暗歎了口氣:鹿寧,你現在究竟在何處?難道,你真的不打算再見我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