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十四章 紈絝子弟黑肚腸

連枝錦 第一卷 鴻雁 第十四章 紈絝子弟黑肚腸

作者:一抹輕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30 13:12:15

暮春三月,微風細細,柳枝斜斜隨風起舞,枝上的柳絮已被風吹得越來越少。

清早起來,街上的人煙稀少,街道兩旁家家門戶緊閉。一陣巨大的馬蹄聲,驚擾了清早難得的寧靜。

一群金盔金甲的侍衛護送著一輛馬車,威風凜凜地停在馬幫莊樓門前。四個守門的壯漢見來者不善,立刻合攏在門前擋住進門之路。

胡來指著對方喝道:“來者何人?”

對方的領頭人昂首走過來,趾高氣昂地問道:“你們幫主呢?劉大人和張大人來了,怎不見她親自出門迎接?”

守門四人麵麵相覷,雖不知對方姓名,可看這架勢便知其身份高貴。

守門的蘇丙走上前去,拱手問道:“不知是哪兩位大人,請報上姓名,我們即刻進去通稟……”

話音還未落,卻聽“啪”的一聲,對方領頭人一抬手給了蘇丙一個嘴巴。打得他莫名其妙、暈頭轉向。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知道我們家大爺的名諱!”對方的態度十分囂張。

蘇丙捂著臉瞪著他,雖然心中有氣,可在不知對方的身份下,不敢輕舉妄動。

他身旁的高要一拱手,賠笑道:“這位官爺,恕我們眼拙冇認出您的身份。所以還請您賜下貴姓,我們也好進去通稟少幫主!要不然,少幫主不知道您的身份再有所怠慢,倒成了我們的不是!”

那侍衛上下打量他一眼,鼻子眼裡輕哼一聲:“嗯,終於有個會說話的。去和你們幫主說,金甲衛指揮使張亨張大人,禮部尚書之子劉容劉大人前來拜訪,讓她趕緊出來相迎,可彆失了禮數!”

聽到張亨和劉容的名字,四人頓時心頭一顫,立刻打起精神誰也不敢怠慢:

守門的範統和高要走上前來為二人打開車門,胡來引著二人前去正廳,蘇丙轉身進去向少幫主鹿寧通稟。

這二位之所以有如此的威懾力,一來是因為他們體內流淌著的皇室血統:

張亨是平陽侯之子,當今聖上的表兄弟;劉容是禮部尚書、國丈劉炳文之子,也就是當今皇後的親弟弟,皇上的小舅子。這樣尊貴的身份,彆說貧民百姓,就算朝中一品大員,也要敬讓二人三分。

二來,是因為張、劉二人是盛京臭名昭著的紈絝子弟。他們仗著皇親國戚的身份,在盛京強取豪奪、欺行霸市、凶侈無賴、膽大妄為……幾乎是無惡不作。

剛開始有受欺負的官員上疏彈劾二人,可每次皇上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從輕處罰,讓二人更加變本加厲、肆無忌憚。

久而久之,知根知底的人都遠離此二人,寧可吃虧也絕不願招惹。朝中百官尚且如此,百姓本就命賤,誰又願意以卵擊石呢!

胡來客氣地讓二人等在正廳,又命人送來了茶水和瓜果點心,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掉了腦袋。不過,二人在屋內纔等了一會兒,就徹底失去了耐心。

張亨舉目四顧,不屑地哼了哼:“都說馬幫是北渝最大的商號,怎麼如此寒酸?待客廳裡連個像樣的紅木傢俱都冇有,更彆提古玩字畫、瓷器花瓶了。”

他身旁的男子三十歲的年紀,下垂的眼角,短小精悍的身材,一口茶色的鬍子甚是紮眼,正是禮部尚書劉炳文之子——劉容。

劉容喝了一口茶又立刻吐了出來,不滿地嘟囔道:“這是什麼茶啊?怎麼這麼難喝,竟不是用雪水煮的!”

他一臉嫌棄地放下茶盞,四下張望了一下,忽然壓低聲音向張亨問道:“張統領,你確定是馬幫的人乾的嗎?”

張亨撚了撚鬍子,冷哼道:“這還能有假?我手下的人追了他們一路,幾次進行截殺,全他媽的被這幫人給宰了!我追查了很久,才查出他們的身份!”

劉容瞄了他一眼,譏諷道:“看來,大名鼎鼎的金甲衛也冇有多厲害啊!我聽說就仨人護送,其中還有一個女的和一個老頭,你派出去那麼多人竟冇攔住!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張亨怒目瞪著他,破口大罵道:“放屁!我的手下個個都是精挑細選的殺手!連禦守司前任指揮使寧遠,都死在這些人的手下。可誰能料到,這些跑江湖的狗雜碎,竟有那麼大的本事!”

劉容沉吟了一下,憂心地說道:“如此看來,他們的確有兩下子!難怪張統領一改往日強硬的做派,竟突然來拉攏他們了!”

說著,將杯中的茶水往門外一潑。門外恰好一抹嫣紅的人影翩然而至,看到奪門而出的茶水便輕盈一躍,恰好落在二人麵前。

看著從天而降的少女,二人頓覺心旌盪漾、喜上眉梢,竟毫不避諱地盯著少女癡看。然後相互交換了個色眯眯的眼神,表情甚是輕佻浪蕩。

少女壓製住滿腔怒火,向二人一拱手,冷道:“在下馬幫少幫主鹿寧!二位大人點名要見我,可是有什麼事?”

聽聞此言,劉容、張亨二人臉上霎時變色——誰也冇想到這個年輕的小姑娘,竟然就是馬幫的話事人。

二人再次肆無忌憚地打量著鹿寧:見她肌膚勝雪、身材婀娜、嬌俏可愛,二人震驚之餘又心照不宣地相視壞笑,心中不由得起了輕浮之意。

恰在此時,隨著一陣地動山搖的腳步聲傳來。見到身姿魁梧、麵目凶煞的托托,扛著一柄百十來斤的金釘狼牙棒,如天神般走進門來,站在鹿寧身旁。

二人立刻收起了戲弄的心,趕緊喝了口茶壓了壓驚。

放下茶杯,張亨率先開口道:“我是金甲衛指揮使張亨,身旁這位是禮部尚書之子劉容,不知道鹿幫主可有耳聞?”

鹿寧徑自走到主位上翩然落座,然後不緊不慢地說道:“在下初入盛京,和朝中的人冇打過什麼交道,對二人的名諱並不熟悉,還望見諒。二位官爺有什麼事,不妨直說!”

張亨揚眼盯著鹿寧,開門見山地問道:“我聽說鹿幫主是護送一名女子來京城的,可有此事?”

鹿寧端起茶杯緩緩喝了一口,心中暗忖道:

不妙!冇想到他們這麼快就查到馬幫的頭上了。不過,見二人如此跋扈大可以派人來馬幫大鬨,卻選擇親自前來問話,想必他們要麼就冇有確鑿的證據,要麼就是和羽楓瑾一樣,想趁機拉攏馬幫。

不過,無論如何,隻要對方冇有拿出有力的證據,她就絕不會承認,不能讓馬幫繼續捲入此事!

她看向二人微微一笑,麵不改色地說道:“入城時,隻有我與師傅、兄長三人。不知大人所說的女子是何人?”

對於這個答案,張亨似乎並不意外,他笑了笑又道:“鹿幫主不必忙於否認,我知道你們也是受人之托,所以不得不替雇主保密!不過這件事情涉及朝廷,容不得外人插手,還希望鹿幫主能夠交出這個女子。我保證不會為難你們!”

鹿寧抬眸看著他,眼裡充滿迷茫和困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女子,會讓二位大人如此煞費苦心地尋找。不過,我們馬幫行走江湖,靠得就是誠實可信的口碑。我說馬幫冇有護送過這樣的女子,二位大人若不信,我也冇有辦法。”

劉容方纔始終一直在旁聽著,並冇有插嘴。此時聽鹿寧這麼一說,立刻火冒三丈,粗聲喝道:“你可彆不識抬舉!今日這事你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你以為我們坐下來和你好好商量是怕你嗎?我們這是給你麵子,你可彆敬酒不吃吃罰酒!小心我們讓你們馬幫吃不了兜著走!”

劉容突如其來的爆發,讓托托霎時火起,他用狼牙棒指著二人,怒吼著:“喂!你和我們少幫主說話注意點,這裡是馬幫不是你的地盤,再敢大呼小叫,俺就讓你嚐嚐金釘狼牙棒的厲害!”

這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虎嘯,嚇得劉容一身冷汗,方纔的氣焰霎時被熄滅,他轉頭看向張亨,想著他是統領千軍的武官,卻不料,張亨此時的臉色也很難看。

“我說鹿幫主,門外可站著數十名金甲衛呢,若真動起手來,你們可不是我們的對手。我是很看中馬幫,纔會坐下來和你商量的。如果你逼我們翻臉,想滅掉一個小小的馬幫,對我來說簡直易如反掌!你可要想清楚了!”

張亨翹起二郎腿也開始放狠話,以此來威懾對方,同時給自己壯膽。

“指揮使能滅掉一個馬幫的分號,這確實不是難事,不過指揮使可要做好會被整個江湖追殺的可能!我勸您還是不要這樣做!”麵對二人一唱一和,一個紅臉一個白臉,鹿寧坐在椅子上穩如泰山,臉上的表情始終波瀾不驚:“至於您方纔說的女子我冇見過!我覺得張大人有必要檢查一下這訊息的來源,看這其中究竟是有人栽贓陷害,還是有什麼誤會。”

說著,她抬手指了指身旁的托托,笑道:“二位大人可彆見怪。我們馬幫的兄弟不比朝中的官員,冇有念過書又從小混跡江湖,脾氣難免火爆了些。要真是雙方一言不合動起手來,我這兄弟若真傷了二位大人,那可就不值當了!”

張亨咬著牙瞪了她半天,忽然獰笑道:“我張亨一向最敬佩江湖中人。不如這樣吧,咱們交個朋友。這次就當鹿幫主給我一個麵子。隻要你交出這個女子。我就保著你們馬幫,在京城一輩子富貴平安!”說完,他向劉容遞了個眼色。

劉容立時接過話頭來,惡狠狠地說道:“鹿幫主,你可得好好想、仔細想,把目前的局勢想個清楚、想個明白!張統領是皇親國戚,手下又統領著京城禁軍。朝中多少人想和他攀上關係,他卻把這個殊榮給了馬幫!和他交朋友隻有好處,冇有壞處。我勸鹿幫主可莫要選錯了方向、站錯了隊啊!”

鹿寧沉吟片刻,隨即黛眉一揚,莞爾道:“承蒙二位大人的厚愛,我替馬幫兄弟謝過二位!”

自以為已拿下鹿寧的二人,即刻滿麵得色地相視一笑。

卻不料,鹿寧突然話鋒一轉,幽幽歎道:“不過,二位的好意我心領了!二位身份高貴,豈是我們這種江湖草莽能攀附得起的!再者,我們馬幫隻想本本分分地做點小生意,並不想參與到朝政之中!還望二位大人見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