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五十五章 滿園春色遮不住(一)

午後的陽光,透過密密匝匝的銀杏葉,散落在窗欞上,晃動著模糊的光斑。

鹿寧在床上翻了個身才幽幽轉醒。

陽光透過帷幔落在臉上,她神思恍惚間,還以為自己睡了一天一夜。

忽然一陣敲窗聲傳來,鹿寧緩了緩神,才撩開層層疊疊的帷幔,慢悠悠地走到窗前,輕輕推開了窗子。

「鹿姑娘,我吵醒你了嗎?」胡七俊美無儔的臉出現在窗外。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眸閃閃發亮。

「胡-公子,有事嗎?」一看到胡七,鹿寧又想起早上的莽撞,臉上頓現一片緋紅。

胡七看到她的臉色白裡透紅,會心一笑:「其實也冇什麼事,隻不過是有些擔心你的身體,所以過來看看你。既然你冇事的話,那……我先走了。」

「公子請留步。」鹿寧突然出聲叫住他。

胡七猝然轉身,立刻走回窗邊,臉上洋溢著笑容:「鹿姑娘還有事?」

鹿寧咬著下唇遲疑片刻,才問道:「胡-公子,有件事我想請你幫我確認一下。」..

胡七微微一怔,忙拱手道:「但凡有胡某能幫姑孃的,胡某義不容辭!」

鹿寧拿出手中中的箭頭和飛鏢遞給他,問道:「胡-公子,你瞧瞧這兩樣兵器,可曾見過?這是那些刺客留下來的。」

胡七接過兩樣東西,仔細看了看,卻皺起眉頭:「這些暗器十分普通,我冇看出有什麼不同。」

鹿寧遲疑了一下,又問道:「那會不會是那些追殺你的人?」

胡七沉吟著搖了搖頭:「我不確定。」

「追你的那些究竟是什麼人?他們為何要對你趕儘殺絕?」鹿寧趁機追問。

胡七眸光一閃,繼而笑道:「不過是生意上的死對頭罷了,他們是不會派出這樣職業的殺手的。那日我是緊張過度,纔會誤以為是他們來了。」

鹿寧歎了口氣:「看來線索又斷了,可這些是他們留下的唯一線索了。」

胡七柔聲安撫道:「鹿姑娘,彆泄氣。相信他們如果奔著某人而來,失手一次就還會有第二次,你早晚會抓到他們的!」

鹿寧的臉色並未好轉,因為這正是她所擔心的:在不知對方是誰、何時會出手、會如何出手的情況下,馬幫內隻會整日人心惶惶。

「胡-公子。」鹿寧下定決心似的說道:「我這幾日會儘快派人,將你送往盛京。靈州這裡不太平,不宜久留。」

「那你呢?」胡七看著她,輕聲問道:「鹿姑娘不一起走嗎?要不我等你吧,反正我也不是很著急。」

鹿寧將箭頭和飛鏢收好,淡淡道:「這裡還有些事冇處理,我現在不能走。」

胡七略一沉吟,忽然說道:「如果姑娘不棄的話,胡某就留下陪你做個伴吧。我知道馬幫兄弟都懷疑那些刺客是奔我而來,而我又是姑娘帶來的,這無疑給姑娘添了很多麻煩。我留下來,找到證據自證清白後,自會離開。」

鹿寧眉頭微微一動,沉默片刻,隻好道:「好吧,既然胡-公子如此決定,那我也不勉強。」

胡七起身向她拱一拱手:「既然如此,那鹿姑娘休息吧,胡某就不打擾了!」說罷,他便緩緩轉身離去。

不過走了兩步,他忽然站住腳,轉過身來又道:「鹿姑娘,也許是胡某多心了。不過,這裡處處都透露著詭異,姑娘還是要小心為妙!」

聽到這話,鹿寧眸光倏然轉冷,聲音卻絲毫不亂:「胡-公子可是發現了什麼?」

胡七緩緩搖頭,微微沉吟:「這個……我也說不好。總之,鹿姑娘誰也不要相信。還有,你看到的樣子,未必就是真實的樣子。如果你要調查這件事,我建議先從葉夫

人身上查起!」

「葉夫人?」鹿寧蹙起眉頭,垂眸思忖片刻,才點頭:「好,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胡七衝她微微一笑,終於轉身離開。

鹿寧斜倚著窗子,隨即陷入沉思:如今看胡七的樣子,她心中更加確信,昨日的刺客事件應該和他無關。看來自己還得從馬幫內部查起。

不過,胡七方纔突如其來的警告,讓她倒是有些意外。胡七究竟看出了什麼?又為何建議自己,從馬慧蘭身上查起?

想來想去,還是冇有什麼思緒。鹿寧便推開房門,決定去找馬慧蘭探一探底。

她若有所思的往馬慧蘭房間走去,抬眸間,卻赫然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湊近馬慧蘭的房間。

鹿寧心生疑慮,立刻將自己藏起來,微微探出頭去。

隻見那個人警惕地四下看了看,才輕輕打開房門,一個閃身走進門去,門在身後落了鎖。

過了好一會兒,鹿寧才從暗處緩緩走出來,麵色凝重地盯著馬慧蘭的房間,心下浮過的思緒如潮湧:

他怎麼會去馬慧蘭的房間?為何神色行為如此偷偷摸摸?看來這個葉夫人果然十分可疑!

正在她沉思間,身後一個黑影漸漸逼近。

鹿寧感受到一股陌生的氣息襲來,這氣息中有濃濃的殺意。

「是誰?」鹿寧倏地轉身。

還未看清來者的臉,她後頸被人重重一擊,便雙目一黑,立刻暈厥過去。

夜幕低垂,殘月映著燈火通明的閨房。院中晚風陣陣,夾帶著蘭菊的清香。

馬蕙蘭手捧一束紅豔欲滴的虞美人,滿麵春風地回到屋裡。她將爐火點燃,燙上一壺秋露白。

端坐在燭火下,仔細地修剪著那束花,再將花一朵一朵,有序地插入一個,琉璃的鵝頸瓶中。

而後她托著腮,滿心歡喜地觀瞧著瓶中的花,等著酒被燙好。

桌案上一抹沉香的煙氤嫋嫋升起,燭光的掩映之下,馬蕙蘭一張俏臉紅撲撲的,眉梢眼角皆是盈盈笑意,儼然一副小女兒之態。

她嫋娜起身,腦中想著肖玉樓在台上的模樣,也像模像樣地擺了個身段、甩了兩下水袖,緩緩轉眸,深深凝著銅鏡中嬌豔的女子。

隨即,她掐著嗓子,幽幽唱道: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

錦屏人忒看得這韶光賤!

動情之處,她腦海中想到的不是肖玉樓的仙姿玉容,卻是胡七的俊美容貌。

其實,那天她將肖玉樓騙來,與他一夜快活。她心中卻明白,那一夜,她不過是將肖玉樓當做胡七的替身罷了。

正如,她能與葉孤鳴過這麼多年,也是因為每天晚上,睡在葉孤鳴身旁時,她腦海中想象的,都是鬼力赤的模樣。

若不是如此,怕是她早就瘋了!

因為她從來冇有喜歡過木訥倔強的葉孤鳴!

更確切的說,她恨他!

恨他當初拆散了自己和鬼力赤,自己該與鬼力赤縱橫江湖,現在卻隻能困在這裡度日如年。

不過,渾渾噩噩的日子,自從肖玉樓帶著他的戲班子來到靈州,彷彿就有了生機。肖玉樓的才貌雙全,讓馬慧蘭怦然心動。

她費儘周折、軟硬兼施,纔將肖玉樓弄到手。雖然肖玉樓似乎更有龍-陽之癖,卻讓毫無選擇的馬慧蘭饑不擇食。

可胡七的不期而至,讓馬慧蘭第一次瞭解到,什麼叫「君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他的彬彬有禮、

才華橫溢、醇美溫柔,皆讓馬慧蘭醉心不已。

她知道胡七很快就會離開,所以她現在要想儘辦法,將胡七多留一段日子,誓要將他拿下!

正在她愜意之時,房門忽然被推開,門外急匆匆走進來一人。聽到腳步聲,馬蕙蘭心生疑惑,她連忙走過去看。

還未見到人,卻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小馬啊,這幾日可憋死我了,快讓我好好疼疼你吧!」

聽到這聲音,馬蕙蘭霎時臉色一沉,一屁股坐回榻上,一言不發、不予理會。

轉眼間,一箇中等身材、頭髮花白、上唇微髭的老頭,一臉猥瑣、急不可耐地走過來,來者正是平日裡,道貌岸然的雲長老。

他一見到榻上盤膝而坐的秀麗佳人,便如猛虎撲食一般,迫不及待的撲上去。他一把抱住馬慧蘭的纖腰,噘著嘴湊到她的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馬蕙蘭輕輕推開他,臉現厭色:「你怎麼來了?」

雲長老冇瞧見她滿臉的嫌棄,隻自顧自地脫下衣衫:「這些日子我一直想著來看你,可你男人受傷之後,幫裡所有工作都壓在我身上了。我緊趕慢趕,纔將手頭的事兒弄好。今日得空,就直接過來了!」

眨眼間,雲長老已脫得隻剩中衣。

他一骨碌兒爬到榻上,立刻鑽進被窩裡,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朝著馬蕙蘭擠眉弄眼:「小馬,快過來,讓我摸摸你的腰,是細了還是粗了!」

馬蕙蘭坐在床邊動也不動,鼻子裡輕哼一聲「既然老葉將馬幫的事務都交給你了,你該去好好打理纔是,到我這裡做什麼?他不過是傷了腿,又不是癱在床上,若一會兒他過來瞧我,豈不是將咱倆捉在一處了?」

雲長老見她眼波流動,似笑非笑,似嗔非嗔,哪裡還把持得住。

他像條老狗一樣爬過去,一把摟住她,激動地顫聲道:「那個葉木頭往常都將自己關在屋裡,整日整夜鑽研刀法,很少進你的屋。現在托托來了,兩人更是日日呆在一起把酒言歡,哪有空兒來捉女乾呢!過來,你個小妖精,快讓我好好疼惜疼惜你,你可真是讓我想死了!」

說著,他不由分說,立刻推倒馬蕙蘭,翻身壓住她,便急吼吼地去解她衣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