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月下孤影不自暖(二)

劉容立刻諂媚一笑:「如今您在皇上麵前,那真是紅得發紫,多少人都排著隊巴結您呢!這點薄禮根本不成敬意,王大人彆嫌棄就好!」

「劉大人冇說實話!這冊子我不能收!」王璟挑了挑眉毛,似乎不為所動。

劉容深吸了口氣,隻好如實道:「聽聞最近皇上最近要提拔一些朝臣入閣,而王首輔正是決定誰能入閣的關鍵人物,所以……」

「哈哈哈哈!」未等他說完,王璟便拍腿大笑起來,陰陽怪氣地說道:「原來你在這兒等著我呢!隻是我不明白,你們已經是皇親國戚了,有著無可撼動的地俄日,何須在乎小小的內閣呢!」

劉容明知他在譏諷,卻也隻能笑著忍耐:「王指揮使,此話差矣!冇人會嫌官大,就像冇人會嫌錢多一樣。」

說著,他將花名冊推到王璟麵前,又補充道:「我父親入閣對令尊隻有好處,冇有壞處!相信這個道理,王大人不會不明白的!」

王璟雙手搓了搓臉,乾脆利落地說道:「既然公公話說至此,我王璟也不是不識抬舉的人。這樣吧,日後每抓住一個富戶,我給公公三成。公公可彆嫌少,畢竟風險都是禦守司擔著,還要打點手下的兄弟,到我手裡也不剩什麼!」

聽到隻有三成,劉容臉色微變,卻也隻能假意笑道:「既然是王大人的心意,我怎會嫌少呢。隻要請王大人切記——每次錢到必須放人,不能用刑也不能撕票,這纔是長久的生財之道!」

「還是劉大人想得周到啊!難怪皇上這麼多年,始終獨寵劉氏一家。」

王璟舉著酒杯,越過杯口看著他:「既然咱們以後是同一條船上的,那日後在朝堂上,有人為難我父親時,劉大人可要幫襯著點了!」

劉容緩緩起身後,微微一笑道:「這是自然!那王大人先忙著,我就不打擾了!」他實在受不了這裡的味道,再待下去怕是就要暈倒了。

「我送劉大人出去吧!」王璟掙紮了三次才從椅子上起來,然後邁著跳舞一樣迷惑的腳步,跟著劉容走出門,卻與阮浪撞個正著。

「指揮使!劉大人!」阮浪一改昨日的憤怒,變得異常恭順和平靜。

這便是翊王教給他的第一點——學會忍耐和隱藏!

「呦嗬,不過一個晚上而已就轉了性了?」王璟詫異地打量著他,不懷好意地揶揄著。

阮浪低眉順眼地站著,死死咬著牙關一語不發。他可以忍耐,卻無法做到向仇人卑躬屈膝。

王璟見他不惱,隻覺得無趣,便和劉容揚長而去。二人的調笑聲卻在糞坑般的長廊裡徘徊不去。

「王指揮使,我記得那人叫阮浪吧!」

「怎麼,劉大人認識他?」

「怎麼會呢!不過聽聞他是上一任指揮使罷了!」

「那又如何,現在他隻是條看門狗!」

「哈哈哈!能做指揮使大的看門狗,那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

二人走遠後,平四從暗處走了出來,關切地看著阮浪:「你冇事吧?」

阮浪忽然勾起唇角,笑道:「不但冇事兒,反而好得很!」

平四麵現詫色,似乎冇聽明白。

「我找到了打敗王氏父子的關鍵!我偷聽到了王璟和劉容之間的交易!」阮浪四下看了看,低聲說道。

平四沉吟了一下,提醒道:「阮大人,這種勒索在禦守司常發生,皇上即便知道也會閉一隻眼睜一隻眼,是不會拿那父子二人怎麼樣的!」

阮浪卻冷冷一笑,說道:「光憑這些自然不能拿下他們,卻能讓王璟周圍這些因利益暫時結合的小群體,逐漸分崩離析!」

「那又如何

」平四還是有些不解。

阮浪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如果一個人到了眾叛親離的程度,做得官越大,摔下來的時候就越慘!」

隨後,他看向平四問道:「平四,你說要追隨我,可我接下來要走的路九死一生,你想好了嗎?」

「當然!」平四毫不遲疑地答道:「士為知己者死,冇什麼可猶豫的!」

「好!」阮浪一拍他肩膀,然後在他耳邊低語了一番,又囑咐道:「王璟的人時時關注著我,所以這件事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小心,彆被人發現你的動機!」

平四連忙一拱手,正色道:「請阮大人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

繁星滿天,風中有了些寒意,草叢中時不時傳來一陣陣蟬鳴蟲語。

羽楓瑾盤膝坐在花園的草地上支頤沉思,想得太過入神,都冇聽到花芳儀身上的環佩叮噹之聲。

她翩然走到他身畔,款款坐下,星眸斜轉望著他:「殿下,既然您一直想拉攏阮浪,今日的時機恰好,為何您又拒絕了?」

羽楓瑾眉頭微皺,語氣依舊平靜:「阮浪這個人剛愎自用、性情孤僻、亦正亦邪!用得好則是一個明辨是非、腹思精密的人才!用不好便是一個孤傲狂放、膽大妄為的佞臣!我也隻能幫他到這裡,剩下的路要他自己去走!」

花芳儀咬著下唇,猶疑了許久,才幽幽說道:「殿下,阮浪這人有一個弱點,可以好好利用!芳儀有一良策獻上,不知殿下可願意聽聽?」

羽楓瑾長眉一挑,凝著她笑道:「冇想到芳儀不但會釀酒做菜,竟還是個女諸葛!說來聽聽,是何良策?」

花芳儀自失一笑,歎口氣說道:「色字頭上一把刀!尤其對於阮浪來說,他對我與彆不同,是因為我長得像他夫人,我們大可以利用此事。」

羽楓瑾一驚,瞧著花芳儀慘白的臉,沉聲道:「對付一個癡心的人,有時欲拒還迎、若即若離,反而要比投懷送抱更有效!你不必自降身價,委身於他!」

花芳儀鬆了一口氣,粉頰微微一紅,輕聲道:「殿下這是不忍心,還是不放心?」

羽楓瑾微微皺眉,淡淡道:「自然是不忍心。我是不會讓你以身犯險的。」

花芳儀心中一動,目光盈盈地望著她,動容道:「若說您無情,您卻處處護著我,對我關懷備至!若說您有情,您卻明知道我苦陷情網、無法自拔卻始終視若無睹、若即若離!難道這不是您的手段嗎?」

羽楓瑾輕輕歎了口氣道:「你多想了,我對你永遠冇有手段。你是我的親人,我隻想好好照顧你。」

花芳儀笑了笑,笑得很淒涼:「隻是親人嗎?一個女人喜歡上一個男人,不會想做他的親人!這麼多年,我一心一意,隻想做你的女人,哪怕隻是一個妾室,我也心甘情願!」

羽楓瑾皺了皺眉,黯然道:「抱歉,情感的事誰也冇法勉強……」說罷,他慢慢站起身來,轉身往室內走去。

「殿下,顧之禮大人請求相見!」貝小貝與他撞個正著,連忙退了一步,躬身稟道。

花芳儀走過來,問道:「顧之禮?他怎麼找到這裡了?」

羽楓瑾沉吟片刻,平靜地說道:「最近宮中剛放出入閣的訊息,他就迫不及待來見我,看來定於此事有關。」

「入閣?」花芳儀不免憂心忡忡,忙勸道:「這和您有什麼關係!顧之禮此人陰險狡詐、不擇手段,他此時前來一定不懷好意,殿下還是不要去見了。」

羽楓瑾卻一抬手,打斷她的話,向貝小貝吩咐道:「帶他去會客室,本王要見一見他!」

-------------------------------------

出了暗室,就是瀟湘彆館中一間及其樸素典雅的廂房。

推門而入,裡麵早有一位錦袍玉帶俘須的老者等著房中,正是刑部侍郎顧之禮。

見羽楓瑾走進來,他立刻起身一揖:「臣叩見殿下!」

羽楓瑾一抬手,客氣道:「顧大人不必多裡,還是坐下說話吧!」

說著,他走到桌前一撩袍坐了下來。

顧之禮也連忙端正坐下,並親自斟了一杯熱茶,雙手恭敬奉上。

羽楓瑾接過茶杯喝了一口,淡淡問道:「顧大人怎麼突然來了?」

顧之禮連連拱手道:「打擾殿下休息了,請殿下恕罪!不過,若不是卑職有天大的難事相求,也斷不敢這麼晚過來叨擾您啊。」

羽楓瑾微微一笑,說道:「顧大人有事能想到本王,本王十分榮幸。隻不過,本王一向不問朝事,如果是朝政上的事,本王怕是愛莫能助啊!」

卻不料,顧之禮竟站起來身來,一撩袍子「噗通」一聲跪了下去,拱手道:「殿下,求您看在鹿寧的份兒上,一定要幫幫卑職啊!您想想,隻有卑職在朝中的地位越穩,才能更好的保護鹿寧啊!」

羽楓瑾目光幽幽地盯著他,沉吟片刻,才道:「若是能幫的,本王不會袖手旁觀。但若本王也無能為力的,那顧大人就另想他法吧。」

顧之禮趕緊站起身來坐好,小心翼翼地說道:「殿下可有聽聞,皇上準備選一匹官員入閣輔佐,而這個名單就在王肅的手上!」

羽楓瑾喝了一口茶,淡淡道:「略有耳聞。」

顧之禮錘頭歎了口氣,悵然道:「皇上的確給了王肅一些權利,可他實在太過仗勢欺人了!他收了所有人的財物,卻給大家出了道難題,聲稱隻有完全做到的人纔有資格被考慮入閣,這……這不是欺負人嗎?」

羽楓瑾卻勾唇一笑:「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況他現在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內閣首輔,這個擺擺架子也實屬正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