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六十八章 浴血崢嶸能屈伸(二)

燕榮用所有人都聽得見的聲音說道:「聽聞藍鈺在邊疆又立了戰功,皇上剛剛對他大嘉封賞。阮浪畢竟曾是藍將軍的親戚,你這樣對待阮浪,若被皇上知道了,可是要不高興了!更何況,藍鈺可不是個善茬,他若知道你對阮浪下死手,說不準又該殺回來了!」

說著,他向王璟拱手拜彆,便跳上馬背揚長而去。

王璟站在原地,臉上的神色連連變幻。

他對阮浪恨之入骨,恨不得將其折磨致死。可藍鈺手中紫玉鞭的滋味,他每每一想起,身上每一道已經癒合的傷,就開始隱隱作痛。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王璟,也不得不承認——他對藍鈺打心眼兒裡懼怕!

「平四。」王璟強做鎮定地吩咐著:「既然事情都搞清楚了,把阮浪放了吧!」

「是!」平四大喜過望,立刻轉身奔進門去。

他健步如飛地走在詔獄肮臟惡臭的長廊上,沿著越來越腥臭的味道,和漸漸濃鬱的死亡氣息,纔到了阮浪的牢房前。

這裡堪稱詔獄的地獄:被關著罪大惡極,永不會被赦免的人!

隻要被關進這裡,等著他們的除了無窮無儘的刑罰折磨,就是在饑寒交迫之中慢慢等死。

死在這裡的人,連屍骨都不會有人來收。就會把新的犯人關進去,讓他們與白骨為伴。不過,這算是幸運的。

有時,運氣不好的犯人被關進來時,同囚的是一具正在腐爛的身軀。

「阮大人!你自由了!」平四打開上了七八鎖的牢房,踢開一塊塊早已鈣化的白骨,纔在一片惡臭的稻草上找到了瀕死的阮浪。

他抓著阮浪的兩條胳膊,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搭,轉身往外走去,口中還不忘唸叨:「阮大人,你再撐一撐!我立刻去請京城最好的大夫!」

「我……我自由了嗎?」阮浪張了張乾裂的雙唇,發出沙啞的聲音。

「冇錯。是燕統領及時前來救了您!」平四如實說道。

「怎、怎麼會?王璟怎麼會放過我?」阮浪入墮夢中,覺得有些不真實。

「他想讓你死,可他更怕藍將軍手中的紫玉鞭!就不敢再為難你!」平四說得咬牙切齒。

「原來……是夫人在天之靈,救了我……」阮浪說完這句又暈了過去。

平四帶著他走出詔獄,送上一輛馬車,車伕剛要離開,阮浪突然又驚醒過來。

他拉著平四的胳膊,用急迫又乾澀的聲音說道:「王肅就要回來了!我們必須儘快破壞他們的聯盟!一旦他們重新結盟,王璟將不再懼怕藍鈺!我們……都冇有活路了!」

阮浪彆這一口氣說完這些話,就徹底昏死過去。

「你放心吧,阮大人!我知道該怎麼做!」平四跳上馬車,直奔家而去。

-------------------------------------

天地間,泛起的薄薄寒煙,繚繞在紫微城。路邊的梧桐,已是枯黃衰老之像。

平四在禮部尚書府門前下馬,向守門人報上姓名。很快,便有小廝出門引著他進門。

等平四捧著一本冊子走進大廳時,劉容顯然已等候多時,堆笑的臉上,隱隱有一絲不耐煩。

平四一拱手,畢恭畢敬地解釋道:「劉大人,今日本該前來的衙役突然身體不適,所以我給您送來了!」

劉容端坐在上位上,裝模作樣地喝了口茶,將茶盞遞給一旁的小廝,才從平四手中拿過冊子。

他一邊翻著冊子,一邊淡淡道:「知道你們禦守司忙,下次來不及送來,我就派小廝去取,也不必那麼麻煩!」

話音剛落,劉容立刻雙眼圓撐,

緩緩站起身子,渾濁的雙眸染上一抹怒色。

身旁的小廝小心問道:「少爺,可有什麼不對嗎?」

劉容看著平四,強忍怒氣問道:「怎麼這個月的錢和賬本上的對不上啊!似乎少了一半!」

平四腦中過了一遍阮浪的話,便打起了官腔:「我們指揮使說,雖然劉大人獻上富戶的花名冊有功,可畢竟出力的是禦守司。承擔風險的也是我們,劉大人這是空手套白狼,所以就委屈您一下了。」

劉容怒目瞪視著平四,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當初我們可是說好了,他七我三,如今我卻僅剩一成。王大人這樣做,不太講究吧!」

平四笑了笑,不以為意地說道:「劉大人,以現在王大人在朝中的地位,從指縫裡露出的富貴都比這個多。實不相瞞,王大人也是念在劉大人雖然身為皇親國戚,可財路並不廣,才勉為其難答應下來的。說白了,他這是在為您斂財,好讓您積累點養老錢。我勸您還是見好就收吧!」

劉容臉上肉微微跳了跳,咬牙道:「好一個見好就收啊!難為王大人如今風光無限,還能為我著想啊!」

平四微微一笑,向他躬身一揖:「劉大人知道我們指揮使的苦心便好。禦守司還有事要忙,小的就不打擾了!」

「慢走不送。」劉容當著平四的麵,將賬簿和銀子都丟在一旁,坐在太師椅上喝茶,再無來時的客氣與體麵。

而小廝將平四送出門時,也冇了方纔的好臉色。

不過平四好不放在心上——這就是他想要達到的效果!

離開劉容府邸,他跳上馬背又奔向這條街的另一頭。

這裡人聲鼎沸、車馬往來、紅綢招展,與整條街的肅靜顯得格格不入。

仔細一看,才知道,正是雙喜公公在喬遷新居。忙裡忙外的奴仆、前來賀喜的賓客、裝滿賀禮的馬車,將這條街道圍堵得水泄不通。

平四撥開人群走到門前,向守門人報上姓名。家中管家立刻將他引進門去。

即便雙喜公公是皇上身邊的紅人,卻也不能在禦守司的麵前擺架子,這點道理,他手下的仆人不會不懂。

穿過一座精緻如畫的大花園,就來到雙喜公公風雅工整的書房。今日他穿著一身喜慶的紅袍,上麵用金線繡著蝙蝠和青鬆。腰間一條綴滿瑪瑙的腰帶,將他肥圓的肚子勒成上下兩截。

他坐在一張紫檀的太師椅上,白胖的臉上帶著淡淡笑意。與以往在渝帝身旁的卑躬屈膝不同,今日的他接受著眾人的拜賀和祝福,宛如天子臨朝。

「恭喜公公,喬遷新居!」平四走上前去,恭恭敬敬施一禮,然後奉上一個卷軸,說道:「禦守司今日來公事繁忙,王大人脫不開身,特地命小的來送上賀禮!」

「禦守司給皇上辦事,指揮使日理萬機還不忘咱家,這是咱家的榮幸。」

雙喜公公向一旁的小廝使了個眼色,小廝立刻將卷軸呈了過來。

看著雙喜公公慢慢展開卷軸,平四不忘囑咐了一句:「知道公公喜歡收藏名人字畫,這是王大人特地命人親筆寫的,希望公公笑納。」

「勞煩指揮使大人還記得老奴的喜好了。」雙喜公公臉上難掩得意,緩緩展開了卷軸,看到上麵寫著「清風明月」四個字,字體蒼勁有力,絕對算得上是上乘之作!

雙喜公公微微一笑,似乎是很滿意。

目光微微下移,看到落款的印章竟是【夏雲卿】。雙喜公公臉色驟變。‘"

他和尚卷軸,再看向平四的眼神有些冷意:「這是夏雲卿的墨寶?」

平四挑了挑眉,唇角浮出洋洋得意的笑容:「王大人他說,您對夏大人的墨寶一直求而不得,他家中有很

多,便特地送來一幅!」

雙喜公公瞳孔驀地收縮,扯出一絲勉強的笑容:「那勞煩大人,替老奴向王大人轉達我的謝意了!」

「公公客氣了!衙門裡還有公事要處理,那卑職就不打擾了。」平四向他拱一拱手,便轉身離開。

待平四剛剛離開,雙喜公公立刻斂起笑容,拿起剪刀將那副卷軸剪成兩半,再剪兩半……一直剪成雪花般的碎片,一把將其灑到空中。

平四即便出了門,仍能感受到一股怒氣從整座宅邸騰起。他誌得意滿地跨上馬背,不等小廝前來相送,就揚鞭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不得不說,平四這一招擾亂了整個慶典。在他離開之後,雙喜公公就謝絕了前來道喜的賓客。

他獨自一個人看著滿地的碎布,胸膛氣得一起一伏。

仆人們嚇得跪了一地,戰戰兢兢地撿起地上的碎布,誰也不敢抬頭看他,更不敢說多一個字。

還是老管家壯著膽子問道:「老爺,這幅字是有什麼問題嗎?」

雙喜公公的臉上由青變黑,又由黑變白,深深吸了口氣,才娓娓道來:

北渝有兩位知名的書法家,一位是有「濃墨宰相」美譽的前任首輔大人——夏雲卿。一位是有「淡墨探花」美譽的通政使司——枚青。

幾年前,雙喜公公在京城買了套宅子,一時高興便大擺宴席,邀請眾朝臣前去參觀。

位高權重的掌印太監喬遷新居,前來送禮的人自然是絡繹不絕!可一向獨來獨往的夏雲卿卻始終不聞不問、冇有任何表示。

雙喜公公心有不快,卻也不敢得罪首輔。想要緩和二人的關係,也想給夏首輔一個台階下,便親自送去一副空白的卷軸,向夏雲卿求得墨寶,聲稱要掛在正堂之上,讓來往的客人都來瞻仰。

夏雲卿冇有拒絕,竟直接收下了卷軸,這讓雙喜公公大喜過望。

正在他翹首期盼時,夏雲卿很快命人將那捲軸送了回來。

雙喜公公滿心歡喜,連忙叫來了手下數十名小太監,一起前來瞻仰濃墨宰相的墨寶。

大家滿懷期待地展開卷軸,卻發現裡麵竟冇有一個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