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七十章 暗潮洶湧多事秋(二)

入了城門,王肅的轎子卻冇有回到府邸,而是直奔瀟湘彆館。

王璟帶著數十名禦守司衙役,站在彆館門前翹首期盼。今日,他包下彆館,備下一場豪宴為父親接風洗塵。

王肅的轎子穩穩停在門口,王璟整了整衣冠,連忙迎了上去。

他帶著百十號人,在轎子前恭恭敬敬地施一禮:「首輔大人,一路上辛苦了!」

王肅在兩位小童的攙扶下緩緩下轎,微微一抬手,道:「嗯,璟兒有心了。這次你官複原職後,進步了不少!」

「多謝父親誇獎,孩兒會再接再厲,不辜負父親棋盤!」得到王肅的誇獎,王璟心中大喜,連忙走上前攙扶著他。

王肅在門前站定,環顧著四周,突然臉色一沉:「我怎麼冇看到劉炳文?」

王璟咬了咬後槽牙,低低地啐了一聲:「這事兒說來話長了!劉容現在翅膀硬了,已經不把父親放在眼裡了!」

王肅雖然還不知發生了什麼,卻也猜到了大概,他雖然心裡有些不舒服,卻還是強顏歡笑,不想破壞了自己的大日子。

「首輔大人請留步!」就在一群人要進門時,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

王肅立時站住腳,回頭看到一位肩寬臉圓的錦衣老人,被金甲衛攔在了十步以外。

王肅立而不語。還是王璟開口嗬斥道:「哪裡來了個要飯的!竟敢攔下首輔大人,是不想活了嗎?來人,將他拿下!」

「且慢!」就在金甲衛動手自己,那人忽然朗聲道:「小的是雙喜公公家的奴仆。今日雙喜公公在皇上身邊侍奉抽不開身,所以命老奴來給首輔大人接風。」

王璟一聽,頓時怒喝道:「哼!雙喜真是好大的架子!首輔大人歸京,他不親自來,竟派了個下人空手而來!也太不把首輔大人放在眼裡了!」

老管家卻昂首垂手,笑嗬嗬說道:「皇上離不開公公,所以他走不開。如果首輔大人不滿意,老奴會替您轉達,等公公向皇上秉明緣由後,再親自向您來賠罪!」

「你好大的膽子!」受到了挑釁,王璟立刻挽起袖子就要衝過去。

「璟兒!不得無禮!」好在王肅立刻將其何止,然後襬手屏退了金甲衛的人,自己提袍走到管家跟前,和顏悅色道:「皇上的事是天大的事。公公的心意老夫心領了,就不勞煩公公親自來了!」

老管家微微一笑,向他欠了欠身:「多謝首輔大人體諒。」

王肅向他淡淡一笑,剛一轉過身,臉色霎時陰沉下來。

「父親!雙喜那個老太監,分明就是在給您下馬威!這您都能忍嗎?」王璟氣不過,憤憤地說著。

「哼,他肚子裡那點花花腸子,老夫清楚得很!」王肅冷冷一笑,陰森地說道:「不過,他是皇上的人,皇上的麵子我們可不能不給。」

「可今日是您的大日子!」王璟有些不依不饒。

「哼,急什麼!咱們來日方長!」王肅挑了挑眉頭,一副誌得意滿的樣子。

「首輔大人!」二人正說話間,燕榮大步走過來,抱拳道:「如果您冇什麼吩咐的話,卑職這便衛就回宮了。」

看到燕榮,王肅立刻展顏笑道:「燕統領怎麼能走呢!犬子備下了一桌宴席,您賞臉一起喝兩杯嗎?」

燕榮誠惶誠恐道:「首輔大人客氣了,這是您的家宴,卑職哪有資格入席呢!」

王璟看出父親心思,也陪笑道:「燕統領這話可就見外了!今日家父能有這派頭,你可是首功一件。我們請你吃個飯也是應該的,你若再推辭,可就駁了首輔們的麵子了。」

「卑職怎敢!」燕榮連忙否認,拱手道:「既然二位大人如此說,那我就不客氣了!

二位大人請!」

說著,三個人便大笑著走進彆館中。

平日裡人滿為患的彆館,今日卻空蕩蕩的。

整個一樓的大廳中,擺了一張八仙桌,桌上各種特色菜肴琳琅滿目,時鮮瓜果堆積如山,獨家釀造的美酒,溢位撲鼻的清香。

燕榮、王肅及王璟圍桌而座!

花芳儀一襲紫裙曳地,領著一眾花枝招展、濃妝豔抹的舞姬款款而至,儀態萬千的為三位貴客斟酒。隨後,花芳儀便捧著酒壺退至一旁。

那群妖豔嫵媚的舞姬,則翩然走到戲台上,隨著一陣鑼鼓鏘鏘、絲絃悠悠,舞姬們開始扭動起妖嬈婀娜的身姿。她們媚眼如絲的盯著台下的人,舉手投足間說不儘的風情,看不完的魅惑!

燕榮和王肅坐懷不亂、相談甚歡,都冇有往台上瞧一眼。唯獨酷愛拈花問柳的王璟看得眼花繚亂、神魂跌宕、坐立不安。

燕榮斜眼打量著他,會心一笑,立刻向花芳儀偷偷使了個眼色。

花芳儀會意,立刻將海棠附和春櫻帶下台來,送到王璟身邊。

王璟不顧父親在旁,立刻左擁右抱著兩位美人,滿麵春風、笑得合不攏嘴。

王肅端起杯,敬向燕榮:「多謝燕統領今日出城相迎!」

燕榮端起杯來回敬:「首輔大人客氣了!這是聖上的心意,我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王肅聽到這話,不禁得意起來:「其實,老夫本該十日前就回來了,可半路上得了小病,休養了幾天,才耽擱了行程!未來得及入城通知,勞煩燕統領多等幾日,你可要多擔待啊!」

燕榮心裡透亮:王肅回來的路上每到一處,便賴在當地府衙呆幾天,吃飽喝足拿夠了好處才肯離去,這哪是生了點小病啊!

而且他早就知道,自己準備了金甲衛來迎接,他晚回來幾天,這是故意拿喬!

燕榮卻不露聲色,始終麵帶笑容:「首輔大人日理萬機,我多等幾日又何妨。」

放下酒杯,王肅卻忽然輕歎一聲:「不過,雖然金甲衛是個美差,老夫卻還是替燕統領惋惜啊!」

燕榮一挑眉頭,笑著問道:「敢問首輔大人,您因何惋惜?」

王肅眯起眼睛,撚鬚說道:「想當年的花家軍多威風、多神武啊!世人都道老燕將軍與當年的神鬼部隊不相上下。隻可惜你父親英年早逝,否則,北渝的邊疆哪還有藍鈺的位置!」

提及父親,燕榮垂下眼眸,自斟自飲了一杯,神色有些黯然。

王璟一拍燕榮的肩膀,笑道:「燕統領,金甲衛雖說是保衛京城和皇上,但這太平盛世的,還不是隻能充當儀仗隊,這種華而不實的花架子。你這一身武藝,不能在邊疆保家衛國,豈不是可惜了!」

燕榮卻淡淡一笑,漫不經心道:「話不能這樣說。花家軍的隕落,的確是北渝的一大損失。可藍鈺將軍的西南鐵騎也的確不賴!」

王肅喝了一口酒,卻感慨道:「無論是文臣還是武將,都要明白官場的生存之道。藍鈺這個人太過目中無人、囂張跋扈。說白了,他隻不過是個披著軍裝的土匪罷了。皇上對他始終是無法信任的,這就說明,他的官場之路必不長久。」

燕榮知道王肅和藍鈺的矛盾,也知道他在給自己下套,他誰也不想得罪,隻能藉著喝酒嗬嗬一笑。

王肅深深凝著他,詫異道:「燕統領難道甘於做一輩子的金甲衛統領嗎?」

燕榮摸了摸鼻子,聳聳肩笑道:「我性格不似家父那般剛強。這麼多年已習慣了隨遇而安。如今能得到皇上的賞識並伴駕左右,我已知足!」

王璟眼珠一轉,故作惋惜道:「嗬,這話說得好聽。誰不知你燕統領還不是受翊王所累

……」

「璟兒!」王肅板起臉來,薄斥道:「剛喝了兩杯酒,又得意忘形了!那是王爺,豈容你橫加指責!」

王璟假模假樣地拍了拍臉,立刻舉杯陪笑道:「父親教訓的是,兒子又莽撞了。兒子怎敢指責王爺呢,隻不過,兒子在替燕統領不平啊!」

燕榮緩緩喝了口酒,正色道:「王大人的心意,燕榮心領了。即便我們有了不同的選擇,可殿下對燕某不薄,甚至親如手足。我對殿下隻有感激,冇有抱怨!」

這話他發自真心,也是說給王氏父子聽的,他自然不怕王肅去告訴渝帝。

其實這番話他也曾猶豫過,可翊王卻提點他:燕榮的重情重義也許讓渝帝會有所忌憚,不過這也恰恰是渝帝最欣賞、也是最需要他的一點。

同理,王肅本人雖然狡詐,卻極其看中同盟者的忠誠度。

把自己變成他們的同類人,自然更能輕易博得他們的好感,卻很難取得他們的信任!隻有燕榮越忠誠,他們才越迫不及待地想拉攏。

果然,王肅撚著鬍鬚,麵露欣賞之色。

略一沉吟,他幽幽道:「藍鈺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和夏雲卿脫不了乾係。不過,如今夏雲卿倒台了,能拉下藍鈺易如反掌,那時便是燕統領的機會。」

燕榮一怔,遲疑道:「這樣做……對藍將軍不好吧。」

王肅卻笑了笑,搖頭道:「官場如戰場!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事關你的前途,以及燕家祖上的榮耀,怎能輕易放棄!」

「不過,這似乎有悖皇上的意思啊!」燕榮微微皺了下眉,有些猶豫。

王肅卻得意地笑了笑:「看來燕統領還是不瞭解皇上!皇上將你從翊王身旁拉過來,可不止讓你做金甲衛統領這麼簡單。」

時機到了!

燕榮一怔後,連忙舉杯敬向他:「聽首輔大人一番點撥,燕某醍醐灌頂!那這件事就有勞首輔大人多多幫忙了!」

「這件事交給老夫,統領就放心吧!」王肅的臉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

話說開了,酒席上的氣氛愈加熱烈。酒過三巡、菜。王肅臉上有了倦意,酒席便也隨之散去。

回去的路上,王肅打開了馬車的窗子,望著天邊的圓月散散酒氣,心中卻萬分得意:夏雲卿啊,夏雲卿!縱使你滿腹經綸、忠勇無雙,到頭來也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

也不知靈州的月亮是不是也這麼圓!隻可惜啊,月有陰晴圓缺,周而複始。你卻隻能永遠被我踩在腳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