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腔熱血燙紅塵(一)

托托也擠過來,冇頭冇腦地說了一句:「昨天那麼大的火,該不會牛小乙困在火場裡了吧?」

這句話一出口,在場所有人都駭然一驚。

方纔還撒潑的牛大嫂,猛地彈起身子,一張胖臉變得煞白,訥訥的說不出話來。

胡七見氣氛有些凝重,忙寬慰道:「不會的,大家彆擔心!著火的兩間屋子都有人住,小乙是不敢進屋子裡去玩的。」

聽胡七說得有理有據,眾人紛紛點了點頭,均表示讚同,心中的大石頭也瞬間落了地。

可誰曾想,牛大嫂得知兒子冇有死在火場,反而哭得更加厲害了。

因為胡七的一番話,更加證實了——小乙失蹤了!

鹿寧當機立斷吩咐道:「雲長老,你留下一些人處理幫中事務,其餘的人分頭在靈州城內搜尋小乙!尤其在他經常去的,或者可能會去的地方,要更加細緻地搜尋!」

雲長老一拱手:「是!我這就去辦!」便帶著一些兄弟匆匆離開。

鹿寧攙扶著牛大嫂起身,溫言安慰道:「牛大嫂,我已派人去找了。你先彆著急。若到了天黑還找不到,我就陪你到衙門裡,讓官府釋出尋人啟事。」

聽到要去衙門,牛大嫂臉色大變,立刻止住哭泣,抓著鹿寧的手臂,哀求道:「少幫主,求求你,千萬不能去報官啊!」

胡七陡升疑惑,忙問道:「牛大嫂,你的孩子丟了,為何攔著不讓報官?」

牛大嫂忽然低下頭,一雙渾濁的眼珠轉了幾圈,囁喏道:「小乙他……犯了錯,你要是報了官,他就更不敢回來了,因為回來會被抓的……」

胡七和鹿寧對看一眼,皆感奇怪。

鹿寧又低聲問道:「小乙究竟犯了什麼錯?」

牛大嫂低著頭,兩手揪著衣角一語不發。

胡七忽然正色道:「牛大嫂,你如果要找到孩子,最好還是實話實說。事到如今,你再瞞下去,對找到小乙更是不利!」

牛大嫂咬著牙掙紮半天,才一拍大腿,羞愧道:「都是我不好,昨天小乙得罪了馬蕙蘭,和我吵了兩句,小乙就記在心上了。他非說要過來給馬蕙蘭點教訓,我一時生氣,就冇攔住!所以,那場火……應該就是他放的……」

牛大嫂的話,讓眾人大吃一驚。

想到昨天晚上的大火,以及兩個化為灰燼的房屋,大家方纔的同情,瞬間轉化為憤怒。

有幾個性格莽撞的漢子,若不是念在牛大嫂隻會一個婦人,說不定會衝上去狠狠教訓她一頓。

托托卻是個直性子,他一把揪起牛大嫂,厲聲吼道:「你家的龜兒子竟敢放火殺人?你知不知道葉伯伯和小鹿差點死在火裡?再說,小鹿又冇招惹你們,你們為啥要在小鹿的門外放火?」

牛大嫂雖然潑辣,可麵對凶神惡煞的托托,也被嚇得瑟瑟發抖、痛哭流涕:「不可能!這一定有誤會,小乙隻說要教訓馬慧蘭!少幫主的火不是他放的!」

胡七和鹿寧相視一眼:牛大嫂的自白,解釋了馬慧蘭的屋子為何會起火。卻又很難解釋,鹿寧為何遭受牽連?!

而馬慧蘭聽到牛大嫂的話,心中十分確定——昨天在窗邊偷聽的人,定是這個作死的牛小乙。

她氣得全身發抖,忍不住怒斥道:「你作為母親是怎麼教育孩子的?他這麼小的年紀,不但滿嘴汙言穢語,還學會了縱火殺人!你非但冇有阻止,還要縱容他做壞事,他長大後還得了?」

平日裡雖然和馬慧蘭不對付,可此時,牛大嫂也自知理虧,氣焰小了很多:「我、我也不是不管啊!可我平時,就是看不慣你穿成那個樣子,走起路來還一擺一扭的,好像誰冇年輕過似的!我氣不過,就抱怨多

了!我以為小乙隻是一個孩子,什麼都不懂,也冇想著避諱,誰知道他都記在心裡了啊!」

聽到這樣的詭辯,馬慧蘭怒極反笑:「說的好像挺有理啊!我穿什麼,怎麼走路,又與你何乾?你因為嫉妒我,就在我背後說壞話,現在還縱容你兒子,來放火燒死我?大家聽聽,天下還有比你可惡的人嗎?」

其他人臉上也露出鄙夷之色,看得出來,大家平日對牛大嫂也是極其厭惡的。

彷彿受到眾人的鼓舞,馬慧蘭更加得意洋洋,她插著腰剛要再說幾句,鹿寧卻立刻打斷她:「牛大嫂,你說昨晚的火,是牛小乙放的,這不過都是猜測而已。你為何如此肯定?」

牛大嫂紅著臉支吾了半天,才囁喏道:「以前,他和彆的娃娃耍得不痛快了,就放火燒過人家房子。從那以後,隻要他想給人家點教訓,就是去放火!」

說到最後兩句話,她的語聲細微、幾不可聞。

聽她說的這樣理所當然,鹿寧沉下臉,心中一寒:都道人性本善!可這稚童小小的年紀,不但如此記仇,還學會用如此惡劣的手段報複彆人!

昨夜幸好是發現及時,不然他為了出口氣,豈不是要搭上兩條無辜的人命?

更可氣的是,牛大嫂因為嫉妒馬慧蘭的美貌和富有,竟將仇恨的種子,深種在自己兒子的心裡。

而且,她明知兒子去作惡,非但不出手製止管,還多加縱容,著實可惡!

事發之後,牛大嫂非但不知悔改,還企圖隱瞞事實、誣陷他人。

甚至不顧顏麵地當眾撒潑打滾、無理取鬨,將馬幫攪個天翻地覆。弄得好像大家都虧欠她們全家一般,當真是可憐可恨可惡之人!

鹿寧心中怨懟,當下卻忍住不說,隻彆開眼去,冷聲開口:「既然我已經派出人手去搜尋了,你還是回去等訊息吧!再鬨下去,對你可冇半分好處,這其中孰是孰非大家心裡都有數,我也不想說得太難聽!」

牛大嫂用粗糙的臟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鼻涕、眼淚。她穿好鞋子,也顧不得滿身的塵土,隻低聲說道:「那我就謝謝少幫主了,您一定要幫我找到小乙!我這輩子啥都冇有,就這一個兒子!不管他做了啥,始終是個孩子,求你們彆和他計較。他要是出事,我就活不下去了!」說著,她又哽咽起來。

然而,此時她的眼淚,再也換不來任何人的同情,反而讓人心生厭煩。

鹿寧也不好說什麼,隻道:「馬幫會全力以赴幫你找兒子的!」

牛大嫂連連彎腰答謝,便扭著肥胖的腰肢離開了。

待眾人散去,鹿寧、胡七和托托仍站在原地,心雜陳。

沉默了許久,胡七才低聲問道:「鹿姑娘,靈州分號處處都透著詭異,咱們還是趕緊查到真相後,儘快離開這裡吧!」

托托雖然遲鈍,卻也是明辨是非的人。經曆了這幾日,他也能看出一些苗頭。

他握緊雙拳,忍不住呼叱道:「俺現在是看清了,這靈州分號除了葉伯伯冇啥好人!」

鹿寧看了看不遠處正在乾活兒的兄弟,向二人使了個眼色:「我肚子餓了,咱們出去吃些東西吧。」

托托一聽有吃的,立刻展顏道:「好呀,俺廟早就空空如也,再不吃東西都快吃人了!」

胡七也立刻會意:「我聽說有一家飯莊味道不錯,不如就去那裡嚐嚐吧!」

說罷,三個人便簡單收拾一下,一併騎馬離開。

靈州的秋季雖微涼,卻還未到寒冷。

出了馬幫的枕雪樓就是喧嘩的街道。

三人並轡徐徐走了許久,可誰都冇有了最初閒適的心情。

回首已看不見馬幫的院子,胡七纔開口:

「鹿姑娘,你是不是有什麼吩咐,才帶我們出來的?」

鹿寧微微沉吟,淡淡道:「還記得咱們上次看的花名冊嗎?這一年來,靈州分號的人員變動極大。對於雲長老的說法,我始終心存疑慮,所以我決定從哪些離開馬幫的人身上查起。」

托托撓了撓頭皮,為難道:「可那名冊上的人,冇有一百也有八十,就咱們仨人怎麼調查啊?」

鹿寧卻不疾不徐道:「彆著急,我拿到花名冊後,暗暗調查了一下。不知為何,大多人都馬上離開靈州了。唯有三個人還在靈州本地,在彆的地方另謀他就。不如,我們就從這三個人身上查起吧。」

對於鹿寧的調查速度,胡七心生敬佩,連忙問道:「那咱們第一站去哪裡?」

鹿寧勒馬緩行,指著不遠處,道:「咱們就先去興隆典當行吧!」

說話間,三人三馬已到了興隆典當行門口。

下了馬,鹿寧和托托跟在胡七身後,緩緩走進門去。

裡麵的小廝,上下打量一眼走在前頭的胡七,見他衣著光鮮、滿身貴氣,看上去便是非富即貴。

這是三個人的策略:當鋪是個看人下菜碟,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為了調查,鹿寧和托托不能暴露出自己馬幫的身份,隻能喬裝成看上去胡七的手下,由一身富貴的胡七出頭打探。

小廝連忙滿麵堆歡的迎上去:「呦,這位公子看上去麵生,是頭一回來吧!」

胡七輕搖摺扇,洋洋自得的笑道:「嗯,本公子出來做生意路過靈州,不料,銀子快花光了。不過,我正好帶了些好東西,所以想來週轉一下。」

「明白、明白!公子這邊請!」小廝心領神會,便引著幾個人坐下,並奉上時令鮮果和茶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