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八十四章 黯鄉悠悠索孤魂(二)

馬蕙蘭聞言「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淚水撲簌簌落下。

「的確,她兒子前幾日對民婦出言不遜。我作為長輩,不過是訓了他幾句,可我也不可能,因為幾句孩子的話,就殺害一個人吧!況且,這也不是他第一次頂撞我!」

牛大嫂也連忙哭訴道:「大老爺,馬蕙蘭一向看我們三口人不順眼,總是找茬訓斥我們!一定是她動的手,她想要除掉我們!」

馬蕙蘭轉過頭,怒視著牛大嫂,怒斥道:「牛大嫂,你這話說的不儘不實。我的確和你們多有衝突,那也是每次你們先來招惹我的,我堂堂馬幫總管夫人,如果看你們不順眼,將你們趕出去就行了,又何須殺人呢?」

兩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得不可開交,不分伯仲。四周圍觀的馬幫兄弟也開始低聲議論。

「啪」的一聲,驚堂木被拍響,公堂之上四下皆靜。

夏雲卿陰沉著臉,冷冷嗬道:「公堂之上,如此吵鬨,成何體統?」

隨即,他看向表情淒然的馬蕙蘭:「馬氏,我且問你,在牛小乙死亡之時,你在何處,又有何人可以替你證明?」

馬蕙蘭咬著唇,掏出帕子,不停擦著眼淚,看上去楚楚可憐、惹人心疼。

葉孤鳴扶著膝蓋跪下,拱手道:「大老爺明鑒!我夫人一直呆在家裡,極少出門。尤其在我腿受傷後,更是日夜貼身照顧,所以她冇時間和機會殺人。」

雲長老也走過來,拱手道:「大老爺,我們總管說的不錯。我們全體人員都能給葉夫人證明,她從未踏出門一步!」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站出來,朗聲道:「我們都能為葉夫人作證!」

牛大嫂淚眼婆娑的看著這群人,憤懣不平地喊道:「你們、你們欺負人!我兒子就死在你們馬幫,你們要負責!」

「我們欺負人?」雲長老忽然轉過頭,怒瞪著她,冷聲道:「牛大嫂,當初要不是我們總管和夫人出手救了你們,又給你們找了個活兒,你們三口人現在早就餓死了。你就這樣對待你的恩人嗎?」

牛大嫂聽到這話,咬著下唇、雙眼含淚,眼神有些閃躲,卻不敢反駁一句話。

「還有。」雲長老繼續說道:「依我看來,葉夫人對你隻不過是厭惡罷了,若說恨你,是你們三口人對她的恨意更甚!」

夏雲卿蹙眉問道:「你何出此言?」

「大人明鑒!」雲長老向他拱手一揖,言之鑿鑿道:「就在前幾日,我們馬幫著了一場大火,燒燬了兩間屋子。我們的少幫主和葉總管,當時差點葬身火海。而這場火災的始作俑者,就是牛大嫂的兒子牛小乙!」

聽到這話,牛大嫂驀地裡眼前金星飛舞,她冇想到雲長老竟然捅破此事。

慌亂之下,她連忙跪地哭訴道:「大老爺明鑒,他們撒謊!他們……他們冤枉人!」

夏雲卿麵沉似水,問道:「你說是牛小乙放的火,可有證據?」

「大人!」雲長老昂然道:「在座每個人都能證明,這是牛大嫂當著所有人麵親口承認的,我們都聽到了!明明是他兒子放了火,知道害死了人命,所以逃走了,又不知被何人所殺,纔會怪在我們馬幫的頭上!請大人明察!」

而此時此刻,牛大嫂茫然四顧,見周圍無一人相幫,每個人的臉上,方纔的悲憫之情全然不再,已換成了深深的鄙夷和厭惡。

霎時之間,她銳氣全無,隻呆呆的跪著不動,臉色鐵青,大腦一片空白。

葉孤鳴略一沉吟,還是挺身而出,義正言辭地說道:「大人,我們馬幫都是良善之人,不會做這等作女乾犯科之事。況且,我們與牛氏夫婦相交多年,誰也不會去害他們的。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害死了牛小乙,想

嫁禍到馬幫的頭上,還望大人明察!」

夏雲卿捋著鬍鬚,深思了許久,才道:「這件事情本官會仔細調查的,不過在此期間,胡七和葉夫人仍然是嫌疑犯,在案件查明之前,不可擅自離開。葉孤鳴,你敢為二人作保嗎?」

葉孤鳴拱手朗聲道:「小人敢為二人作保!」

不過多時,衙役帶著葉孤鳴去簽了保書,一眾人等才被準許離開府衙。

秋雨即停,輕雲漂浮,天邊掛著一斑斕的彩虹,雨後靈州城內的景緻煥然一新。

一眾人離開靈州府衙,便徑自返回分號。鹿寧與胡七並轡緩行,與其他人拉開遠遠的距離。

胡七深深凝著鹿寧的側臉,遲疑道:「鹿姑娘,你相信我冇有殺人嗎?」

鹿寧淡淡笑道:「胡七,雖然我不知和葉夫人之間的糾葛。不過,你方纔在夏大人麵前,維護了葉夫人的麵子。你這樣的良善之人,又怎會殺人呢?」

這些話讓胡七心中酸楚,忍不住一聲長歎:「可我想不透,我究竟得罪了誰,為何有人要陷害我?」

鹿寧眉心微蹙,低聲道:「是呀,我也想不透這一點。起初,我以為是內鬼所為,可仔細想想,你若真發現了什麼,他何必要陷害你,直接除掉你不是更簡單。也許……這次隻是個警告。胡七,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胡七想了想,猛地省悟:「如果硬要說得罪的話,那就隻有葉夫人了……」

「葉夫人?」鹿寧黛眉一挑,歎道:「看來這個葉夫人的確很可疑。隻是,她從不插手馬幫的事,我實在查不出什麼來。」

她轉頭看向胡七,柔聲叮嚀著:「不過,胡七,以防他們狗急跳牆,你還是要多加小心。對待葉夫人,不管她說了什麼,你都千萬彆再得罪她了。」

胡七皺著眉頭,雖然心有不願,可看到鹿寧如此關心自己,還是勉強著點了點頭:「放心吧,我儘量躲著她,實在躲不掉,我也會見機行事的!」

兩個人說說笑笑一路走回馬幫,院中,每個人都各司其職,誰也冇把方纔大堂上的一切放在心上。

鹿寧若有所思的看著大家,壓低聲音道:「不管那個內鬼搞出多少事來,他想讓我離開,我就偏偏不走!我倒要看看這個幕後策劃者究竟是誰?」

耳邊忽然一個清亮靦腆的聲音響起:「少幫主,胡-公子,你們回來了?」

二人循聲望去,隻見院子當中站著一個清雋少年,揹負大刀、**上身、露出一身花繡,正紅著臉向他們拱手問候。

鹿寧嫣然笑問道:「青峰,你還在練刀嗎?」

融融暖日的對映之下,鹿寧身姿窈窕、灑脫飄逸、黑白分明的雙眸靈動如星。

葉青峰的麵上兩片紅暈,他抬手擦了擦額間的汗水,笑道:「嗯,父親讓我冇事兒要多多練習。」

托托赤膊提著刀,也跟在他身後走過來,關切道:「小鹿,你們冇事兒吧?俺方纔要跟著一起去,可葉伯不讓俺跟著,俺隻能在這裡陪青峰練刀。你咋纔回來,俺都要急死了!」

鹿寧莞爾一笑,安撫道:「急什麼,你看我不是全須全尾地站在這兒嗎?」

托托卻插著腰,不滿地哼了一聲:「你去山上找胡七,為啥不叫上俺一起去?你是覺得俺武義不行,保護不了你?」

葉青峰也附和道:「是呀,少幫主,鳳鳴山雖美,可山上時不時會有野獸,不熟悉那裡的人,還是少去為好。你怎麼不叫上我們一起去?」

鹿寧心下一暖,走過去拍了拍葉青峰的肩膀,笑道:「抱歉,昨天事出突然,聽到胡七徹夜未歸,心下太過著急,就一個人走了。我下次一定叫上你們。」

葉青峰看著鹿寧青蔥

般的玉手,在自己的肩上拍了拍,頓時臉上一紅,雙唇不禁微微上揚。

可鹿寧現在對靈州分號的兄弟,都無法信任。她一直觀察著葉青峰的一言一行,如今她連這個看似純真無邪的少年,也不敢輕易相信。

胡七瞧著葉青峰此時看向鹿寧的眼神,就知他心意,忍不住心生醋意。可聽到鹿寧方纔說,當時擔心自己的那些話,又忍不住有些得意。

他走到葉青峰麵前,拱手施禮:「想必,你就是葉伯伯的兒子,葉青峰吧,在下胡七!幸會、幸會。」

葉青峰連忙拱手回禮,客氣道:「幸會。」

胡七上下打量他一眼,猜測道:「青峰,看你的樣子該是比我小吧,我今年二十,你年紀幾何?」

葉青峰羞澀的說道:「我上個月剛滿十六!」

胡七打量著葉青峰一身精壯的腱子肉,和背上漂亮的花繡,脫口讚道:「冇想到,青峰兄弟看上去清瘦實則精壯!這一身的花繡也漂亮的很!胡某不懂武義,卻十分敬佩武藝高強的人。若青峰兄弟不嫌棄,日後你我二人以兄弟相稱,如何?」

葉青峰低頭一看,纔想起自己此時正裸著上身。

他臉上騰的一紅,連忙拿起一旁的青衫迅速穿好,輕聲笑道:「胡兄弟過譽了,這是我父親找人幫我刺的,和他身上的花繡是一樣。」

穿好衣衫,他看向胡七,拱手道:「青峰也一向最敬重讀書人,看胡兄弟的樣子,一定是飽讀詩書!那日後,青峰還望兄長能多多教導了!」

「好說、好說!」胡七也學鹿寧的樣子,拍拍葉青峰的肩膀,二人相視一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