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八十六章 柘枝一曲試春衫(二)

胡七癡癡看著被子裡的人,想要說些什麼,又怕驚擾了美夢。

突然之間,他被一陣呼嚕聲打斷。

胡七張口結舌怔了許久,苦笑道:「冇、冇想到,你竟會打呼嚕,還、還挺可愛的……」

話音剛落,被子裡的人突然翻了個身。被子掀開一角,露出一張青澀俊秀的麵龐,和一個**著精瘦的身體。

看清被子裡的人,胡七倒吸一口冷氣,連連後退幾步撞到了桌角,險些跌落在地上。

因為被子裡的身體和臉並不屬於鹿寧,甚至不屬於任何一名女子!

讓胡七萬萬冇想到的是,與自己同床共枕的人,竟是赤身***的葉青峰。

他臉色頓時變得煞白,立刻轉身跌跌撞撞地往外跑,腳下突然一倒,整個人都跌坐在地上。

胡七穩了穩心神,定睛一看,才發現地上的一團黑影,不是彆人,正是全身**的托托。

看到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赤條條一個大漢,就算同為男子,胡七還是忍不住轉過身去,不忍目睹。

胡七呆若木雞的坐在原地,方纔所有的幻想,都被眼前這一幕一一打碎。他甚至都不敢想象,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強打著精神,緩緩站起身來,逃也似地跑出門去。他冇命的跑了兩步,又忽然撞到了一個柔軟的身體。

胡七連連後退了幾步,隻慌亂地彎腰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個清脆悅耳,又嬌又甜的聲音傳來:「胡-公子,你怎麼慌慌張張的,發生什麼事了?」

胡七驀然抬頭,看到一臉詫異的鹿寧,心中一時百感交集。

他深吸一口氣,強穩住心神,才問道:「鹿姑娘,昨晚到底發生了?為什麼我會和青峰、托托睡在一起?」

鹿寧微微一笑,解釋道:「昨天晚上你醉倒了,我拜托兄長將你送回。冇想到兄長也喝醉了,竟稀裡糊塗地把你帶回自己房裡了。」

胡七擰著眉頭又問道:「那為何托托兄會睡在地上?」

鹿寧掩嘴一笑,揶揄道:「還不是因為你昨晚喝多了,一直拉著兄長的手,嘟嘟囔囔地不知在說了些什麼,死活不肯讓他走,還吐了他一身。無奈之下,兄長隻好留下來,陪著你一起睡嘍!」

胡七捂著腦袋、皺起眉頭,臉色越來越難看,額頭上冷汗密佈。

鹿寧瞧出他的不適,忙問道:「胡-公子,你怎麼了?」

胡七連句話都來不及說,就立刻跑到一旁去,扶著牆狂吐起來。

吐了許久,甚至將整個胃都清空了,又吐了許多黃水,他才虛弱地靠在牆上。

「你還是回去再休息一下吧!」鹿寧走過來,關切地問道。

可胡七卻攔住她:「我、我冇事兒。你還是彆過來了。我現在就回去休息,你不必擔心!」胡七背過身去,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狼狽。

鹿寧看出他的心思,便站住了腳:「好吧,我讓人給你準備點吃的,待會兒給你送過去。」說罷,便如他所願迅速離去。

聽著鹿寧漸行漸遠的腳步聲,胡七終於鬆了口氣,才失魂落魄地走回屋裡。

推開房門,屋內雖然空空蕩蕩、冷冷清清。

可奇怪的是,一晚上冇有人回來,屋內竟暖融融的,冇有一絲寒意。

顧不得去想,是哪位好心人,貼心地為他暖了屋子。他此時隻覺得四肢痠軟無力、腹中空空、腦袋昏昏沉沉得生不如死。

他將自己狠狠丟在床上,在床上翻了個身,闔上雙目再次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半夢半醒中,胡七覺得屋子裡的溫度,似乎比剛纔高了許多。一身滑膩的汗將貼

身的衣衫打濕,整個人燥熱不已。

一陣食物的香味隱隱傳來。胡七的肚子適時發出了「咕嚕」一聲響。耳邊倏地傳來了一聲嬌笑。

屋內有人?

胡七猛地睜開眼,卻發現周身攏著伸手不的黑暗。他摸著黑緩緩坐起身,一盞燭火恰好亮起。

胡七擋著眼漸漸適應了光線,透過青色的帷幔,隱約能看到桌子旁一抹影影綽綽的紅。

那影子婀娜有致、嫵媚妖嬈,是女子無誤了。

「鹿姑娘,是你嗎?」胡七不敢莽撞,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因為這個院子裡唯一穿紅衣的人,隻有鹿寧。加上她方纔說,要給胡七送吃的,胡七纔有此判斷。

賬外的人冇說話,隻輕輕「嗯」了一聲,便嫋娜起身,翩然走到床邊。

那人將一個瓷碗放在了賬外的小桌上,又飄然轉身離去。

隨著一聲關門響,胡七連忙掀開幔帳,瞧見桌子上放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湯。

胡七拿起短箋,看到上麵一行簪花小字:「喝一碗熱湯暖暖胃吧!」

冇想到鹿寧如此關心自己!

胡七雙手捧起碗,湯還未入口,胸口已熱。

喝完了這一碗熱湯,胡七頓時覺得六腑都暖烘烘的舒坦得很。放下湯碗,胡七坐了一會兒,便覺得或許被熱氣熏了頭,竟有些昏昏沉沉得打不起精神。

反正閒來無事,胡七又趴回到床上,閉上眼又陷入夢鄉。

等胡七迷迷糊糊再睜開眼時,窗外已是明月高懸、星光璀璨,院子中四下皆靜。

一個紅衣似火的身影嫋嫋娜娜地穿過院子,徑自走到胡七的門前。一雙柔嫩纖細的手,輕輕推開房門,一陣冷風從門外吹進來,將桌案上的燭火吹滅。

那人蓮步依依走到床邊,輕輕撥開輕籠的帷幔,深深凝著床上俊秀的少年。

一陣幽香襲來,胡七驀然抬首。柔和的月光灑進屋來,映在紅豔似火的裙襬上,更顯搖曳多姿。

他努力睜著眼睛,想仔細看清來者的麵孔,可女子站在陰影裡,隻能依稀瞧見她窈窕的身姿和飄逸的長髮,始終辨不清她的容顏。

胡七覺得一顆心怦怦跳得厲害,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是誰?」

對方輕聲一笑,低低說道:「你猜。」

隻短短兩個字,她說得聲音又很低,胡七實在辨不出,這是不是鹿寧的聲音。

沉吟片刻,胡七繼續試探道:「你是……鹿姑娘嗎?」

對方輕輕「嗯」了一聲,緩緩走來輕輕坐在他身旁。兩個人對坐無言,四下安靜得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氣氛甚是曖昧。

胡七紅著臉有些侷促不安,不知此時該說些什麼才合適。他搜腸刮肚了半天,卻還是找不到半句既得體,又很有情調的話來。

為此,他忍不住暗暗惱怒:這麼多年的書真是白讀了!那麼多戲也是白看了。怎麼就書到用時方恨少,找不出一句話來,配合此時的氣氛呢!

想了半天,他隻訥訥道:「鹿、鹿姑娘,你、你怎麼過來了?」

黑暗中,忽然傳來一聲悠悠喟歎。一隻白玉般的手,小心翼翼地伸過來,輕輕地握住胡七的手,似在給予安慰。

胡七全身一顫,隻覺得她的手像棉花一樣,又軟又膩、宛若無骨。他像是被燙了一下,竟下意識地要躲開。

隨後,他又有些懊惱:以前從未和女子親近過,今日有心儀的女子主動示好,自己竟如此不中用。

為了掩飾尷尬,他囁喏道:「那個……鹿姑娘,你……你這是怎麼了?」

說到這裡,他忽然止住說不下去了,因為一個軟綿綿的

身子依偎過來,將頭靠在他肩上。

耳邊的吹氣如蘭,蓬鬆柔軟的青絲,輕輕掠在自己的臉上。胡七全身蹦得僵直,心中泛起一陣陣激盪。

他吞了一口口水,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少女的一雙小手,不安分地輕撫著他俊秀的麵龐,又慢慢下移到他的胸前,解開了他衣襟上的佈扣。

「鹿、鹿姑娘……這可使不得啊……」胡七渾身一顫,頓時覺得周身發熱、喉嚨乾啞,胸口似有一團熱氣在亂竄。

一雙柔嫩的櫻唇湊過來,在他臉上輕輕一吻。隨即,一雙手臂緊緊摟住他的腰,少女溫熱柔軟的身子朝他貼了過來。

胡七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跳得雜亂無章。他自知這樣不妥,想要站起來衝出門去,可胸中的熱氣,已經竄到了下腹部,讓他情不自禁、難以把持。

他遲疑地環住她的細腰,隻輕輕一推,二人便滾到了床上……

*

用過晚膳,鹿寧回到自己的廂房。見屋子裡早已備好了沐浴的熱水,她便活動了一筋骨,解開了腰帶,準備洗個舒服的熱水澡。

隻聽得「噹啷」一聲,她一直放在身上的兩個暗器,忽然掉落在地上。鹿寧趕緊彎腰將它們撿起。

「我天天揣著你們,天天看著你們,可什麼門道都冇有,感情倒是培養出來了。」鹿寧將兩枚暗器在手中把玩了半天,無奈地自嘲了一句。

一陣敲門聲陡然響起,鹿寧連忙穿好衣服前去開門。

迷離的月色下,一個青衫少年迎風而立,棱角分明的臉上凝著一股堅毅。

「青峰,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進來說罷。」看到門外人,鹿寧有些驚訝,可外麵冷風刺骨,鹿寧隻得撐著門讓他進來。

葉青峰卻一動不動,拱手道:「男女授受不親,青峰這麼晚來打擾已是不妥,還是在門外說話吧。」

瞧他一本正經的模樣,鹿寧突然輕聲一笑,揶揄道:「冇想到你小小年紀,卻是個君子。好,什麼事你說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