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一百九十七章 為霖須救蒼生旱(一)

葉孤鳴好麵子,被夏雲卿這般責問,麵上立刻就掛不住了。

「回大老爺,這裡有些人名,草民確實有些印象。現在仔細回憶起來,他們當初在馬幫不曾作女乾犯科。所以,他們為何被關進來……草民實在不知情!」

夏雲卿見他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說話之間頗為誠懇,心下立刻有了預判:葉孤鳴應該冇有撒謊,他一直被人矇在鼓裏,而雲長老定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

他臉上未動聲色,隻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本官隻能深入調查此事了!希望葉總管能帶領馬幫配合!」

葉孤鳴臉色有些難看,忙拱手問道:「夏大人,葉某有個不情之請。」

夏雲卿挑眉看著他:「葉總管請講。」

葉孤鳴斟酌片刻,才略顯卑微地說道:「夏大人,這些人既然與馬幫有關,葉某自然要負責。今日將大人此事說與我聽,想必也覺得其中有冤情!不知可否先將他們放了,讓他們與家人團聚。」

夏雲卿略一沉吟,問道:「目前本官的確冇有找到他們犯罪的證據。不過,要將他們釋放還需要一名保人簽下保書……」

「葉某願為他們作保!」葉孤鳴拱手深施一禮。

「也罷。」夏雲卿臉色稍霽:「那就勞煩葉總管簽下保書後,與本官一起去監牢提人吧!」

躲在窗外的雲長老聽到響動,心裡頓如湯煮:糟了!若那些人被放出來,事情就會被暴露出來!他們籌謀了那麼久,怕是就要前功儘棄了!

正當他左右為難之際,隻見朦朧月色中,一個女子的身影婀娜而至。

那女子見夏雲卿與葉孤鳴一前一後邁出書房,立刻走向前去,盈盈福身:「老爺,夫人讓您趕緊回家去呢!」

夏雲卿眯眼看清來者,是馬幫派給夫人的婢女,名叫小嬋,年方十九。為人精明能乾、聰穎過人,頗得夏夫人的歡心。

夏雲卿態度緩和下來,輕聲道:「老夫還有些事要處理,夫人有什麼急事嗎?」

小嬋抬頭看了一眼葉孤鳴,略顯遲疑:「公子身體不適,夫人望您早點回去!」

「我知道了,忙完就回去。」夏雲卿會意地點了點頭,便與葉孤鳴一起離開。

小嬋歎口氣,轉過身要提步離開。

卻聽到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從樹後傳來:「有了新主人,就忘了舊主人嗎?」

小嬋聽到這個聲音,霎時全身一顫、汗毛豎起、頭皮發麻。她猛地轉過身去,看到一個佝僂的身影從樹後緩緩走出。

待他越走越近,月光將他的麵目映得清晰,小嬋如同見鬼了一般,一邊連連後退,一邊驚恐低呼著:「雲……雲長老?」

-------------------------------------

夏雲卿和葉孤鳴一前一後邁進監牢,一路上夏雲卿一直觀察葉孤鳴的一舉一動,想看看這個男子究竟是真木訥,還是假仗義。

二人依次走過每間牢房,由牢頭點名,從牢房裡把囚犯叫出來,再由夏雲卿會當衆宣佈:這個人即將被無罪釋放!

每個囚犯聽到自己被釋放的一刻,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直到葉孤鳴從懷中掏出銀兩相贈,他們才如夢初醒。

重獲自由又有了銀兩,大家全然忘了這麼多日子裡受到的委屈,立刻喜極而泣,連忙下跪磕頭拜謝。

待二人訪遍二十間牢房,送走了數十名,無辜被囚禁的牢犯之後,夏雲卿又親自將葉孤鳴送出府衙。

經過這一路的觀察,夏雲卿發現:牢獄中的犯人看到葉孤鳴,並冇有露出恐懼或驚訝,而葉孤鳴見到這些人也始終神色如常。

此,夏雲卿將葉孤鳴暫時排除在疑犯名單之外。

他回到書房簡單收拾了一下,又出了門,發現小嬋仍站在門外下,表情凝重、徘徊無措,仿若在等著自己。

夏雲卿提步走了過去:「小嬋,你怎麼不回家去?」

小嬋似乎被嚇了一跳,全身一抖,轉過頭看到來者是夏雲卿,才微微鬆口氣。

她翩翩福身:「夫人交待的事,小嬋冇做好,便不敢回去!」

夏雲卿略一沉吟,又問道:「剛纔葉孤鳴在的時候,我見你神色有異,說話欲言又止。說說吧,東陽又怎麼了?」

小嬋微微歎口氣,無奈地說道:「老爺,奴婢剛纔見到有外人在,就撒了個謊,還望老爺寬恕。其實是傍晚的時候,東陽少爺一直在發脾氣。夫人實在勸不好,又氣得胸口疼,便要我來請老爺回去……!」

聽到這話,夏雲卿臉色一沉。

他帶著小嬋趕回家,卻並冇有急著去見兒子,而是小嬋走到自家的田地裡。

夏雲卿負手站在田地旁,眺望著尚且參差不齊的稻田,麵色晦暗不明。

秋風掠過,田野明淨。池塘的積水又深又清,草中蟲兒唧唧鳴叫,發著冷光的螢火蟲在斜徑上低飛。

小嬋站在他的身後,看著同樣的風景,卻有著不一樣的心境。

她畢竟隻是一個妙齡少女,看到這樣愜意的景緻,心中想著:若這一刻是和相愛的人在一起,那該有多美妙!

耳邊忽然傳來夏雲卿難得柔和的聲音:「去把他帶過來吧,我在這裡等他。」

小嬋回過神來,立刻盈盈福身,翩然離去。

不出片刻,小嬋便帶著一位二十多歲、濃眉大眼、麵寬唇厚的男子走過來,來者正是夏雲卿的兒子夏東陽。

嚴格來說,他並不是夏雲卿的長子,但他卻是夏雲卿唯一存活下來的兒子,是夏夫人年近四十歲纔有的孩子。

夏東陽走到父親的身旁,拱手一揖:「父親,叫孩兒來此可否有事要教導?」他的語氣雖然恭敬,卻能聽出有一絲慍怒和不滿。

夏雲卿轉過頭來,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聽說你今日心中不快,鬨得你母親都病了?」

夏東陽知道自己父親的嚴厲,此刻他又驚又怕,連忙低下頭去,不敢答話。

夏雲卿知道自己平日裡管得甚是嚴格,讓兒子對他既敬又怕,自然不敢說出自己心中的不滿。儘管他根本不用問,就已經猜到兒子心裡在想些什麼。

夏雲卿長歎一聲,娓娓說道:「父親曾貴為朝中重臣,生你的時候便已是四品大員。你自小錦衣玉食已然成了習慣,便認為生活本就該如此!

可如今父親遭到貶職,你和你母親隨我從盛京到了此處。

雖然靈州也是人傑地靈的好地方,可父親卻成了一個七品芝麻小官,生活大不如從前。你從未過過這樣的日子,有些抱怨也是在所難免。

你不說,為父的心裡也明白,我不會怪你!」

父親這一番發自肺腑的話,讓夏東陽鼻子一酸,險些流下淚來。

他此刻內心有著數不清的委屈,生怕一張嘴,就會忍不住抱怨。

夏雲卿昂著頭眺望遠方,幽幽說道:「還記得你小的時候,父親給你講過的《莊子》中鵷雛與貓頭鷹的故事嗎?這朝中的許多大臣,都是掌握權力和富貴,不肯撒手的貓頭鷹。

卻不知,其實他們視如珍寶的東西,不過是一隻腐爛的老鼠而已。而為父呢,卻隻想做那非梧桐不棲、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的鵷雛!」

夏東陽聞言輕哼一聲,覺得父親有些妄自清高,便不屑道:「難道父親忘了枯魚之肆嗎?我們現在這種窘迫的生

活,正如被困在車轍中的那條鮒魚。

其實隻要您動一動手指,找一找以前的關係,我們便有了那一升足以救命的水!可您非要妄自清高,總想著去開鑿運河、引江水來救。那時我們怕是早已餓死、渴死了!」

話說到此,夏東陽覺得心中酸澀,竟蹲下身子哭出聲來。

夏雲卿並冇有責罵他。

他不能要求,一個在父母寵愛中長大的孩子,能理解隱忍的含義。也不能讓一個生活優越的人,立刻就學會吃苦。

夏東陽此刻更需要的是希望和勇氣,在夏雲卿不能再保護他時,他還有活下去的能力!

心念至此,夏雲卿歎了口氣,挨著夏東陽一兜長袍也坐下來。

抬頭仰望天空,隻見那黑絲絨般的天幕上,隻有幾顆閃爍的星星忽明忽暗。

深秋的寒夜裡四下一片寂靜,隻能聽見寒風吹動落葉發出的細碎之聲。

夏雲卿忽然抬起手,指著眼前的這片田野:「東陽,你看咱們眼前的這片田野,他就是為父留給你的財富和希望!」

夏東陽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看向田野,輕哧一聲:「不就是一片稻田嗎,無非就是到了開春時,會長出麥子來。父親是想讓兒子以後,做一個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嗎!」

夏雲卿的目光明亮,故作神秘地低聲說道:「這是為父的一個大秘密!是一個連你娘都不知道的秘密。本來想著臨終之前再和你說的,可我覺得,現在是時候告訴你了!」

聽到這話,夏東陽突然來了興致,正如每個人都會對秘密好奇一般。

「莫非是這稻田下麵,還有什麼寶貝嗎?」他立刻追問起來。

夏雲卿哈哈一笑:「不虧是吾兒,真是聰慧!實話告訴你,這地下埋藏的,都是為父為官多年來的積蓄,足夠你這輩子用的!」

夏東陽將信將疑看著父親,奇道:「此話當真?我們來這裡不過幾個月,您是什麼時候藏進去的啊?」

夏雲卿也不說話,隻是站起身子,走到田裡徒手挖了一陣。趁兒子不備,他從懷中拿出一錠銀子放在手上,又得意洋洋地走回到兒子麵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