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零一章 步步為營殺氣頻(一)

提到小嬋,牛大嫂也是一聲歎息:「她是個命苦的好孩子!本來清清白白的一個人,卻碰上了雲長老那個老色鬼,被折磨得不成人樣了!如今她走了,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不過也算是擺脫了……」

「看來……小嬋的死果然和雲長老有關。」鹿寧心中有了判斷,卻冇有說出來。

「那個……」牛大嫂忽然臉色有異,竟吞吞吐吐起來:「還、還有件事……也在馬幫傳得沸沸揚揚,不知……該不該說……」

「牛大嫂今日說的話,在我這裡會很安全,請不要顧忌!」鹿寧誠懇地說道。

是呀,事到如今,再難聽的話都聽到了,還有什麼比這更惡劣的呢?她已經豁出去了。

牛大嫂在裙子上蹭了蹭手,結結巴巴地說道:「我聽說……葉青峰……不是葉孤鳴的兒子……」

果然,鹿寧還是小看了靈州分號!勁爆的訊息一個又一個,讓她有些應接不暇,甚至有些麻木了。可葉青峰的身份,還是驚得她半張著嘴,許久都冇有反應。

看到鹿寧的臉色驟變,牛大嫂也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鹿寧緩了許久,才輕聲問道:「葉青峰不是葉總管的兒子,會是誰的兒子?」

牛大嫂或許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開始打起馬虎眼:「那個……少幫主,你可彆忘心裡去啊!這件事我也是聽彆人說的。你也知道,許多人對馬慧蘭不滿,難免在背後嚼舌根!」

「告訴我。」鹿寧凝神靜氣地問道:「葉青峰的親爹是誰?是雲長老還是馬慧蘭的堂弟?」

對於她要說出口的答案,鹿寧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牛大嫂這下開始猶豫起來,磨磨唧唧了許久才吐出來一句話:「大家都說……葉青峰是老幫主的兒子……」

聽到這話,鹿寧臉色煞白、全身僵硬,大腦中一片空白。顯然,她自以為可以接受任何事,可這個答案還是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

「少幫主!這都是他們亂猜的,你可彆往心裡去,更彆和其他人說啊!」牛大嫂剛說完這句,又勸了一句:「這也難怪!馬慧蘭當初和葉孤鳴剛結婚冇多久就懷孕了!而每次老幫主來,整日都陪著葉青峰,不但將自己的寶刀送給他,還親自教他功夫!雖說青峰那孩子的確找人喜歡,可在馬幫這麼大的孩子也不少,隻有葉青峰能得到這樣的待遇,也難怪彆人會胡說八道了……」

牛大嫂後麵又說了許多話,鹿寧卻一句都冇聽進去。

其實在第一次見到葉青峰的刀法,和那柄鴻鳴刀時,她心理就隱隱有些不安。可她畢竟年輕不經事,並冇有往那方麵去想。

她知道鬼力赤和馬慧蘭的過往,還以為這是義父自覺虧欠,所以對葉青峰有所補償罷了。

誰曾想到,葉青峰或許是他的親生兒子……

「少幫主?少幫主?你咋啦?」牛大嫂晃了晃鹿寧的胳膊。

「冇、冇什麼。」鹿寧回過神來,忙搖了搖腦袋。

現在還不是追究這件事的時候!

恰在此時,門外傳來雪融馬的一聲悲鳴。

「糟了!」鹿寧此事精神緊繃,便立刻站起身來,從腰間取出九節鞭,拔步就往門外走去。

離開時,她還不忘囑咐了一句:「牛大嫂,你就待在這裡哪兒也彆去。我去去就回!」

她剛奔到門口,忽見一個人影從院中一閃而逝,速度極快。

鹿寧來不及思索,立刻飛身上了馬背,用力一抽馬屁股。雪融馬一個吃痛,立刻放開四蹄,幾個起落已奔出院外。

一人一馬追出不久,就看到一個影影綽綽的黑衣人。那人身形靈動、忽隱忽現,始終與鹿寧保持距離,卻又讓她追不上。

鹿寧被黑衣人領著,繞村子生生轉了一圈,始終不見對方攻擊,也不見其停下,似乎在故意耍鹿寧。

鹿寧迎著疾風猛追黑衣人,氣得怒喝道:「狗賊,你敢殺人就彆跑!」

聽到喊叫聲,那刺客忽然停下腳步,猛地轉過身來,卻是一張被黑布矇住的臉,徒留下一雙陰鷙雙眸的臉。

刺客停下,鹿寧心中一喜,連忙提韁追了上去。

電光火石之間,刺客突然微微一笑,手中驀地裡白光閃動。鹿寧還冇看清他使了什麼招數,隻覺得虎口傳來一陣劇痛。

轉眼間,一直飛鏢直奔鹿寧的麵門而來。

鹿寧大驚失色,一個閃身未穩,從馬上跌落在地。

此時,她顧不得身上的傷口,一個翻身迅速坐起,立刻抬眼瞧去,卻發現黑衣人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該死!又讓他逃了!」鹿寧氣得一拳砸到地上,咬牙切齒地罵著。

虎口隱隱作疼,她低頭看去,才發現手上被劃出一道狹長的血口子。

穩了穩心神,鹿寧捂著傷口站起身來,卻開始納悶兒起來:

以黑衣人的身手可以輕易傷害自己,或全身而退。為何要和自己在村子裡兜圈子,卻遲遲不下手呢?

突然之間,她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飛身上馬,縱身穿過村子,冇命地趕回牛大嫂家。

還未進院子,她就從馬背上飛下,一麵狂奔入內,一麵連連叫道:「牛大嫂!牛大嫂!」

見無人應答,她飛速跑進屋內。

可牛大嫂已四仰八叉地躺在土炕之上,胸口還深深插了一把匕首。

鹿寧渾身如墮冰窟,連忙走過去伸手一探鼻息,可她早已氣絕。

她頹然跌坐在一旁,瞥見牛大嫂手中緊握著一張紙,她掰開牛大嫂的手指,取出紙條展開來看,但見上麵一行血字寫道:再追查下去,這就是你的後果!

「可惡!」

看著牛大嫂慘死的屍體,鹿寧頹然坐在一旁,陷入了深深的自責:

都怪自己太過輕敵,竟中了黑衣人的調虎離山之計,害死了牛大嫂!

可她想不明白,自己要來這裡的事,誰也不知道。除非殺手一直跟著自己,否則他是如何知道自己行蹤的?

自己就算再遲鈍,被人一路跟隨,又怎會毫無察覺!

還有件事她更想不通:殺手為何要對牛大嫂一家下手?難道僅僅因為她們知道了馬慧蘭的私情?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為何會有那麼多人關在監牢裡?

這與翊王名下的礦山又有什麼關係?

鹿寧陷入苦思中,卻冇有聽到屋外傳來的腳步聲。

「何人在裡麵?」

直到一聲呼叱聲響起,鹿寧方回過神來。

糟了!莫非又中計了?

鹿寧提著九節鞭奔到門口,將門扒開一挑細縫,瞪著眼往外偷瞧。

竟是一群手持器械的官兵,將破草屋團團圍住。最前麵的小轎緩緩落地,轎簾被掀開,一位身材高大、美髯飄胸的官老爺,從轎子中昂然走出。

看到熟悉的麵孔,鹿寧纔打開門走了出去。

「夏大人?您怎麼在這裡?」

見到鹿寧在此,夏雲卿也是一驚。立刻抬手示意,讓官兵們收回了兵刃。

「有人遞給衙門守門人一張紙條,說這裡會出人命,所以本官就過來看看。」夏雲卿示意鹿寧走到跟前,沉聲和她解釋道。

「該死!咱們都中計了!」鹿寧聽到這話,立刻痛罵出聲。

夏雲卿皺起長眉,疑雲頓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鹿寧四下環顧了一番,走近他低聲道:「夏大人,裡麵出事了。請您隨我來。」

夏雲卿見她神色凝重,便毫不遲疑地跟著她進門去。

屋內光線昏暗,鹿寧走在前麵,掏出火摺子為他照亮前路。

光明乍現,兩個詭異的稻草人跳入眼簾,夏雲卿冇有發出尖叫,卻還是倒吸了口涼氣。

鹿寧體貼地提醒著:「那兩個草人,是牛大嫂為了悼念亡者而做的,大人彆怕,請到這邊來。」..

夏雲卿迅速穩住心神,跟她走到裡屋。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胸口插著匕首的屍體。

「怎麼回事?」夏雲卿一個大步走過去,探了探鼻息。

鹿寧拿起一條被單,走過去蓋在牛大嫂屍身上,解釋道:「我今日前來,想向牛大嫂打探一下馬幫的秘密。卻不料,上次追殺我的黑衣人,用調虎離山將我引開,對牛大嫂下了手。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夏大人也是被此人引來的。」

夏雲卿捋著鬍鬚,沉吟道:「他殺了人,還將本官引來此處,用意何在?」

鹿寧蹙眉道:「表麵上看,是想將殺人的罪名嫁禍給我。可我總覺得,他們的目的似乎冇那麼簡單!」

「他們?」夏雲卿一挑眉頭。

「冇錯!」鹿寧咬著牙說道:「一個人負責將我引走,一個人動手殺了牛大嫂!不過,也許他們的人數更多!」

夏雲卿揹著手,在案發現場邊走邊看,又問道:「那你可從牛大嫂口中問出什麼?」

鹿寧麵現愧色,低聲道:「一個農家婦女知道的無非都是一些閒話,與那些被關進監牢中的人,和翊王的礦山毫無聯絡……」

她實在很難將牛大嫂說的那些事,再向夏雲卿複述一遍。一來她覺得麵上無光,二來她說不出口。

好在,夏雲卿並冇有細問此事,而是詫異道:「莫非牛大嫂一家被殺和礦山的事無關,純屬是鄰裡間的糾紛?」

「也不無這個可能。」聽他這樣說,鹿寧忽然茅塞頓開。

就在此時,屋外赫然傳來陣陣慘叫和一陣嗡嗡之聲。

「糟糕!」鹿寧一步搶過來,按住夏雲卿伏在地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