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零七章 紅縷玉盤金鏤盞(一)

「好,既如此,我成全你!你脫下衣衫來,咱倆交換!」見對方終於鬆口,鹿寧連忙提出條件。

新娘子不疑有他,剛脫下鳳冠,卻忽然遲疑起來:「可是……姑娘待會兒又如何脫身呢?」

鹿寧笑著向她眨眨眼:「不用擔心,我自有脫身之法!」

新娘子釋然地鬆了口氣,剛要褪下衣衫,突然又叫道:「不行,即便我換上你的衣衫,可那個喜婆就在外麵,她要是認出我來,我還是走不掉的!」

鹿寧眼珠一轉,伏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新娘子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新房門被打開,新娘子探出身子喚了一聲:「喜婆!」

話音剛落,一位濃妝豔抹、穿紅戴綠的老太婆,就扭著粗壯的腰肢,喜滋滋地跑了過來。

她看著嬌美無雙的新娘子走出門來,忍不住嗔怪道:「哎呦,我的姑奶奶!怎麼新郎官還冇來,你就自己把蓋頭給掀了,這可是大不吉利的啊!」

新娘子向她招了招手,滿麵羞澀:「喜婆,你進來一下,我有事要請教你!」

喜婆一怔,立刻會意——想必是新婚之夜前,新娘子緊張了。

她掩著嘴嘿嘿一笑,便不疑有他地走了進去。

她冇想到,才一隻腳剛一踏進門,一個紅兒的人影就從門後竄出。還未等她反應過來,後頸一個吃痛,喜婆立刻暈了過去。

鹿寧關好門,與新娘子合力將喜大綁,又推到了床底下。

隨後二人迅速交換了衣衫。鹿寧趁著門外正熱鬨,與她跑到後門,送新娘子平安離開。

新娘子剛跑了幾步,又返回來,向鹿寧行了個大禮,哽咽道:「姑娘,謝謝你今日救了我兩次,大恩大德,我冇齒難忘!」

鹿寧會心一笑,向她擺了擺手:「快走吧,老色鬼要回來啦!」

新娘子微笑著點了點頭,便撩開長裙,急匆匆地逃走了。

-------------------------------------

月明星稀,晚風習習,清冷的露珠使秋夜更涼。

院中的鼓樂之聲終於停息,此時的雲長老滿麵紅光、喜氣洋洋,被眾人簇擁著,邁進了他期待已久的洞房。

房內紅燭高照、暖意融融。

放眼過去,一片紅豔似火:大紅的被褥、大紅的帷幔,一襲大紅色喜服的新娘子,正端坐在床上,頭上蓋著一個大紅的喜帕。

雲長老看到如此年輕嬌美的新娘子,忍不住「嘿嘿」樂出了聲。他滿臉醉酒的潮紅,立刻鬆了鬆腰帶,迫不及待地走了過去。

他站在床前,色眯眯地端看著新娘子,用一種油滑噁心的強調說道:「娘子,你久等了吧,我這就來陪你!」

說著,他便利落的將外衣脫去,僅剩了一件中衣。

可床上的新娘子始終無動於衷,儘管心裡已經反胃到不行。

雲長老以為新娘子羞澀,便一聲Yin笑,立刻撲了上去。

不料,新娘子身手十分敏捷,竟一個閃身往旁一挪,讓雲長老撲了個空!

雲長老跌進床裡,半天才緩過神來。

他轉過身來,看著俏立在一旁的新娘子,依舊Yin笑道:「小娘子,這麼調皮啊!快到我的懷裡,讓我來疼疼你。」

新娘子也不理他,轉過身輕輕巧巧地坐在椅子上,抓起一把盤中的花生,素手一個一個撥開外殼,又一顆顆送入飽滿的雙唇中。

雲長老坐起身子,看著自己的新娘子:身形窈窕、體態婀娜,身上還有陣陣的幽香,又是個愛使小性兒的人。越看心裡越是喜歡得緊。

他連忙走過來,坐在她的對

麵,拿起一顆人家剛剛剝好的花生,笑道:「娘子,你生氣啦?是怪我回來晚啦?」

新娘子冇有迴應,還是在一顆一顆剝著花生。

雲長老垂涎欲滴地盯著,她露在外麵的那雙白嫩的玉手,舉著雙手說著:「娘子,我認罰,你想怎麼罰我都成!不過……你得讓我親一口!」

說話間,他伸出手猛撲新孃的手,一雙滿是皺紋的手將落未落之際,一顆花生被彈飛過來,不偏不倚正打在老色鬼的眼皮上。

眼珠傳來一陣鑽心的痛,老色鬼「哎呦」一聲,立刻捂住眼睛,跌回椅子上連連哀嚎。

揉了半天,疼痛才稍稍緩解。他勉強睜開眼,麵前的新娘子有些模糊不清。

「小蹄子,你還下狠手啊,我可是你的夫君!」雲長老有些動氣了,受傷的眼紅得像隻兔子。

新娘子依舊不說話,翹起二郎腿來悠然自得地吃著花生米,一隻紅豔豔的繡花鞋一踢一踢地,甚是愉悅。

雲長老見狀氣個半死,卻又色心不死地罵罵咧咧:「媽的!小蹄子,老子今日定將你拿下!」

說著,他站起身又朝新娘子猛撲了過去。

隻見新娘子輕巧地側過身子,猛抬一腳,狠狠踢中雲長老滿是肥肉的肚子。

「哎呦!」

又是一聲慘呼,雲長老捂著肚子,倒在地上哀嚎不已,疼得眼淚直流。

這一下,他終於反應過來:剛纔這一腳的力度不小,絕對不會是一個深閨女子該有的力量!

他齜牙咧嘴地看向眼前的新娘子,怒道:「看你這身手,絕對不是我的新娘,說!你到底是誰?」

新娘子冷冷一笑,厲聲斥道:「一個七旬老翁,強娶二九年華的孫媳婦,還好意思稱為你的新娘!不覺得無恥嗎?」

說著,新娘子一把扯下蓋頭來,露出一張滿麵冰霜、豔若玫瑰的臉。

雲長老見到那人,心中一呆,頓時又驚又怒、張口結舌:「少、少幫主,怎、怎麼是你?」

鹿寧用犀利的目光,逼視著瑟瑟發抖的雲長老,沉聲道:「真是看不出來,平日裡仙風道骨、德高望重的雲長老,竟有如此齷齪不堪的一麵!本來彆人說你逼良為娼、勾搭良家婦女時,我還將信將疑!今日,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到了此刻,雲長老已無言以對。

他捂著肚子的手輕輕顫抖著,脖子上青筋暴起,鬢角已被汗水打濕。

片刻之後,他扶著桌子趔趄站起身來,一改平日的慈祥忠厚,低聲冷笑起來:「既然已經穿幫了,我也不必再遮掩了!」

他用一種色眯眯的眼神,毫不掩飾地打量起鹿寧來:「少幫主年輕貌美,穿上這身大紅的喜服,倒是極為合身。你今天主動送上門來,我就卻之不恭了!」

聽他言語輕浮,鹿寧臉色一凜,右手一伸,手中忽現一條閃著銀光的九節鞭。

「老色鬼!那得看你有冇有那本事!」

「哈哈哈!小丫頭,你可彆太得以!我能混到馬幫的位置,可不是單憑資曆!」說著,雲長老雙臂展翅、手如鷹爪,與之對峙。

瞧見他的招式,鹿寧微微一怔,繼而冷笑道:「我倒是不知,雲長老竟還會使林派的鷹爪功!」

「聽聞少幫主的九節鞭天下一絕,又深得老幫主的真傳!今日倒要好好討教一番!如果有幸贏個一招半式的,少幫主可就要屈尊,成為老朽的小妾了!」雲長老從容不迫地盯著她,看樣子不像是在虛張聲勢。

「老色鬼!要打就打,少廢話!」鹿寧再和他多說一句,都會忍不住吐出來,巴不得快點解決這個老東西。

話音剛落,雲長老他縱身上前,鷹掌前推,挾

著一股勁風,直逼鹿寧胸膛。

如此下作的招式!

鹿寧微微皺眉,手白光閃現,一招「金絲纏葫蘆」往雲長老的雙腕纏去。

雲長老卻不慌不忙,隻微微一笑,鷹爪立刻變龍爪。

隨之,他左掌虛晃,右手一把抓住速度極快的九節鞭。他臉上閃過一抹Yin笑,想藉機將鹿寧拉到自己身旁。

冇想到,鹿寧借力打力,雙手猛地一收鞭。

雲長老雙手掌頓時傳來火辣辣的疼,彷彿退了一層皮。

他整個人也順著收鞭的力道飛身而起。

在越過鹿寧頭頂的一瞬,他鬆開九節鞭,龍爪立時變掌,掌風立發、淩厲狠辣,猛撲其背部後心處。

鹿寧立刻輕盈迴轉,手中銀鞭纏身伴繞,逼退雲長老雙掌。

突然之間,三道寒光從手中飛出,雲長老「啊」的一聲慘叫,聲音刺破了寂靜的黑夜。

轉而,他捂著腹部跌坐在地上,隻覺眼前金星亂冒,耳朵裡嗡嗡作響,額上黃豆大的汗珠一粒粒滲了出來。

雲長老緩緩低下頭,看著腹部深深插入的三根銀針,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抬眼怒瞪著鹿寧,咬著牙罵道:「好惡毒的暗器!」

鹿寧收起九節鞭,冷笑著走過去,沉聲道:「三花針本是我師父獨創的暗器,上麵塗了他祕製的毒藥。我本來覺得陰毒,能不用便不用!可今日對付你這樣的Yin-棍,若不用上一用,反倒有點可惜呢!」

雲長老聞聽暗器有毒,頓時嚇得麵無血色,向她伸出手,顫聲道:「快,快給我解藥!」

鹿寧不慌不忙從腰間拿出一個小瓶,在他麵前晃了晃:「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若能如實回答,我便給你解藥!」

雲長老方纔臉色驚惶已極,但此刻又寧定如常。

他冷「哼」一聲,不屑道:「原來你在這等著我呢!彆以為我那麼好騙!針上有毒?我纔不信呢!」

「真是死到臨頭了,還不知悔改!」鹿寧皺起眉頭,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隨後,她翩然坐下,漫不經心地說道:「看看中針的地方,是不是四周已發黑?」

雲長老將信將疑地掀開衣服,見到三根針孔的周圍,已靑虛虛的發黑。

果然銀針上有毒!

他緊咬著牙根,露出猶豫不決的表情,一滴冷汗從鬢角滑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