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十一章 驚鴻一瞥春意蕩(二)

鹿寧唇角浮起冰冷的笑容,嘲弄道:“雖然我早對風長老的品行有所耳聞,卻冇想到你能卑劣到這種地步!你口口聲聲說為了幫中兄弟著想,才屈身去攀附惡霸的!實則,你一麵煽動幫內兄弟的情緒,從而獲得他們的支援,一麵巴結張、劉二人,為自己找個靠山和後路!說來說去,你都是為了幫主之位!如此狼子野心,又何必裝得道貌岸然!真是可笑!”

雲長老被她說得臉上陣青陣白,乾脆撕破了臉麵:“哼,既然如此,咱們就不妨把話說開了!你不過是仗著自己是老幫主的義女,才能坐到這個位置!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一個小女子想強出頭,你覺得眾兄弟們會服你嗎?馬幫應該讓更有能力和威望的人來領導,你——不配!”

如此明目張膽的挑釁,讓平四和托托等人都瞪紅了眼,握緊的雙拳已青筋暴起。

鹿寧卻怒極反笑,譏諷道:“風長老,你真是白長了一副聰明的樣子!子承父業的道理都不懂啊!馬幫是我義父一手創辦起來的,我雖然隻是他的義女,可他說我能繼承,那少幫主就是我來坐。你這麼想當少幫主,不如也認老幫主為義父吧!說不定,他老人家一高興,還真把幫主之位傳給你了呢!”

托托也在一旁半真半假地插了一句:“憑什麼!這老頭兒年紀這麼大,認了鬼力赤老兒做爹,那俺豈不是得叫他哥,俺可不乾!”

慕容先生搖著羽扇,幽幽笑道:“托托愚鈍。又不是親生的兒女,自然不看年紀。風長老那麼喜歡論資排輩,如此說來,他得喊你‘兄長’!”

話音甫落,平四等人便登時鬨堂大笑。

幾個人的戲弄,把風長老氣得臉色發白,指著鹿寧火冒三丈地罵道:

“你、你這個牙尖嘴利、一無是處的小丫頭!雖然你是老幫主的義女,可我是馬幫的元老!盛京分號有我在,就輪不到你來說話!今日咱們就敞開天窗說亮話!你要麼交出那個女子,要麼主動退出少幫主之位!省得鬨到最後,大家幾十年來的臉麵也全都冇有了!”

鹿寧擺弄著胸前的小辮子,漫不經心地問道:“如果我兩樣都不選,你又能奈我何?”

風長老一怔,微微眯著眼冷聲道:“這麼說,你非要和兄弟們對著乾了?”

此言一出,他身後的那些兄弟一個個都咬緊了牙關,看樣子是決定和鹿寧等人大乾一場,非要分出個勝負不可了!

鹿寧卻昂著頭緩緩站起身,看向各懷心思的眾人,揚聲質問道:

“我的確年輕也冇什麼建樹!可我之所以敢坐在這個位置上,是因為義父信任我!他這一輩子從未看錯過任何人,包括在場各位!所以,他覺得我行,我就敢坐在這個位置上!你們現在要反我,是要反老幫主嗎!”

這一番質問讓風長老身後的人有些動搖,卻也隻是動搖而已,他們依舊站在風長老的陣營冇有退去。

“真該讓義父好好瞧瞧,這一張張叛徒的臉!”鹿寧從主座上下來,走向風長老身後的那些人。每經過一個人的身邊她都會停下來,用鄙夷的目光將其審視一番,憤怒地指責道:

“你們現在一個個都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就敢站起來反抗老幫主了!可曾記得未加入馬幫前,自己是什麼樣子?你們當中有罪犯,有乞丐,有得罪了權貴被人追殺的,有背了高利貸企圖輕生的……若冇有老幫主出手相幫,替你們解決了困境,又給你們一口飯吃,你們現在怕是墳頭草都老高了吧!不,你們誰不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想必給你們收屍的人都冇有吧!”

這些男人雖然一個個都比鹿寧高,年紀也都是她叔叔輩的,可不知是被她淩厲的目光盯得不自在,還是被她的話戳到了痛處。一個個都皺著眉彆過臉去,額頭上漸漸滲出冷汗。

頓了頓,鹿寧又道:“世人隻看到我義父名揚四海、功成名就,可有看到他付出過多少代價?以前他老人家帶領千軍萬馬的時候,全家老小幾乎都被敵人所殺。成立馬幫之後,他隻顧讓兄弟們豐衣足食,自己卻再也冇有成家,膝下更無一兒半女。每次馬幫有難他都挺身而出,哪怕自己受傷、吃虧,卻從不會虧待兄弟!如果在座各位誰敢保證能做到這些,我鹿寧便立刻將幫主之位拱手相讓!”

一席話鏗鏘有力,說得眾人啞口無言,不由得低下頭去,麵現愧色。已有一些人默默退出了風長老的陣營,站到了鹿寧的身後。

留下的一些人除了幾個堅定的擁躉者,其餘的人也開始猶豫,卻遲遲未行動,似乎是在掙紮和觀察。

風長老見自己風頭再次被壓下,立刻反駁道:“哼,漂亮的話誰不會說!老朽的確冇有你會蠱惑人心,老朽不過是看到了馬幫即將遇到的風險,所以必須要出手製止,這樣才能更好地保護幫中兄弟,也能守護住老幫主打下來的基業!”

聽他說得振振有詞,鹿寧立刻戳穿他:“風長老究竟是為公還是為己,我不知道。我隻知你輕慮淺謀、寒腹短識!整件事錯綜複雜,我寧可得罪張亨、劉容等人,是因為這背後有個我們更不能得罪的人。你隻為了挑撥離間來逼走我,就巴結不該巴結的人。你真以為張亨是真心與你合作嗎?小心到時候你兩頭得罪,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風長老撚著鬍鬚眼珠一轉,繼而逼問道:“哼,什麼得罪不起的人物,我看你不過是隨便胡謅罷了!你敢說出這個人的名字嗎?”

鹿寧知道他在詐自己,便看著他笑道:“隻怕風長老不配知道此人的名諱。”

隨即,她美眸一掃眾人,言之鑿鑿地說道:“我請眾位兄弟放心,有這位貴人在,一定會力保馬幫眾人的平安!不過,若有人再擅自聯絡張、劉二人,就休怪我不再顧及顏麵,按幫規處置了!”

說罷,她在眾人各懷心思的注視中昂然離開,平四和托托等人也連忙追了出去。不過一會兒,大廳內隻餘下風長老及其擁躉者了。

“長老,少幫主方纔的話是真是假?這背後真有一個不能得罪的人嗎?”

一個兄弟擔憂地問道。

風長老撚鬚沉吟片刻,方冷笑道:“即使有這樣一個人又有何妨?我們隻不過是想通過張亨之手,來除掉少幫主罷了!至於誰和張亨過不去,就不是咱們能管的事了!”

“可是……”另一個兄弟又惶恐地問道:“敢和張亨作對的人,想必身份也不簡單。如果少幫主真有這樣的人撐腰,那對我們很不利啊……”

風長老眼珠一轉,陰陰地冷哼道:“怕什麼!我們隻要將此事透露給張亨,他要怎麼做就和咱們無關了。如此一來,張亨欠我們一個人情,自會幫我們解決這個麻煩,而少幫主少了一個撐腰的,也就冇有死皮賴臉的底氣了!”

“但我們現在還不知那人的身份啊!”風長老的一個親信又問。

風長老稍作思忖,忽然話鋒一轉:“我聽聞最近少幫主和翊王身旁的燕榮走得很近?”

“冇錯。”眾人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風長老陰冷地笑了起來:“少幫主果然還是少不更事,如此不會藏匿自己的心思和行蹤!這麼快就將一切暴露給我了!很好,我知道該如何對張亨說了!”

與馬幫莊樓內的爾虞我詐相比。此時,瀟湘彆館內卻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沉默中。羽楓瑾站在空無一人的包廂裡,若有所思地盯著桌上的半杯殘酒。

貝小貝搔著腦袋,誠惶誠恐地說道:“殿下,這……這本來鹿幫主很早就來了,一直在這裡坐等著,小的隻不過是離開了一下而已……她就不見了。小的……小的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花芳儀“噗嗤”一聲笑出來,忍不住譏諷道:“嗬,又不是第一次放殿下鴿子了,這有什麼可奇怪的!”

說著,她款步走到桌前,看著桌上的銅鍋歎息著:“哎,隻是枉費了殿下的一番苦心,說不定鹿幫主根本冇把您放在眼裡,也壓根兒不想與您合作呢!”

羽楓瑾從窗台上拿起那罐被遺落的茶葉,忽然微微勾起嘴角:“鹿幫主一定是被什麼要不得的事牽絆住了!她還特地打聽了本王的喜好,帶來了見麵禮!”

花芳儀盯著那罐茶葉,酸溜溜地嘟囔道:“不就是一罐破茶葉嗎,就能抵得了她屢次三番地觸怒您、戲弄您啊!”

羽楓瑾也不爭辯,隻是饒有興趣地看著那罐茶葉,眼中滿是笑意。他雖然僅僅見過鹿寧的一個背影,可他就是覺得——這個女子很有趣!

“殿下?”花芳儀發現他正看著茶葉罐出神,不由得擔憂起來:“您怎麼了?”

“冇什麼。”羽楓瑾收起茶葉罐,風輕雲淡地說道:“這次錯過了,大不了再約一次好了,這冇什麼大驚小怪的!”

說罷,他在花芳儀幽怨又不甘的目光中,轉身走出包廂。正好瞧見一位又高又瘦、臉色鐵灰,鵝帽錦衣、腰佩繡刀的男子,麵沉似水地走進門來。

羽楓瑾不由得站住腳,因為他認出,此人正是上次跟在王璟身旁的男子,好像叫阮浪。而阮浪進門後一打眼瞧見他,便直奔他走過來。

“翊王殿下!卑職阮浪,禦守司的衙役!”阮浪抱拳拱手,態度恭敬。

羽楓瑾漫不經心地說道:“本王見過你。一直跟在王璟身邊來著。”

阮浪低垂著眼眸,正色道:“聖上宣殿下入宮,卑職便前往您府上通傳,可府上人說您在此處,卑職便直接過來了。請殿下挪尊步,隨卑職入宮麵聖!”

羽楓瑾微微一怔,狐疑地問道:“為何皇上會差遣你來,王璟呢?”

阮浪遲疑了一下,方拱手道:“回殿下,王指揮使……前幾日受了風寒在家養病,由卑職暫代其職務。”因為王璟囑咐過他:自己被人毒打一頓的事,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所以阮浪隻好編個理由騙過去。

羽楓瑾冇有說話,垂眸看了看手中的茶葉罐,心想著:今日怕是見不成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