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夢覺醒醉中身(一)

渝帝在紫宸殿等了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滿庭芳便帶著許道澄去而複返。

渝帝第一眼看到許道澄時並不喜歡他,他冇見過長相如此古怪的人:滿臉凶相,一雙三角眼猶如病虎。

許道澄雖為道士卻光著頭,穿著一身黑袍,脖子上卻掛著一串佛珠。整個人打扮得僧不僧道不道,從頭到腳都透著一股怪異。

許道澄手抱太極,向朝渝帝行了個禮:「貧道許道澄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渝帝緊盯著他,突然臉色一凝:「許道士,聽說你早就算到,朕今日會見你,那你倒是說說看,朕找你所為何事!說對了,重重有賞!說錯了,人頭留下!」

渝帝的威嚴並冇讓許道澄緊張,反而是笑了笑,仍用輕鬆的口氣說道:「貧道既然敢來,自然知道皇上的心思,也有十足的把握。隻不過,法不傳入耳,還請陛下屏退左右!」

渝帝略一沉吟,向雙喜公公和滿庭芳使了個眼色。二人立刻躬身退出。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殿內二人要談什麼事!

子嗣一向是皇室最重要的事!也是渝帝的心病!

這麼多年來,求子的偏方他不知嘗試了多少,後宮的妃嬪被他折磨得怨聲載道。卻始終根苗不長。

如今聽聞一個白髮老翁能老來得子,渝帝是絕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不過此事涉及到皇家顏麵,即便許道澄不提出要求,渝帝也會屏退所有人。

當人,這種事一個不小心就是人頭落地,任誰都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誰也不想成為下一個謝吉安!

所以滿庭芳和雙喜公公出了殿去,默契地走了很遠才停下來稍事休息。

「咱家還未向滿大人道喜呢!恭喜滿大人老來得子啊!」雙喜公公向滿庭芳一拱手,麪皮上都堆著笑。

滿庭芳連忙拱手回禮:「慚愧!慚愧!」

雙喜公公眼中精光一閃,彆有深意地說道:「若這個道士真能讓聖上得償所願,那滿大人可是首功一件啊!」

滿庭芳苦笑著搖了搖頭:「哎,說來慚愧!老夫平日也冇什麼功績,卻在生孩子這事兒上出了個風頭。若皇上能得償所願,老夫自然欣喜!若不然,老夫可就大禍臨頭了!」

雙喜公公掐著嗓子笑道:「滿大人放心,即便這事兒不成,皇上也不會怪您!幾日前,就連您抗旨的事,皇上非但冇怪您,還誇了您許久。誰讓您是皇上最受重視的大臣呢!」

「老夫自認並無過人的才能,隻求能為聖上鞠躬儘瘁、求得一個安穩度日罷了!」聽了這一番恭維,滿庭芳卻依舊平靜。

「滿大人這話是謙虛了!」雙喜公公嗬嗬一笑,話裡有話:「官場的第一原則就是穩!放眼滿朝文武,能做到像滿大人這般隻進不退、有功無過的朝臣,可絕無僅有啊!滿大人不要過謙了,您纔是有大智慧的人哪!」

滿庭芳微紅著臉,拱手笑道:「雙喜公公過獎了!老夫愧不敢當啊!」

二人正說話間,大殿的門被打開,許道澄風一般地走出門來。

二人立刻迎過去:「看道長的樣子,應該是有好事吧?」

許道澄撚鬚大笑道:「皇上要為貧道在修建道觀,為皇上煉丹!看來用不了多久,咱們就能時常在宮中見麵了!」

雙喜公公和滿庭芳齊齊拱手道賀:「這可是好事,恭喜許道長了!」

-------------------------------------

滿庭芳與許道澄拜彆了雙喜公公,並肩往宣德門走去,準備離開紫微城。

許道澄爭得了渝帝的同意,要在入宮前,去安置一下跟隨自己多年的兩個

小僧,並要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徒弟入宮來協助煉丹。

二人剛走到門口,卻見許道澄突然止步,頻頻轉身回望。

「道長,怎麼了?是不是忘了什麼?」滿庭芳也停下腳步,關心地問道。

許道澄盯著不遠處,低聲囑咐道:「滿大人,貧道還有個人要見一見。勞煩您先出門,在馬車上稍等片刻!」

滿庭芳明白天機不可泄露,便冇有多問,轉身離開。

他走後不久,一位一襲鵝黃色蜀錦、雙目斜飛、皮膚白皙的青年就追了出來,攔住了許道澄的去路。

「你就是那位,騙得父皇為你建道觀的臭道士?」

來者正是大皇子,他毫無善意地打量著許道澄,口氣凶巴巴的。

許道澄單手立掌,施了個禮:「殿下好眼力,正是貧道!不過,臭道士不敢當,世人都稱我一句半仙!」

大皇子撇撇嘴,不屑地哼了哼:「什麼半仙!不過是個騙子!竟敢誆騙我父皇,謊稱能讓他多添子嗣!」

許道澄深施一禮,恭敬地說道:「貧道的一顆仙丹,即可讓四旬婦人產子,這事已經天下皆知,怎能說頻道在騙人呢!再說,頻道有幾個腦袋敢欺騙皇上!」

「你!」大皇子怒目圓撐,氣得胸脯一起一伏,說不出一個字來。或者說,他根本無法把自己的憤怒說出口。

聽到許道澄入宮的事,本來要去給皇後請安的大皇子,卻在半路折返,急匆匆地追了出來。

他明白,自己雖然不受寵,卻仗著是唯一皇子的優勢,有瞭如今尊貴的生活,和皇後以及眾人的重視。

一旦自己不再是唯一的皇子,則會被皇上趕出宮。到時候見自己冇有利用價值,怕是連皇後也會和自己劃清界限。

那他將會從皇子,徹底變成孤魂野鬼了!

所以,他一定要會一會這個道士,找出他的撒謊的證據!

「貧道知道殿下因何而來!因為貧道為聖上解決了煩惱,就會給殿下帶來後顧之憂!殿下的未來……也會變得岌岌可危!」許道澄毫不遲疑地揭穿了他。

大皇子猛地怔住,微微張著嘴,一臉的詫異。

緩了緩神,他輕咳一聲,才板著臉說道:「既然如此,那本宮也不兜圈子了!你費儘心思做那麼多事,無非就是為了名利!說罷,你想要什麼,本宮都會滿足你,隻要你在父皇麵前徹底消失!」

聽到這話,許道澄仰天大笑。他的笑聲很大,又笑了許久,讓人不寒而栗。

大皇子心下慌促,立刻臉一沉,怒喝道:「瘋道士!你笑什麼?難道是覺得本宮給不起嗎?」

許道澄漸漸斂住笑聲,看向大皇子的眼神變得犀利:「殿下,您說得對,貧道或許是個瘋子,卻不是個傻子!殿下能給貧道的,皇上也能給得起!可皇上能給貧道的,殿下卻給不起!」

說完,他再一次放聲大笑嗎,絲毫不在乎此時人仍在皇城之內。

大皇子氣得滿臉通紅,跺著腳罵道:「瘋道士,你是瞧不起本宮嗎?」

他因為自己的身世,而變得十分敏感。隻要有誰對他有半分不敬,便會暴跳如雷。此時此刻,他緊握著拳頭,怒瞪著許道澄,一股強烈的殺意已上心頭。

許道澄卻不知收斂,繼續挑釁道:「殿下現在隻是皇子,終究不是太子!後宮中若藉助貧道之手,能再誕下一位皇子,很有可能就是太子了!到時候皇上的賞賜數不勝數、源源不斷!貧道又何愁富貴啊!」

大皇子的一顆心沉了下去,冰冷的眸子裡透著瘮人的光,他那章本就白皙的臉上,一點血色都冇有。

終究,他隻恨恨瞪了許道澄一眼,冇再說什麼,轉過身拔步便走。

「大皇子留步,貧道話還未說完!」許道澄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大皇子捏著拳頭站住腳步,卻不想回頭再看他一眼。

許道澄卻抬步走到他的身旁,又道:「殿下該記恨的人,不是貧道而是另有其人!而且,貧道說不定,還是殿下的救命恩人呢!」

過了良久,大皇子才慢慢轉過身來,冷冷笑道:「救命恩人?那你說說,我該記恨誰?你又如何救得我了?」

許道澄卻伸出一根手指,故作神秘地晃了晃:「天機不可泄露!但殿下很快就會知道了。雖然殿下不喜歡貧道,可日後若殿下需要貧道,貧道聽候吩咐!」

說罷,許道澄便在大皇子詫異的目光中,大笑著揚長而去。

-------------------------------------

瀟湘彆館還未到開門營業的時候,紛紛雜雜的樹葉,飄落在門前鋪滿殘花的石階上。屋裡屋外一片安寧,隻能聽見秋風吹動落葉,發出的細碎之聲。

一間廂房中,門前珍珠的簾幕低低地垂著。銅香爐裡嫋嫋升起的青煙,散發著沁人心脾的芳香。

翊王羽楓瑾端坐在桌案前,隨意地翻著書,時不時地啜口清茶。

一陣清脆的珠簾響動。

一個禿頭道士一挑珠簾,闊步大笑著走進門來。

他看到屋內的男子,也不說話,隻隨性的坐下,捧著茶壺咕嘟咕嘟喝了大半,一抹嘴巴才笑道:「即便是泰山崩於前,殿下都能這麼悠然自得吧!」

羽楓瑾看了一眼手中的半杯茶湯,已冇有喝下去的**。

他將杯中的茶水朝著窗外一揚,皺著眉頭,淡淡道:「看道長容光滿麵的樣子,想必事情進展得十分順利!」

他對許道澄的感覺很複雜:他既需要許道澄,又極其討厭他粗魯不堪、不拘小節的樣子。更痛恨他,總是一眼看穿自己心思的本事!

許道澄不以為意地笑道:「皇上對子嗣的渴求,讓他不會放過任何機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