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二十章 大夢覺醒醉中身(二)

羽楓瑾轉了轉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淡淡問道:「那你何時入宮?」

許道澄笑道:「明日!皇上要貧道親自監造道觀!」

羽楓瑾拿過一個杯子,斟茶一杯送到他麵前:「真想好了嗎?伴君如伴虎!皇帝未必比本王的心胸更寬大。」

「貧道敢入宮去伴駕,自然有保命的方法,殿下不必擔心!」許道澄端起茶杯一飲而儘,神色依舊豪爽不羈。

「大皇子那邊有什麼動靜?」羽楓瑾問道。

「畢竟是年輕氣盛,他是第一個按捺不住的!想必已經預料到,他地未來會因貧道的到來,而發生翻天徹底的變化了……」許道澄自豪地大笑起來。

「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能有什麼未來……」羽楓瑾看著窗外的一株芭蕉,淡淡地說了一句。

許道澄忽然收起一貫的不羈,提起茶壺為羽楓瑾添了一杯茶,然後舉杯敬向他:「殿下,貧道這一走,就不能常常與您再見。前路凶險,您一定要珍重啊!」

羽楓瑾收回目光看向他,終於露出淡淡的笑意:「入宮後的日子必定艱險叢生,道長一定要萬事小心!」

許道澄一怔,繼而仰天大笑道:「冇想到殿下竟會關心起貧道來!」

羽楓瑾扯了扯嘴角,說道:「本王並非冷血!宮中那位卻是無情!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切莫輕信其言!」

許道澄點了點頭,再次拱手一揖,起身大步離去。

-------------------------------------

屋內燭火晃動、暖意融融、馥鬱芬芳。大皇子躺在寒煙纖細柔軟的雙腿上,微微闔著雙眼,麵帶愁容。

「殿下,今日從進門以來,您一句話都冇說,可是有什麼煩心事?」寒煙為他按摩著肩膀,關切地問道。

大皇子慢慢張開雙眼,瞧著麵前雙眉修長、鳳眼櫻唇、楚楚動人的女子,目中露出了溫柔的神色。

他坐起身來,端起杯子猛喝一口酒,憤憤道:「寒煙,你可知,二十年來,我一直活得很糾結!」

寒煙淡淡一笑,為他斟滿酒杯:「您是堂堂皇子,這天下還有什麼事,能把您難住的?」

大皇子默然半晌,拿起酒杯仰著脖子喝了下去,咬牙道:「我是皇子,是皇上唯一的兒子!我該有驕傲的資本!可我這幾十年來卻謹小慎微、步履維艱!就因為我是私生子,而我的母親是個風塵女子!所以我一直備受爭議、任人踐踏!」

這句話一出口,寒煙的目光立刻暗淡下來:「世間的女子,但凡能活得下去的,誰又願意淪落風塵!」

大皇子冇聽到她的悲歎,自顧自地繼續說道:「母後將我收養,我對她自然是感恩的!若冇有她當初的出手相救,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可母後對我十分嚴格、從不親近,我卻並不恨她,隻念她的恩情,也想再爭氣點,不讓她失望。可直到今日,我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愚蠢!原來身邊的人,一直都在利用我,竟冇有一人,將我看做是親人!」

話說到這裡,他的聲音已經開始發抖,一張臉全都扭曲起來,也不知是哭還是笑,滿口牙齒被咬得咯咯作響。

寒煙溫情脈脈地看著他,輕輕地道:「殿下這是喝醉了嗎?有些話可是不能輕易說的,會給您惹麻煩的!」

大皇子一把抓住寒煙的手,激動地說道:「寒煙,這些話我憋在心裡很久了!在宮裡不能說、在外麵更不能說,隻有在你這裡我纔敢說!因為我知道,你是不會出賣我的,對不對?」

寒煙淺淺一笑,輕撫著大皇子的麵龐,柔聲道:「我也是孤苦無依一個人,在這偌大的盛京城裡漂泊。自從遇到殿下之後,才初嚐到人間的溫暖,有

了些許的樂趣。我視殿下為知己,又怎會出賣你呢?殿下可以放心將心裡話說給我聽,我永遠都願意傾聽!」

大皇子的臉本來是那麼落寞、那麼悲切,在他聽到寒煙的軟語安慰之後,嘴角終於泛起一絲孩子氣的笑容。

他又緩緩躺在寒煙腿上,目光幽幽地望著遠方,將心中的煩惱,逐一傾訴:

正午剛過,大皇子午睡前來到後宮,準備給皇後孃娘請安。

今日,皇上賞給他一盒點心,都是皇後吧!」她雖然嘴上這麼說著,可眼睛卻不住往食籃裡瞥去。

大皇子一把將食籃推到她懷中,笑道:「你整日侍奉母後這麼辛苦,這是你該得的!」

月秀喜滋滋的抱著食籃,卻還在矜持道:「可娘娘這邊……」

大皇子再次勸道:「他們談起話來還不知要多久呢。要不這樣吧,我先等一會兒,你快去快回!放心吧,不會有人知道的!」

月秀終於放下心來,連連道謝,抱著食籃得意洋洋地離開了。

大皇子見她走遠,又四下張望一番,才躡手躡腳走到門前,貼著大門側耳傾聽。雖然隔著一道門,可裡麵的聲音仍能清晰的傳出來。

隻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那個許道澄入宮來,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聽說後宮的嬪妃們,都在想儘辦法去巴結他,希望能得到一粒丹藥,好能誕下一子半女的!」這聲音正是劉炳文的。

隨即,一個婉約的聲音娓娓傳來:「任她們忙活去吧!這藥丸就算能讓她們懷上,可是保不保得住、生不生得下來、養不養得大,都難說得很!」

蒼老的聲音又道:「看得出皇上對這件事十分重視!若真有妃嬪懷上了男嗣,很肯能被立為皇儲,你和大皇子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啊!」

婉約的聲音聽上去很淡定:「急什麼,本宮管理這後宮幾十年了,在子嗣這方麵一向把握得很好,從未有過任何差池。這件事也不會有例外。」

門外的大皇子驚得合不攏嘴、臉色慘白,他終於知道,為何這二人要揹著自己單獨見麵,還要命人把守了。

看來,渝帝這麼多年來冇有皇嗣,看來並非是上天的懲罰,而是皇後的傑作。

他一直以為皇後看上去嚴厲又窩囊,卻從未想過,她還有如此狠絕的一麵!這讓他有些不寒而栗。

可轉念一想,皇後之所以這樣做,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要保護自己。

大皇子似乎就冇有那麼害怕了,反而還有一絲感激。

他又將耳朵湊過去,繼續聽下去。

那個蒼老沉悶的聲音又傳來:「聽說那個丹藥很靈驗!不過,你這麼多年也不曾有孕,如今年紀又大,這生嫡子的可能性……怕是不大吧?」

皇後冰冷的聲音立刻響起:「滿庭芳的夫人與本宮同齡,也是從無所出。吃了這藥丸,就立刻懷上了,本宮怎會不行!這後宮中,能生下孩子的隻有本宮!」

蒼老的聲音隔了好半天,才又響起:「這件事……你可有說與大皇子聽?」

皇後的聲音毫不遲疑地響起:「現在不必打草驚蛇。等到本宮的嫡子落地,也不必再向他說什麼了!想要在這十麵埋伏、步步驚心的後宮中存活下去,冇自己的孩子又如何立足呢!這一點他應該明白的。」

劉炳文的聲音聽上去十分喜悅:「若你真能誕下真龍天子,對咱們來說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以後老夫就不必再忌憚王肅了!咱們的地位更是無人能撼動!隻不過,你想好了嗎,大皇子那邊怎麼辦?」

皇後的聲音聽上去冷漠又自信:「很容易。過段日子給他定下門親事,再把他派到封地去。此生此世,我們都不會再見到了!」

聽到這

裡,門外的大皇子已經徹底呆住。.

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門,彷彿在瞪著養育自己二十年的養母——那個平日裡對自己還算關懷備至、寄予期望的女人。

難道自己對她來說,從始至終都隻不過是個用來爭權奪利的玩意嗎?

難道這麼多年的朝夕相伴,她對自己連一絲情親都冇有嗎?

門內又傳來劉炳文的聲音:「畢竟是皇長子,又是你養育多年的孩子!要是真翻了臉,小心二十年前的事再次發生!」

最後一句話,劉炳文的聲音細不可聞,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二十年前的奪宮時間是宮中的大忌,誰要是說這話被渝帝聽了,可是要掉腦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