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衣為眠雲惹碧嵐

托托雙眼放光,看樣子已被激起了好奇心。

他跟著鹿寧小心翼翼、敏捷靈巧地躲過一路上的官兵,來到了山洞前。

可是進出洞口的囚犯太多,洞外又有重兵把守,他們無法再靠近些。

守在洞口的官兵,一個個凶神惡煞、身形魁梧、滿身的怒氣。

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根鞭子,看到誰行動慢了或半路停下,就會走上去狠狠抽上幾鞭子。

那些麵如死灰、生無可戀的囚犯們,一個個被抽得遍體鱗傷、衣不蔽體,卻始終不敢求饒、不敢喊叫,隻是咬著牙任憑他們打罵。

兩個人看了一會兒,頓覺怒不可遏,不由得氣得渾身發抖。

「這幫龜孫子,竟敢如此欺負人,看俺不把他們的鳥屎打出來!」托托已經按捺不住了。

鹿寧一把拉住他,低聲囑咐道:「兄長不可!現在動起手來,我們並無勝算,還會打草驚蛇。說不定待我們離開之後,他們一怒之下就將這些人全殺了!」

「那現在怎麼辦?」托托緊握雙拳,咬牙叫道:「那裡有人守著,咱們也進不去啊!」jj.br>

鹿寧看了看托托,又看了看自己,忽然靈光乍現:「兄長,你幫我悄悄打暈一個人,我換上他的衣服,進到裡麵去看看!」

托托吃了一驚,嚷道:「那怎麼行,那些官兵毫無人性!萬一看你不順眼,再給你幾鞭子,你身體還要不要了!」

鹿寧黛眉微蹙,催促道:「彆羅嗦了,天都快亮了!你放心吧!我會很小心的,不會給他們機會打我的!」

托托不敢違背鹿寧,儘管再不情願,還是不得不起身離去。

轉眼之間,托托就拖來了一位與鹿寧身形差不多的牢犯,並在隱蔽處將他的衣服扒下來丟給鹿寧。

鹿寧還未接到衣服,就聞到一股酸臭味。她屏住呼吸,迅速穿上衣服,才換了口氣。

隨即,她看了一眼地上被打暈的男子,心裡暗暗致歉——抱歉啦,借你衣服穿一下,這也是為了救你們!我義兄手重,但冇有惡意,彆生氣!

不敢耽擱,鹿寧推起那個人的車,趁機***了乾活的隊伍中,低著頭隨眾人往山裡走去。

走近洞口,鹿寧抬起眼睛,小心地四下打量著:

這是山腳下一個不大的洞口,似乎是被人工開鑿出來的。守門的官兵對進山的人,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放他們進去。

鹿寧跟著他們一起走進洞去,發現山洞的裡麵和洞口一樣大小,算不上寬敞。洞裡十分昏暗,牆壁兩側幾個燭台上的蠟燭,也即將燃燒殆儘。

鹿寧推著車又往裡走了好一會兒,山洞裡麵才豁然開朗。

裡麵一堆身負鐐銬的人,正在一個大坑中埋頭挖掘,並拋出來一個個土疙瘩。

蹲在旁邊的囚犯再撿起土疙瘩,將上麵的土清理乾淨,露出一塊黑色的石塊。

推車的人,彎腰撿起將這些石塊放在車上,待裝滿一車,便蓋上油氈推出山洞去。

鹿寧看到現在才頓時省悟:原來這軍營中,竟藏著一個鐵礦!

難怪冇有知道,翊王的鐵礦究竟在何處。看來,是被這個馬三寶巧妙的「隱藏」起來了。

這個馬三寶果然是個聰明又狡詐的人,鹿寧忽然覺得,要對付這個人,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

她趁人不備,蹲下身來,拿起一個鐵塊仔細瞧了一番,忽然納悶兒起來:莫非蔡知府和馬幫的內鬼,也參與到私開鐵礦中了嗎?

她站起身來,躲開人群,在山洞裡迅速轉了一圈。

發現山洞最裡麵,竟還有一條僅供一人通過的甬道。

甬道裡冇

有任何燭火,漆黑一片,她隻能壯著膽子,摸黑向裡探索。

甬道的儘頭,是一個三丈多高的石門。

她用力推了推,石門紋絲未動。她又仔細摸索了一番,也未見到有任何機關。

她回頭看見甬道外麪人潮湧動,貌似隨時都會有人進來,便不敢再呆下去,立刻原路返回,走出甬道。

鹿寧又走回到車前,學著其他人的樣子,裝好銀子、蓋上油氈。她剛要推車離開,轉念一想,又撿了兩塊鐵塊揣在懷裡。

耳邊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響起:「會被抓的!」

鹿寧嚇了一大跳,連忙轉頭看去,看見一個麵如枯槁的老頭正看著她:「年輕人,你是新來的吧?你不知道,這裡的東西一樣都是拿不走的!還是放下吧,留條命在,也許還有逃出去的一天!」

鹿寧不解,粗聲粗氣地問道:「那麼多人進進出出的,他們咋會知道呢?」

老頭喘了口氣,解釋道:「進山洞的人他們不管,但每個出去的人,他們都會仔細搜身,你連一個碎渣都帶不出去的。要是被抓到,不僅會被活活打死,還會被剝皮做成稻草人示眾!」

鹿寧一愣,暗自心驚——出洞時竟要被搜身?

看來今日無論如何,自己都會暴露的!既然如此,索性帶點東西留作證據,也不算白來一趟!

心念甫動,她便朝那老頭一拱手,笑道:「謝謝老伯指點!」

那個老頭深深看了她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鹿寧懷揣著幾塊鐵塊,推著車跟隨人群往外走去。

然而,還未到洞口,出洞的人就已排上長隊,等待搜身。

鹿寧小心探出頭去看了一眼,見到洞口的官兵,有兩人負責搜身,其餘的官兵則手持兵器圍在一旁監視。

她暗忖道:如此看來,想要躲過搜身,是絕無可能的了!

她悄悄從腰間摸出九節鞭,纏在手腕上,並用長長的袖子將其遮住。

囚犯一個個走出去,終於輪到鹿寧了。

她低著頭緩緩走過去,抬起眼往托托藏身的方向瞥了一眼。碎石堆後,能看到他的一個衣角在隨風擺動,她才微微鬆了口氣。

負責搜身的兩個官兵攔住她,惡狠狠地說道:「站住!搜身!」

鹿寧站住腳,手上的九節鞭也攥得更緊了:他們要是敢碰自己,她就出手!

「等等!」一個滿麵青髯的官兵,狐疑地打量著她:「這人我怎麼看著有點麵生啊?你抬起頭來!」

鹿寧不敢抬頭,隻能試圖周旋:「我是新來的!」

官兵奇道:「新來的?最近冇見過來新人啊!你什麼時候來的?」

鹿寧心中突的一跳,故作鎮定地說道:「我是……是前幾天剛來的……」

幾個官兵看著鹿寧的模樣,心中頓生疑惑,便紛紛圍過來:「把頭抬起來,給我們瞧瞧!」

鹿寧無可奈何,隻能緩緩抬起頭,卻低垂著眼眸,不與他們對視,袖中的九節鞭則越收越緊。

一個官兵眯起眼看著她,沉聲道:「來這裡乾活兒的都是囚犯。這個人長得眉清目秀,雖然纖細卻看不出身上有任何傷口,怎麼看都不像是囚犯!」

另一個官兵也附和道:「你越說我越覺得這人看上去可疑。」

滿麵青髯的官兵用刀指著鹿寧,怒喝道:「舉起手來,我們要搜身。」

鹿寧皺了皺眉,冷聲道:「幾位官爺,我什麼都冇拿!」

「少廢話!」那官兵惡狠狠罵了一句:「出去的人都要被搜身!」

鹿寧自知已經躲不過去了,便忽然抬起頭,看著兩個官兵冷冷一笑:「我身份特

殊,你們走近點,我告訴你們!」

那兩個官兵相互看了一眼,遲疑地慢慢靠近,卻見鹿寧手中寒光一閃,兩人的脖子,頓時被九節鞭緊緊纏住。

鹿寧回身用力一拉,隻聽的「哢嚓」幾下清脆的響聲,兩個人脖子,瞬間被扭斷,倒地立斃。

四周手持兵器的官兵見狀,立刻圍攏過來。

鹿寧向托托藏身的方向高聲叫道:「托托,快來幫忙!」

話音未落,她抽回九節鞭,轉身與他們打了起來。

雖然她武藝高強,可麵對訓練有素、人數眾多的官兵,還是顯得有些吃力。眼見著從遠處跑來的官兵越來越多,鹿寧漸漸難以招架,不禁膽寒。

突然之間,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手中一道金光閃過,幾個近身的官兵腦袋上,頓現幾個血窟窿,當場倒地斷氣。

後麵的官兵,被地上死屍的慘狀嚇了一跳,心下發怯,一時間不敢靠近。

托托趁機一把扛起鹿寧,幾個大步就衝出人群,轉眼間,便消失在黑夜之中,不見蹤跡。

闖進了刺客,整個軍營中,頓時燃起無數火把。

全部官兵都從營帳裡跑出來,一手高舉著火把,一手提著兵器,四處找尋刺客的足跡。

托托身手矯捷,不一會兒就抱著鹿寧跑出了軍營,立刻找到一個隱蔽處,躲起來稍事休息。

鹿寧探出頭去,看了一眼軍營中的情況:「兄長,我還得回去一趟。」

托托激動地大叫道:「咱們都暴露了,你還回去乾甚?真要和他們硬拚啊?」

鹿寧卻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我們鬨出這麼大的動靜,想必那個馬三寶一定會有所行動的!我若是錯過了,咱們這趟豈不是白來了!」

托托想了半天,知道自己說不過她,隻好極不情願地跟著她,找到一個能看到中軍大帳的地方,躲了起來靜觀其變。

片刻之後,中軍大帳的門果然被推開。

馬三寶赤身***走出門來,目光冷峻地瞪著從他身邊跑過的官兵們。

突然,他抓住一個人,沉聲問道:「出了什麼事?」

那個被抓住的官兵,不敢抬頭看他,隻低垂著腦袋,囁喏道:「啟稟將軍,剛纔軍營中來了兩個刺客,不但闖入了鐵礦,還逃走了……」

馬三寶麵色鐵青,怒罵一聲:「一群廢物!」

說著,他猛地鬆開手,那個官兵便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躲在暗處的鹿寧,看到赤條條的馬三寶,立刻麵紅耳赤地轉過頭去。

托托卻推了推她的肩膀:「你看那邊!」

鹿寧娥眉一豎,怒道:「不看、不看!我怕長針眼!」

托托一咧大嘴,笑道:「又出來一個人,還是一個你認識的人!」

鹿寧仍不回頭,隻冇好氣地問道:「是誰?」

托托嘿嘿笑道:「馬慧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