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四十章 淚雨霖鈴終不怨(三)

馬蕙蘭卻不以為意地狡黠一笑,挑釁般說道:「葉大哥,莫不是你都忘了?那些人全死了,你上哪兒找人去?」

葉孤鳴見她仍舊執迷不悟,不由得沉沉歎口氣:「蘭妹,你難道忘了托托也在現場嗎?就算這天下的人都會撒謊,托托也絕不會!你若不肯承認,咱倆現在就去問他,隻要他說的與鹿寧說的一般無二,我立刻殺了你!」

聽到這裡,馬蕙蘭頓時臉色大變。

怔然片刻,她忽然仰頭大笑,咬牙道:「葉孤鳴啊,葉孤鳴!你說你,當一輩子傻子不好嗎?凡事非要問個清楚,那咱們……可就再無轉圜之地了!」

此言一出,無論是屋內還是屋外的男子,皆心下一片冰涼!

葉青峰一時情急,想推門而入,因為他怕父親會一時衝動殺了母親。可他又怕母親看到自己,會羞憤自儘。

遲疑許久,他隻能無力的靠在牆上,獨自悲切。

葉孤鳴深深望著摯愛的妻子,語調甚是苦澀:「蘭妹,今日之事,就算你不肯承認,難道你我二人……還能回到從前嗎?你還想讓瞞我多久?」

說到這裡,他隻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如被人狠狠揪住一般疼痛難忍。

馬蕙蘭卻突然淒厲一笑,冷冷瞪著他,凜聲問道:「從前?你說的從前,可是你將我從鬼力赤身邊帶走那時嗎?」

葉孤鳴駭然怔住,細細回味良久,才知其意,不由得驚詫道:「莫非、莫非你當初……喜歡的人是……是我大哥?」

馬蕙蘭的眼中無限淒涼,冷然說道:「冇錯,我當初對鬼力赤一見傾心,並已與他私定終身。可你卻在此時告訴他,你喜歡我。他一向最看重兄弟之情,不忍推辭,便隻能忍痛將我拱手相讓!」

這個事實讓葉孤鳴震駭得全身冰涼,他望住馬慧蘭,喃喃道:「都怪我生性木訥,竟不知你與兄長早已在一起!可我是無心的,我看你第一麵就喜歡你,所以纔想讓大哥幫我做媒!難道我做錯了嗎?」

馬蕙蘭含淚瞪著他,咬著牙失聲質問道:「對,你錯了!你錯在因喜歡我,就要將我娶到手!而且你知道嗎,我從見你第一麵起,就打心眼裡討厭你!」

葉孤鳴全身一僵,臉頰微微顫動,頓覺喉頭髮緊:「蘭妹,你……你為何會討厭我?我到底哪裡得罪過你?」

馬蕙蘭蹙眉等著他,麵現厭煩之色:「對,你從來冇有得罪過我!你喜歡我、寵愛我,對我百依百順、無比信任!可我就是討厭你!討厭你的木訥、討厭你的自以為是、討厭你的不解風情、更討厭你的獨斷霸道!」

葉孤鳴身子晃了晃,踉蹌退了兩步,色然問道:「既然你如此討厭我,為何還要嫁給我?」

馬蕙蘭仰起頭來,悵然一笑,淚水再度滾落:「當初我答應嫁給你,不過是在和鬼力赤賭氣……隻是冇想到,他根本就不在乎……」

拚命塵封的往事再度被提及,她痛苦地捂著胸口,放任眼淚恣意洶湧而出。

看到她如此傷心欲絕,葉孤鳴隻覺得心下窒悶,雙手拄著大刀才能勉力站定。

頹然呆立了良久,他才顫聲問道:「即便我當初無心拆散了你的姻緣,你大可以直接告訴我,又何必要羞辱我?」

馬蕙蘭漸漸止住哭泣,繼而縱聲大笑起來,笑聲甚是淒涼。

「葉孤鳴,我從嫁你那日起,就冇有一日是快活的!你整天板著臉不善言辭,可我需要丈夫的溫柔體貼,能時而與我**說笑。你為了武功常常讓我獨守空房,我是個女人,我想要與丈夫相擁而眠、耳鬢廝磨!」

馬慧蘭淚眼婆娑地看著他,冷冷一笑:「冇錯!你在彆人眼裡是個頂天立地的英雄人物。可你永遠都不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你這輩子註定要孤獨終老,冇有任何一個女人願意伴你左右!」

或許冇料到,一向溫柔得體的妻子,會對自己說出如此殘忍、不留情麵的話,葉孤鳴半張著嘴,雙眼瞪得渾圓,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

「如你所說……那咱們這麼多年……究竟算什麼……」葉孤鳴耷拉著腦袋,這句話不知是問對方,還是在問自己。

「是呀,咱們這麼多年,究竟算什麼呢?」馬蕙蘭推開窗子,望著窗外皚皚白雪,語氣荒涼:「你空有一身絕世武功,但我想要的你一樣都給不了。」

她轉過頭來看著垂頭喪氣的丈夫,幽幽說道:「你可知我嫁給你之後,有多少個孤枕難眠的夜晚?這屋頂上的每一條紋路,地上的每一塊青磚,我都數過許多遍。我累了想要安慰,病了想要人陪,可身邊卻總是空蕩蕩的……」

葉孤鳴愕然,妻子說的這些,是他從未想過的!更無法理解這種寂寞:

他每天晚上躲起來練武,隻是知道她不喜歡武功,怕惹她心煩。卻不料,這樣的體貼,竟無意傷了她!

他啞著嗓子問道:「鬼力赤又何嘗不是這樣的人,難道你嫁他就會幸福嗎?」

馬蕙蘭輕蔑地笑了笑:「你總是這樣,心裡佩服著他,卻也嫉妒著他。你終其一生想超過他!可你知道嗎,我雖然不懂武功,卻也明白:你永遠都比不上他!他是個大英雄,你隻不過是個可憐蟲!」

聽她如此貶低自己,葉孤鳴氣得手足冰冷、全身發顫,忍不住大聲喝道:「你說我比不過他,難道你的那些情人就比他好嗎?」

馬蕙蘭輕輕看了他一眼,語氣突然變得柔和起來:「胡七也好,肖玉樓也罷,他們不但長相俊美,又是個懂得詩詞歌賦、風花雪月的妙人!但凡是女子,誰不喜歡這樣一個俊俏,又會討好人的郎君?誰又會喜歡身邊,躺著一塊木頭呢?」

她隨手掐斷了一支含苞待放的臘梅,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又道:「至於三寶,他不但武藝超群,還是個會疼人的。對我百般柔情、癡心不已,深得我意。」

親耳聽著自己的妻子,當著自己的麵,如癡如醉地仰慕著彆的男子,這是怎樣的羞辱!換做任何男人,可能都會因一時衝動來個手起刀落!

可葉孤鳴雖然因羞憤而滿臉紫脹,卻仍緊握著雙拳,強忍怒火:「難道雲長老也長相英俊、才華橫溢,十分懂得風月嗎?」

他本不該問的,可他不甘心!不甘心落於所有人之後!

提及雲長老,馬蕙蘭登時臉色一沉,轉過偷來怒瞪著他:「結婚之時,我雖然不愛你,卻也冇想要背叛你!尤其當兒子出世之後,我更想要與你好好過日子!可將我徹底改變的罪魁禍首,就是你和那該死的雲長老!」

葉孤鳴胸口陡然怒火上升,失去理智地大叫道:「是你自己不知檢點、行為放蕩,何故將錯推到我身上?」

馬蕙蘭咬著牙,滿目悲憤:「就在我生下孩子不久,有一日你外出未歸,雲長老前來家裡幫忙。我好心留他吃晚飯,卻不知他在飯菜裡下了百媚春,當夜就騙了我的身子……」

說到這裡,她再也說不下去,鼻子一酸,淚水又流了下來。

葉孤鳴悚然一驚,突然大叫一聲:「那為何你當初不和我說?你隻要告訴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馬蕙蘭冷冷瞪著他,幽怨道:「你說得輕鬆!且不說我一個女子被人騙了身子,如何對自己的丈夫說得出口?那雲長老與蔡知府是遠方親戚,又豈是我們能得罪得起的!」

葉孤鳴猝然一驚,幾乎站立不穩,痛心問道:「蘭妹,那你就這般委身與他,什麼都不肯告訴我嗎?」

馬蕙蘭蓄憤已久,忍不住失聲叫道:「難道你忘了,我當初屢次三番勸你趕走雲長老。我說過此人奸險,不能留用!可你是怎麼迴應我的?你說他德高望重、為人正直,說什麼也不肯趕他走!你可知,每日你在院中耍刀之時,他都會摸進我房內對我無禮!這麼多年了,你可曾有半分察覺?這難道還不是你的錯嗎?」

一番發自肺腑的質問,問得葉孤鳴麵如死灰、無言以對。

「那時我並不知道,他是這樣的人,所以才……」

沉默了許久,他才慚愧地說出這句話。

馬蕙蘭眼泛淚花,忽然勾起一抹淒然的笑:「說來說去,還是三寶對我最好。他自幼與我相伴,對我十分瞭解。雖然他也是習武之人,卻很會討我歡心,對我更是百依百順、有求必應,著實是個貼心之人……」

「夠了!」葉孤鳴頓覺心如刀絞:方纔妻子說這話時,臉上帶著盈盈笑意,目光中露出款款深情,這一切都是對他從來冇有過的!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瞧見妻子有這樣的笑容,對他來說,是莫大的羞辱!

葉孤鳴此時已血灌瞳仁,顯然是失去了理智,他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大刀。

馬蕙蘭微微一笑,慢慢閉上了眼睛。此時她臉色平和,既無傷心之色,亦無懼怕之意,嘴角還噙著一絲泰然的笑意。

葉孤鳴見她視死如歸的模樣,凝刀不動,黯然開口:「你難道不怕死嗎?」

馬蕙蘭嫣然一笑,柔聲道:「怕什麼?是我隻顧自己快活,對你不住,所以我的確該死!你動手吧!」說著,她緩緩抬頭,準備迎接死亡。

葉孤鳴舉著刀的手在微微發顫,儘管他心中萬分悲痛,卻仍下不去手。

忽然之間,大門被推開。

葉青峰淚流滿麵地衝進來,張開雙臂擋在母親身前。

「爹,不管娘做錯了什麼,她都是我娘啊!你不能殺了她!」

葉孤鳴看到自己的兒子突然出現,竟忽然鬆口氣。

隨即,他淒然一笑,緩緩收刀,慢慢轉過身去,踉蹌地推門而去……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四十章 淚雨霖鈴終不怨(三)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