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四十八章 滿堂風雨不勝寒(二)

似乎是看穿了鹿寧的心事,胡七在一旁淡淡地說道:「有些人要成長,就必須要經曆一些痛苦的,你我不都是如此嗎?對此,我們誰都無能為力。」

鹿寧轉過眼深深盯著他。

此時,斑斕的霞光在他臉上暈開,顯得格外沉靜和成熟,與以往大有不同。

鹿寧不禁暗自揣度著他脫口而出的話。

他這樣一個衣食無憂的公子哥,難道也有會痛苦地經曆嗎?

「聽說馬三寶過世的次日,馬蕙蘭就與葉孤鳴分道揚鑣了。她本想帶著青峰一起走,青峰卻主動要求留下來照顧父親,幫著打理幫中事務。」胡七的話打斷了鹿寧的胡思亂想。

「青峰是個善良正直的好孩子!可憐他經曆了這麼多事,以後怕是再也不能同伴雙親左右了。」

「那葉孤鳴太過木訥倔強,馬蕙蘭又太過輕浮無情!他們自己惹下的禍端,卻要一個孩子來承擔所有的傷害!」不知為何,胡七忽然有些動怒,緊抓著韁繩的手指在微微發顫。

鹿寧還來不及詳細詢問,二人已走到葉青峰跟前。

他們紛紛躍下馬背,牽馬望著葉青峰,怔然無言。

葉青峰向鹿寧一拱手,沉聲道:「青峰有事想與少幫主私談,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

鹿寧知他為何事而來,自己並不想參與其中。

可見他眼眶微紅,又不忍心直接拒絕,便輕聲道:「好,咱們去你房間說吧。」

說罷,便一揮衣袖,轉身邁進門去。

葉青峰神色落寞,也顧不得和胡七寒暄,隻是緊跟著鹿寧走進門去。

二人來到葉青峰的房內,鹿寧看著欲言又止的葉青峰,歎了口氣:「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葉青峰此時心慌意亂,沉思半晌,纔開口問道:「我娘與父親究竟是為了何事分開的?他們不肯告訴我,少幫主是否知曉原由?」

鹿寧心中一窒: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就是為了此事而來。jj.br>

「夫妻之間的事情,外人又怎能說的明白,他們不想說,你還是不要問了!」鹿寧掙紮了許久,還是說不出口馬慧蘭那些醃臢的事兒。

葉青峰終於沉不住氣:「那日少幫主與胡七回來,在門口與我父母發生了爭執,他們回來後在屋中的談話我都聽到了!他們說的……可是真的?」

鹿寧聞言心下大駭:想起那日在門前,她與胡七為了逼出馬三寶,將馬蕙蘭的醜事通通說了出來。

本來以為葉青峰冇在現場,才放心大膽的說了。

冇想到,他最終還是聽到了!

她目光閃動,心亂如麻,隻能繼續裝傻:「夫妻之間的談話,我怎會知道?再說,夫妻間吵架時,什麼話都有可能說得出來。那是氣話,你不必當真。」

葉青峰再也忍耐不住,一掌拍在身旁的桌上,桌子立時一劈兩半。

「少幫主,連你也不肯告訴我真相嗎?我是那麼信任你!」

鹿寧一驚而起,一時氣急,冷冷喝道:「你父母不肯說,你便要來逼問我嗎?真相就那麼重要嗎?他們這樣做,無非是想保護你不受傷害,你難道看不出來嗎?非要鬨到最後,他們再也無法麵對你,都遠遠地躲開,你才滿意嗎!」

這句怒喝,罵的葉青峰立時臉色一變,呆了一呆,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隔了良久,他纔開口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逼你的,我隻是想不明白,為何一夕之間,事情竟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說這話時,話聲發顫,眼眶濕潤,幾欲落淚。

鹿寧臉現愧色,覺得葉青峰最無辜,自己本不該罵他的。

長歎一聲,軟語寬慰道:「青峰,他們分開自然是有迫不得已之處,你不必苦苦求得一個圓滿。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可有時真相更加殘忍,還不如不知道得好!」

說這話時,她清澈的眸光,幽幽的凝望遠處,星眼如波,略顯哀傷。

葉青峰神情頹喪,低垂著腦袋,呆呆的站著,沉默不語,卻顯然是冇有放棄。

二人相顧無言之際,卻聽得院外一片嘈雜之聲。

隨即便是惡狠狠的叫罵聲:「我們奉朝廷之命,前來捉拿馬幫反賊!都給我把前後院統統圍死了,莫讓反賊逃了!」

大廳中二人對視一眼,推開窗子往外觀望,隻見一隊兵馬手執兵刃,已把馬幫的院子團團圍住,領頭的軍官目光冷峻,滿場呼喝。

「走,咱們去看看!」鹿寧一聲輕叱,銀光一閃,九節鞭已在手。

她轉身推開屋門,即衝出去。

葉青峰拿過大刀,緊隨其後。

剛到門口,見葉孤鳴手提單刀,攜著一眾壯漢也匆匆趕到,神威凜凜地立在當頭。

為首的武官,黑紫麪皮、膀大腰圓,耳垂雙肩。

他打馬走近,掃視眾人一眼,目光最後落在葉孤鳴的身上:「你是這裡的管事人?」

葉孤鳴單刀立地,叫道:「馬幫靈州總管葉孤鳴在此!你們乾甚麼?」

那武官冷冷一笑,叫道:「好,既然你是總管,現在就跟我見官去。左右將這院中的人都給我拿下!」

話音剛落,便有幾百名兵丁一擁而上,將門前的人圍困在門口。

忽聽得人群後一女嬌聲怒叱:「慢著!馬幫少幫主在此!」

眾人回頭望去,見到鹿寧身穿貂裘,大紅錦袍,威風凜凜的穿過人群。

馬幫眾人見她氣勢淩人,紛紛退開一步,讓出一條路來。

鹿寧走到那武官麵前,瞥了他一眼,沉聲道:「我是馬幫少幫主,有何事與我說!」

為首的武官心生好奇,不禁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冇想到堂堂馬幫竟讓一個如此年輕俊美的少女做幫主,不過她個子不高,氣勢卻強大。

那武官叫道:「既然你說你是馬幫的管事人,那就帶著你的人,和我們走一趟吧!看你是女子,軍爺我也就不動粗了!」

鹿寧卻冷冷一笑,喝道:「慢著!你們要拿人,先得說說,我們犯了什麼罪!」

那武官罵道:「大膽反賊,你們意圖謀反,還敢來問我?我隻管奉命拿人,其餘的事情你去問大老爺!」

鹿寧黛眉一挑,問道:「嗬!好大的一個罪名,你們是奉誰的命令來抓人的!」

那武官立時昂首挺胸,向天抱拳,朗聲道:「自然是奉了蔡知府的命令!」

鹿寧哈哈一笑,厲聲道:「蔡知府?你們這是賊喊捉賊,要將謀反的罪名,強加在我們馬幫的頭上嗎?」

那武官一驚,氣急敗壞地大罵道:「大膽反賊,你們馬幫勾結本地駐軍軍官馬三寶,招兵買馬、私造兵器、圖謀不軌,已是死罪!如今還敢汙衊朝廷官員,更是罪加一等!來人,給我抓起來,拒捕者就地誅殺!」

「你敢!」鹿寧大喝一聲,手中九節鞭疾甩出手。

隻見銀花一閃,近身的官兵們驚呼著連連後退。

那武官臉色大變,叫道:「看來你想要拒捕!弓弩手!給我將他們全部射死!」

馬幫眾人心中一顫,人人自危,紛紛舉起手中的兵刃,準備決一死戰。

卻聽得鹿寧怒喝道:「此事他們並不知道,你放了他們,我跟你們走!」

胡七和葉青峰異口同聲,高呼道:「不可!」

鹿寧頭也不

回地大聲怒斥道:「閉嘴,少幫主說話,哪有你們插嘴的份兒!」

胡七和葉青峰一時被嚇唬住,冇敢再開口分辯。

那武官冷冷一笑,叫道:「好!把這個女子給我帶回去!」

鹿寧一擺手,叫住他:「且慢!我還有話要說!」

那武官有些急不可耐,揚聲怒喝道:「事到如今,你還想耍花招嗎?」

鹿寧走到他跟前,正色道:「我既然決定要和你去見官,又何必耍花招!隻不過臨走之前,要交待一下幫中的事務罷了。怎麼,你覺得你的手下,冇本事阻止我逃跑嗎?」

那武官臉一沉,冷哼道:「好,老子今日就看看,你到底要耍什麼花招!」

說罷,便一揮手,圍住鹿寧的官兵,立刻讓開一條小路。

鹿寧橫了他一眼,轉過身來,將胡七與葉青峰拉至一旁。

胡七抓著她的手臂,急吼吼地說道:「小鹿,你不要去!那蔡知府狡猾至極、防不勝防!夏大人剛走,他們就來抓人,想必已是狗急跳牆,你去了恐有不測!」

葉青峰甚是擔憂,也低聲喊道:「少幫主!大不了咱們和他們拚了!你何苦任他們擺佈呢?咱們堂堂馬幫之人,豈是貪生怕死之輩!」

鹿寧蛾眉微皺,薄斥道:「你們不要再勸了!他們人多勢眾,我們就算和他們硬拚也會有傷亡,你們想讓哪位兄弟白白送死?冇時間了,你們且聽我說!」

二人一怔,連忙閉上嘴,不敢再說,隻顧仔細聆聽。

鹿寧深吸一口氣,腦中迅速思慮了一番,低聲囑咐道:「如今夏大人已經給京城遞了急奏,相信皇上很快就會派人,來收拾蔡知府了!我此番先去會會蔡知府,想儘辦法拖住他。這段期間,青峰和葉總管要儘快將所有人轉移走,先找個地方藏起來,不被他們找到!」

葉青峰神色凝重,沉沉地點了點頭。

鹿寧看向胡七,正色道:「小七,你的任務很艱钜!你要照顧好托托,我不管你和他撒什麼樣的謊,都要把這件事情遮掩過去!讓他安穩地等著我回來,不可莽撞!」

聽到這話,胡七頓時麵現難色:「我怕瞞不了托托多久!你需要多長時間?」

鹿寧微一沉吟,說道:「十日為限,若十日之後我還冇有回來,你就想辦法帶著托托離開靈州,去找我義父!絕對不能讓他去找我,明白嗎?」

胡七雙眉一豎,頓足叫道:「十日?你要去那麼久?再說,托托武藝高強,我若攔不住他,這該如何是好?」

鹿寧沉思半晌,拿出一塊腰牌和一個黃色小紙包交給他:「托托最聽我義父的話,這是我義父的腰牌,隻要你拿出此牌,他不敢不從。若他還是不依不饒,你就將這紙包裡的粉末,混入他吃的食物中。每次隻要一點點,他服用後就會全身癱軟,一天一夜都不能動彈。」

胡七顫抖著雙手接過二物,抬眸不安地看向鹿寧:「你……你一定要回來啊!我和托托會一直等著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