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五十章 匣裡金刀血未乾(二)

夜,靜得出奇。

巡邏的獄卒們都已前去休息,換班的獄卒正坐在外麵喝酒烤火。

監獄裡到處都是呼嚕聲和咳嗽聲。

鹿寧緊緊的裹著貂裘,蜷縮在薄薄的草蓆上,仍抵不住四處而來的寒風,順著義父的每一個縫隙,鑽進她的身體裡,她禁不住寒氣,開始咳嗽起來。

隻聽得甬道中腳步聲響,接著是開鐵門的聲音,鹿寧此刻卻不想離開還算溫暖的貂裘,前去行禮。

一個聲音冷冷的從頭頂砸下來:「哼!還敢睡覺!來人,把她給我拖出來!」jj.br>

兩個獄卒立刻跑過去,一把掀開鹿寧身上的貂裘,將她拖拽到地上。

冷風將鹿寧徹底凍醒,她抬起頭冷視蔡知府:「大人,這是何意?」

蔡知府憤然叫道:「你問我是何意?我問你馬幫中的人都跑到哪去了?為何院子裡麵早已人去樓空,現在整個靈州城裡,都看不到他們的蹤跡了!」

鹿寧心中鬆了口氣——看來葉孤鳴這次冇讓她失望,事情辦得既快又穩妥!

她微微皺眉,不滿地嘟囔道:「大人,我一直都呆在監獄中,不曾踏出半步!外麵的事情,我怎麼會知道呢?」

蔡知府陰鷙的目光睨著她,獰笑道:「我看八成是你讓他們藏起來了吧!看來你在礦中看到的秘密,可並不像你說的那麼少!所以,你才主動過來,設法拖住本官,好讓他們逃走去搬救兵!」

鹿寧臉色微變,暗暗心驚:看來這個蔡知府不笨,冇那麼好騙!

她卻繼續裝傻,平靜的說道:「大人的話我聽不明白,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若不相信我,我也冇辦法!」

蔡知府冷笑道:「少和我裝傻!你要是不如實招來,可走不出這監牢!」

鹿寧詫異的看著他,揚聲大笑道:「我冇聽錯吧?大人不是冇打算放我走嗎?這裡是死囚牢,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蔡知府頓時怒不可遏,失聲喝道:「真是個牙尖嘴利,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女賊!來人,給我上夾棍!」

鹿寧大吃一驚,連連後退了兩步。

兩個手執夾棍的獄卒走進來,她身旁的獄卒,迅速控製住她的雙手。

鹿寧奮力掙紮,幾次都險些掙脫開束縛。

忽然,她雙膝後窩一個痠軟,是被身後的獄卒狠踢了一腳。

她順勢跌跪在地上,才一個慌神,身旁的兩個獄卒看準機會,將她的纖纖十指送進了夾棍。

蔡知府俯視著鹿寧,嘿嘿冷笑著:「隻要你如實招來,馬幫那些人的藏身之處,就不用受此刑罰,否則,你十個手指頭就會斷掉!」

鹿寧昂著頭,怒瞪著他,罵道:「咱們不是說好了,隻要我肯受縛,你們就放過馬幫的人嗎?既然我都來,你還找他們要做什麼?」

蔡知府哈哈大笑道:「本官可冇說過這樣的話,彆人說的話,在本官這裡可做不得數的!你還是好好想想,要不要招供吧!否則……」

「呸」鹿寧一口唾沫,正吐在蔡知府臉上,恨恨的道:「狗官,我就知道你是個不守信用的人!實話告訴你,我來之前就吩咐他們,我走後要迅速離開靈州,如今他們早已各奔東西,你再想找已是不可能的了!」

蔡知府臉一沉,冷冷的說了句:「收!」

兩側的獄卒立刻收緊夾棍的繩索,一陣鑽心的疼痛,登時從指間傳過來,鹿寧「啊」的一聲慘叫,額上霎時冷汗涔涔。

蔡知府瞧見鹿寧花容失色、弱不禁風的模樣,忽然心生愛意。

他蹲下身去,幽幽的說道:「娘子如此俏麗動人,不如從實招來,本官一定會留你一條命的,隻要你肯

好好服侍本官!」

說著,他伸出手又要撫摸鹿寧的臉頰。

鹿寧將心一橫,看準時機,猛地低頭一口咬去,將他右手兩指咬得鮮血淋漓,深及指骨,卻死不撒口。

蔡知府痛得滿頭大汗,失聲大叫道:「快,快!讓她鬆口!」

兩側的衙役再次勒緊繩索,隻聽得「哢嚓」一聲,已有兩根手指被夾斷,鹿寧一聲痛吟,終於鬆開了牙關。

蔡知府連忙抽回血流如注的手,怒喝道:「將她的雙腿也上了夾棍,我看她能硬氣到何時!」

話音方落,兩個衙役拿著兩根三尺長的夾棍急奔進來,麻利的夾住她雙腿。

蔡知府一聲斷喝,說了一個「收」字,兩側的衙役狠狠收力。隻覺得兩腿上筋骨儘斷,鹿寧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蔡知府撚著須,目光陰沉的看著地上昏死的女子,獰笑一聲,向左右使了個眼色。獄卒提來兩桶水,拎起一桶當頭倒了下去。

鹿寧猛咳了幾聲,立時醒了過來。她剛撐起身子,另一桶水又兜頭倒下,將她從裡到外澆了個透心涼。

徹骨的寒意,讓她蜷縮在地上不住的發抖,一對眼睛卻狠狠的瞪著蔡知府。

蔡知府冷冷一笑,問道:「你到底招是不招?」

鹿寧咬緊牙關強忍,冷笑道:「該說的我都說了,你還要我招什麼?」

蔡知府見她如此倔強,更是惱怒,高聲斥道:「你到底還知道些什麼?還有馬幫的人都藏到哪裡去了?」

劇痛之下,鹿寧身子不住抖動,卻仍咬緊牙關:「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強硬的態度徹底激怒了蔡知府,變得怒不可遏。

他指著鹿寧的臉,聲嘶力竭地喊著:「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來人,給我請大刑!」

話音甫落,幾個獄卒立刻轉身往外跑去。

鹿寧自知命在旦夕,也不再掙紮。她躺在冰涼的地上,安然地閉上了眼睛,唯有嘴角在微微抽動著。

蔡知府瞥見她非但不懼,反而視死如歸,不由得更怒。

當知府這麼多年,他自知最難對付的就是軟硬不吃的硬漢。

隻是冇想到,自己要麵對的硬漢竟是一個十七八歲、花容月貌的小姑娘。

這讓他覺得受到了挑釁。

然而轉念間,他的臉上竟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

他踱步走到鹿寧的身旁,趾高氣昂地俯視著她,陰笑起來:「本官知道,你們江湖中人最不怕死。想必本官這些刑罰,對你這個女俠來說,都不值一提!」

鹿寧輕蔑地笑了一下,隨即又閉上眼睛,冇力氣理他。

「不過,你怎麼說也是個花朵兒似的小姑娘,要是被人毀了清白,不知還會不會這麼淡定呢?」

蔡知府的話讓鹿寧猛地睜開眼,看著兩旁嘿嘿Yin笑的幾名獄卒,立刻意識到不妙,不由得又驚又怒。

蔡知府一向作惡多端、無所不用其極,他最善於折磨囚犯,也最知道他們真正的弱點是什麼。

果不其然,方纔還視死如歸的鹿寧,終於有些慌了。

她不顧疼痛,往後挪了挪身子,瞪著蔡知府揚聲罵道:「卑鄙狗官!要殺就殺,少用這種下作手段!我寧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蔡知府卻撚著鬍鬚,仰頭狂笑道:「現在知道怕了?隻怕你現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怎麼也得讓本官的幾個手下,先圖個風流快活!」

鹿寧雖然武藝高強,畢竟是個年輕少女,此時聽他這麼一說,也是嚇得淚水漣漣,氣得臉色灰白。

她雙目含淚、咬著下唇,憤恨的瞪著蔡知府,心中卻已經打定主意

雖然手足皆廢,也定要與他們拚到底。實在力不能敵,便咬舌自儘,也絕不讓他們羞辱自己!

蔡知府得意地看著鹿寧,緩緩揮一揮手。

一個獄卒迫不及待地撲了上去,伸手去抓她的衣襟。鹿寧手指不能動,隻能猛地一抬膝蓋,正中那獄卒下腹。

獄卒立刻痛嚎一聲,雙手緊捂著下腹,滾倒在一旁。

旁邊兩個獄卒見他遭到暗算,心下大怒,縱聲罵了一句,跟著撲上。

他倆倒是聰明,一個上來一把按住雙腿,另一個便去扯她的衣衫。

鹿寧瞧準時機,用手肘狠狠回撞,正中那獄卒胸口要穴。

她力道之大,讓那個欺身而上的獄卒,還來不及哼一聲,便栽倒在地,昏死過去。

這兩下撞擊,換作平日,她自是不費吹灰之力。

但此刻她全身濕透、手足皆廢,已累得氣喘籲籲、滿頭冷汗、幾欲虛脫。

一眾獄卒見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小姑娘竟如此勇猛,一時間踟躕不定、不敢近身。

蔡知府怒極,破口大罵道:「你們這群廢物,連這樣一個殘廢的女子都製不住嗎?還不趕快一起撲上,按住手腳,我看她還用哪裡反擊?」

眾人聞聲,重新抖擻精神,立即一擁而上。

兩人按住鹿寧雙臂,兩人壓住她雙腿,很快將其桎梏住。

鹿寧掙脫不得,又急又氣,心下驚惶,一串眼淚落下。

蔡知府一聲長笑,陰狠地說道:「一個嬌俏的小娘們兒在這,還不快動手?」

他身旁的一個獄卒立刻搶過去,一邊解去褲帶,一邊Yin笑著盯著鹿寧。

鹿寧此時萬念俱灰,心裡想著:怕是自己活不下去了!也未能和兄長、義父再見上一麵!隻好下輩子再見!

她一聲絕望地嘶吼,便張開嘴要咬住舌根。

蔡知府大喝道:「掰住她的嘴,不要讓她咬舌自儘,絕不能便宜了她!」

束住她雙手的獄卒,一把掐住她的下顎,及時將她製止。

鹿寧掙脫不開,眼見著身前的獄卒就要欺身而上,不禁心下一涼,痛嚎出聲……

瞬息之間,一聲驚恐的怒喝,在牢房外響起:「住手!你們在乾什麼?」

眾人猛地一怔,紛紛回頭看去。

隻見鐵欄外麵,站著兩位白衣飄飄的男子,正在怒氣騰騰地瞪著他們。

蔡知府怒目轉頭,卻一聲驚呼:「玉樓?你怎麼來了?」

說著,他一揮手,那些獄卒立刻鬆開鹿寧。

鹿寧鬆了一口氣,卻心如刀絞,忍不住趴在地上哭出聲來。

一個獄卒走過去掏出一枚大鐵匙,打開鐵門。

二位男子跑進門來,一人直撲過去抱起地上的女子:「小鹿!你彆怕,我在這兒呢!」

鹿寧緩緩睜開眼睛,看清眼前一張清俊秀美的麵龐,忍不住哽咽道:「小七?你怎麼來了?」

幾日不見,瞧見曾經明豔絕倫的少女,此時卻如此狼狽不堪,胡七頓時心痛如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