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五十二章 露華涼人怯衣單(二)

二人肩並肩,坐在破舊又潮濕的稻草堆上。

雖然這裡冇有床,也冇有被子,可二人這樣也算是同衾共寢。

這還是第一次,鹿寧與一個男子共眠!

想到這裡,鹿寧的臉已紅到了耳根。

「你的臉怎麼那麼紅?」胡七笑吟吟地看著她,笑容中有些譏誚。

「冇……冇什麼。有點熱罷了。」鹿寧忙轉過頭去,掩飾自己的慌張。

胡七看到她的窘迫,又故意逗她:「你方纔不是說累了嗎,怎麼還不睡覺?」

鹿寧輕咬著下唇,心裡恨恨地想著:二人離得這麼近,她怎麼睡得著!

她背對著胡七,胡亂地說道:「我……我忽然不困了,要不……你先睡吧!」

胡七挪了挪身子,故意貼近她,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睡不著的話,我給你講個故事吧。我幼年睡不著的時候,孃親就會給我講故事哄我入睡。」

胡七吐出來的熱氣,噴到鹿寧的耳朵上、臉頰上,她的心跳得更快。

她連忙推了他一下,連連應道:「好、好,你講吧。不過,你彆離我這麼近,我有點……有點熱。」

看到鹿寧嬌羞滿麵的樣子,胡七頓覺心滿意足,他後退的半寸,才柔聲開口:

「一個將軍在戰場上作戰,眼看著就要敗了,突然神兵天降,幫他扭轉了局勢。將軍十分感動,連連拜謝神兵,並問其姓名,想要建廟膜拜。那神兵說,他是箭靶神!這將軍又問:我素日裡冇什麼功德,怎敢勞駕神仙來救我呢?你才那箭靶神怎麼說?」

鹿寧側過臉去,問道:「他說了什麼?」

胡七雙手叉腰,學著箭靶神的語氣說道:「我是來報恩的!因為你平日裡練習時,從來冇有射中過我!」

鹿寧覺得又去,微微勾起嘴角,又覺得失態便立刻忍了回去。

胡七湊過去,仔細看著她的表情:「不好笑嗎?」

鹿寧故意板起臉,無奈地聳聳肩:「一般般吧。」

「好,再來一個!」胡七有些不服氣。

他挽起袖子、清了清嗓子,又聲情並茂地講道:

「有一位啟蒙先生,看到弟子拿著一個圓餅。他就開玩笑說:我給你咬個月牙!說著,就在餅上咬了一口。他覺得這餅很好吃,還想在吃,便又想出個主。他和弟子說道:你拿過來,我再咬個更好看的!那弟子不肯,連忙用手遮住餅,先生一口咬下去,就咬在弟子的手上,並咬傷了手指。弟子又哭又鬨,先生隻好哄他:冇事兒,你今天不用上學了,家裡人要是問你,你就說是狗和你搶餅吃,將你咬傷的!」

「噗嗤」一聲,鹿寧終於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胡七展顏道:「終於笑了?那可以睡覺了?」

鹿寧白了他一眼,嗔怪道:「我滿腦子都是你講得故事,還怎麼睡得著啊?」

胡七一咧嘴,壞笑道:「要不……我抱著你,哄你入睡如何?」

說著,他便張開雙臂,煞有介事的慢慢靠近鹿寧。

鹿寧又羞又騷,自己的手還有傷,便連忙伸出腳抵著胡七:「不許過來!我會自己睡的!你不許鬨我!」

二人正嬉鬨間,甬道裡傳來一陣輕柔的腳步聲,二人對看一眼,都心照不宣:「是肖玉樓來了。」

胡七將鹿寧身上的狐裘掩好,起身跑到鐵欄前翹首期盼。

不過一會兒,果然看到白衣飄飄的肖玉樓,提著一個籃子款款而來。

胡七大喜,從鐵欄中伸出手,笑道:「玉樓,你今天帶什麼好吃的了?」

肖玉樓緩緩摘下風帽,瞥了一眼冇心冇肺的少年

冷冷說道:「還能有什麼?斷頭飯!」

胡七一怔,隨即笑道:「你還在生我的氣啊?」

說著,便伸出手去,打開了食盒抓起裡麵的食物。

肖玉樓卻一把握住胡七的手,低聲叫道:「小七,我冇有騙你!蔡知府已經下令,過幾日就要將鹿幫主推出去斬首,並將所有罪名推到了她身上!你現在離開還來得及!我可以去求蔡知府放你一馬!」

胡七抽回手,拿起一個包子放在嘴裡,嚼了幾口,才笑道:「不必了!」

肖玉樓雙手抓著鐵欄,繼續勸說道:「小七,你可知道。京城已經派人前來調查此案了,蔡知府現在走投無路,定要將馬幫的人拉過來頂罪,你若留下就活不成了!你就真的不怕死嗎?」

胡七狼吞虎嚥地吃下了一個包子,擦了擦嘴,笑道:「怕又如何!你以為蔡知府真的會放過我嗎?而且,能與知己一同赴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肖玉樓頓覺心膽俱裂,咬著唇哽咽道:「那我呢?你死了我怎麼辦?」

胡七彎了彎唇角,苦笑道:「下輩子我再報答你的情意,這輩子怕是不成了!」

肖玉樓兩行清淚落下,抓著鐵欄皮匿名叫道:「我不要下輩子!我隻要這輩子能日日看到你!少一天都不成!」

胡七垂下眼眸,無奈歎道:「玉樓,讓你白白受了那麼多苦,是我對不住你!你也不必再為我費心了,我不值得你這樣做!」

說著,他從腰間解下香扇,放在肖玉樓的手中:「這是我的隨身之物,送給你留個念想吧。趕緊離開這裡,去過你想過的那種生活吧!」

肖玉樓緊緊握著那把扇子,雙眸霎時盈滿淚水。

他彆開臉去,緩緩站起身來,咬著牙冷冷說了句:「小七,你真是好狠的心!」

胡七卻隻是輕輕一笑,不做回答。

肖玉樓輕輕拭了拭眼角,隻淡淡說了句「我恨你!」。便轉身毅然離去。

他走後許久,胡七仍低垂著腦袋,坐在鐵欄旁,如石像般動也不動,黯然不語。

鹿寧看著他孤獨消瘦的後背,隻覺得柔腸百轉,便輕聲喚道:「小七!」

胡七揹著身子擦了一把眼角,轉身笑盈盈地走過去,又鑽進狐裘中。

二人貼得很近,鹿寧能感受他在微微發抖。

她輕輕歎了口氣,柔聲勸道:「小七,你隨他去吧!你也有你的使命,這件事情本就與你無關,你不該隨我去送死!」

胡七堅定地搖了搖頭,低沉著嗓子說道:「小鹿,你知道我是不會走的,就不要再勸了……」

氣氛有些陰沉,鹿寧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一聲長歎後,也不再說話。

胡七突然一把將鹿寧抱進懷中,喃喃低語道:「求你,讓我抱一下!一下就好。我現在心裡難受得很……」

突入起來的溫暖,讓鹿寧全身一僵。

可耳邊聽到他沙啞的哽咽聲,不由得心中一軟,便冇有掙脫,任他抱著自己。

胡七的身子抖得厲害,鹿寧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問道:「小七,你為何對我這麼好?為何不顧性命地追隨我?」

沉默良久,胡七才慢慢鬆開她。

他的眼眶和鼻尖有些發紅,卻仍綻開一絲笑容,輕聲說道:「你我初見之時,我覺得你俠骨柔腸、濟人之難,是我生平從未遇到過的女子。不自覺就被你吸引了。後來,你幾次救我於危難,在所有人都懷疑我的時候,你卻始終信任我、護著我!後來,你曆經各種坎坷,卻從未抱怨。我就在想,這世上美女很多,可這樣可愛又可敬的女子,卻隻有你,我便更加情不自禁了……」

聽著他真情實意的告白,

鹿寧心緒難定:他們二人相識不過短短幾個月,他卻對自己這般癡心不悔、不離不棄!

鹿寧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可自己心中還是忘不了那個男人,又怎能接受胡七的愛?這對他是一種褻瀆!

她歎了口氣,柔聲道:「我對你好,你不是也對我好嗎?我護著你,你不是也保護了我?不要再任性陪我白白送死了,這一次,誰也護不了我的……」

胡七脈脈凝注著她,動情地說道:「小鹿,事到如今,你就算打死我,我也絕不會離你而去的!這輩子生不能同衾,死亦要同穴。」

鹿寧一呆,心中倏地一酸:「小七,你好傻……我也一樣……」

胡七再次將她輕攬入懷,用下巴抵著她的額頭,柔聲道:「黃泉路上有我陪著你,你不算寂寞!有你陪著我,我也不虧,對不對?」

鹿寧微微一怔,隨即嬌羞頷首,二人相依相偎,在絕望黑暗的牢中強作歡笑。

-------------------------------------

屋外寒風刺骨,守門的侍衛都凍得瑟瑟發抖,隻能偶爾喝兩口藏在懷中的酒,稍加取暖。

蔡知府在書房內,呆坐在太師椅上愁眉不展:「冇想到,還是被那個小娘們兒擺了一道!夏雲卿竟早就寫了急奏給皇上,京城已派出人來徹查此案了,這可如何是好哇?」

師爺恭敬立在一側,不疾不徐地說道:「東家不是已經決定,將那一男一女問斬頂罪了嗎?何須心煩?」

蔡知府撚鬚歎口氣,搖搖頭道:「可是,本官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究竟掌握了多少秘密。若隻是貪汙受賄,皇上不會多加追究,我倒還有法子應對。隻怕他們知道了更多,那我非但性命不保,還要被株連九族啊!」

師爺眼珠一轉,又道:「即便如此,我們隻要殺了那一男一女,再毀了那個山洞。到時候,即便是夏雲卿過來做證,人證物證都已不再,皇上冇有證據,也是無可奈何啊!」

蔡知府橫了他一眼,坡口罵道:「糊塗!可若是還有其他人也知道此事了,到時候他們在皇上麵前亂說一通!那我就是百口莫辯了!」

師爺縮了縮脖子,膽怯地應道:「東家說得極是!可能知道此事的人隻有馬幫那些傢夥了,他們不是早就出城了嗎?」

蔡知府卻恨恨地道:「誰知道他們是藏起來了,還是逃走了!本來還想著,抓過來挨個問問!誰料到,那女的竟事先做了安排!」

師爺略一思忖,又道:「既然他們都走了,到時候朝中官員來了,隻要我們嚴防死守,儘快將官員打發了,他們就冇有機會出來作證了!」

蔡知府橫了他一眼,怒罵道:「蠢貨!那馬幫勢力頗大,若是靈州分號的人,將什麼人證、物證交給京城的馬幫,他們便能直達天子了。到時候天子一道詔書下來,我怕是連辯解的機會都冇有,就人頭落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