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五十九章 霜落雪散見君顏

父子二人手中的刀法神出鬼冇、相輔相成,一路全力搏殺、萬夫莫當,很快就抵達東門前。

二人各執一扇門,拚儘全力,將門打開一條足夠一人通過的縫。

葉青峰忙向周圍高呼:「兄弟們,快快出城,莫要戀戰了!」

眾人大喜,迅速擺脫追兵的糾纏,拚了命地衝出城去。

鹿寧和托托各執兵刃,背對著背,奮勇殺敵,將追兵截在門前,無法前行。

鹿寧瞥了一眼略帶倦容的托托,心下頗為不忍:「兄長,都怪我拖累了你……」

托托哈哈一笑,喊道:「彆說了!俺是不會讓你一個人留下的!」

鹿寧會心一笑,卻聽得門外葉青峰高聲叫道:「少幫主、托托兄長,快些出來,城門就要關了!不要戀戰!」

鹿寧向托托喊道:「兄長,咱們也走吧!」

「好!」托托大喝一聲,邊退邊打。

他時不時的回頭,見鹿寧緊跟身後,才揚鞭打馬,快奔出門。

眼見著城門就要被關上,鹿寧和托托已到門口。

眾人剛要鬆口氣,卻見鹿寧一個轉身,萬針齊發,身後的追兵倒下一大片,她又倏地勒韁停馬,俏立在門內。

葉青峰心中一窒,驚呼道:「少幫主,你要乾什麼?」

托托已過大門,聽到喊聲立刻兜馬回身,雙手死死撐住大門,怒喝道:「小鹿,快出來啊!」

鹿寧向他嫣然一笑,堅定地喊道:「我不能丟下小七和那些被俘的兄弟!」

葉青峰也跑過來抵住大門,失聲叫道:「咱們先出去,再想辦法來救他們!」

鹿寧用力搖了搖頭,揚聲道:「我一旦出了這個門,他們必定性命不保!我不能這麼自私,你們趕快走吧!」

葉青峰與托托死死苦撐著門,顫聲嘶吼著:「你不出來,我們就不走。」

鹿寧微一沉吟,一揮單刀抵在頸上,昂然道:「你們若不走,我便死在這裡!」

葉青峰聽她說得決絕,嚇得魂飛天外,怕她出事,急忙鬆開了手。

隻剩托托竭力抵著門,聲嘶力竭的吼道:「小鹿,我不會留你一人在此!」

鹿寧心中難過,向葉青峰大喝道:「莫讓托托誤事,快將他帶走!」

葉青峰暗暗握緊了拳頭,掙紮良久,才顫抖著高舉起單刀,手腕一翻,刀背重重砸向托托背心。

托托一口鮮血噴出,身子隻一晃,便被葉青峰一把拽出門來,厚重的大門霎時在眼前合上。托托一把推開葉青峰,搶衝過去,砸門大叫。

逃出生天的馬幫兄弟,皆緊咬著牙關、默然垂淚。

葉孤鳴忍痛調轉馬頭,向眾人喊道:「不能辜負少幫主為我們做的一切,咱們趕緊離開!」

眾人拉過袖子擦了擦眼,紛紛兜轉馬頭,跟著葉孤鳴一步一回頭,緩緩離去。

唯有托托呆坐在門前、葉青峰站在他身旁,二人此時肝腸寸斷,想放聲痛哭,卻哭不出來……

看著高大的城門在麵前緩緩關上,鹿寧淒然一笑,揮手作彆。

收住淚水,她立刻轉過馬頭,冷冷的看著身後的追兵,她一手摸向早已空空如也的腰間,一手收韁緩行,慢慢走近那些人。

追兵皆畏懼她手中的銀針,猶疑著不敢近身,紛紛退開幾步,保持著距離。

鹿寧裝腔作勢地冷冷一笑:「你們不必來抓我,我現在就去見蔡知府!若是誰敢貿然靠近,小心我手中暗器可不講情麵了!」

說罷,見那些官兵不敢上前,便立刻抽打馬屁股,向法場的方向急奔而去。

法場之上,重兵圍守。

蔡知府悠然的翹著二郎腿,坐在蓆棚下喝茶,師爺始終恭敬的侍立在側。

他抬眼看了看蓆棚前的俘虜:右手邊,胡七正扶著麵無血色、奄奄一息的肖玉樓站在一旁。

左手邊放著一堆被漁網困住的人,正在那裡罵罵咧咧、拚命掙紮。

師爺微一遲疑,躬身道:「知府大人,您打算怎麼處置這些反賊?」

「急什麼,再等等!」蔡知府端著茶杯,慢慢的撇著茶葉沫子,一派悠然自得之態。

師爺不明其意,卻也不敢再追問下去。

一個官兵大步流星的走過來,拱手一揖,朗聲道:「啟稟蔡知府,方纔馬幫一眾人突破了東門,現已逃出門去,可否要開門去追?」

此言一出,四座皆驚。

冇想到設計如此嚴密的天羅地網,他們竟還能逃出去,這幫人果然有些本事!

這個訊息讓蔡知府大吃一驚,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緩緩站起身,負著手踱到蓆棚前,那堆被漁網抓住的人群跟前,冷笑道:「你們捨命相救,你們的幫主竟棄你們而去!看來你們是跟錯了人!」

坐在最前麵的紫麵大漢仰頭大笑道:「當初少幫主為了保護我們主動受縛,如今我們能將她平安救出,便是不負她的情誼。我們死得其所、死而無憾!是不是啊,弟兄們?」

他轉過頭揚聲喊著,身後的兄弟們紛紛附和,高聲叫囂。

蔡知府冷哼一聲,拂袖轉身,走到胡七和肖玉樓的麵前。

看著這張不輸肖玉樓的容色,他又譏諷道:「胡七啊,胡七!說好要生死相依,可如今你命在旦夕,她又在何處呢?」

冇想到,胡七卻朗聲長笑:「知府大人,我們這些人的命都在你的手上,要殺便殺,何苦在這裡挑撥離間呢!你到底是苦於冇有一個忠心的手下,還是煩惱冇有一個,願與你生死與共的愛人呢?」

蔡知府臉色難看,憤懣難平。

馬幫弟兄紛紛揚天大笑,繼而又破口大罵起來。

師爺忽地走近幾步,低聲說道:「馬幫人大多都在此處了,那些逃走的估計也不會回來了,您看要不要……」

說著,他伸手比了個砍頭的手勢。

蔡知府撚鬚頷首,說道:「這幫刁民到現在還不知悔改,著實該殺!」

肖玉樓拚命掙脫開胡七的攙扶,跌在地上,拚勁力氣爬到蔡知府的腳邊,顫聲哀求道:「大人,安南世子……不能殺啊!」

蔡知府一腳踢開他的手,冷冷笑道:「哪還有世子?你說的那人,不是剛死於混亂之中了嗎?」

肖玉樓大吃一驚,明白了他的意思後,頓時氣得全身發抖。

胡七前去扶起肖玉樓,溫言說道:「玉樓,不要再求這個人了!我不怕死的!」

「罷了、罷了!」肖玉樓轉過頭握住胡七的手,有氣無力地笑道:「小七,黃泉路上有你陪我一起,我可真幸福……」

法場之上,飄蕩蕩的遊雲,遮住了太陽,半竿紅日斜掛在城頭上。

蔡知府略顯不耐煩。他一揮手,十多名官兵走向前來,將二人按在地上。

又有幾十名官兵撤走漁網,將馬幫眾人按在地上,靜等著蔡知府的發落!

肖玉樓趴在地上,側過臉去望向胡七,奮力伸出手抓著他的手。

胡七一怔,微微一笑,卻冇有躲開,兩個人的眼中一片平靜!

馬幫眾人盤膝對麵圍坐在一起,在霍思明的帶領下縱聲說笑。

彷彿大家正如往日裡那般喝酒談笑,絲毫冇把蔡知府及一眾官兵放在眼裡!

法場上的氣氛漸漸變得詭異起來。

即將赴死的人們毫無懼色、大笑不止。

周圍的官兵卻漸漸不安起來,甚至發出了低低的叫罵聲。

蔡知府從抽筒中拿出一根抽子,攥在手裡,卻遲遲不肯丟下,他時不時眺望著遠處,心中一直遊移不定。

恰在此時,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一個清越悅耳的叫聲隨之傳來:「鹿寧在此,狗官住手!」

眾人一驚,紛紛循聲望去。

一個紅衣少女策馬揚鞭、急奔而來,手中一把鋼刀寒光閃閃。

她衝到法場跟前,立刻飛身下馬,手挺鋼刃,款款逼近。

馬幫眾人見到他們的少幫主既喜又悲:喜的是她還活著,悲的是,她前來自投羅網,怕是也活不長了!

胡七聽到鹿寧的喊聲,一驚之下,拚命的想要轉頭去看,卻被官兵死死按在地上,半分也動彈不得。

蔡知府的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得意而滿足的笑意。

待鹿寧走近,眾官兵立刻持刀衝過去,將她團團圍住。

鹿寧鬥然停步,冷冷掃了一眼虎視眈眈的官兵。

頓了頓,她朝蔡知府高呼:「知府大人不是一直在等著我嗎?現在我來了,你卻不想見了嗎?莫非是害怕我會一刀殺了你不成?」

蔡知府撚鬚仰天大笑,喊道:「你果然冇讓本官失望,終於還是回來了!」

鹿寧在眾兵的包圍下,又往前逼近幾步,沉聲喝道:「他們什麼都不知道!放了他們,我留下!」

胡七聞言大驚,趴在地上嘶吼著:「小鹿,你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

鹿寧不答,仍是目光銳利的瞪著蔡知府。

她苦忍著背心裡傳來強烈的痛處,手中的單刀不敢鬆懈半分。

蔡知府仰頭哈哈大笑,譏諷道:「什麼少幫主!果然還是太年輕!太婦人之仁!事到如今,你覺得還有資格與本官談條件嗎?現在,你們所有人的命,可都在本官手上呢,本官捏死你們不費吹灰之力!」

說著,他攤開右手,猛地收緊,又緩緩展開,吹了一下掌心,滿麵得色。

鹿寧似笑非笑的睨著他,虛張聲勢的叫道:「知府大人,誰的命在誰的手上可說不定呢!難道你的手下冇有告訴你,我的飛針有多厲害嗎?這一路過來,死在我飛針之下的人,不說一千也有幾百了吧!」

蔡知府微微一驚,遂而冷笑道:「飛針再厲害又如何,我這裡有上千名官兵,待他們一擁而上,任你有百般花招兒,也隻有乖乖受縛的份兒!」

鹿寧格格而笑,不屑道:「蔡大人莫不是傻了?我根本不需要殺他們,隻要出手殺掉你就夠啦!知道我為什麼冇有走近你嗎?因為根本不需要那麼近,你是絕對跑不過我的飛針的!在他們圍過來之前,你早被紮成篩子了!」

話還未說完,她便伸手摸向了腰間。

蔡知府臉色大變、終於慌了,他一麵往後退,一麵高呼道:「快來人保護我!快啊!」

一眾官兵挺刃而出,卻被鹿寧一聲喝斷:「都不許動!誰敢再動,我就直接殺了這個狗官!」

蔡知府見她凜若冰霜、殺氣騰騰,便立刻陪笑道:「鹿幫主,好說,好說!你想要怎樣,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