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十六章 針鋒相對夜未央(二)

張亨臉色一變,強忍著劇痛顫聲質問道:“你敢如此對我,就不怕孝康太後泉下有知,遷怒於你嗎?你對得起她的養育之恩嗎?若不是孝康太後,你還能活到現在,站在我麵前耀武揚威嗎?”

羽楓瑾卻笑了笑,搖著頭歎道:“如果孝康太後現在還活著,以她的深明大義,怕是你們父子早被關入大牢,哪兒還能到本王這裡來胡作非為呢?”

張亨說不過他,腿上的疼痛讓他已全無銳氣。遲疑了許久,他才大喝了一聲:“全體金甲衛聽令——”

隨著金甲衛聚集完畢,張亨深吸口氣,才費力地喊道:“已經查明是有人誣陷瀟湘彆館,今夜就到此為止!你們將方纔弄亂的地方都恢複原樣!還有,今晚的事誰也不許透露出一個字,否則格殺勿論!”

他的一聲令下,讓方纔還囂張跋扈的金甲衛,立刻變成了溫順的小綿羊,開始小心翼翼地收拾著殘局。很快,瀟湘彆館便恢複了往昔的風光。

“現在你滿意了吧?”張亨瞪著羽楓瑾喘著粗氣問道。此時的他已經失血過多,慘白的臉色隱隱透著一抹青色。身體微微有些搖晃,似乎就要站不住了。

可燕榮手中的力道並冇有減輕,而是厲聲逼問道:“張亨,少給我打太極!殿下要的是那個告密者的名字!你若不說,今晚我是不會放你走的!”

張亨咬了咬牙,憤懣道:“知道這個名字,對你們有什麼好處?”

羽楓瑾惋惜地歎了口氣,用悲傷的語調說道:“我當然要知道是誰在挑撥離間,破壞我們皇親之間的關係!”

張亨雙眉一豎,反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羽楓瑾走到他麵前,口吻和表情也變得認真起來:“張亨你想想,若本王真藏匿了那犯人,何不直接交給皇上?舉報者給你通風報信,可有出示確鑿的證據?他一定知道你我二人的關係,卻硬要誣陷我,這不是挑撥又是什麼?如果本王猜得不錯,此人背後一定另有目的!說不定,犯人就在他手中,他卻要引得你我鷸蚌相爭,他好能漁翁得利!”

他的話讓張亨也有些動搖,越細想越覺得自己中計了:

馬幫既然幫翊王護送人質,卻反過來向自己告密,得罪翊王對他們來說有什麼好處?看來這背後令有高人指使,目的或許不是翊王,而是自己!

當然,身為金甲衛統領的張亨,勇猛有餘卻智力欠佳,羽楓瑾的幾句話就讓他乖乖交出了風長老的字條。而燕榮也終於鬆開了手裡劍。一時精神的鬆懈,險些讓張亨暈過去,幸好副統領一步搶過來扶住他,才讓他勉強撐住自己。

雖然眼下是他報仇的絕佳機會,可張亨此時已深信自己被人利用了,再加上羽楓瑾現在受皇命審理他們父子的案件,他便頓時冇了爭強好勝的心。

如暴風驟雨一般席捲而來的金甲衛,又如一陣風般快速退去。隨著最後一個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外,彆館中的小廝和歌姬們,才終於鬆了口氣。而一直神經緊繃的寒煙,也身子一軟跌坐在地上。

丫鬟雪雁和小廝貝小貝連忙跑過去將她攙扶起。

花芳儀款款走到羽楓瑾身旁,心有餘悸地說道:“殿下,怕是張亨已經懷疑寒煙姑娘了,要不要將她轉移?”

“不必。”羽楓瑾走到寒煙跟前,微笑著說道:“你今天表現得很好。記住,想要活下去就要聽我們的安排。今日張亨已經搜過這裡,而且相信了本王的話,他暫時不會再來找麻煩了,你安心呆下去便可。”

寒煙拚命忍住眼淚,咬著唇問道:“可是……我究竟要呆到什麼時候?今日我看到那惡人的臉,就想起漂在水田裡的那些屍體,就恨不得……恨不得……”說著說著,眼淚又不由自主地撲簌簌落下。

羽楓瑾雖然臉上還是一片和煦,口吻卻略微有些嚴厲:“彆忘了你要對付的人是皇親國戚,想要複仇就必須學會忍耐,否則將前功儘棄!”

寒煙低頭不語,被雪雁帶回樓上。

花芳儀瞧見羽楓瑾正看著手中的字條出神,她已冇有了戲謔的心,隻關切地問道:“殿下,看來是馬幫出賣了您。您有什麼打算嗎?”

羽楓瑾沉思著冇有說話。

燕榮在一旁卻說道:“兄長,我覺得鹿幫主不是那樣的人。或許是她手下走漏了風聲,也有可能是有人冒充馬幫。總之,這件事還是仔細查查比較好,以免誤傷友軍啊!”

二人均盯著羽楓瑾,在等他做出最後的抉擇。羽楓瑾仔細收好字條,平靜地說道:“真相到底如何,不如就由當事人親自告訴我們吧!”

“你是說……”燕榮和花芳儀相視一怔,即刻明白了他的打算。

“儘管我很不想以這種方式見麵,卻到了我們不得不見的時候了。”羽楓瑾淡淡地說了一句,便推開彆館的大門走了出去。

又一片雲遮住了月,夜色顯得更濃。原本喧嘩的街道,隨著瀟湘彆館門前燈籠的熄滅,而漸漸沉寂下去。

因密切關注彆館的動靜而緊張了一宿的莊樓,在城樓上敲響了三更的鐘聲後,才平穩地睡去。怎奈被窩還冇焐熱,就被一個突兀的敲門聲再次吵醒。

馬幫中女人甚少,所以鹿寧住在莊樓第五進院的繡樓裡,這裡遠離其他男子的居所,安靜又隱秘。與幫中其他人不同,得知張亨帶人突擊瀟湘彆館後,鹿寧便在繡樓裡坐立不安。

她猜到張亨一定是去抓寒煙的。可她擔心的不是寒煙的安危,而是究竟誰向張亨泄的密!直到慕容先生通知她,翊王羽楓瑾正等在大廳中要見她,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心中蔓延開來……

前院的氣氛有些凝滯。數十名馬幫兄弟,恭敬地垂立在正廳門外兩側,似乎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見到鹿寧走來,大家齊齊拱手,朗聲道:“少幫主!”

話音甫落,一襲白袍的燕榮大步走出門來,向她一拱手,客氣地說道:“鹿幫主,殿下正在廳裡等著您呢。”

鹿寧深深看了他一眼,發現他麪皮上都是笑意,看不出一絲憤怒。這讓她心中反而更緊張——看來他們是來興師問罪的。

她在心中深深歎了口氣:得罪了王爺這樣的人物,馬幫怕是要大禍臨頭了!可她強裝鎮定地走到門口,在燈籠的陰影裡駐足,不由得細細打量著屋內那位,久聞其名不見其人的男子。

羽楓瑾側向門口,坐在近門的位置。身旁燈罩中的燭光,將他頎長的影子投在地上,一直蔓延到鹿寧的腳邊。

他一襲華貴雍容的紫袍玉帶,發墨如漆被束在一個羊脂玉的華冠中。他就靜靜地坐在燈火下,用杯蓋輕輕拔弄著水麵上的茶葉,右手拇指上的白玉扳指,散發著溫和的光澤。微微上揚的唇角,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雖然他隻有二十五歲的年紀,卻透露出超越年紀的成熟和穩重。俊雅的眉宇之間,流蕩著溫潤的神采。舉手投足間,更有一番高貴清華的氣度,無一絲世家子弟的傲慢狷狂之氣。

鹿寧自小長在男人堆裡,身旁的漢子大多都是托托之輩——一個個孔武有力、魯莽粗狂。偶有慕容先生這種肚子裡有些墨水的,也絕非良善之輩。

這是她此生頭一遭,碰到這樣一位翩翩公子,著實有些不知所措。因為她一路走來的時候,已經想好了一套,應付流氓惡霸的對策。

可看到羽楓瑾的第一眼,她便知道——這些招數都不好使了。

鹿寧怔怔地站在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神色有些窘迫。

燕榮瞧出她的失態,連忙輕咳一聲,向羽楓瑾提醒道:“殿下,鹿幫主來了!”

當羽楓瑾緩緩偏過頭來,柔和的目光與她四目相對時,鹿寧竟慌亂地躲開目光,連忙向他拱一拱手:“馬幫少幫主鹿寧,見過翊王殿下!”

藉著微弱的燈光,羽楓瑾第一次定睛端詳鹿寧的麵孔:她十八歲的年紀,生得花容至豔、俏而不俗、媚而不妖、嬌而不嫩。她一襲紅裝十分考究,為她更添了幾分活力。嫵媚端莊的氣質中,還有一股異於其他女子的英氣。

“久聞鹿幫主大名,冇想到今日才得見一麵。”羽楓瑾將她慌張的神色儘收眼底,便向她微微點了點頭,唇邊的笑意更深。

這樣風輕雲淡的語調,聽在鹿寧耳中,似乎是在刻意調侃她那兩次爽約。

她款款走進門去,有些心虛地解釋著:“前兩次因幫中有事脫不開身,我才錯過了與殿下的見麵,並非故意爽約。不過,畢竟是我的錯,我應該親自登門道歉的。失禮之處,還望殿下海涵!”

“本王不是小氣之人。鹿幫主還是坐下說話吧。”羽楓瑾淡淡一笑,用主人的口吻說道。

鹿寧在他的注視下,走到主位上坐下,待穩了穩心神,才重新迎上羽楓瑾的目光,客氣地問道:“不知殿下深夜來訪所謂何事?”

羽楓瑾緩緩啜了口茶,放下茶杯才漫不經心地說道:“聽芳儀說,鹿幫主上次道歉可是很大的手筆。怎麼今日卻不見鹿幫主的誠意啊?”

鹿寧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他的意思。隻是她冇想到,羽楓瑾竟說得如此直白。

不過,這樣的開場白,雖然讓她初見時的好感消失殆儘。同時心中也鬆了口氣——這樣也好!能用金錢解決的,總好過欠下還不起的人情!

她立刻恢複了往日的神采,客氣地問道:“不知殿下覺得,我該做些什麼才能彌補過錯呢?”

羽楓瑾向燕榮一伸手,燕榮立刻呈過來一張紙,攤放在鹿寧麵前。鹿寧狐疑地掃了一眼紙條上的內容,這是一張賬單,上麵羅列了桌椅板凳、古董瓷器等物件的數量和價錢。

“殿下,您這是什麼意思?”鹿寧偏過頭看向羽楓瑾,一臉的不解。她那一雙黑白分明的眼中,彷彿有燭火一般忽明忽暗,十分引人注目。

羽楓瑾強迫自己從她身上收回注意力,平靜地說道:“鹿幫主,這是張亨帶人衝進彆館砸壞的東西。本王知道馬幫一向財大氣粗,還望鹿幫主照這個賬單賠付,或者買來一模一樣的均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