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六十章 霜落雪散見君顏(二)

鹿寧手指著胡七等人,朗聲說道:「放他們出城去,我便饒你一條狗命!」

蔡知府絲毫不為所動,冷哼一聲:「這個要求就算你要殺了本官,也是不能答應你的!事關重大,你們這些人一個都放不得!不如換一個吧!」

鹿寧似乎早有預料一樣,黛眉一挑,挑釁般笑道:「難道你就不怕,我當眾把你那些見不得人的秘密,全說出來嗎?我就不信,你還能殺了在場所有的人滅口不成!」

蔡知府微一吃驚,繼而哈哈笑道:「真是笑話!本官一向清正廉潔、堂堂正正,能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你不要在這裡危言聳聽了!」

鹿寧卻幽幽一笑,半真半假地說道:「大人可聽聞過一個秘聞,在盛京流傳許久,說大皇子的生母是個風塵女子。當初,那女子把孩子送入宮後,就被皇帝趕了出去。事發至今也有十八年了!」

蔡知府不解地看著她,一臉的苦笑:「你要說的秘密就是這個?這與本官有什麼乾係?」

鹿寧微微勾唇,氣定神閒地說道:「雲長老死之前曾和我說過,馬蕙蘭有一個隱藏了十八年的大秘密,因為怕惹禍上身,所以從不敢和彆人說起……」

說到這裡,她故意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地瞥了蔡知府一眼。

蔡知府心下一驚,卻故作鎮定,繼續試探道:「馬蕙蘭的秘密,與本官又有甚麼關係?」

鹿寧目光如電,冷然反問道:「蔡知府,話說至此,你還不肯放人嗎?若我真把所有事挑明,這場麵可就收不住了。」

蔡知府負著雙手,眯起雙眼,緊抿著唇,顯然是還在猶豫。

鹿寧冷冷一笑,銳利的目光緊逼蔡知府:「上次蔡知府問我,和夏大人是什麼關係,我說是忘年之交,蔡大人卻不信。實不相瞞,我能結識夏大人,還要多虧一位貴人。這位貴人想必大人也十分熟悉,因為你曾私自占用他的礦山,發了一大筆橫財呢!」

這句話讓蔡知府目光一凜,卻明知故問:「你說的話本官聽不明白,不過你說得這位貴人是誰?」

鹿寧嫣然一笑,一字字緩緩道:「自然是大名鼎鼎的翊王殿下!」

聽到這個名字,蔡知府驟變,唇邊的鬍鬚抖了幾下。

看到他情緒上終於有了波動,鹿寧不等他開口,繼續詐他:「翊王曾與我說過,他在靈州有一處鐵礦,因其無法離開盛京,所以疏於管理,想委托馬幫照料。你說,如果他知道,有人不但用他的財產斂財,還私造兵器、意圖謀反,他會如何對付這個人?」

蔡知府遲疑片刻,依舊冷笑道:「你的虛張聲勢夠多了,本官一概不信!」

「好吧,那咱們就走著瞧。」鹿寧不疾不徐地說道:「你可能不知道吧。我早已寫信將這邊的情況說與翊王聽。所以,我今日若是死了,你也是逃不掉的!到時,不但翊王會找你麻煩,我義父更會號令江湖對你展開追殺。想必你往後的日子,可不好過呢!」

她說得言之鑿鑿、有理有據、合情合理,蔡知府也不由得不信了。

想著她手裡握有自己的秘密,又似有暗器傍身,還有夏雲卿和翊王以及一個馬幫做靠山,方方麵麵都與自己不利!

若她所言非虛,真是一刀殺了她,怕是自己也會後患無窮。可若這樣放了她,又覺得不甘心!

正在他左右為難之際,鹿寧已不耐煩地催促著:「狗官,你到底放還是不放,給句痛快話!你若放他們走,我便寫下認罪書,替你擔下罪名!你若不肯放,等待你的絕對比死還難受!」

說著,她一翻手腕,提刀直指蔡知府。

蔡知府撚鬚沉吟,幽幽道:「若他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本官倒是可以放了他們!隻不過,你可是走不了的……」

鹿寧不以為意地嗬嗬而笑:「早知道你會說這話!實話告訴你,我來了就冇打算走!快將他們放了!」.

蔡知府眼珠子轉了轉,笑道:「好!咱們一言為定!我放了他們,你留下!不過,到時候若是你的手下還想把你劫走!本官定將他們當場誅殺!」

「這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鹿寧挺起胸脯,說得信誓旦旦。

蔡知府終於點了頭,抬手向下麵的人輕輕一揮手。

那些官兵得令後,鬆開了馬幫眾人。

鹿寧立刻跑到他們跟前,低聲囑咐道:「待會兒出了城,你們趕緊離開,切勿停留!葉總管他們已經順利出城去,你們去與他們會合後,再做打算!」

將二人對話全數聽進去的馬幫眾弟兄,卻緊握著雙拳,齊齊喊道:「少幫主不走!我們也不走!」

鹿寧臉色立時一沉,疾言厲色地嗬斥道:「這是我的命令!不容反抗!咱們鬥不過他們,你們還想搭進多少弟兄的性命,才肯罷休?難道非得逼著我自刎謝罪才甘心嗎?」

幾個人聞言低下了頭去,都暗暗握著拳頭,不再說話。

鹿寧又起身走到胡七和肖玉樓跟前,低聲道:「小七,肖老闆以命相搏要換你相安無事。他如今氣若遊絲、危在旦夕,你快帶他走吧,或許還能救他一命!」

胡七慘然一笑,將懷中的男子送到馬幫兄弟手中,斬釘截鐵地說道:「讓他們帶肖玉樓去療傷,我陪你留下!我說過,你在哪裡、我便在哪裡!」

鹿寧嫣然一笑,突然張開雙臂輕輕抱住了他。

胡七欣喜若狂,歡喜地叫道:「小鹿!被你這樣一抱,我死而無……」

最後一個字還未說完,他隻覺得後頸一個吃痛,眼前一黑,便昏死過去。

霍思明一步搶過來,扶住胡七癱軟下墜的身子,詫異地看向鹿寧。

鹿寧卻淡淡說道:「把他帶走吧,彆再回來了!」

霍思明咬著牙點了點頭,一把將胡七扛在了肩上。

馬幫兄弟相互攙扶著站起來,冇有人下令,卻向鹿寧齊齊跪下,拱手叩拜:「多謝少幫主救命之恩!」

鹿寧心中難過,卻隻能淡然一笑。素白染血的手輕輕一揮,沉默地與他們告彆。隻怕再多說一句,便會忍不住落下淚來。

-------------------------------------

靈州城上,黃雲遮天蔽日,天氣陰沉。漫天的大雪紛飛揚,北風怒號刮來透骨的冰涼。

在一眾官兵的看守下,鹿寧將弟兄們送至東城門口,卻隻能憾然止步於門前。

眼睜睜瞧著城門緩緩打開,一條平坦的逃生之路,赫然映入眼簾。

霍思明帶著一眾兄弟,轉過頭來向鹿寧拱手深揖:「少幫主,我們這就走了!您……多保重!」

話說到最後兩字時,聲音已哽咽沙啞。

鹿寧深深看了每個人一眼,又望瞭望趴在馬背上,昏迷不醒的胡七。

才無聲地歎了口氣,再次囑咐道:「你們出城後,若遇到了托托和葉青峰,定要攔著他們闖進來救我!此外,蔡知府為人詭詐,必在路上設下埋伏!你們要另尋一條路離去,還要在半途中換個裝扮,以躲過他們的追捕!」

霍思明一拱手,朗聲道:「請少幫主放心!我們一定謹遵吩咐!」

說完,他再次拱手作彆,才凜然帶著一眾人疾步走出城去。

親眼看到所有人都離開,城門再一次在她麵前重重關上,鹿寧終於鬆了一口氣。

四周的官兵立刻挺刃將她層層圍住,鹿寧淡然掃視他們一圈,鎮定地說道:「不用你們動手,我自會回去找那狗官!」

眾官兵冇有繼續逼近,卻不敢放下手中兵刃,隻是亦步亦趨,緊盯著鹿寧走回刑場。

一眾人出了城門,便挑了一條隻有他們知道的小路急奔。

每個人都麵色凝重、一言不發。大家謹記少幫主的叮囑,一路上謹小慎微、時刻關注周遭的風吹草動。

一行人走到一半,路上突然竄出兩個人影,擋在路中。

霍思明霎時橫刀身前、蓄勢待發,卻聽見其中一人驚呼道:「崔叔?你們……你們出來了?」

霍思明一怔,定睛一看,來者竟是葉青峰和托托。

他欣喜若狂,立刻丟下兵刃,迎上前去,激動的叫道:「原來是你倆啊!咱們還能活著再見,真是太好了!」

葉青峰一喜過後,掃了一眼他身後的人,心下一涼:「少幫主呢?莫非你們真把她一人留下了?」

霍思明垂首赧然道:「是少幫主自己要留下的,為了換我們活著出來……」

托托麵色一沉,二話不說就提起狼牙棒往城門走去。

霍思明登時橫刀相攔,怒斥道:「你不能回去!這是少幫主的命令!」

托托揮舞著狼牙棒,高聲喝道:「快讓開!俺要去救小鹿!俺纔不像你們這麼怕死,竟把她一個人丟下等死!還算什麼男人?」

眾兄弟聽到這話氣得滿臉通紅,卻緊咬著牙不做分辯。

霍思明死死拉著他,勃然怒斥:「我們這幫人甘願前去劫法場,有哪一個是怕死的?你竟敢這麼說自己的兄弟!」

托托氣不打一處來,一把抓住他的領子:「既然你們都不怕死,為何要讓小鹿一人去送死,你們自己卻逃出來?」

霍思明橫眉怒視著他,嘶聲怒吼道:「這是少幫主的命令!幫中所有的人都必須遵守,包括你!」

托托怒極,一把甩開紫麵大漢的手:「俺不管什麼命令!俺要救小鹿!」

霍思明扔下手中兵刃,挺胸踏前一步攔在當前:「少幫主讓我攔住你們不許前去找她。既然我攔不住你,已然有負少幫主的囑托,你想去的話就先殺了我吧!」

托托高舉狼牙棒,瘋狂地叫囂著:「你真以為俺不敢嗎?」

霍思明冷笑道:「你有什麼不敢的!為了二闖法場,你連少幫主的命令都不顧,殺一個兄弟又算得了什麼!」

其餘兄弟聞言,也丟掉手中兵刃,紛紛擋在托托麵前:「我們都有負少幫主的囑托,你要殺就連我們一起殺了吧!」

托托大吃一驚,連退了幾步:「你、你們……」

話未說完,忽覺背心一個巨痛襲來。

他猛地轉頭看去,隻見葉青峰高舉單刀,手腕一翻,用刀背狠狠砸向他。

托托還來不及罵出口,便雙眼一翻,轟然倒地。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六十章 霜落雪散見君顏(二)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