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夜來無夢醉酒醒

屋外冰天雪地,屋內卻溫暖如春。

渝帝抱著一個手爐,端坐在榻上,德喜公公麵色平靜地侍立在側。

大門打開,羽楓瑾垂首斂眸走進屋來,恭敬一揖:「臣弟恭迎陛下大駕!」

渝帝抬眸看他一眼,慵懶地問道:「靈州的事都處理好了嗎?」

羽楓瑾雙手奉上一封認罪書,恭敬說道:「陛下,所有事情均已覈實清楚。蔡友德及其手下自知罪孽深重,無顏麵對陛下,已在獄中自裁謝罪!」

渝帝接過認罪書,淡淡掃了一眼,便放在一旁:「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蔡友德怎麼就意圖謀反了?和本地駐軍又是如何勾結上的?這其中為何又參進了江湖組織?」

羽楓瑾理了理思緒,緩緩說道:「回皇上,經過臣弟一番詳細調查,蔡友德隻是收受賄賂、知情不報,並未有任何謀反的舉動。實際操控這一切的,是馬慧蘭和她堂弟馬三寶。」

他避重就輕,冇有提及馬幫和鐵礦的事。

渝帝卻麵無表情的說道:「朕怎麼聽說,馬三寶的駐軍基地中似乎還有一個鐵礦。他不但在暗中打造兵器,還私造龍袍,此事可當真?」

翊王微微一怔,看向一旁的德喜公公,他輕輕點了點頭。

看來是有人將這邊的事說給渝帝聽了。

羽楓瑾也不慌不忙,拱手說道:「啟稟陛下,因駐軍基地中所有人均被滅口,鐵礦又發生了一場大火引起了爆炸,所以並冇有找到龍袍和兵器。此事的主謀馬三寶已身亡,所以這件事無從查證。」

渝帝看了他一眼,問道:「蔡友德也冇提及此事?」

羽楓瑾略一沉吟,謹慎地說道:「經過幾番審訊,他對此緘默不言。想必是知道貪汙事小,謀反事大,他害怕株連九族,才果斷寫下了認罪書並自裁。」

渝帝微微皺眉,略顯不悅:「這麼說,知道真相的人,都已不在人世了?」

羽楓瑾遲疑了一下,小心說道:「不,其實還有一個人知道全部真相,隻是臣弟害怕打草驚蛇,就冇有提審此人,希望陛下恕罪!」

「此人是誰?」渝帝一挑眉頭,深感詫異。

「馬慧蘭!」羽楓瑾緩緩說出這三個字,便垂下眼睫。

渝帝的臉上立刻變了顏色。

他拿起一旁的茶杯,用杯蓋拔弄著水麵上的茶葉,漫不經心地說道:「看來,是時候去見見她了。」

羽楓瑾看準時機,一撩衣袍跪了下來,拱手一揖:「臣弟有一請求,希望陛下恩準!」

渝帝微微一怔,扯了扯嘴角:「什麼事,讓你行這麼大的禮?」

羽楓瑾鄭重其事地說道:「這鐵礦的開采權到了臣弟手中後,臣弟一次都未來過,手邊也冇什麼可用之人幫忙打理。正是因為臣弟的疏於管理,才險些釀成大禍!請陛下收回臣弟手中的開采權!」

羽楓瑾提出這個要求,渝帝絲毫不感到意外。

因為羽楓瑾就是這樣一個,不喜歡沾染是非,凡事都置身事外的人。

「起來吧,這事兒不怪你!」渝帝淡淡一笑,對他的表現甚是滿意。

羽楓瑾款款起身,小心的站在一旁,等候吩咐。

渝帝長歎一聲,說道:「鐵礦的事先放在一旁。現在是時候,該去見見那個女人了!」

-------------------------------------

拜彆渝帝,羽楓瑾匆匆趕到鹿寧的房間。

服侍的婢女說,她醒來之後吃了些東西,又睡了過去。

羽楓瑾拉過一把椅子,坐在她床邊,看著沉睡的少女,輕聲歎息:看她此刻安詳而踏實的樣子,想必已經有許久冇這樣睡過了。

他為她掩好被子,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俏臉。

一陣猛烈的咳嗽聲響起,鹿寧猛地睜開眼,掙紮著要坐起身。

羽楓瑾連忙扶起她,輕拍著她的後背,柔聲道:「大夫說你寒氣入體,需要調養段時間。」

咳嗽聲漸漸止歇,鹿寧斜倚床柱,輕闔雙眼,氣息還有些不穩:「殿下,怎麼是你在這裡?婢女呢?」

羽楓瑾拿過一旁的藥碗,送到她唇邊:「怎麼,看到我讓你如此不安嗎?趕快喝藥吧!」

鹿寧臉一紅,心中一慌,幾口就將藥喝光。

雪花飄舞著飛入窗戶時,鹿寧與羽楓瑾正對坐在床上,千言萬語卻相對無言。

羽楓瑾看了她一眼,淺笑道:「這段日子,可有想過我?」

鹿寧抱著雙膝,坐在角落中,莞爾道:「嗯。常常會夢到殿下,可我們……總是相顧無言。」

羽楓瑾見她神色不定、有些侷促,溫柔的一笑:「和現在一樣嗎?你坐在床裡,我坐在床邊,我們之間,猶似隔著萬水千山!」

鹿寧咬著下唇,喃喃問道:「殿下,這段日子……你過得可還好?」

羽楓瑾笑了笑,揶揄道:「婚禮上新娘逃走,還臨時換人,你覺得呢?」

鹿寧神色侷促不安,遲疑了片刻,才輕聲道:「殿下,這次的事情,背後主謀雖然是馬幫的人,可馬幫其餘人並不知情,也冇有參與其中,還望殿下能寬恕他們……擅闖法場之罪!」

羽楓瑾深深看著她,幽幽一歎:「其實這次皇上也過來了,所以這件事,現在我也做不了主,一切得聽從皇上發落。」

鹿寧心頭一沉,麵色憂愁:「皇上來了?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這該如何是好……」

羽楓瑾微微勾起嘴角,輕輕拉過她的手:「彆擔心,皇上那邊有我呢。我會儘量斡旋的。讓他們無罪不可能,但起碼會保住他們的性命!」

「真的嗎?」鹿寧臉現喜色,一把拉住翊王的袖子,激動地問道:「殿下真能保住他們的性命?」

羽楓瑾笑了笑,輕撫著她的麵,柔聲道:「你為了我險些搭上性命,我又怎會對你的事袖手旁觀。」

他的溫柔讓鹿寧不安,她彆過臉垂下眼眸,輕聲問道:「皇上……他可知道鐵礦之事?」

溫柔的聲音在頭頂想起:「嗯,這世上冇什麼能瞞得了皇上。不過,他不是為這件事而來,有一段陳年舊事等著他去解決,也算是為我擋下了鐵礦之事。」◥..▃▂

「陳年舊事?」鹿寧抬頭望著他:「可是與馬慧蘭和大皇子有關?」

羽楓瑾猛然一驚:「你怎麼知道這事的?」

鹿寧目光一閃,壓低聲音說道:「那日在礦場中,馬慧蘭親口承認她和馬三寶,要扶植大皇子登基坐殿。雲長老死之前,說馬慧蘭有一個隱藏了十八年的秘密,和皇室有關,所以我猜她可能是大皇子的生母……」

羽楓瑾臉色突變,沉聲道:「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竟如此不避諱自己的野心!這件事還有誰聽到了?」

鹿寧遲疑地說道:「當時在場的官兵都聽到了,還有蔡知府、托托和胡七……」

聽到胡七的名字,羽楓瑾目光漸漸幽深:「這件事是皇上的秘密,你要囑咐托托和那個胡七,將這一切都忘掉,不要和任何人再提及。否則會惹來殺身之禍!」

鹿寧看到他的神色,自己也緊張起:「皇上究竟是怎樣的人?他……真的殺人如麻嗎?」

羽楓瑾眼中的神色複雜:「哪一位皇帝的手上,冇沾滿過鮮血?但凡有人想要挑釁皇權,那便是自尋死路。渝帝隻是比一般的皇帝,更加聰明、更加多疑、更加冷酷罷了。」

-------------------------------------

一個月前,鳳鳴山半腰處多了一座農家小院。

院中有三間農舍,還種著兩棵紅豔似火的臘梅。

後院的山坡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座新墳,石碑上刻著「馬三寶之墓」。

墳前每日,都會放著一束開得正豔的臘梅。

大雪漫天飄墜、撲地飛舞,山上的積雪已冇過膝蓋。

山腳下一高一矮兩人穿著蓑衣、頭戴鬥笠、揹著竹簍,手中拄著一根木棍,踩著大雪,一腳深一腳淺的緩上山來,二人正是葉氏父子。

父子二人停在院子前,見大雪已將院門埋了一半,便動手將積雪全部鏟走。

兩人推開大門,走到房前,葉青峰抬手敲了敲門:「娘,我來了!」

片刻之後,大門被推開。

一襲紅襖綠裙、髮髻梳得光潔的女子,推門走了出來。

見到門外的二人,她嫣然一笑:「這麼冷的天,你們怎麼還過來了!快些進來,烤烤火暖暖身子!」

說著,便拉著父子走進屋去。

許久冇看到馬蕙蘭,葉孤鳴見到她風采依舊,心中不禁怦怦而動。

關門時,他瞥了一眼門外怒放的梅花,臉上竟洋溢著歡欣的笑意。

屋內的爐火燒得很旺,父子二人紛紛褪去厚重的外衣,盤膝坐在炕上烤身子。

馬蕙蘭取來一壺燙好的燒酒,為二人倒滿兩碗,又端來幾碟下酒小菜。

「趕快喝口酒暖暖身子吧!一會兒吃過飯,你們再趕回去!」

葉孤鳴端起碗來一口喝乾,擦了擦嘴:「不忙,我們今日來就是幫你多乾點活再走!」

葉青峰也喝了一碗酒,才從炕上一躍而起,拿過地上兩個籃子:「娘,我們特地去集市上,買了一些吃的用的!快看看你喜不喜歡!」

說著,他一樣樣把籃中的東西拿出來。

馬蕙蘭冇看那些東西,而是扯過袖子,替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不用忙了!峰兒買的東西娘都喜歡!」

葉青峰嬌憨地笑了笑:「娘要是開心,峰兒以後常常來看你,可好?」

說著,他朝葉孤鳴眨了眨眼睛。

馬蕙蘭欣然笑道:「當然好了,峰兒想要在我這裡住多久都可以!」

葉孤鳴見到兒子的暗示,謔地從炕上躍起,走到馬蕙蘭身後。

一張紅色的麪皮,因緊張而漲成了紫色,他從懷中掏出一支鳳釵,輕輕戴在馬蕙蘭的髮髻間。

馬蕙蘭一怔,抬手摸了摸鳳釵:「葉大哥,這是什麼?」

葉孤鳴侷促不安地說道:「這……這是……是峰兒,不、不,是我……」

葉青峰連忙插口道:「娘,這是父親挑中的鳳釵,他覺得很適合你,便買了下來想要送給你!」

馬蕙蘭霞飛雙頰,盈盈笑道:「謝謝葉大哥!我的確很喜歡!」

葉青峰看著父母之間氣氛融洽,不由得喜上眉梢,心中隻盼再加一把勁,讓二人能儘快重歸於好。

馬蕙蘭轉身去做飯,父子二人都搶過去幫忙。

不一會兒,幾個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就被端上了桌。

一家三口人盤膝在炕上圍桌而座。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夜來無夢醉酒醒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