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七十九章 俏女賊大鬨盛京

鹿寧麵露奇色:「老闆娘?她因何會出現在洞房?」

「這件事翊王冇說,我們也不得而知。」慕容延釗搖了搖頭,又道:「隻是這件事過後,翊王殿下和老闆娘的關係大不如從前了。」

鹿寧蹙著眉沉吟了許久,忽然想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看來,當初我給翊王殿下的信,被花芳儀拿去了。她看到了信的內容,便趁機想要將生米做成熟飯。」

「嗬,可惜她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反而將殿下越推越遠了。」慕容延釗鄙夷地哼了哼。

鹿寧卻歎了口氣,有些自責:「這件事說到底還是我欠考慮,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麵。我又有什麼資格怪彆人呢?」

「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慕容延釗問道:「我是指你和殿下。」

鹿寧冇說話,而是負手往院中走去,慕容延釗靜靜等在一旁。

看著被白雪覆蓋的景緻,良久,他以一種完全不同的聲音,沉靜地說到:「身世已然如此,我與殿下再無可能了。」

「殿下也是這個意思嗎?」慕容延釗又問道。

鹿寧抿抿嘴唇,輕輕地呼了一ロ氣:「他是什麼意思已經不重要了,在靈州我已經和他說清楚了。現在我是我、他是他。再無任何牽扯。」

「你這樣做,是不是和那個胡七有關?」慕容延釗沉吟著開口,聲調壓得比較低沉,措辭也更慎重。

一怔過後,鹿寧從懷中拿出那份合婚庚帖,放在慕容延釗的手上:「忘記說了,我和胡七已經定下婚約。勞煩師傅將這件事儘快告訴兄弟們。不過,婚約雖然定下,我們卻暫時冇有成親的打算,所以大家也不必操之過急,隻要都知道這件事便好。」

慕容延釗看著大紅的合婚庚帖,眉頭微微一抖,似乎看穿了鹿寧的心事,便說了一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鹿寧鬆了口氣,找了塊平坦的石塊坐下,從樹下又挖出一罈酒,立刻敲開泥封迫不及待地喝了兩口。

「你知道嗎?」慕容軍師也一撩袍子坐下,好似漫不經心地說道:「當我收到你的信件之後,立刻交給了翊王。他擔心你的安危,便一手策劃了這次的遠行,才能及時出現在靈州。所以,他心中還是在乎你的。」

鹿寧喝酒的手頓了一下,卻還是一語不發地給自己灌酒。

他能及時出現並英雄救美,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

但此時此刻,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除了感動什麼都不能說、不能做,為由沉默。

鹿寧抱著雙膝,仰望湛藍無比的天空,幽幽歎道:「走了那麼多地方,為由盛京的天總是灰濛濛的,越看越讓人心煩。」

「既然不喜歡這裡,又何必回來?」慕容延釗問道。

鹿寧抱著酒罈,苦笑道:「是胡七央求我回來的。」

「胡七?」慕容延釗笑了笑,問道:「他的一句話就能讓你動搖,看來他在你心中的位置,比你自己想的要重。既然如此,為何不試著和他交往一下?這世上可不是隻有翊王一個男人,值得你托付。」

聽到這話,她臉上瞬間閃過抗拒的表情,隨後,她轉過話題:「有件事我要和師傅商量。胡七他想到馬幫來暫住一段日子,你覺得如何?」.

慕容軍師微微蹙眉,卻輕聲笑道:「你是少幫主,這件事你來定吧。」

二人又說了會兒話,鹿寧見此時風雪已停、豔陽普照。便站起身來,騎著雪絨,打馬往瞻雲館跑去。

然而,瞻雲館內卻空無一人,胡七並不在他的廂房中,可門口的禦守司卻說,並未見到他離開過。

鹿寧以為,他定是又找了個風景如畫的地方吹笛子,便在館驛裡四下尋找。

瞻雲館的後花園連著一座低矮的山坡,山上有一片茂密的鬆林,早已被一層厚厚的積雪覆蓋,雪地上有一串清晰新鮮的腳印,一直延伸至樹林深處。

鹿寧順著腳印往裡麵走去,才走了一會兒,腳印就消失了,可是四周卻不見一個人。

正納悶兒之際,她忽然瞥見不遠處胡七的身影,他在和一位青衫男子密談著什麼,兩個人皆是神色凝重。

鹿寧想要走過去,卻還是止住了腳步。她微微一遲疑,便悄然無聲的離開了瞻雲館。

-------------------------------------

天邊的晨星纔剛剛消隱,雄雞就開始啼唱,大路上灑滿黎明的寒光。

睡夢中的少女迷迷糊糊中,被院中的說笑聲吵醒。鹿寧慵懶地睜開雙眼,隨手披上狐裘走到窗邊,探出身子往外看去。

一場大雪突然而至,外麵已是銀裝素裹的世界,她伸出手接住輕舞飛揚的雪花,冰涼的寒意直逼心底。

可一大堆人堆在院子裡,說說笑笑,他們中間還圍著一位白衣勝雪的青年。

「胡七?」看到來訪者,鹿寧有些詫異。

正巧胡七說話間一抬頭,瞧見視窗探出的半個身子,向她揮了揮手:「小鹿,早!我們是不是吵到你了?」

院子裡的人也紛紛向鹿寧招手,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喜悅的笑容。

鹿寧心下愈加好奇,揚聲問道:「你們這麼早,圍在這裡乾什麼?」

胡七抬眸看向鹿寧,脈脈一笑:「快過年了,我帶了些禮物來看望馬幫兄弟!大家對我們的相識過程好奇,我就給他們講講,你當初是如何-勇鬥狼群的……」

「冇錯!」胡來興致勃勃地接過話題:「少幫主一個人和狼群鬥智鬥勇,救出了世子,讓兄弟們都十分佩服!」

範統也興奮地附和道:「世子正和我們講,靈州大鬨法場的事蹟呢!冇想到,當時的場麵如此驚心動魄!」

鹿寧斜倚窗欞,薄斥道:「你們彆聽他說,哪有那麼誇張!再說了,你們在院子裡不冷嗎,怎麼不進去說?」

高要向她一揮手,揚聲笑道:「少幫主放心吧!世子帶了許多東西過來,我們搬了好幾趟,出了一身汗,一點都不冷了!」

鹿寧見大家正興致勃勃,也冇有多說,便關上了窗子。不過一會兒,她梳洗完畢後,才翩翩走出門來。

胡七見她要出門,便立刻迎上去:「小鹿,你要去哪兒啊?」

鹿寧一邊命人去牽馬,一邊說道:「我今日要出去辦點事兒。」

胡七朝她眨眨眼,笑道:「那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在瞻雲館整日閒著也無事,和你出去還能看看盛京的景緻。」

鹿寧略一沉吟,點了點頭:「行吧,那咱們一起走吧。」

-------------------------------------

絢爛的日光,淡淡地灑在紅磚綠瓦,和色彩鮮豔的樓閣飛簷之上。

鹿寧和胡七信步走在,盛京最繁華熱鬨的街上,路上車馬粼粼、人流如織。騎著高頭大馬、衣著華麗的人們,攜著一股香風奔馳而過。

街道兩旁店肆林立,頻頻傳出悅耳的歌聲和肆意的笑聲,間或夾雜著商販頗具穿透力的吆喝聲。

二人如魚兒般歡快的穿梭在人群中,一邊走一邊東看西看,胡七臉上神采飛揚,看到什麼新鮮的,都忍不住停下腳來看兩眼。

「那是賣什麼的?怎麼圍了那麼多人?」胡七在一個綵棚前駐足。

「你等著。」鹿寧拍了拍他肩膀,便擠開人群衝進去。

不一會兒,她抱著一袋光彩鮮明、飽滿圓潤的柑橘,心滿意足地走出來。

胡七拿過一個柑橘把玩,奇道:「不就是普通的柑橘嗎,怎麼會有那麼多人來買?」

鹿寧纖手剝開一個橘子遞給他:「他家的橘子,可是每天現摘現賣的,不但新鮮,而且滋味很足。」

一股香甜的氣味直衝口鼻,胡七讚不絕口:「果然好吃!」

鹿寧將手中的橘子、吞了下去:「每到冬季我就忍不住想吃橘子,而且一吃就停不下來。以前,我義父為了讓我冬季能吃到最新鮮的橘子,還特地在院子中種了一棵橘子樹!」

胡七笑吟吟的看著她,打趣道:「真看不出來,你會這麼貪吃!」

鹿寧又掰了一塊橘子塞進口中,嗔道:「貪吃的是托托,一個冬天結的果實,他能偷吃一大半!每年冬天,我倆都會為橘子打一架!」

看著她此時臉上神采飛揚、心滿意足的樣子,胡七恨不得將她喜歡的東西,統統找來都送給她。

「咕嚕」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鹿寧微微一怔,看了胡七一眼,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胡七摸著肚子,尷尬地笑道:「一大早就跑去莊樓,我還冇吃東西呢!」

鹿寧幾口吃完橘子,指著不遠處說道:「前麵有一家八仙酒樓,他家的酒菜很有名。走,我請你吃飯!」

說罷,二人便走進路旁的一家二層酒肆,樓上的招牌上寫著「八仙樓」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還冇進門去,就能聞到濃鬱酒香,混合著肉香之氣撲麵而來。

二人臨窗而坐,要了一壺酒和幾個小菜。耳邊傳來身旁酒客們,市井粗鄙的調笑聲。眼望著大門外,悠閒來去的行人,心中頓覺愜意。

三碗酒下肚,二人眼中已有了朦朧的醉意。

胡七放下酒碗,嘖嘖讚歎道:「難怪世人都嚮往能到盛京來,這裡物產富庶、人丁興旺,好一派泱泱盛世之景!我看每個百姓,都掛著一張愜意的笑臉!估計我再呆段時間,也會迷上這裡而捨不得走了!」

鹿寧剝一瓣橘子放在酒中,幽幽歎道:「所以,雖然皇帝富有天下,他卻隻能呆在十裡見方的紅牆之中。要我說,百姓纔是真正富有天下!」

「說得好!我敬你一杯!」胡七雙眸一亮,舉杯碰了下她的杯子。

放下酒杯,胡七意味深長地說道:「紅牆中的日子看上去很美,事實上卻殘忍冷漠。尤其這次靈州一行,雖然險象環生,卻讓我對自由更加渴望。真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擺脫開朝堂的一切,隨你們一起闖蕩江湖、遊曆天下!」

鹿寧托著腮,深深盯著他,心中忽然想起翊王說的話。

雖然她很不想懷疑身邊的朋友,覺得這樣很不仗義。可翊王的話,還是像一根刺一樣,橫亙在心頭。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七十九章 俏女賊大鬨盛京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