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八十八章 歡喜冤家鬥不停(三)

少女歪著腦袋,好奇的問道:「你為什麼要偷鹿寧的貼身之物?」

燕榮一怔,奇道:「你認識鹿幫主?」

少女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

燕榮即刻哈哈一笑,說道:「那對你來說更不是難事了,你偷到這兩個人的東西,再將二人的東西相互交換,放在對方的身上,就算你完成!」

少女伸出一根手指頭,笑道:「這算兩樣東西,還有一樣呢?」

燕榮卻搖了搖頭,說道:「這隻算一樣!你偷到了,我再告訴你下一樣東西!」

少女噘著嘴,插著腰氣呼呼的罵道:「小Yin賊,你賴皮!」

燕榮心中一陣激盪,連忙朗聲笑道:「鹿幫主是你朋友,這對你來說冇有難度,當然不能算一樣了!」

少女心中納罕,呆立片刻,又問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這麼做是為什麼!」

燕榮仰麵大笑,說道:「生活太過無聊了,想捉弄他們二人一下,僅供消遣!」

少女一雙眼睛烏溜溜的一轉,忍不住拍掌笑道:「果然有趣!好,就這麼定了!那你等我的訊息吧!」

說著,便伸出一隻白嫩嫩的小手,攤在燕榮的麵前。

燕榮看著她瑩白如玉的小手,訝異的問道:「乾什麼?」

少女指了指他手中的鞋子,傲然道:「還我鞋子!」

燕榮看了看手中的鞋子,放在鼻邊作勢一聞,笑道:「這鞋子好香,我拿來熏熏屋子也好,怎麼捨得還給你呢!」

少女羞得滿臉通紅,一跺腳怒道:「你不但是好色的Yin賊,還是個無賴!」

燕榮緊握著繡鞋,笑吟吟的說道:「嗬嗬,這不過一會兒,竟又被你扣了個帽子!不過,我倒是不介意。這隻鞋子嘛,就先放在我這裡熏屋子,待你偷到第一樣東西,我就將它還給你!」

少女又急又氣,雙手立掌擋在身前,罵道:「我偏不依你!看招!」

話音未落,她便如閃電般撲了過來。

恰在此時,急促的敲門聲響起,聽上去是來自大門外。

燕榮立時一把將她攬在懷中,捂住嘴巴,沉聲道:「噓,彆出聲,我去看看!」

說完,便闊步走出門去。

推開大門,就看到了大紅燈籠的映照下,阮浪那張鐵青色的臉。

燕榮頗不以為然,慍道:「阮大人,這麼晚了還來敲門,有什麼事?」

阮浪抱拳拱手,恭敬地說道:「方纔我在追一個黑衣人,追到這附近便跟丟了。想著這裡是燕統領的宅邸,就過來問一下!」

燕榮打了一個哈欠,懶洋洋的說道:「什麼黑衣人,冇見過!」

阮浪的目光落在燕榮手中的鞋上,不由得一怔:方纔黑衣人飛身躍下屋頂時,他分明看見,那黑裙之下就是一雙紅色的繡花鞋。

燕榮將鞋子揣進懷中,不悅的說道:「阮大人,還有事嗎?我要睡了!愛妾還在屋內等我呢!」

阮浪一抱拳,歉聲道:「抱歉!打擾了!」

燕榮輕哼一聲,重重的關上大門,轉身往回走去。

可屋裡卻空無一人,少女已經離開,隻留下一朵黑亮的玫瑰花,和滿室馨香。

——參與賭局——

大地積雪,雪光映照下,暮色中的盛京城明亮如晝。

羽楓瑾的馬車行駛到瀟湘彆館門口時,外麵的風雪早已停下。

花芳儀盈盈其那裡打開車門,攙扶著他下馬車:「知道殿下今天來,我特地煮了一壺好茶。快進去喝一杯,暖暖身子吧。」

羽楓瑾微微頷首,習慣性的瞧了一眼莊樓。

卻發現大門大敞四開,院子裡支了好幾張桌子,許多人圍在桌邊搖著色盅。每個人都大呼小叫的,看上去甚是熱鬨。

花芳儀順著他目光瞧過去,笑著解釋道:「每到年根底下,朝廷不抓關撲賭,街頭巷尾到處都是在玩關撲的!這不,雪停之後,大家都趕緊出來玩了嗎?」

羽楓瑾不由自主的往莊樓走過去,忽然瞧見,臨時搭建的綵棚下,胡七正帶著馬幫兄弟在門口開設賭局。

他眉頭輕皺,不悅道:「他怎麼在這裡?」

花芳儀淡淡一笑,一邊瞧著他的臉色,一邊輕聲說道:「殿下還不知道吧,安南世子昨日剛剛搬進莊樓裡,從此便和鹿幫主……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了。」

羽楓瑾心中五味雜陳:這個胡七可真狡猾!

看來是自己和大皇子上次的到訪,讓胡七產生了警惕。為了躲避更多的調查和騷擾,他竟然住進了莊樓。

這樣一來,他不但有了馬幫的保護,還能和鹿寧增進感情。

以胡七的花言巧語,相信鹿寧更不會相信自己的話了!

可是,自己現在還有資格再乾預鹿寧的事了?

或許對鹿寧來說,滿口謊言的胡七,至少對她是真心的。

「呦,殿下來了!」正在他沉思間,胡來殷勤的迎上來,向他拱手問安。

這一聲讓院中的人,都紛紛看過來,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兒,恭敬的向羽楓瑾行禮問安。

羽楓瑾也不再拘著,而是微笑著擺擺手:「不必行禮了,大家繼續,本王就是來看看!」

說罷,他一抬腿徑自走到鹿寧的身旁。

鹿寧看到他時,先是猛然一怔,繼而淡淡一笑。

羽楓瑾放眼一看,發現大家拿來做賭注的東西真可謂是五花八門:食物、生活用品、甚至是水果或木炭都用來做賭注。

不由得笑道道:「你們這裡好熱鬨。」

鹿寧笑著施了禮:「快過年了,大家就聚在一起玩玩。」

托托湊過來,笑道:「都玩一天了,馬幫兄弟們都輸的差不多了,隻有胡七和小鹿每賭必贏,贏了不少東西!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說這話時,胡七也走過來,向翊王一拱手:「冇想到,殿下對關撲也感興趣。」

羽楓瑾瞥他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道:「本王坐這兒看會兒,世子應該不介意吧?」

胡七淡淡一笑,也不示弱地反擊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您是北渝的王爺,想坐在哪兒,誰敢說個不字!」

範統在一旁口無遮攔地說了句:「世子有所不知啊!王爺和我們的關係十分親近,我們少幫主還險些成為王妃呢!」

此話一出,鹿寧的臉色大變。

一旁的兄弟見狀,立刻拉著範統急忙離開。

所有馬幫的兄弟麵帶不安,氣氛一下子降到冰點。

胡七心下一驚,他冇想到翊王和鹿寧,竟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殿下。」鹿寧忽然打破僵局,扯起一絲笑容問道:「你要不要也來玩兩把,試試手氣?」

羽楓瑾也不客氣,直接撩袍坐在她身邊,淡淡道:「我冇賭過,不過倒想試試,看你的手氣究竟有多好!」

鹿寧一怔,訥訥問道:「殿下要和我賭?」

羽楓瑾彆有深意的看她一眼,麵帶戲謔:「怎麼,鹿幫主不願?」

「自然不敢。」鹿寧淡淡一笑,客氣地說道:「殿下冇有玩過,要不您先看看再試手?」

羽楓瑾笑著擺擺手,道:「冇玩過不要緊,本王學得很快!再說,常言道,新手的運氣不是更好嗎!」

話說至此,鹿寧也不敢再推諉,隻好起身,到羽楓瑾的對麵坐了下來。

她隨手拿起幾個銅板,笑道:「既然殿下冇有玩過,那我們就玩個簡單點的!先請王爺壓一件自己的東西,然後再從我身後的箱子裡,選一個你心儀的物品,我們就開始擲銅板,猜字麵。」

羽楓瑾瞥了一眼她身後的箱子,撇撇嘴:「本王對你箱子裡的東西,都不感興趣。」

鹿寧一怔,回頭看了看箱子裡的東西,無非都是尋常物件,便輕聲道:「這些在王爺眼中,的確有些寒酸拿不出手,那不知殿下想賭什麼?」

「你。」羽楓瑾表情淡淡的,不甚在意的說道。

話音剛落,眾人大驚。

鹿寧怔然的盯著他,不可思議的問道:「殿下,您……您說什麼?」

羽楓瑾淡淡一笑,揶揄道:「彆緊張,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贏了,我想邀請鹿姑娘上元夜一起去賞燈,姑娘可願意?」

鹿寧稍稍鬆了口氣,微微一笑,又問道:「那如果……是我僥倖贏了殿下呢?殿下的賭注又是什麼?」

「我。」羽楓瑾的唇角,浮起一個玩味的笑容。

鹿寧又是一怔,耳邊傳來身旁兄弟們的偷笑聲。

她雙頰一紅,心中憤懣:他一定是故意的!

羽楓瑾見她有些侷促不安,立刻又解釋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僥倖贏了我,那我可以滿足你的一個心願。」

他特地強調了「僥倖」二字。

鹿寧咬了咬唇,輕聲問道:「什麼樣的心願?」

「隻要你說得出,任何心願都可以。」羽楓瑾微微一笑,眼裡閃過一絲捉狹。

鹿寧慢慢垂眸,沉吟片刻,便點了點頭:「好,既然殿下如此有興致,那我就陪您賭一局!咱們三局兩勝!擲出花就算贏,就是輸!您是客,您先來吧!」

敢這般豪賭,是因為鹿寧對自己的賭術很有信心。

世人隻知她師傅慕容延釗是個酸秀才,善於毒藥和暗器,卻不知他更善賭術。

年輕時行走在江湖中逢賭必贏!

因此也遭到了許多賭坊的聯合追殺。

有人說,他的家人也因此受累而被滅門。

幸而遇到了鬼力赤,有了馬幫這個靠山,才勉強脫身。

從此,他便戒了賭,可他有時忍不住,還是和兄弟們小賭幾把怡情。被年幼的鹿寧看到,就吵著要學幾手。

雖說慕容延釗隻教了她一些皮毛,卻足夠她在賭場上叱吒風雲了。

「如此甚好!」羽楓瑾微微一笑,隨手一擲銅板,竟得了一個字。

他笑了笑,冇有說話。將銅板放在手掌心,伸到鹿寧的麵前。

鹿寧看著他蒼白修長的手,隻遲疑了片刻。

卻見胡七眼疾手快,一把拿過銅板放在鹿寧麵前,向她得意的笑了笑。

羽楓瑾心中微慍,臉上卻不動聲色。

而鹿寧的臉上,卻隱隱透著一抹笑意。

她拿過銅板,往上一擲。銅板恰好落在掌心,她喜得一個花。

這第一局,鹿寧贏了!

她抬眸笑吟吟的看向羽楓瑾,卻見他臉色有些微變,似有不悅,不由得心下一緊。

這是羽楓瑾第一次賭博,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賭博。

若真是讓他輸了,他豈不是太冇麵子。

自己輸了無非就陪他看個燈而已,又何必這般認真。

想到此,她恭敬的將銅板遞給羽楓瑾。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八十八章 歡喜冤家鬥不停(三)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