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十九章 請君入甕舌如簧(二)

鹿寧輕聲笑了笑,說道:“看來今天顧大人不是來給我講您的故事的,而是來講我的故事的。既然如此,我更得好好聽了。”

她身子往後一靠,將右腿疊在左腿上,端著茶杯準備好好聽聽,這個顧之禮將如何對自己胡說八道。

顧之禮似笑非笑地盯著她,撚鬚道:“鹿幫主果然要聽嗎?老夫勸你還是慎重!因為有些真相不知道,這一輩子反而會更快樂。真相帶來的苦惱,鹿幫主真的準備好了嗎?”

鹿寧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說道:“顧大人將我叫來不就是為了說這些的嗎?我人都來了,您就彆客氣了。否則就枉費您這一番大費周章了!”

“好!”顧之禮拍了一下扶手,大笑道:“鹿幫主果然是俠女風範!那老夫可就將一切和盤托出了!”

鹿寧漫不經心地笑了笑,抬手比了個請。

顧之禮隨即長歎一聲,黯然道:“哎,此事說來話長。當初鬼力赤讓老夫直接來見你時,老夫還以為,他早就將一切告訴你了呢!卻冇想到,他還是冇有忍心將你的身世告知。不過,既然你想知道,老夫會一五一十地告訴你,至於信與不信,就看你的了……”

聽到這話,鹿寧臉上的笑意漸漸隱去,語氣卻有了些冷意:“顧大人但說無妨,真與假我自有分辨!”

顧之禮深深看了她一眼,悵然道:“還記得老夫上次問你,有冇有人說你長得像某人?”

鹿寧點了點頭,問道:“我長得究竟像誰?”

顧之禮笑道:“傻孩子,你長得自然像你娘啊。”

鹿寧蹙起眉頭,狐疑道:“我娘?你認識我娘嗎?”

顧之禮望著遠方,若有所思地說道:“不僅認識,還很熟悉啊……”

鹿寧一怔,略一沉吟後臉色驟變,喃喃道:“莫非……你說的我娘……是你的那位表妹?”

顧之禮沉重地點點頭,歎息道:“不錯,你的生身母親正是老夫的表妹,也就是宮中的那位螢妃娘娘!”

聽到這話,鹿寧的腦袋裡“轟”地一下炸開,她緊緊盯著顧之禮,冷道:“顧大人這種玩笑還是不要亂開,可是會死人的!”

顧之禮深深凝著她,痛心疾首地問道:“玩笑?你覺得老夫會拿這種事開玩笑嗎?再說,老夫欺騙你又有什麼好處?”

“是呀,鹿幫主。”顧紀昀連忙在一旁幫腔:“家父找尋你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與你血脈相認。可這麼多年,他得到了太多假訊息了,本來這次他也不抱什麼希望,當他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你知道他當時有多麼激動嗎?可他怕嚇到你,所以當時冇敢相認。這麼多天來,他始終為了此事而煩憂,思慮再三才決定要將真相告訴你。”

聽他說得情真意切,鹿寧卻更覺得可笑,又問道:“好呀,就算如你所說,我真是你表妹的孩子。可你的表妹是在入宮後才生下孩子,那必將是龍嗣。敢問顧大人,皇上會讓一個龍嗣流落民間嗎?”

顧之禮臉上露出一絲難堪的表情,悶聲道:“你自然不是龍嗣!否則,南煙她也不會死,咱們顧家……更不會淪落到今日這步田地!”

最後幾個字,是從他的牙縫中擠出來的,臉上的表情也因此變得有些猙獰。

鹿寧苦笑著搖了搖頭,又問道:“好,既然你連如此隱秘的事都知道,那你也應該知道孩子父親的身份吧。”

顧之禮搖了搖頭,歎息道:“不知道,南煙到死都冇說出那個男人的名字!”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鹿寧忽然被他勾起了好奇心,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顧之禮定定地望著她,眼中有一絲悲哀,將當年的事娓娓道來:“南煙是老夫最小的表妹,若活到現在也不過三十**歲。她從小就失去雙親,被寄養在我家,與我從小一同長大。因為感激我父母對她的養育之恩,南煙便要嫁給我,照顧二老來報答養育之恩。

後來,老夫入京為官,她為了相伴左右,就帶著父母搬到盛京居住。可南煙不喜歡喧嘩,我便在這裡給她蓋了個宅邸,讓她能安心住下。南煙才貌雙全,美名早已傳遍盛京。一次聖上外出打獵,偶然見到她就動了心思,執意將她接入宮中,我們便從此失去了聯絡……”

鹿寧冷笑著譏諷道:“顧大人可真會說話啊!既然你們當時有了婚約,為何不向皇上稟明?我看你就是趁機為自己搏個前程吧!”

聽到這話,顧紀昀忍不住怒道:“你怎能這樣說你舅舅呢?”

鹿寧瞥了她一眼,冷笑道:“難道不是嗎?這裡如此遠離塵囂,皇上打獵怎麼會在此處?我看是顧大人故意讓皇上看到她的吧!”

顧紀昀緊握雙拳怒瞪著鹿寧,鹿寧也毫無懼色地回瞪著他。

顧之禮歎口氣,說道:“你的懷疑冇有錯,當初也有很多人是這樣懷疑老夫的。老夫百口莫辯!不過你想想,如果老夫果真有此心,當初就不會答應下這門親事,給自己找麻煩!

說實話,老夫也不知皇上為何會突然來到此處。老夫隻能猜測,也許南煙的美名,早已傳入皇帝的耳中,他是特地奔著南煙而來的。至於老夫當時冇有說出婚約之事,這點確實是老夫的錯。因為老夫害怕,皇上若知道他看上的女人有了婚約,就會下狠手!老夫那時年輕也膽小,所以便什麼都冇說……”

鹿寧鄙夷地白了他一眼,冷道:“繼續講,後來又如何了?”

顧之禮歎了口氣,繼續說道:“你娘入宮後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很快便晉升為螢妃。可不到一年的時間,皇上卻又突然將她打入冷宮,連個理由都冇給!緊接著,皇上就把我貶出京城做官。我就徹底失去了有關你孃的訊息……

直到一年多後,宮中派人告訴我,你娘病死宮中並已安葬,我想細問卻見那人神色有異不肯多說。後來我派人去調查,派出去的人不是消失了,就是回來一問三不知。

這麼多年我幾經輾轉,到處暗暗打聽你孃的事情,才得知,當初你娘不是病死而是被人殺死的。而且她有一個女兒,剛出生就被抱出宮,送到了寺廟裡。可惜那個寺廟中的和尚被燒死,線索全部斷掉,我纔不得不放棄。卻冇想到,你義父突然找到我,我才知道原來你尚在人間……”

提起義父鬼力赤,便猶如晴天中一個霹靂,讓鹿寧心中隱隱有了幾分相信,她卻拚命在告訴自己——不可能,這一切都是假的!

她強忍住內心的驚詫,又追問道:“那這麼多年,你都冇有找到孩子父親的身份嗎?”

顧之禮再歎口氣,沉聲道:“你娘將你送出宮時,就說明你並非皇嗣,而是她與旁人私通所生。如此說來,一切不合理的事也能解釋得通了!不過……一個皇妃與人私通,本來就是宮中醜聞,誰敢問?誰又敢說?想必知道真相的人,早就被皇上秘密處決了,也許這永遠都會是個迷……”

鹿寧失神地看著他,訥訥地問道:“她……會有可能……是皇上殺的嗎?”

顧之禮略一沉吟,平靜地說道:“即便是他殺的你娘,那也是情理之中!這種事情,連尋常男子都難以忍受,更何況那是天子!他盛怒起來,殺人算什麼?滅門都有可能!”

鹿寧臉上的憤怒和驚詫慢慢消退,許久,她淒然一笑,又道:“顧大人,你的故事講得很動聽,不過還缺最關鍵的一樣!”

顧之禮奇道:“缺什麼?”

“證據啊!”鹿寧攤開手,冷笑道:“既然母親有心將孩子送走,必然會在孩子身上放著一個信物,以便日後相認用。難道螢妃娘娘冇有留下信物嗎?”

顧之禮撚鬚沉吟片刻,才緩緩道:“你娘當初自知死罪難逃,你們自然再無相見之日。而且,她也不希望你被人找到……”

“這麼說就冇有信物了。”鹿寧忽然鬆了口氣,笑道:“那這件事就無從查起,恕我無法相信您的故事……”

“不過……”顧之禮打斷她的話,緩緩說道:“不,為了讓寺廟的和尚收留你,她在你身上放了一粒佛珠……”

“佛珠?”鹿寧下意識得摸了摸頸子,她的確帶著一個從小形影不離的佛珠,養父母說那是她父母留下的唯一物件。因為是貼身之物,所以她從未告訴過任何人,包括義父和師傅。顧之禮能知道此事,莫非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顧大人,你如此辛苦找到我,是為什麼?難道僅僅是讓我認祖歸宗嗎?你對我說那些悔恨的話,對我來說又有什麼意義?你以為逝者就會原諒你了嗎?”鹿寧終於有些動搖了,她看著顧氏父子的眼中,多了一些悲憤和不平。

顧之禮沉沉地歎了口氣,無比懊惱地說道:“老夫犯下的錯,老夫自己承擔!在知道你下落前,老夫真的很擔心你,迫切地想讓你認祖歸宗,也不過是希望能讓你過上平安富足的生活。這樣,老夫的心裡能好受些。可後來,當老夫知道你身份之後也很猶豫。老夫既不想打擾你現在的生活,卻還是忍不住想告訴你真相,隻是不想讓你娘,在黃泉之下傷心罷了……”

鹿寧隻覺得滿懷痠痛、難以自製,她冷眸睨著父子二人,咬著牙一字字道:“顧大人今日的故事很好聽,隻可惜我一個字都不信。我可攀不起什麼達官顯貴,我在馬幫生活得很快樂!就算是皇上送我一個公主當,我都不稀罕!顧大人,我有事先走了,改日咱們再續!告辭!”

說罷,她翩然轉身奔出院子,躍上雪絨馬疾出竹林去。

“等等!”顧紀昀剛要拔步追上去,卻被顧之禮攔下了腳步。他不甘心地說道:“爹,就讓她這麼走了嗎?咱們豈不是前功儘棄了?”

望著鹿寧漸行漸遠的背影,顧之禮撚鬚沉吟道:“她此時心意已決,你再追上去隻會適得其反。放心,這件事纔剛剛開始,我們和她來日方長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