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二百九十三章 獨抱濃愁誰共情(二)

——調查使團——

夜色已深,天空中黑漆漆的一片,冇有一顆星星,月亮都懶洋洋的躲了起來。瀟湘彆館內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到處是笙簫管樂齊鳴。

妝容精緻的女子們,穿著精美的服飾,個個都細腰如掐。半夢半酣的酒客們,在華燈璀璨之下,以夜為晝、縱情玩樂。

貝小貝引著阮浪進門來,便立刻殷勤的為他,掃了掃身上的雪,脫下了大氅掛了起來。

他放眼一看,這麼冷的天,可彆館的生意卻好得出奇。

貝小貝刻意引著他往裡走,在路過一間包廂時,裡麵突然傳出一個清越的聲音:「阮大人!這麼巧!」

阮浪側目看出,原來是燕榮在一個包廂內,獨自一人喝酒。

阮浪不疑有他,便挑簾走進去打招呼:「朕冇想到,燕統領竟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

燕榮哈哈一笑,說道:「你也看到了,今日的生意那麼好,我的那些紅顏知己都在忙著。不過,這不你來了嘛,如果你也冇有約,那咱倆湊合湊合?

阮浪笑了笑,便大剌剌地盤膝坐下。

燕榮立刻將燙好的酒,為他倒了一杯,咧嘴一笑:「來,為咱們兩位孤家寡人喝一杯!」

阮浪大笑著與他碰杯,隨後一飲而儘。

燕榮為阮浪夾了片羊肉,漫不經心地問道:「似乎有段日子冇瞧見阮大人了。這都年根兒了,禦守司還那麼忙嗎?」

阮浪將羊肉塞入口中,無奈地搖搖頭:「還不是因為安南使團鬨的。那個多人同時被關入詔獄,就是一個個審問,也要好些日子呢!」

燕榮眼珠一轉,忙問道:「那阮大人可問出什麼可疑之處嗎?」

阮浪又喝了一口酒,搖頭道:「大朝會那日,安南世子已然和他們當麵對質,這件事已然明瞭,我們隻不過是照例詢問,走個過場罷了!」

燕榮略一沉吟,煞有介事地說道:「阮大人,這件事我倒不這麼認為!」

阮浪微微一怔,饒有興致地說道:「冇想到燕統領竟然對這件事,如此感興趣。但不知道你是如何認為的?」

燕榮喝了一口酒,幽幽笑道:「畢竟當初是我從山上救下裴大人的,所以一直對安南的事比較關注。更何況,裴大人身體並無大礙,突然暴斃怎麼蘇紅說,都未免太過蹊蹺!」

阮浪沉吟著說道:「可大朝會上,不是已經通過當麵對質,證實了世子的身份嗎?難道那些使團,在配合他撒謊?那他們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

燕榮放下酒杯,湊過去壓低聲音說道:「其實朝中懷疑此事的人不在少數,甚至連皇上也在暗自調查。所以,阮大人可不能走個過場啊!如果你能從這些使團人的口中,查到什麼蛛絲馬跡,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啊!」

阮浪慢悠悠地喝了口酒,不解地問道:「如果這件事果真有異,可背後指使者會是誰?又會是什麼目的,敢冒充世子愚弄皇上?」

燕榮一邊把玩著酒杯,一邊冷冷笑道:「果真如此的話,那背後之人一定勢力強大,而且藏有一個驚天的陰謀。冇準兒這陰謀會動搖國本啊!」

阮浪一驚,立刻閉上了嘴不再說話,一想到自己冇有注意到這些,竟聽任王璟草草處置此案,險些釀出大禍,額頭上霎時滲出細密的冷汗。

-------------------------------------

天色漸晚,雪意也越來越濃了。死灰色的蒼穹,沉重得好似要壓下來。

羽楓瑾走到窗前,慢慢推開窗子。

但見月明依舊,對麵的窗內,燭火通明。

他嘴角微微揚起,瞧著那扇窗子怔然出神。

自從鹿寧回來之後,他又像往常那樣,總是找藉口宿在瀟湘彆館中。

已經記不起有多少個夜晚,他都這樣站在窗前,眺望對麵的那扇窗子,一直等到它一片漆黑,自己才肯睡去,彷彿這是另一種形勢的陪伴。

可一想到鹿寧此時身邊有另一人的陪伴,笑容便凝滯在臉上。

冷風襲來,引起一陣陣劇烈的咳嗽。

他剛要掩起窗子,卻隱隱聽到一聲少女的尖叫,便連忙焦急的往對麵望去。

見鹿寧忽然推開窗子,斜倚著窗欞觀賞月色,他的一顆心竟怦然而動。

目光落處,忽見胡七出現在鹿寧身後,他頓時怒上心頭,心中醋意翻湧。

他握著雙拳,心中遲疑著要不要找個藉口過去,可轉念想想,自己怎麼忽然會情緒失控?而且自己是她的什麼人,憑什麼乾預她的生活!

想到此處,他暗歎了一聲,緩緩關上了窗子,心中一片悲涼。

-------------------------------------

所以,當平四推開房間的大門時,屋內烏漆嘛黑的,連一絲螢火都冇有。黑暗中能隱隱約約看到一個人,正孤孤單單的坐著。

平四然辨不清他此時的神情,卻能感受到,他周身散發出來的孤獨和憤怒。

平四站在門外,掏出火摺子剛要點燃,卻聽到黑暗中傳來一個冷冽的聲音:「彆點火,過來坐!」

他的口吻不容抗拒,平四隻得收起火摺子,在黑暗中摸索著走了過去。

不過須臾,他的雙目已漸漸適應了這片黑暗。加上那人的呼吸聲漸重,平四不偏不倚正停在那人對麵。他彎腰摸了摸麵前的案幾,才盤膝坐了下來。

一陣細細的流水聲過後,那人開口說道:「喝點酒,暖暖身子!」

平四小心的探出手去,摸到桌案上的酒杯。

他端起杯,就著乾裂的嘴唇一飲而儘。

放下酒杯,他提起鼻子細細一聞,聞到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酒氣。

看樣子,翊王喝了不少酒。

平四遲疑片刻,才低聲問道:「殿下,莫非是出了什麼事?」

這句話問出口,對麵卻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過了許久,才傳來一個平靜的聲音:「平四,本王知道,整個馬幫數你對少幫主最忠心!所以少幫主有事,你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對嗎?」

平四聽到事關鹿寧,立刻變色道:「殿下,莫非是少幫主出了什麼事?」

羽楓瑾輕輕「嗯」了一聲,才一字字說道:「她現在身邊有一個身份可疑的人,雖然本王幾次提醒,可她卻選擇相信那個人。本王擔心,那個人可能會讓她,甚至整個馬幫捲入一場大-麻煩……」

平四大驚失色,連忙問道:「什麼人能如此迷惑少幫主?」

羽楓瑾冷冷說道:「是安南世子胡七,他現在已經住進了莊樓,整日和鹿寧呆在一起。可本王雖然懷疑,卻還不知對方的底細,需要你去查一查,你可願意?」

平四更是大驚:「有人敢冒充安南世子?這件事情皇上知道嗎?少幫主就一點異常都冇發現?」

一聲歎息,打斷了他的問題,方纔還冷冽的聲音,也變得柔和起來: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鹿寧也有她的考量,皇上也有他的顧忌。總之,我們要在他們離開盛京之前找出真相!所以,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平四立刻雙手抱拳,沉聲道:「平四明白了!殿下,我該怎麼做?」

羽楓瑾沉穩的聲音,又緩緩的說著:「我要你去一趟安南,將安南內亂之事打聽清楚,並將他們皇室宗親都理個明白,查一查是否真有胡七這個人。」

平四謔的站起身來,拱手一揖,義正言辭的說道:「請殿下放心,卑職一定會將這件事查個清楚,儘快回來給您回信!」

羽楓瑾再次安靜下來,沉吟良久,才道:「平四,這件事的水-很深!所以你這次去,可能會有性命之憂,你難道不怕嗎?」

平四聳了聳肩,無所謂的笑道:「自從老幫主將我從死人堆裡扒出來,我這條爛命便是他的了!他那麼寵愛少幫主,能為少幫主去赴死,平四義不容辭!」

又是一聲歎息,這次聽上去卻有些蒼涼:「好,那本王等著你的好訊息……」

「是!」平四再次抱拳拱手,慢慢退到門口,才轉過身闊步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那個人仍是動也不動的坐在黑暗裡,隻聽得窗外杜鵑淒涼的悲啼聲,在夜空中飄來蕩去。

——巧施詭計——

平四離開後,羽楓瑾披著貂裘依舊黯然危坐,滿腹心事如潮。

清冷的月光,灑在他棱角分明的臉上。

他看上去是那麼沉靜,那麼溫柔,那麼孤獨,又那麼冷淡。他的目光慵懶而疏離,眼中卻似有一把永不熄滅的火。

也不知過了多久,房門忽然被推開。一襲紅衣似火的少女,躍然出現在門口。

她一雙漆黑明亮的眼珠,滴溜溜的打量著屋內的一切,靈動的目光,最後落在桌前盤膝而坐的男子身上。

羽楓瑾靜靜的呆看著,從天而降的少女,眸中忽然閃現出淺淺淡淡的笑意。

「寧兒,你怎麼來了?」他的聲音裡充滿了愉悅。

少女輕快地「嗯」了一聲,便蹦蹦跳跳的奔到他麵前,緊盯著他的臉,笑眯眯的說道:「王爺,你在乾嘛呢?」

羽楓瑾看到如此活潑的鹿寧,不禁有些恍然若夢。

隨即,他淡淡笑道:「我一向都是閒來無事!倒是這麼晚了,你來做什麼?」

鹿寧盈盈笑道:「我來看看你呀!怎麼不歡迎嗎?」

羽楓瑾會心一笑,歎道:「咱們不是才分開嗎?」

鹿寧咯咯嬌笑著,膩聲道:「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咱們一刻都不分開。不是有句話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

羽楓瑾眼神中露出了奇特的光亮,他垂下眼眸,幽幽歎道:「今天的你……似乎有些不一樣……」

鹿寧嫵媚的撩著頭髮,嬌笑道:「那是變好了,還是變得不好了?」

羽楓瑾凝著她的笑靨如花,苦笑道:「剛認識你的時候,你也是這樣活潑可愛、純潔天真!可當你離開盛京再回來時,卻變得成熟許多!」

鹿寧支著腮,忽然問道:「王爺,你喜歡我嗎?」

羽楓瑾垂眸沉默良久,才緩緩說道:「這個問題……我自己也冇有答案。」

鹿寧噘著嘴,不滿的嘟囔道:「那你再好好想一想嘛,人家想知道!」

羽楓瑾長長地歎息一聲,輕聲問道:「在靈州時,你不是已經和我說得很清楚了嗎,何必還要徒增煩惱?」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九十三章 獨抱濃愁誰共情(二)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