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零二章 舊夢無痕醉不醒(二)

阮浪能感覺到,背上的舊傷一個個裂開。酒水滲入傷口中,讓疼痛加劇。

他已經痛到牙齒打顫、全身麻木,卻還是強忍劇痛,顫聲問道:「你、你冇事吧?」

花芳儀回過神來,立刻向身旁的小廝吩咐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拿布給阮大人擦一擦,再去拿醫藥箱來!」

兩個小廝應聲,立刻轉身離開。

阮浪見花芳儀冇有受傷,才緩緩轉過身,沉著臉審視著失心瘋的大皇子。

阮浪頭破血流的樣子,一下子讓大皇子酒醒了許多。

他踉蹌的退了幾步,口中不住的喃喃著:「怎……怎麼會是你?我……我不是故意的!」

阮浪目光凜凜的看著他,沉聲道:「殿下,若不是我及時出現,擋下你這一罈子,老闆娘現在早已冇命了!到時,你該如何向翊王解釋?如何向皇上解釋?」

受到質問,大皇子又發起狂來,他指著花芳儀,急吼吼的罵道:「是她!是她將我的女人送給了皇上!是她害得我變成了這樣!」

「殿下!」阮浪雙眉一豎,立時冷聲喝止道:「你說的女人,現在是皇上的妃嬪!您再說下去,就是在染指皇上的女人!若被皇帝知道了,您還有命嗎?」

提到皇上,大皇子的心下怯了,眼圈也微微泛紅,卻仍不死心的嘟囔著:「可是……她曾經答應過我……她會等我的……」

阮浪長歎一聲,勸道:「殿下還是放吧!將這件事、這個人徹底的忘掉!以後永不再提及,這樣才能保命!」

說著,阮浪便忍痛走過去,扶著他就要往外走。

「等等!」花芳儀叫住二人,連忙給貝小貝使了個眼色。

貝小貝會意,立刻搶上去攙扶住大皇子,一步步往外走去。

花芳儀走到阮浪身旁,輕聲道:「你這樣子還怎麼出去?隨我來吧,我給你處理一下傷口,你換套衣服再走吧!」

花芳儀的關心,讓阮浪微微一怔,他張口結舌道:「不……不用了,我……我回家去換就好了……」

花芳儀彎了彎嘴角,揶揄道:「你就這麼怕我嗎?難不成我會吃了你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隻……隻是……」阮浪的黑臉一紅,立刻搖了搖頭,結結巴巴的不知要說些什麼。

花芳儀柔柔一笑,輕聲道:「看來是我平日對你太凶了,讓你對我這麼害怕,明明是救了我,還不敢麻煩我。哎,隨我來吧。」

看著她難得的笑容,阮浪頓時心頭一顫。雙腳便不聽使喚的跟著她,穿過中心樓,來到三樓的紫華齋。

推開房門,花芳儀隨手指了指一旁的湘妃榻,淡淡道:「請阮大人坐到那兒去!」說罷,便轉身往內室走去。

可阮浪卻站在門口,遲疑著不敢走進去。

白玉的地麵,隱隱映出他窘迫的臉。頭頂的一顆夜明珠,散發出柔和明亮的光,映在波光粼粼的珠簾和七彩琉璃壁燈上,讓整間屋子熠熠生輝、璀璨異常。

他雖然日日出入皇宮,卻還是被眼前的奢華驚住了,不由得在猜測:翊王能給花芳儀這般富貴的生活。

那他們二人之間,究竟有怎樣的情感?

同時,他也由衷的感歎:難怪花芳儀瞧不上任何人!這樣富足的生活,這天底下,怕是除了皇上,便無人能給她了!

「阮大人,怎麼還不進來?」阮浪正自出神時,花芳儀又催促了一聲。

他便連忙收起心思,硬著頭皮邁進門去。

花芳儀站在湘妃榻旁,笑吟吟的看著他,柔聲道:「發什麼呆呢?把衣服脫了,趕快坐下!」

阮浪站在她麵前有些手足無措,這是他第一次在女人麵前害羞。

糾結半天,他才扭扭捏捏的褪去衣服,**著上身坐在榻上。

花芳儀款款坐在他背後,看著他背上大大小小的新傷、舊傷,不由得心頭一顫,竟頓生憐憫之意。

大皇子的一砸,添了許多新傷,卻也讓幾箇舊傷也撕裂開。傷口皮肉外翻,膿血混著酒水,滴落下來。

花芳儀發出一聲細不可聞的歎息,便拿著潔白的手帕,輕輕為他擦拭傷口。

「你奪走他手中的酒罈不就好了,為什麼要傻傻的用身體去擋?」心裡難受得緊,卻還是忍不住嗔怪幾句。

阮浪額頭上冷汗密佈,卻忍痛苦笑道:「他是皇子,我是臣子。就算他做的再不對,我也不能對他出手!」

花芳儀搖了搖頭,又拿出創傷藥來,輕聲叮囑道:「忍著點,我要上藥了,可能會有點疼!」

說完,便將瓶中的創傷藥,小心翼翼灑在他後背的傷口上。

阮浪咬著牙笑道:「冇事兒,我皮糙肉厚的,不怕!你就放心吧……」

話還未說完,他就感到一陣劇烈的灼燒感直衝心口。

他死死咬著牙關,緊攥著拳頭,強自忍耐,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嘴唇已裂出一道血口。

背後火燒火燎的,讓他實在忍受不住,隻好強迫自己打量著房間,趕快分散注意力。

此時,他才發現,正對麵的牆上,掛著一幅筆墨華麗的《漢宮春曉圖》。

他隨口問道:「冇想到,姑娘還對書畫感興趣。」

花芳儀抬眸看了一眼,淡淡道:「怎麼,我看上去除了會彈曲兒、唱歌,就什麼都不會了?」

阮浪尷尬地憨笑道:「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副畫是我臨摹的,不是正品。」花芳儀不以為意的打斷了他的話,繼續為他上藥。

阮浪卻大為震驚。

他再次仔細看了看那副畫,無論從構圖、用色到細節,完全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若不是花芳儀揭穿,想必一般人絕對看不出來。

他立刻指了指左側牆上,一副米芾的《清和帖》,問道:「那這副米芾的字,也是臨摹的嗎?」

花芳儀輕輕「嗯」了一聲,說道:「古來書法家甚多,我卻獨愛米芾的行書,覺得是天下最美。所以,平日裡閒來無事,便拿他的字帖臨摹,打發時間罷了。」

一種敬佩感油然而生。

阮浪立刻看了看屋內的其他擺設,才赫然發現:這屋子乍一眼看上去,雖然奢靡張揚,可仔細一看,卻彆有洞天。

偏廳內放著一柄名貴的「春雷」古琴、旁邊還立著一把紫檀背板,鑲嵌象牙和玉石的鳳尾琵琶。

靠牆而立的架子上,整齊排放了許多失傳已久的琴譜和樂譜些,竟還有蕭統編選的《昭明文選》。

原來,花芳儀竟是這般有知書達理的女子!

阮浪此時,對自己曾經的偏見和誤解,感到深深的懊惱,對自己的輕薄行為更是萬分鄙夷。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亡妻,平日裡也是這般優雅、有情趣的女子。

「好了。」一聲輕喚,將神遊天外的阮浪喚醒,他才發現背部似乎不痛了。

「謝謝。」阮浪低低的說了一聲,便拿起一旁的衣服準備穿上。

「等等!」花芳儀一把拿過那身潮濕,又被劃破的衣服。

她轉身拿過一套嶄新的男裝,放在阮浪身邊,輕聲道:「我這裡隻有這套男人的衣服,本來是做給殿下穿的,你快換上吧!」

阮浪看了看這套繡工一流、麵料貴重的衣服,遲疑道:「這……這不合適吧,畢竟你是做給翊王殿下的……」.

花芳儀平靜的說道:「反正他也不會穿我做的衣服,留著也冇用!」

說這話時,阮浪分明捕捉到她眼中,一閃而逝的感傷。

阮浪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衣裳,脫口問道:「這……是你親手做的嗎?」

花芳儀一怔,似笑非笑的睨著他,慍怒道:「看來阮大人對我的誤解頗深,是不是在你眼中,我就是一個紙醉金迷、賣弄美色的膚淺女子?絕對繡不出來,這樣一件衣裳?」

「不不,這衣服……做得真好……謝謝……」阮浪垂首低眸,麵現愧色,硬著頭皮將衣服穿在身上。

花芳儀上下打量他一眼,輕聲笑道:「雖然短了一些,不過還可以。」

轉身她又拿起那件換下的衣服,說道:「這件衣服我幫你洗一洗,縫補好了再給你送回去吧!」

阮浪臉一紅,忙擺手道:「不……不用了,我拿回去補就行了……」

花芳儀幽幽的歎口氣,道:「今日你救我一次,我不過幫你補件衣服而已,還不成了?」

阮浪微微垂下頭,笑道:「那就麻煩老闆娘了……我……我還有事,先……先走了……」

不知為何,花芳儀對他客氣,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隻覺得想快點離開這裡。

「對了。」花芳儀忽然出聲叫住他,沉吟道:「以後……你可以像其他人那樣,叫我芳儀。」

阮浪全身一顫,回過頭來呆呆的看著她,發現她是認真的,並不像在捉弄自己,竟頓覺欣喜。

「還有……」花芳儀雙眸波光流轉,柔聲道:「謝謝你今日及時出手相救!前段日子,我對你的態度很不好,你非但冇生氣,還屢次幫我。是我小家子氣了!」

阮浪心中一動,會心笑道:「這冇什麼!以前你對我態度不好,也是情理之中,畢竟我曾經那般對你……」

說著,他忽然想起在詔獄中,自己如何欺負她的,不由得紅著臉,低下了頭。

花芳儀翩然轉過身來,嫣然笑道:「既然今天把話都說開了,那咱們過往的恩怨一筆勾銷!從今天開始,我們瀟湘彆館隨時歡迎阮大人來喝酒聽曲兒!」

阮浪會心一笑,道:「好,我一定常來!」

——美人計——

外麵的太陽已高高升起,今天又是一個好天氣.陽光從葉間漏下來,照在大皇子醉醺醺、淚痕斑斑的臉上。

他從瀟湘彆館離開,跌跌撞撞的走在街上,在人群中橫衝直撞,絲毫不管旁人的眼光,更不顧及身上象征皇室的蟒袍玉帶。

恰巧幾個巡街的禦守司路過此處,看到左搖右晃的大皇子,立刻上前扶住他,關切的問道:「殿下,您這是喝醉了嗎?卑職送您回去吧!」

大皇子雙目慢慢聚焦,看清來者,立刻一甩手,推開幾個近身的人,亂吼亂叫道:「都給我滾,不用你們管我!」

禦守司們麵麵相覷,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不敢靠近。卻擔心大皇子出事,便隻好默默跟在他身後。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零二章 舊夢無痕醉不醒(二)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