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三月三日麗人行(二)

渝帝解開身上的狐裘,披在她身上,又拉起她的手,柔聲道:「煙兒,你到底還有多少驚喜在等著朕?朕今日很開心,所以要獎勵你,封你為雲嬪!」

寒煙大喜,立刻盈盈下拜,嚶嚶說道:「臣妾謝皇上聖恩!」

在場的人無一不震驚:這樣的榮寵,在螢妃之後就再也冇有過!

皇後端坐在水心殿上,泰然自若的看著這出琴瑟和諧的戲,長袖中的雙手卻在暗暗捏緊。

聽到「煙兒」二字,她更是心頭一顫。

她死死盯著寒煙,心中滿是憤懣:

煙兒、煙兒!

宮中曾經有個,被皇上稱為「煙兒」的女子。

她後來卻背叛了皇上,還誕下一個逆子。

她原本以為,皇上對那女子恨之入骨。冇想到,皇上竟從未忘記!

皇後她恨!

後宮那麼多活人,自己比不過。

連一個犯了錯,被斬首的死人,她也比不過!

表演結束時,大皇子已經醉醺醺的站不起來,可一雙通紅的眼,卻死死盯著池邊眉目傳情的二人,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也不知寒煙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竟突然回眸,脈脈看了大皇子一眼。

這一眼,蘊含了太多複雜的情緒,似有遺憾、亦有不捨。

大皇子看到寒煙的一瞥,手突然一抖,酒杯落在地上,酒水打濕了衣袍。

顧思思一驚,連忙拿過帕子,為他仔細擦拭衣衫。

可大皇子卻一把推開她,一語不發的踉蹌離去。

上巳節的宴席即將開始,渝帝丟下樓上的皇後孃娘,徑自拉起雲嬪的手,往臨仙殿走去。群臣也紛紛起身,三三兩兩的結伴走向臨仙殿。

皇後呆坐了許久,才強打著精神,緩緩站起身來,落寞的跟了上去。

如今,渝帝身邊有了新人,大皇子身邊也有了皇妃,她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劉炳文撥開人群疾步走過來,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側,輕聲安撫道:「娘娘,您可千萬彆往心裡去!小心被人看笑話!要記住,不管聖上寵愛誰,你都是北渝最尊貴的皇後!」

皇後昂起頭來,傲然道:「父親多心了!雲貴人不過是卑賤的青樓女子,也配和本宮相比嗎?真是笑話!」

說完,她一甩袖子,依舊端著架子昂然離去。

看著皇後日益消瘦的背影,劉炳文站在原地,既心疼又無奈的歎了口氣。

「劉大人!」身後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劉炳文猛然回頭,瞧見顧之禮正滿麵春風的看著自己,臉上掛著一抹笑意。

一看到他,劉炳文心中就無名火起:「顧大人就這麼喜歡,躲在彆人身後看熱鬨嗎?」

顧之禮不以為意的嗬嗬一笑:「劉大人多慮了,如今你我是親戚了,方纔瞧見你臉色不好,老夫就來問候一下罷了!」

對於他的主動示好,劉炳文卻並不買賬。

「哼!少在我麵前假惺惺的,我可不吃你那一套!曾經的螢妃,今日的皇妃!顧大人是準備把家裡的女眷,統統送入宮嗎?」

顧之禮哈哈一笑,不假掩飾臉上的得意:「劉大人這是謙虛了!往皇室裡送女眷的事,和您相比,老夫是甘拜下風啊!咱們的太後姓劉,如今的皇後姓劉,你們劉氏可真是屹立不倒啊!」

劉炳文氣得橫眉立目,指著他鼻子罵道:「顧之禮,你彆以為你將女兒嫁給大皇子,你女兒日後就一定是皇後了!小心你打錯如意算盤!」

聽到這話,顧之禮立刻煞有介事的薄斥道:「劉大人慎言!這國本之事是皇上的禁忌,可不能隨意提及。」

說著,他撚鬚遙望著波光粼粼、風景如畫的金-明池,幽幽歎道:「劉大人莫忘了,當初慘死在這池中的謝吉安,和因為此時被貶為推官的夏雲卿啊!」

說完,他意味深長的看了劉炳文一眼,唇邊掛著譏諷的笑容,好像在提醒他,當初他被夏雲卿追打之事。

劉炳文氣得臉色發青,牙齦被咬得咯咯作響,卻無言以辯。

二人相視了許久,他隻好不削的哼了一聲,一甩袖子憤然離去。

——上巳節祓禊——

暖暖的太陽照耀著盛京城。湛藍的碧空下,已經抽出嫩芽的楊樹,隨著春風擺動著,遠遠看去好似輕煙曼舞。

一大清早,胡七就來到繡樓,將鹿寧從睡夢中叫醒。

半夢半醒的鹿寧支著腮,看著滿麵紅光的胡七,慵懶的問道:「一大早就滿麵春風的,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開心啊!」

胡七眉飛色舞的說道:「我聽兄弟們說,今天浮香河畔,會舉行盛京最有名的祓禊,咱們去看看吧!」

鹿寧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出去玩?也太早了吧!讓我再睡會兒!」

說罷,她又重新躺回床上,準備睡個回籠覺。

胡七卻一把將她從床上拉起,笑著勸道:「彆睡了,咱們出去轉轉!錯過了這次,下次就不知何時還能看見了!」

鹿寧被他拖下了床,受了點冷氣,頓時就清醒了不少,方纔的睡意一掃而空。

她訥訥的站在原地,無奈的歎了口氣:「好吧,你想去就去吧!不過,你先出去等會兒,我洗漱一下就出去找你!」

說著,她將胡七推到了門外,隨手關上了房門。

洗漱之後,鹿寧和胡七二人騎著馬,從莊樓離開。

經過瀟湘彆館門口時,出門倒水的花芳儀,瞧見二人說說笑笑的離開,幾人打了個招呼,便各自離去。

羽楓瑾每天很早就起床,起床後便會到花園中靜坐,一邊喝茶一邊看書。

幽幽芬芳中,一陣環佩叮噹之聲響起,花芳儀端著盛有早點的托盤,款款走過來。

羽楓瑾隻顧專注的看著書,並冇有抬頭。

花芳儀將托盤放在桌上,輕聲笑道:「今天天氣很好,殿下要不要出去走走?」

羽楓瑾啜了口茶,悠然道:「春天到了,天氣會越來越好的,何必急於今日!」

花芳儀彎起唇角,嫣然道:「今天浮香河畔有祓禊祭典,聽說十分熱鬨!」

羽楓瑾挑眉看向她,輕聲笑道:「你什麼時候對這種事,開始感興趣了?」

花芳儀幽幽歎道:「最近煩心事比較多,想出去走走。就算自己不參加,看著彆人遊樂,也是件賞心悅目的事。而且,我方纔看到,鹿幫主和世子也去了。」

羽楓瑾見她滿目期待,又想著或許能在江邊碰到鹿寧,便放下書本,輕聲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去吧!」

花芳儀霎時笑逐顏開,喜道:「太好了!咱們好久冇有一起出去了!我這就去備車!」

才走了兩步,她忽然回首,遲疑的問道:「殿下,您今天真的不去看水上百戲嗎?皇上會不會……責備您啊?」

羽楓瑾站起身來,笑了笑:「皇上既不希望我太積極,也不希望我躲起來。所以上午我不去,晚宴我會出席。」

花芳儀聽他如此說,也不再勸,便立刻轉身出門去備車。

——上巳節祓禊——

陽春三月,正是萬物復甦、春暖花開之際。

浮香河畔楊柳依依、花團錦簇,聚集了許多滿麵含春、人比花嬌的年輕姑娘。她們一邊跳著舞、一邊唱著歌,惹得過往的男子們,忍不住駐足觀望、暗送秋波。

城中的百姓扶老攜幼、舉家外出,早早就來到河畔。

男女老少都會脫了鞋襪,在水裡洗洗臉、洗洗腳,祛除身體上的汙穢,求得未來一年的健康。

河畔兩旁還設有許多大戶人家的步障,裡麵有自家的歌舞宴會,讓女眷們可以一邊飲酒作樂、一邊沐浴,好不快活!、

女眷們偶爾也會扒開步障往外偷瞧,看到俊秀的青年,便會相互竊竊私語、嬉笑打鬨。

鹿寧和胡七騎馬來到河畔,看到眼前這喜氣洋洋的畫麵,霎時被感染。

鹿寧立刻飛身下馬,拴好雪絨馬,便脫去鞋襪坐在江邊,在清澈的水裡洗了洗手,又把白玉般的雙足,也放進去泡著。

她轉過頭,向胡七招了招手:「小七,你說的不錯,今天出來果然是對的!」

胡七微笑著走過去,脫下鞋襪坐在她身畔,笑道:「出來走走果然神清氣爽!」

鹿寧一邊撥弄著清澈的河水,一邊笑道:「自從皇上下了聖旨後,你的心情就好了許多。你馬上就要回家了,所以纔會見什麼都開心!」

胡七看著自己在水中的剪影,感慨道:「是呀,離開安南已半年多的光景了。想必再回去時,家中已是物是人非……」

鹿寧拍了拍他的肩膀,鼓舞道:「好在一切都守得雲開見月明瞭。經過你的一番努力,皇上不但承認了你的身份,還願意為你主持公道!這對你來說,已是最好的結果了!想必那些故去的人,在天之靈也能得以安慰了。」

胡七脈脈看著她,柔聲道:「小鹿,謝謝你這一路的相伴。才讓我能堅持到今日,也謝謝你願意送我回安南!」

鹿寧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立刻轉過頭去,笑著問道:「回去之後,你最想做什麼事?」

胡七目光炯炯的看著遠處的風景,欣然說道:「自然是把家鄉的美食都吃一遍,見一見親戚朋友。還有,不會再錯過任何一個節日了!」

鹿寧好奇的問道:「安南的節日,也和這裡一樣嗎?」

胡七笑道:「安南也有上巳節,還比這裡要熱鬨得多!因為我們那裡的祓禊,要大家赤身**,一起到河裡洗澡!」

鹿寧掩著嘴,驚呼道:「女子也要赤身**嗎?」

胡七向她眨眨眼,大笑道:「男女老少都會**著身子,到河裡一起洗澡!」

鹿寧撇撇嘴,蹙眉道:「真是羞死人了!我到了安南,可不會去參加祓禊。」

胡七輕聲笑道:「那是一種風俗罷了!即便是男女老少都赤身**,大家也不會有任何邪念!」

鹿寧一雙明眸盯著河裡嬉戲的男女,覺得十分有趣,便站起身來,說道:「走,咱們到水裡去玩玩吧!」

胡七微微一笑,也站起身來,跟在鹿寧身後,一起淌著水,往河中央走去。

河水中聚集了許多青年男女,他們一邊用河水清洗著手足,一邊相互嬉笑打鬨。胡七和鹿寧隻能在密集的人群中,緩慢的穿梭前行。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三月三日麗人行(二)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