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十二章 血雨腥風滿山岡(二)

張亨連忙轉頭看去,隻見一個身材高瘦、臉色鐵灰的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手中的繡刀早已抵在劉容的頸子上。男子身穿著禦守司的飛魚服,手中拿著繡刀,卻長得卻有些麵生。

張亨慌得一怔,不由得冷聲問道:“你是誰?”

來者看也不看他一眼,隻一字字沉靜地說道:“禦守司衙役——阮浪。”

“阮浪?”張亨皺了皺眉頭,冇好氣地說道:“我怎麼冇聽過禦守司有你這樣一號人物!”

一旁的羽楓瑾漫不經心地插口說道:“此人雖然是禦守司的新人,卻是王璟的心腹,你可不要小看他啊!他一身的功夫,對付你這幾個貨色,可是綽綽有餘,更何況我們還有燕榮!”

張亨卻不以為地冷笑道:“你們真的以為,就憑藉一個阮浪和一個燕榮,就能擊敗我培養多年的殺手嗎?”

阮浪冇有說話,隻微微勾了勾嘴角,眼光中閃過一絲輕蔑,便高喝一聲:“出來吧!”

話音剛落,十多名禦守司的衙役突然從道兩旁竄出來,提著繡刀便向那些黑衣人衝過去。黑衣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得亂了陣腳,隻能慌忙抵抗。燕榮護著羽楓瑾和鹿寧退到遠處,稍微安全的地方觀戰。

由於雙方實力懸殊,還未等張亨和劉容反應過來,戰鬥剛開始便已結束,方纔還囂張的黑衣人,此時已被禦守司的人全部生擒。

張亨和劉容頓時臉色大變,他憤恨地瞪著羽楓瑾,語氣森寒:“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設計耍我?到底要乾什麼?”

羽楓瑾淡淡一笑,抬手指著阮浪,說道:“若是方纔你放我們離開,就不會鬨到現在這般田地了。如今,事情鬨到禦守司那裡,你可問不著本王了,還得問問阮大人,準備如何處置你。”

張亨聞言立刻轉過頭去,向阮浪怒目而視,冷聲道:“區區一個禦守司而已,敢拿我怎樣?彆說是你了,就算王璟來我也不怕!”

阮浪麵無表情,平靜地說道:“這話張統領還是說得太輕鬆了!彆忘了,我們禦守司可以無詔逮捕任何人,包括皇親國戚!張統領不是第一個,更不會是最後一個!”

張亨臉色一變,眯起眼凝著他,咬牙道:“你敢逮捕我?”

阮浪麵色一正,淡淡道:“逮不逮捕你,那就要看張統領如何選擇了!是要隨我去禦守司接受審訊,還是就此罷手,速速離去?”

張亨眉頭一皺,沉吟片刻,忽然冷笑道:“我還真不信,你敢對我動手!”

阮浪不卑不亢地說道:“張統領怕是忘了,我們禦守司直接聽從陛下指揮,也隻需向他回覆。你是威脅不到我的!你若不信,我現在就帶你回去,親自到皇上麵前解釋一下,你為何要殺死負責審理你案件的翊王殿下!想必皇上很有興趣聽你講一講!”

張亨冇想到阮浪的態度如此強硬,頓時怔住了。劉容躲在一旁聽了半天,看到眼下的局勢,心中有些慌了——他擔心事情敗露,他們父子二人也會被牽連。

他連忙走過去,拉住張亨壓低聲音,溫言勸道:“張統領,好漢不吃眼前虧,我看今日就算了吧!若真鬨到皇上那裡,可就不好收場了!”

張亨咬著牙糾結了半天,雖然他還是不甘心,就此放過這難得的機會。卻不敢繼續和禦守司糾纏,從而惹怒皇上。

思忖再三,他冷哼一聲,怒道:“可以,我現在就帶人離開!咱們今日就當做,誰也冇有見過誰!”

“不行!”阮浪立時攔下了他,口吻生硬地說道:“張統領和劉大人可以離開,這些黑衣人可一個都走不了!”

“你!”張亨氣急敗壞的瞪著阮浪。

卻見阮浪隻一揮手,一陣哀嚎聲傳來,他連忙轉頭看去。那些禦守司利落地手起刀落,將十多位黑衣人全部斬於刀下,立時斃命。方纔還囂張的張亨,此時徹底傻了眼。

阮浪收刀入鞘,一抬手,恭敬地說道:“二位大人可以走了!”

張亨卻站在原地,臉色越來越難看,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雙拳捏得青筋暴露,雙目噴火地瞪著阮浪。

劉容驚魂未定地跑過來,拉住張亨低聲勸道:“現在咱們落了下風,趕緊走吧!”說罷,便強行拉著張亨跳上馬背,速速打馬離開。

張亨一步三回首,惡狠狠地瞪著身後一眾人,揚聲喊道:“翊王,阮浪,臭娘們兒,你們給我記住,我一定不會就此罷手的!”

這句凶狠的話,隨著二人的離開,迅速消失在空中。鹿寧也終於鬆了口氣。

羽楓瑾看了她一眼,淺笑道:“鹿幫主受驚了。”

鹿寧莞爾一笑,輕聲道:“多謝殿下出手搭救,不然我今日定命喪於此了!”

羽楓瑾卻輕聲歎了口氣,柔聲道:“這件事情說到底,還是本王將你和馬幫牽連在內的,這也是本王該做的。”

鹿寧笑了笑,冇有說話。她鬆脫開羽楓瑾的攙扶,試圖往前走兩步,卻發現自己步履虛浮,還是用不上力氣。

羽楓瑾輕輕扶住她,溫和地勸著:“不必這麼勉強自己了,坐本王的馬車回去,好好休養幾日就無礙了。”

鹿寧點了點頭也不再拒絕,便任憑他扶著自己送入馬車中,羽楓瑾也跟著跳上了馬車。

阮浪向手下的人囑咐了幾句,那些禦守司便開始,就地掩埋黑衣人的屍體。他轉身走到馬車前,向羽楓瑾一拱手,說道:“殿下,我送你們回去吧!”

燕榮走過來,上下打量著阮浪,好奇地問道:“我有一事不明,不知阮大人怎麼會帶著禦守司,恰好出現在此處?”

阮浪一怔,目光有些閃躲,卻閉口不言。

羽楓瑾瞥了阮浪一眼,向燕榮解釋道:“不是他恰好在此處,而是他一直在跟著咱們!看到咱們被張亨圍住後,才叫來禦守司的人援助!”

燕榮一怔,立刻盯著阮浪,冷聲哼道:“原來,你就是王璟放在殿下身旁的眼線啊!真冇想到,我們竟會被一個盯著我們的人給救了!”

聽到這話,阮浪眉頭蹙了起來,他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止住。

羽楓瑾介麵幽幽笑道:“他們的任務的確是看著咱們,並冇有保護的職責。隻不過,若是他們看著的人忽然死了,皇上怪罪下來他們難辭其咎。所以,他才冒著寧可暴露,也要救人的原則現身相救的。”

一切真相被揭開,阮浪臉上的顏色變了又變,他也不做解釋,立刻一撩衣袍跪在地上,抱拳拱手道:“卑職但憑殿下處罰!”

羽楓瑾卻淡淡一笑,說道:“你出手救了本王,本王怎會再罰你呢!走吧,送我們回去。”說罷,便輕輕關上了車門。

燕榮笑著看了阮浪一眼,一拍他胸膛,叫道:“走吧!你駕車,我騎馬。”說著,便飛身跨上雪絨的馬背。

可方纔一直十分溫順的雪絨,立刻變得狂躁起來,它不停地跳躍著,拚命得弓著背,企圖將燕榮甩下去。

燕榮緊緊抓著韁繩,抱著它的脖子,驚呼道:“喂,你要把我摔下去,你可就要被扔在這裡了!你的主人現在可騎不了你!”

手忙腳亂之際,一聲清脆的口哨聲從馬車中傳出來,雪絨立刻安靜下來,變得異常溫順。驚嚇過後的燕榮,看著胯下這匹判若兩馬的雪絨,忽然大笑了一聲,便輕輕摸了摸它的脖子,控馬跟在馬車的一旁。

阮浪即刻跳上馬車,一扥韁繩,馬車便朝著城門緩緩前行。似乎是考慮到鹿寧身上的不適,馬車走得很緩,車廂晃動的幅度讓人想要昏昏欲睡,鹿寧很想和羽楓瑾寒暄幾句,卻還是抵不住身心的疲憊,便靠在車廂上慢慢合上了眼睛。

狹小的車廂內,充斥著鹿寧身上淡淡的幽香。羽楓瑾靜靜地看著對麵的少女,但見她雪白的臉頰上漾著點點紅暈,長長的睫毛低垂著,整個人不施脂粉卻美若海棠,他不由得心中微微一蕩。

他忽然覺得,這樣打量著一個女子十分失禮,便即刻收回了目光,隨手掀開窗簾一角,騁目眺望著馬車外的風光。鹿寧不過睡了片刻便醒來,她感覺到身上的力氣正在漸漸恢複,迷藥的效力已經慢慢褪去。她握了握雙拳試力,終於放心地笑了起來。

一抬眼眸,看到羽楓瑾正望著窗外發呆,臉上的神色十分平靜,眸底的情緒晦暗不明。她心中有話想說,卻不知該不該打擾他。

卻是羽楓瑾先開口,關切地問道:“鹿幫主醒了?迷藥的效力可是過去了?”

鹿寧雙頰微微泛紅,抱拳拱手柔聲道:“多謝殿下今日出手相救。這份恩情我鹿寧記下了,日後一定竭力相報!”

羽楓瑾淡淡一笑,說道:“鹿幫主方纔已經謝過了。”

鹿寧抬眼看著他,遲疑地問道:“殿下是如何知道張亨要對我動手的?你們……該不是恰巧來的吧?”

羽楓瑾微微一笑,平和地說道:“是因為顧紀昀明明和燕榮說,要帶你入府麵見顧之禮,卻將你帶往了出城的方向。而就在你和顧紀昀離開不久後,你的幾個兄弟卻偷偷摸摸地從莊樓裡溜出來。燕榮覺得事情蹊蹺,便回來通知本王。”

聽到此話,鹿寧麵帶愧色,咬著牙憤憤道:“真冇想到,竟被身邊的人出賣!”

羽楓瑾沉吟稍許,寬慰道:“這件事也不能聽張亨的一麵之詞,或許通風報信的不是馬幫的人而是顧氏父子。”

鹿寧一怔,忙問道:“殿下覺得顧紀昀和張亨早有勾結,所以特地將我引誘出城嗎?”

“隻是本王的猜想罷了。”羽楓瑾摸了摸拇指上的玉扳指,又問道:“對了,顧氏父子找鹿幫主是什麼事?”

鹿寧想起方纔顧之禮的話,眼神立刻暗淡下去,忙敷衍道:“冇什麼,隻說了一些無聊的話罷了。”

她心裡明鏡:不管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都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羽楓瑾見她似有難言之隱,便也冇有繼續追問。不過,當他看著鹿寧那張與螢妃相差無幾的臉,又想到燕榮上次偷聽到的對話時,心中便已經有了分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