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三十八章 美人心計染花腥(二)

來者微微一怔,試圖在黑暗中,繞過地上橫七豎八的酒罈,摸索著向角落中的人走去。

「來者是誰?」那個聲音打了一個酒嗝,語氣中多了一絲不耐煩。

月亮升起,慘白的光華透過窗欞灑進來。

來者纔看清,頹然癱坐在角落中的大皇子。此時的他蓬頭垢麵、衣衫不整,身旁散落著食盒和酒罈。

全然一副落魄乞丐的模樣,哪還有皇室子弟的半點風姿!

一雙本來朝氣蓬勃的眸子,更是黯淡無光,仿若靈魂已死去。

黑暗中傳來一聲細不可聞的歎息,隨即,一陣幽香傳來。

來者緩緩湊近大皇子,輕輕喚了句:「殿下,妾身來看你了。」

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大皇子全身一震,頓時酒醒了幾分。

他連忙撥開眼前亂糟糟的頭髮,藉著月光仔細辨認來者。

可來者背光而立,身上披著黑色的鬥篷,又將風帽拉得很低,全然辨不出其容貌。

可大皇子僅憑聲音,就猜到了對方的身份——那個讓他痛苦又愉悅的女人,寒煙。

他死死盯著來者,獰笑著問道:「嗬,雲嬪娘娘,您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哎……」

黑暗中傳來一聲苦歎,寒煙即刻摘下風帽,露出一張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臉:「難道我在你心中,就如此不堪嗎?」

「哼,可笑!」大皇子冷哼一聲:「我現在這麼慘,都是你害得,竟還跑到我麵前來假裝好人?真讓我噁心!」.

「殿下如此說,妾身無言可辯。但妾身並冇有害人之心!當初妾身入宮,是受到奸人所害,被逼無奈隻得屈從。而今日在百尺樓,妾身幾番暗示殿下要謹言慎行,可殿下酒醉並未察覺,纔會闖下禍事啊!」寒煙眼圈兒紅紅的,似乎受到了極大的委屈。

「你知道父皇在偷聽?」大皇子的眼立刻瞪了起來,就連鼻孔都氣得瞬間膨脹。

寒煙黛眉微蹙,幽幽一歎:「不知是誰在皇上麵前,說了你我二人的過往。前段日子,皇上就幾番詢問我是否與你相識,我便猜到皇上起了疑心。今日我見他將你我二人同邀赴宴,便猜他或許想藉此一試……」

大皇子頹然靠在牆上,啞然歎道:「都道伴君如伴虎,我與他做父子已有十八年,對他的瞭解,竟還不如你這個外人……」

「你不要自責……」寒煙撥開他額前的亂髮,柔聲道:「殿下生性單純,又怎會明白人心的險惡呢。」

大皇子忽然逮住她的手,皺眉問道:「你方纔說,入宮之事是有苦衷的,究竟是何意?」

寒煙垂下眼瞼,輕歎一聲:「當初殿下常常找妾身,這件事被劉容所知曉。他警告我,殿下的妃子隻能姓劉。為了讓您死心,他便逼著我引誘皇上入宮。後來,皇後找到我,威脅我讓我誕下男嗣後交予她撫養。否則,就和皇上說我勾引殿下,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她輕輕啜泣了幾聲,神色甚是憂傷。

「怎麼會……」大皇子茫然癱坐著,反覆呢喃著這句話。

良久,他忽然雙瞳充血、鬢邊青筋暴露:「原來竟是他們在搞鬼!」

「那你為何不告訴我,你獨自受了這麼多苦,我竟不知道!」此時,他的眼色柔和了許多,帶著些許昔日裡的溫情。

寒煙脈脈看著他的眼,低聲求全:「妾身不過一介風塵女子,怎能讓殿下為我,而和那些人作對呢!」

「你等我!」大皇子抓著她的肩膀,激動的說道:「等我出去之後,我會想辦法向父皇要你,我會把這一切都說明,父皇是能夠諒解我們的!」

「不可!」寒煙立刻打斷他,悲慼地說道:「殿下千萬不可為了我如此冒險!如今你鬥不過皇後,更不是皇上的對手!你這樣做,隻會是死路一條!」

「寒煙,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為我受苦!」大皇子提緊拳頭,嗓子眼裡冒出一聲悲哀的嘶嚎:「你對我如此深情,我怎能看著你在深淵中掙紮?」

「寒煙有殿下這番話就夠了!寒煙不怕苦,但是殿下現在不能冒險!我願意等著你,等著你登上皇位、不需要再依靠任何人的那一天!」寒煙強顏歡笑著,一大滴眼淚流下麵頰。

聽到這話,大皇子忽然縮了回去,整個人看上去都乾癟了。

「皇位?那是可望不可及的一個夢罷了!我是父皇唯一的兒子,可他現在還是在心心念念想著再添龍嗣。他是不會把皇位,交給一個妓-女的兒子的……」

「殿下……」寒煙眼含不忍,胭脂粉和著淚水一滴滴地流下來:「這麼多年,你像個傻瓜一樣被人欺騙著、利用著,非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連自己生母最後一麵,都冇能見到。你絕對不能放棄,哪怕為了你慘死的母親,也絕不能——」

「你說什麼?」大皇子猛地一怔,圓撐雙目瞪著她:「你方纔說……我的身世、我的生母?這是何意?你究竟都知道些什麼?」

寒煙卻突然目光閃爍、咬著唇彆開臉去,始終不肯說一個字。

「說呀!你到底知道些什麼?」大皇子抓著她的雙肩,拚命搖晃著。

他很想知道那個困擾他多年的秘密,究竟藏著怎樣的真相!

看著大皇子急迫而瘋狂的目光,寒煙終於緩緩開口:「殿下,你聽我慢慢說。有一次皇上去我那裡留宿,在他醉酒之際,他竟忽然提及你的生母……」

「他說了什麼?」大皇子瞳孔驟然收緊,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對於即將聽到的答案,他既是滿懷期待,又忐忑不安。

寒煙輕輕歎了口氣,不緊不慢的說道:「皇上說……殿下的生母,根本不是風塵女子,而是一位普通人家的女兒。那年打仗,他受傷被救,救他的人正是你母親。你母親在照顧他的期間,與他產生了情感並有了肌膚之親。

後來皇上回京,就將此事忘得一乾二淨。直到一年後,你母親抱著一個嬰兒來尋他,皇上才記起此事。他不願意承認你母親,是因為不想被人問及二人相識的緣由。

更不想被人知道,戰無不勝的渝帝,竟會被人打敗,還追得走投無路……所以,他狠心之下將你母親趕走,卻不料皇後……竟偷偷留下了你……」

這個事實讓大皇子過於震驚,他大睜著眼睛,靠著牆壁出神許久。他怎麼也冇想到,困擾了自己一輩子的恥辱,到頭來竟是個謊言!

原來自己的身世,根本冇有那麼不堪!

身旁的人都知道這個秘密,卻看著自己痛苦,始終不肯透露半分,隻為了利用自己,達到他們的目的!

「可惡!」大皇子攥緊雙拳,咬牙問道:「他可有說……我母親現在何處?」

「靈州……」寒煙繼續沉著地說下去:「皇上說,當他得知你母親的下落,便假藉著閉關清修的名義,偷偷前去靈州將你母親……給賜死了……」

「為什麼?」大皇子忽然癲狂的叫道:「他為什麼這麼狠心?」

「殿下,您冷靜些!」寒煙連忙上前安撫道:「您想想,他是皇上,他說的話怎能出錯?若被人知道你的真實身世,世人會如何評價他?他是決不允許自己的功績上,有任何汙點的!」

「啊!」大皇子謔的站起身來,抱著腦袋叫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他喊了許久,似乎一口氣將心中的悲慟全粗宣泄乾淨,纔有氣無力的癱坐下來。他抱著雙膝,蜷縮在角落中,雙肩不由自主的微微聳動。

黑暗中傳來低低的哭泣聲,好像一個受傷的孩子。

寒煙慢慢湊過去,理著他散亂的頭髮,柔聲哄道:「殿下既然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就更不要自暴自棄。你母親在天之靈看到你這樣,也會心疼的……」

脆弱之際,最聽不得的就是安慰和理解。大皇子一把抱住寒煙,眼淚止不住的流下,終於放開聲音大哭起來。

淒厲的喊聲迴盪在陰森的府邸,驚得枝頭的寒鴉紛紛離巢,用更加悲涼的叫聲迴應。

滾燙的淚水,打濕了寒煙的披風,她卻不以為意的輕拍著大皇子的後背,一直軟語安慰著。

許久許久,哭聲才漸漸停歇。

這些淚水彷彿將大皇子掏空。他躺在雲嬪的懷中,身子還在不停的顫抖。

一陣幽香襲來,大皇子有些情不自禁。

他坐起身來,癡癡的望向寒煙,動情道:「寒煙,你對我的好,我都知道。我對你的情誼始終未變!你要我怎麼做,我都聽你的!把你給我,好不好?」

這個突兀的請求,讓寒煙大吃一驚。

她望著大皇子飽含**,卻紅腫的雙眸,咬著唇喃喃道:「殿下,你我此生已經錯過了。我雖然出身風塵,卻也懂得人倫廉恥,我現在是你父皇的母妃,你需得敬我!」

看著雲嬪白玉般的臉頰微現紅暈,飽滿的雙唇一張一翕,大皇子一時情動,哪裡還顧得上禮義廉恥。

他一把抓住雲嬪的雙臂,一把將她撲到在地。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三十八章 美人心計染花腥(二)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