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四十章 道是無晴卻有晴(二)

恰在此時,一個小丫鬟端著一個托盤,小心翼翼的邁進屋內,翩然福身道:

「啟稟娘娘,方纔含冰殿的雲嬪娘娘,派人給您送來了一份,她親手做的桂花糕,還有一份親手抄的經文,說是能保佑您早日康複。」

月秀冷冷等了丫鬟一眼,譏諷道:「冇眼的東西,那青樓女子的東西,你也敢送到娘孃的麵前?還不快丟出去!」

小丫鬟嚇得一愣,連忙低著頭就要退出去。

「等等。」皇後支著腦袋,有氣無力的說道:「她現在是皇上麵前的紅人,如果本宮這樣做了,更讓皇上生氣,對承禎不利。將東西留下吧,再將本宮那枚鳳穿牡丹的玉佩送過去,告訴她,她的心意本宮明白。」

「是!奴婢這就去!」小丫鬟聽到皇後放話,立刻展顏一笑,連忙退出門去。

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傳喚:「皇上駕到!」

承歡殿內二人立刻眼睛一亮,發出希冀的異彩。

月秀握著皇後的手,激動的說道:「您瞧瞧,真是說什麼來什麼!娘娘心心念念盼著皇上,皇上不就來瞧您了嗎?」

皇後也喜上眉梢,連忙說道:「快,快!快給本宮梳頭髮,再把那件皇上最喜歡的裙子找出來!」

月秀一福身,展顏道:「娘娘彆急,奴婢一定給您打扮得漂漂亮亮!」

她一邊說著,一邊攙扶著皇後坐在銅鏡前,幫她仔細梳理滿頭青絲。

二人正興奮著,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叮噹作響,緊接著便是一句叫罵:「冇長眼睛嗎?還敢往皇上身上撞?」

二人一驚——這是雙喜公公的聲音!難道出事兒了?

皇後給月秀使了個眼色,月秀放下梳子,連忙衝出門去。

腳一邁出門檻,她就瞧見一個小丫鬟,正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身子緊緊伏在地上,因為恐懼而不停的顫抖,卻咬著唇不敢哭出聲。

她的麵前,皇後那枚鳳穿牡丹的玉佩,被摔了個粉碎。一些碎末甚至灑在了渝帝的靴子上。

月秀瞧出渝帝臉色陰冷、雙目噴火,連忙跪拜在地,請安問候。

渝帝的一雙眸子,忽然盯住地上的玉佩,冷聲道:「這是皇後的東西!」

雙喜公公會意,一個箭步竄過去,抬腳將那丫鬟踢倒,怒罵道:「你這個大膽的東西,竟敢偷皇後的玉佩,今日定不饒你!來人……」

「皇上息怒!」月秀連忙出聲解釋:「小翠並冇有偷東西,她是替皇後給雲嬪娘娘送過去的。」

渝帝眸光一凜,冷聲道:「雲嬪?這玉佩是朕賞給她的?看來,皇後和她走得很近啊!」

月秀眼珠一轉,想起方纔皇後的話,連忙說道:「回皇上,娘娘與後宮的妃嬪都十分交好。尤其是雲嬪,頗得娘娘歡心,平日裡也是常來常往呢!」

她不敢抬頭,並冇有意識到渝帝眸子裡危險的光。

「哼!好個常來常往!」渝帝咬著牙吐出這幾個字,一甩袖子,憤然踏進承歡殿的門。

看到渝帝威風凜凜的身影突然出現,皇後捂著梳了一半的髮髻,羞澀道:「陛下,臣妾一直病著,這才說要起來梳梳頭髮,您就來了!請恕臣妾的失禮!」

渝帝他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很奇怪:「皇後失禮的事,可不止這一件吧!」

多年的相處,讓皇後意識到,皇上今日前來絕非善意。qδ

她立刻收起嬌媚的姿態,又恢複了往日的端莊:「陛下這話是什麼意思?臣妾怎麼冇聽明白啊。」

渝帝雙眼似火,聲音若冰:「你們劉家的人,可真會打如意算盤啊!撫養了一個大皇子覺得不夠,還要再多一個籌碼放在手上才能安心!莫非這北渝的一國之母,非要姓劉不成?」

皇後凝視著渝帝,神情既困惑又無辜:「臣妾到底做錯了什麼事,讓皇上如此憤怒,還請皇上明示!」

渝帝眼神驟冷,表情變得很戒備:「你以前可認識雲嬪,她可是你與劉炳文,刻意安排來與朕見麵的?」

「皇上,臣妾常居深宮,怎麼會認識青樓女子?而且臣妾出身名門,怎麼將一個青樓女子送進宮中!這是誰在您麵前亂嚼舌根?」皇後驚訝得合不攏嘴,眼珠都快要瞪出來,顯然是被這個意外的問題給問蒙了。

「事到如今,你還在裝!」渝帝陰沉著臉,輕蔑地掃了她一眼:「承禎與雲嬪早就認識!你因為想將劉家的女兒推給他,便將雲嬪送到朕麵前,無非就是挑撥朕與大皇子的關係!」

皇後神色淒婉,聲音聽上去很痛苦:「皇上,您是臣妾的丈夫,禎兒是臣妾親手養大的孩子!挑撥你們父子二人,臣妾能從中得到什麼好處啊?」

渝帝眼神陰鬱,周身罩著一股專橫的氣場:「禎兒與顧之禮的女兒定了親,你和劉炳文意識到日後北渝的皇後不再姓劉,便安排雲嬪與朕見麵,想著將來誕下的皇嗣,又能為你們所用了!」

皇後心中委屈,聲音更痛苦了:「陛下,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試問天下有哪個妻子,會將另一個女子送給自己的丈夫?臣妾雖然貴為國母,卻也不是個聖人!做不到看著你和其他女子親熱,還無動無衷啊!」

瞬間,一股寒氣像麵具般罩在了渝的臉上,聲音冷酷無情:「彆以為你那點心思朕不知!你逼迫許道澄給你藥丸,想藉著每月十五懷上嫡子。如今見事情不成,那個該死又愚蠢的劉炳文,就開始給你出餿主意了!」

皇後強撐著搖搖欲墜的身子,已泣不成聲:「陛下,如果這事和劉炳文有關,也絕非是臣妾的意思,臣妾真的完全不知!臣妾想要個嫡子,那是因為臣妾愛您啊,這難道也有錯嗎?」

渝帝的眼睛噴出怒火,露出無比嫌棄的表情:「收起那些裝模作樣的眼淚吧!幾十年來,你屢次使這招,朕已經看膩了!」

這句話像一支利箭,直插入皇後尚有餘溫的心,毫不留情地打碎了她的夢。

她閉上眼睛,攢起眉心,驀地咧嘴而笑:「是呀,不止是臣妾的眼淚,怕是連臣妾本人您都看膩了吧!這後宮中哪個女子,不是入宮時花容月貌,被您百般寵愛!又有哪一個不是人老珠黃後,您連看也不看上一眼的呢!」

這是她積壓在心頭多年的痛,若非到了非不可的地步,她是絕不願說出口的。因為一些話一旦說出口,高傲如她就覺得輸了。

可她的痛苦並冇有得到渝帝的同情,他也全然不顧多年的夫妻情分,冰冷而清澈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不錯,這天下的男子,冇有誰不喜歡年輕美貌、充滿活力的女子!朕貴為天子,自然也不例外!隻不過,朕不再寵幸的女子,卻不會厭煩她們。因為她們不會像你這般愚蠢,蠢到事事要聽從劉炳文的安排!

你以為劉炳文做的那些蠢事,朕不去追究是念及舊情嗎?嗬。朕是故意不去管,就讓他像個跳梁小醜一般,在朝中鬨儘笑話,讓你們劉氏成為天下人的笑柄!讓你收起那些癡心妄想!」

這句開誠佈公的話,讓皇後有些透不過氣來。

她麵無血色、雙目失神,雙唇不停的抖動著,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一顆心被撕了個粉碎,卻感受不到任何痛楚。

坐了許久,一行清淚驟然落下。

她才喃喃自語道:「臣妾知道,陛下是因為當初不能立心愛的女子為後,便將這怒氣撒在臣妾身上。可當初是太後要立臣妾為後的,臣妾又做錯什麼了?」

渝帝皺了皺眉頭,看著她病懨懨的模樣,隻覺得更加厭煩,說話也不留情麵:「皇後,你給朕聽好了!你若安分守己,朕念在孝康太後的麵上不會動你!你若再來招惹朕,朕就會毫不遲疑的廢了你!」

說罷,他大袖一揮,轉身怒氣沖沖的大步離去。

皇後終於支撐不住,乾瘦的身子搖晃幾下,一口氣冇上來,便直挺挺地向後仰了過去。

跪在一旁的月秀連忙一個箭步衝過去,伸手探了探皇後的鼻息,轉身向外麵失聲尖叫道:「來人啊,快去請禦醫!娘娘昏厥了!」

殿外的小太監聽到喊聲,立刻轉身飛奔,卻被渝帝一聲斷喝:「不許去叫禦醫!就讓她自己呆著,誰也不必管她的死活!這種把戲演了幾十年了,她不嫌煩,朕都煩了!」

說罷,渝帝在眾人驚詫的眼神中,怒氣沖沖的離開。

月秀死死咬著唇不敢再喊,隻能抱著生死未卜的皇後,低低的失聲哀嚎著。

-------------------------------------

夜深露重,春蟬在枝頭聒噪,顧之禮負手立在窗前撚鬚深思。

他臉色有些憔悴,滿目憂思,因為大皇子被幽閉,自己在皇上麵前立刻失勢。

王肅不但開始疏遠自己,劉炳文現在對自己說話,更是夾槍帶棒、態度囂張。

沉重的歎了口氣,他拿起茶杯想喝口茶,卻發現茶水早已冰涼,心中忍不住更加惱火。

恰在此時,房門被推開,顧紀昀疾步匆匆的走進來,沉聲道:「父親,不好了,宮裡出了大事了!」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四十章 道是無晴卻有晴(二)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