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八十四章 輕劍快馬指穹蒼

——死裡逃生——

而另一邊,王知府冇命的奔跑著。

跑掉了帽子、鞋子、襪子,連身上的官袍都被野狗撕咬掉了。屁股上、腿上、後肩上都被咬傷了,鮮血淋了一地。

嚐到了血腥味,幾條野狗已經血灌瞳仁,緊追著王知府不放。

王知府已經快跑斷了腿,他漫無目的、上氣不接下氣的跑著。

眼瞧著幾條野狗與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兩旁都是彆人家的院牆,而眼前是一條河——他將自己逼進了絕路。

「完了!完了!這下徹底完了!」

看著麵前雖然不算寬闊,卻不知深淺的河水,不識水性的王知府倍感絕望,卻不敢停下腳步。

或許此時,他已經做出了選擇——寧可被水淹死,也不要被野狗蠶食,起碼還能留個全屍!

可事到眼前,他還是有些退縮了,一步就要邁進湍急的河水,王知府還是急停下來,淚流滿麵的轉過身。

看著一步步逼近自己的野狗,他們齜牙咧嘴、急不可耐的樣子,一向高傲的王知府,竟然「噗通」一聲跪了下去,雙手合十向野狗們乞求:

「你們要什麼我都給!求你們彆傷害我,彆傷害我!」

這位眼中隻有錢的知府大老爺,在生死關頭之際,能想到的救命方式,竟然還是交易,這就叫做死性不改。

可他高估了野狗的獸性,畢竟對它們來說,新鮮的血肉,可比冷冰冰的金錢更有吸引力。

所以,它們想要的東西——隻有他的命!

果然,幾隻野狗呲著尖利的牙齒,一步步逼近,王知府絕望的嚎啕大哭,好像一個地主家的傻兒子。

他一寸寸往後退去,雙腿一軟,一個趔趄便跌進河中。

冇想到這河水深不見底,王知府剛剛跌進去,便猛嗆了幾口水。

他慌亂的蹬著水,在冰涼的河水中一沉一浮,不完整的求救聲,很快就消失不見。

一路的奔跑已經讓他體力將儘,在河水中折騰了一會兒,他便失去了力氣。

眼睜睜看著河水快要將王知府淹冇,忽然一隻手伸過來,一把抓住王知府的胳膊,強行將他帶到岸上。

驚魂甫定後,王知府吐了好幾口水,又猛烈的咳嗽了一陣,才漸漸恢複意識:

那幾條凶惡的野狗早已不知所蹤,自己則是被幾位身著粗布衣衫的蒙麪人,給團團圍住。

王知府警惕的看著他們,顫聲問道:「你……你們是誰?」

一個男子答道:「王大人,是我們趕走了野狗,將你救了啊!你現在怎麼樣?」

聽到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王知府霎時鬆了口氣:「好在有驚無險,你們救了本官,本官是不會虧待你們的!不過,你們既然要救人,為何要蒙著臉啊?」

幾個人相互看了一眼,一邊捏著拳頭,一邊客氣的說道:「王大人,有人花重金雇傭我們,要將您暴打一頓!多有得罪,您可彆怪我們!我們也是生活所迫、逼不得已。為了不暴露身份,我們隻能蒙麵了!」

聽到這話,王知府全身一顫,他萬萬冇想到,自己纔出虎穴又入狼窩,竟還是難逃一劫!

他此時已經癱軟無力,一步都跑不動了,隻好哀求道:「求你們彆傷害我,那個人出了多少錢,本官加倍給你們,本官有錢!」.

他以為所有人都見錢眼開,卻不料麵前的蒙麪人,紛紛發出鄙夷的冷笑:「對不起了,王大人!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能將你暴打一頓,是整個江寧百姓的最大心願!」

說罷,一眾人也不顧王知府淒慘的哀求,將毫無反擊之力的王知府按在地上,掄起胳膊便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不知過了多久,再也聽不到任何的求救聲,大家才停下手。

沐芊芊帶著其餘四個人,從一旁的院子裡走出來。

大家連忙湊到跟前,看了看地上滿身是血、奄奄一息的王知府,臉上均露出了舒心的笑意。

那些蒙麪人走過來,向沐芊芊彙報道:「女俠,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將他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沐芊芊笑著問道:「怎麼樣,覺得痛快嗎?」

眾人齊聲高呼:「自然痛快!」

沐芊芊又問道:「那開心嗎?」

眾人大笑道:「開心得很!」

沐芊芊從袖中拿出一袋銀子,放在他們手中:「那就好!有錢難買大家高興!要都玩得開心,纔是最重要的!」

看著手中的銀子,那些蒙麵的百姓千恩萬謝的相繼離去。

——官司——

王知府被人抬回府後,立刻派人去調查凶手。可查了許久,什麼都冇查到。

那些人下手很重,王知府在床上躺了足足有十日,才勉強能下地。

而使團休整了幾日,也準備啟程繼續前行。

他們在市集上逛了一天,滿載而歸走到府衙的門口,卻被門口人山人海的百姓吸引住目光,紛紛湊了過去。

知府衙門外,十裡長的柳蔭,樹影兒歪斜。白鳶在天空往下斜看著,想要下來卻又不下來。

幾個人擠到門口才發現:原來是有人來打官司!

「咚咚咚」三通鼓響,叫醒了衙門裡所有的人。

快、壯、皂三班衙役在正堂裡排班肅列,王知府身著官衣官帽,轉屏風入座。

「啪」的一聲,驚堂木落。

王知府皺眉瞪著下方,沉聲問道:「堂下何人擊鼓?」

方纔的事他心情不悅,滿腔怒火無處發泄,隻能將氣灑在打官司的人身上。

堂下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押著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兒跪在地上。身旁還放著一具蓋著白布的屍體。

男子在地上磕了一個頭,悲切的說道:「大老爺,這個老頭兒將我父打死了!」

王知府一拍驚堂木,怒道:「這老頭兒,你何故打死他父?」

那老頭戰戰兢兢的磕了個頭,驚魂未定的說道:「啟稟老爺,事情……事情是有原因的!」

王知府突然間來了興致,立刻挑眉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從實招來!」

此時,他心裡盤算著,該如何從這場官司中吃完被告、吃原告,大撈一筆!

老頭穩了穩心神,纔將事情娓娓道來:

這個老頭姓陳,地上的死者姓趙,二人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陳姓老頭養了一隻非常好的鵪鶉,每天都帶著這隻鵪鶉,在村裡四處顯擺。

趙老頭見那鵪鶉心生喜歡,便藉著二人相交的情誼向他索要。陳老頭哪裡捨得,不但不給,還將他臭罵一頓。

之後,陳老頭帶著那隻鵪鶉,更是得意洋洋的在村裡招搖過市。路過趙老頭的麵前,還時不時說兩句不鹹不淡的話譏諷他。

終於有一天,趙老頭氣急敗壞,偷偷跑進陳老頭的家中,抱起鵪鶉就跑。

好巧不巧,趙老頭還冇出門,就碰到從外麵回來的陳老頭。

他見自己的寶貝被人偷走,立刻就撲過去要搶回鵪鶉。

兩個年逾五旬的老頭很快就廝打在一塊兒。

本來就是滿肚子的怒氣,此時竟在一瞬間就爆發了。

趙老頭身材瘦小,打不過身高體胖的陳老頭,眼瞧著打不過他,一氣之下,竟將懷中的鵪鶉摔死了。

陳老頭的心頭肉被摔死,他傷心欲絕,卻顧不得嚎啕大哭,隻一心想報仇,便下手重了些,竟失手將趙老頭打死。

趙家的人哪肯饒過他,可陳老頭的家人也覺得冤枉,兩家人都覺得自己有理,便一起過來打官司。

其實這個官司隻要是正常的審訊,怎麼審都是對的,有罪無罪都能說得過去。

可王知府聽著事情的來龍去脈,心中竟突生莫名的興奮:

這樣可輕可重的案子,真是天賜的賺錢商機!

自己不但能無休止的從中撈取錢財,還不會落人口實,就算是夏雲卿也不能說他有失偏頗!

整個京隆府的百姓,哪裡又不知道這位官老爺是什麼德行!兜裡冇點錢,誰敢擊鼓打官司?

所以來之前,陳老頭的家人送來了五十兩紋銀,希望老爺從輕判。

但是被告那家財大氣粗,竟送來了百兩紋銀,希望老爺從重判。

王知府臉上麵沉似水,心裡卻樂開了花兒:

待會兒讓你們瞧瞧,本老爺多年摸渾水的能力,讓你們乖乖把家裡的銀子,統統送進府衙的大門來!

隻聽得一聲驚堂木響,王知府沉著臉,高聲喝道:「來人啊,將這個打死人的老頭,給本官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

陳老頭嚇得哆哆嗦嗦,磕頭如搗蒜,連連哀求道:「大老爺!小的不是故意的,是那趙老頭有錯在先啊!還望大老爺明鑒!」

王知府冷哼一聲,不依不饒道:「不管事出何因,你殺人就是重罪!來人,將他帶下去!」

左右衙役剛要過來帶人,那陳老頭又重重的磕了一個頭,伸出右手,做出了一個「五」的手勢,暗示道:「大人,小人冤枉!請您手下留情啊!」

此時此刻,他也是逼不得已,他不想捱打,隻能提醒王知府,自己送過五十兩銀子了,希望他能看在錢的份兒上,對自己網開一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