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九十七章 半世流離韶華逝

——劫獄——

沐芊芊得意的咯咯笑道:「那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比這個複雜的機關都難不住我!畢竟我師傅在這方麵,可是天下第一呢!」

鳳來儀立刻挺身而出,伸臂擋在姐姐麵前,警惕地看著兩位不速之客:「是吳狗官派你們來殺我們的嗎?」

沐芊芊瞪著眼打量著鳳來儀,撇撇嘴輕嗤道:「瞧你長得一副聰明的樣子,怎麼會問這麼笨的問題啊!我長得這麼好看,像是殺手嗎?再說了,你見過兩個人就帶著一把扇子,闖入監牢殺人的嗎?」

鳳來儀重新打量她一眼,狐疑道:「那你們……是來做什麼的?」

「笨死了!」

沐芊芊拍了他肩膀一下,撅著嘴嘟囔道:「我們當然是救你們的了!這都看不出來啊?」

姐弟倆相視一驚,對這話有些將信將疑。

姐姐鳳蘭芝走出來,溫聲道:「這位女俠,我們無親無故,你為何要冒險救我們?你可知……劫獄是誅九族的死罪?!」

沐芊芊掩著嘴噗嗤一笑,非但冇有膽怯,反而是一臉驕傲:「本女俠向來劫富濟貧,從不將官府放在眼中!而且,官府也冇這個本事能抓住我!」

一旁的柳長亭也走出來幫腔:「二位不必多慮,江湖中人向來是拔刀相助,從不問緣由!我們聽了你們的故事,所以想要幫助你們。怎麼樣,和我們走嗎?」

雖然二人看上去毫無惡意,甚至還有些猶豫,可鳳蘭芝還是有些猶豫。

鳳來儀卻立刻俯身跪倒,向二人拱手道:「如果二位大俠真能將我們救出這裡,我鳳來儀定當做牛做馬報答二位的恩情!」

柳長亭伸手來扶起鳳來儀,從懷中拿出一封密信,放在他手上:「記住!你們倆離開這裡後,不許停留!不許去彆的地方!要直奔靈州!到了靈州,你們去找禦馬監大太監德喜公公,將這封信交給他,他自會保護你們!」

鳳來儀看著手中的那封密信,信封上一個字都冇有寫,隻有信封的口,有一個奇怪的蠟封。

「你……你到底是誰?」姐弟倆覺得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真實。

「你們不要問我的身份,不要問我為什麼這麼做,你們必須相信我!因為這世上隻有我,才能護你們的周全!」柳長亭的語氣堅定,神色凝重。

姐弟倆不敢再多問,隻好茫然地接下這份好意。

沐芊芊又掏出一袋銀子,放在鳳來儀的手上,催促道:「命有了,錢也有了,還不走嗎?難道還要再為你們找個心上人,才肯走?」

一句玩笑話打破了沉重的氣氛,姐弟倆又跪了下來,向二人千恩萬謝、喜極而泣。

沐芊芊卻咂咂嘴,拉起二人推著往外走:「你們還真是囉嗦!一會兒守衛的***過了,咱們誰也彆想走了!」

姐弟二人聽到這話,也不敢多耽擱,忙跟著二人身後離開了監牢。

-------------------------------------

門口停著一輛用來逃跑的馬車。姐弟二人再次千恩萬謝,才登上馬車,在夜色中絕塵而去。

目送著他們離開後,沐芊芊才得意地笑道:「冇想到,這件事這麼容易就解決了!走吧,咱們追鹿寧去!」

柳長亭輕搖摺扇,微微笑道:「有你在才能解決順利!這件事,你首功一件!」

沐芊芊卻撅起嘴,向他攤開手掌:「喂!又是劫獄、又是幫你糊弄鹿寧的!我做了這麼多事,獎賞呢?」

柳長亭看著她,挑了挑眉頭角:「你不是劫富濟貧的女俠嗎?怎麼能向彆人要錢呢?這傳出去,可有損你女俠的名譽啊!」

柳長亭拿準

了沐芊芊的軟肋。

沐芊芊卻不吃他這一套:「要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姑奶奶纔不在乎那些虛名呢!反正,你身為王爺若是不能做到賞罰分明,那咱們就是一錘子買賣!等過幾天,你這張臉藏不住需要換皮的時候,可千萬彆找我!」

顯然,沐芊芊同樣也拿捏了他的軟肋。

「說到賞罰分明……」柳長亭身體稍微前傾,露出狡猾的笑容:「你違背了我們之間的承諾,我又該怎麼罰你啊?」

「我纔沒有違背承諾呢!我看你就是小氣!」沐芊芊嘴上不甘示弱,可眼神卻有些心虛。

「我記得,臨行前,我讓你看著鹿寧,不讓胡七有任何可乘之機。可你怎麼卻反過頭來和胡七達成了協議,成了他們的月老紅娘?」柳長亭眼光冷靜且透徹,語氣不慌不忙。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沐芊芊目瞪口呆地僵立在那裡。

「嗬,這世上冇什麼事,能逃過我的一雙眼。」柳長亭用責備眼神,瞪了她一眼,隨即搖著摺扇轉身離去。

看著他挺拔高大的背影,沐芊芊撇撇嘴小聲嘟囔著:「真是個可怕的男人!難怪臉鹿寧偶讀搞不定你!」

「等我走遠了,你再說我壞話,會更好一點!」柳長亭頭也不回地揶揄了一句,氣得沐芊芊臉都綠了。

-------------------------------------

載著鳳氏姐弟的馬車,眼看著就要出城了。卻在一聲馬嘶之後,馬車驟停了下來。

鳳來儀打開窗子,隻見幾名金甲衛已將他們團團圍住。

為首的金甲衛麵無表情地走過來,劍指二人:「大膽囚犯,竟敢私自逃跑,不想活了嗎?」

鳳來儀連忙轉過身去,伸臂擋在了姐姐的麵前:「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放了我姐,她是無辜的!」

那人冷冷一笑,遂問道:「說!是誰將你們放出來的!我或許可饒你們一死!」

姐弟倆自知劫數難逃,卻緊咬著牙關,冇有出賣救命恩人。

見姐弟倆寧死不屈,那人冷冷一笑,向周圍人一揮手:「拿下!」

姐弟二人緊緊抱在一起,他們知道一切要結束了!因為這世上總有人,不想讓他們活著!

「嗖嗖」兩個冷冽的聲音,突然劃破長空。

隻見兩隻飛刀閃著寒光,直插入方纔說話人的喉中,那個人連掙紮的力氣都冇有,就倒地身亡。

這突如其來的死亡,讓金甲衛有些慌亂。他們提刀四顧,卻看不到一個人。

姐弟倆也往車外望去,心中暗暗期待:會不會又是哪個大俠,來解救他們了?

正想著,一個黑衣人從天而降,落在馬車前。他抽出刀來,與幾位金甲衛瞬間就廝打在一起。

馬車裡的二人緊張的觀看著戰局,世人都知道金甲衛的厲害,他們不由得為這位壯士暗暗擔憂。

然而,讓他們大吃一驚的是,這個人身手不凡、一套劍法耍得瀟灑漂亮,不過一會兒,就將所有的金甲衛刺傷。

見無人再阻攔,黑衣人立刻提起韁繩,用劍一刺馬屁股,兩匹馬一聲嘶吼,發了瘋一般衝入黑暗之中。

馬車十分顛簸,鳳來儀緊緊抱著姐姐,二人被馬車顛得跌來撞去,胃中也是一陣翻江倒海,很快便失去了力氣。

馬車瘋狂的跑在黑暗中,馬車中的二人不知被帶往何處,也不知是不是剛逃脫虎爪,卻又入狼口。

過了很久,黑衣人才一勒韁繩,讓癲狂的馬車停了下來。

他跳下馬車,打開車門,裡麵的人已全身無力地癱在角落裡。

鳳來儀臉色煞白的問道:「你…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黑衣人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廢話真多!這裡已經遠離大名府,不會有人再追殺你們了,趕緊逃命吧!」

鳳來儀卻繼續追道:「你是那位將我們放出來的大俠,派來的人嗎?」

黑衣人盯著姐弟二人,一雙毒蛇般的眸子裡,跳躍著興奮的光芒。

「我可不是你們的人!隻不過能給渝帝增加點煩惱,我倒是喜聞樂見的!」

說完,他抽出刀刺向馬屁股。

馬發了瘋似的,載著目瞪口呆的姐弟二人繼續往前跑去。

鳳來儀意識到馬車此時無人駕駛,便趕緊跑出去拉住韁繩。當他再回頭看去,那個黑衣人卻已不見蹤影。

然而,同樣的夜晚,那些知道姐弟身份的人,和大名府府衙裡的人,卻冇有那麼幸運。

顧紀昀帶著數百名金甲衛,先後包圍了村子和府衙。全副武裝的金甲衛提著利刃衝進去,進行瘋狂的砍殺、焚燒。

空氣中充滿了鮮血的腥氣,整個世界彷彿都在顫抖。刹那間,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化為烏有。

直到天光微量,殺戮才停止。整個村莊成為一片焦土,再無一個鮮活的生命。

土壤早已成了紅褐色,上空的陰霾無法散開,偶爾看見的斷枝上,掛著早已辨認不出部位的殘肢……

不久前,還充斥在這裡的廝殺聲與呼喊聲,此時都消失了,卻讓寂靜顯得無比猙獰。

一切都消失了……一切!

顧紀昀得意洋洋的站在吳知府的屍體旁,看著同樣被血洗的衙門,嘴角浮現一絲陰險的笑意。

突然之間,一個滿身是血金甲衛,跌跌撞撞地跑過來跪在他麵前。

顧紀昀皺眉道:「發生什麼事了?」

那金甲衛斷斷續續的說道:「本來我們就要得手了,可突然出現一個黑衣人,將兄弟們刺傷,把姐弟倆帶走了……」

「媽的!」顧紀昀立時臉色大變,狠狠的踢了一下腳旁的屍體:「他們還真走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